[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爱国老人 高凤亮节/姚国祥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2月08日 来稿)
    
(2007年12月)

     作者:抚顺市艺术幼师第一任校长、高级讲师 姚国祥 (博讯 boxun.com)

    2007年10月21日,秀州中学校友会会长联谊会开会期间,我们参观了著名的“七君子”之一、爱国老人沈钧儒的纪念馆。
    沈钧儒纪念馆座落在嘉兴市环城南路南帮岸3号沈钧儒故居。这是一座古色古香的建筑小院,青砖瓦房,黑漆大门。进入小院,绿草翠竹,素雅宁静。
    纪念馆由三个部分组成:瞻仰大厅,“伟大的爱国主义者沈钧儒”生平事迹展览,沈钧儒先生遗物陈列。
    瞻仰大厅内,一尊沈钧儒先生的铜象端坐在中间,是那样地肃穆、庄严,沈钧儒先生面带微笑,显得格外慈祥、和蔼。大厅两侧,陈列着一些领导人的题词和墨宝,其中也有沈钧儒先生的书法作品。生平事迹展览,展示了沈钧儒先生在各个历史时期的经历和事迹。沈老的遗物,则显示了沈钧儒先生一生为国为民,不谋私利,艰苦朴素的本色。
    下面介绍沈钧儒先生的生平和“七君子”事件:
    
    一、1936年发生的“七君子”事件简介。
     “七君子”是:邹韬奋、李公朴、沙千里、沈钧儒、章乃器、史良、王造时七人。
      1936年5月,沈钧儒、邹韬奋等响应中国共产党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号召,在上海发起成立全国各界救国联合会,要求国民党政府停止内战,释放政治犯,并与红军议和,共同建立统一的抗日政权等。11月,上海日商纱厂中国工人举行反日罢工斗争。救国联合会组织罢工后援委员会,予以支持。
      1936年11月23日,南京政府以“危害民国”的罪名在上海将全国各界救国联合会领导人沈钧儒、章乃器、邹韬奋、李公朴、沙千里、史良、王造时逮捕入狱。史称“七君子”事件。
      南京政府企图将7人转解苏州高等法院审判,在张志让等辩护律师的反对下,当日在江苏高等法院第二分院刑庭开庭,法官被迫驳回捕房律师和公安局特务的请求,裁定将“被告”“责付”辩护律师,听候审理。25日,公共租界捕房在国民政府压力下,不经法院裁定,将沈等重新逮捕,并秘密押赴苏州。
      1937年4月3日,江苏高等法院罗织10条罪状,向被告7人提起公诉。沈钧儒等据理驳斥。此间,宋庆龄、何香凝等16人发起救国入狱运动,积极营救7君子。1937年“七七”事变发生,7月31日,沈钧儒等7人被释出狱。
    二、沈钧儒先生生平简介。
     沈钧儒,字衡山,是我国近代著名的民主革命家、法学家、教育家,1875年1月2日诞生于浙江省嘉兴,早年为清光绪进士,后曾留学日本,回国后参加了辛亥革命运动和反对北洋军阀的斗争。“五四”运动爆发以后,他积极参加新文化运动,提倡新文化、新道德。沈钧儒先生坚决反对蒋介石的不抵抗政策,“四·一二”反革命政变时被国民党当局逮捕。1935年,他率先响应中国共产党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号召,为组织上海文化界救国会和全国各界救国联合会,促进抗日战争胜利早日到来作了不懈的努力。
      在民族生死存亡的紧要关头,沈钧儒先生发起抗日救亡运动并组织了救国会。“九·一八”事变以后,日本帝国主义很快占领了大片中国领土,蒋介石集团反而加紧反共、反人民的内战。在国难深重的形势下,沈钧儒与马相伯、邹韬奋等上海文化界爱国人士,积极响应中共中央《八一宣言》的号召,发起了救国运动,并组织了上海文化界救国会。抗日救亡运动很快发展起来,只有半年时间,就在国民党统治区内广泛展开,深入到各个阶层,终于在1936年5月
      31日在上海成立了“全国各界救国联合会”。随后在北京、天津、南京、广州及其他各大城市以至海外都各自建立了救国会组织。救国会“团结御侮”和“停止内战,抗日救亡”的主张,成了当时全国各界人民共同要求和一致呼声,并且获得了一部分国民党军人的同情和支持。沈钧儒先生始终站在斗争的最前列,遭到国民党当局的种种迫害,于1936年11月又一次被逮捕入狱,是著名的“七君子”之一。
      抗日战争胜利以后,内战危机又威胁着中国,沈钧儒先生又投入了反对内战、争取和平与民主的斗争。1945年10月,救国会在重庆召开大会,改名为“中国人民救国会”,沈钧儒先生被推举为主席。在他的领导下,救国会为彻底摧毁南京反动独裁政府,为彻底实现民主、和平、独立的新中国作出了重要的贡献。后来他创建并领导了中国民主同盟,于1947年代表中国民主同盟和中国人民救国会,赴解放区参加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的筹备工作。
      新中国成立以后,沈钧儒先生曾担任过中央人民政府委员,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全国政协副主席,民盟中央副主席、主席,国际民主法律工作者协会副主席等职务,为建立人民法制体系,巩固人民民主专政作出了极大的贡献。
      沈钧儒先生于1963年6月11日因病逝世,终年88岁。
    三、关于沈钧儒纪念馆。
    沈钧儒纪念馆位于浙江省嘉兴市城南,是为纪念伟大的爱国主义者、杰出的民主战士沈钧儒先生而建,设在沈钧儒故居内。
      沈钧儒从一个科举出身的进士成为一个坚强的民主主义者,进而成为中国共产党的亲密战友和杰出的党外共产主义战士。新中国成立后,沈钧儒历任第一任最高人民法院院长,第一、二、三届全国政协副主席,第一、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民盟中央主席等职,是我国德高望重的老一辈国家领导人之一。
      沈钧儒故居建于清代晚期,具有太湖流域和新安江流域两种传统建筑文化的特征,粉墙黛瓦,古朴典雅,有一定的历史和艺术价值,是浙江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1996年底,嘉兴市委、市政府根据市人民代表、政协委员的建议和提案,决定恢复沈钧儒故居并报请中共中央办公厅批复。1997年2月2日,中共中央办公室批复“同意在浙江嘉兴市建立沈钧儒故居”。1997年8月1日,沈钧儒故居的修复工程正式动工,到1998年5月完成了故居修复第一期工程,建筑面积为740平方米,包括仪门、前厅、后楼和东西厢房。1999年7月至12月,嘉兴市政府又投入资金修复了抗战时期遭日军飞机轰炸而毁的故居头门,使故居占地面积达2100平-方米,建筑面积达1200平方米。
    “恒春片石”,是展馆中的一张照片。1895年中日甲午战争,清廷被迫签订《马关条约》,血气方刚的沈钧儒悲愤异常,奋笔写下了《拟少陵诸将五首》,诗中充满了忧国愤世之情。其岳父苏州名士张廷骧痛感台湾被割,将他在台湾恒春海滩上拾归的一块红珊瑚,置瓷盆中,制红木座供奉,命名为“恒春片石”,并邀名人雅士题词、绘画于长卷上以表爱国之心,称为“恒春片石手卷”。沈钧儒亦在卷上书写二、三百字,表达了怀念台湾国土的炽热心情。
     二楼展室的一张照片中,素绢上有沈老亲笔题写的“民族魂”3个大字。1936年10月19日鲁迅先生在上海逝世,沈钧儒作为救国会领袖主持治丧活动,负责购买墓地,亲笔题写了“民族魂”,用黑丝绒制成字缝于素绢,覆盖于灵柩上,并致悼词,表达了他和鲁迅的友谊,以及沈老的“厚德载物”。
     “还我河山”字幅,写于1936年11月,国民党反动派公然逮捕了沈钧儒等7人,一手制造了震惊中外的“七君子事件”,沈老视死如归,置个人生死于度外,在狱中高唱《义勇军进行曲》,并手书“还我河山”4个刚劲有力的大字。
     “与石居”,是在展馆专辟一室,摆放着沈老搜集的“达摩面壁”、“坐看云起时”等各类奇石。沈老玩石是在父亲和岳父的影响下养成的,嗜石成癖,“吾生尤好石,谓是取其坚”,因而搜集各类奇石堆积如丘。1939年沈老将他的居室命名为“与石居”,表达他爱国之心坚如磐石,报国之心稳如磐石,以及与天地合其德,与石字配其性,热爱人生,热爱自然,泛爱民众的生活情趣。
     “将革命进行到底”,是1963年4月23日沈老的最后遗墨,表达了沈老随着历史发展的脚步,追求真理,真正实践了“活到老,学到老,做到老”的革命精神。1963年元旦,周恩来总理在政协全国委员宴会上,为沈老祝寿说:“沈钧儒老人今年90岁,我们为他祝贺。沈老是民主人士左派的旗帜,他曾经为民主主义、为社会主义奋斗到老。”
     睹物思人,看字忆人,确是让人肃然起敬,久久回味。
    1936年陶行知先生曾经以《留别沈钧儒先生》为题,写诗两首:“老头!/老头!/他是中国的大老,/他是战士的领头。/冒着敌人的炮火,/要报四十年的冤仇。/拼命争取,/民族自由。老头!/老头!/他是中国的大老,他是同胞的领头。/他为了中国得救,/他忘了自己的头。/唯一念头,/大众出头。”这是对沈钧儒先生的崇高品格和博大情怀的生动概括。
    参观了整个展览,使我们对沈钧儒先生更加肃然起敬。
    沈钧儒先生在青年时期就忧国忧民,为民先锋。1895年甲午海战后,腐败的清廷签订了丧权辱国的《马关条约》,沈钧儒先生奋笔写下了《拟少陵诸将五首》,表达他忧国愤怒之情。沈老的一生是为中国人民奋斗的一生。他的光辉事迹,将永远记录在中华民族的历史上。
    现在社会上括起了一股颂扬封建皇朝(特别是清皇朝)、颂扬帝王将相的歪风,甚至作广告也要宣传什么“皇帝吃了也说好”、“我爷爷的爷爷都说好”等等。我们应当对广大青年,加强历史唯物主义的宣传教育,加强中国人民英勇斗争历史的宣传教育,加强沈钧儒等仁人志士为国为民事迹的宣传教育,让我们的青少年一代,踏着前人的足迹,奋勇前进,开辟中华民族更加美好的未来!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豪气长存 风范永在——参观著名莎剧翻译家朱生豪先生纪念馆记事/姚国祥
  • 再进言——对于我市幼儿教育的若干意见/姚国祥
  • 对于《陪陈赓同志看大字报》的说明和补充/姚国祥
  • 姚国祥老师来信
  • 我的回忆/姚国祥(方法)
  • 抚顺市公办幼儿园的一场灾难——再一次上书抚顺市领导、国务院办公厅以及中央十部委/姚国祥
  • 姚国祥:从两则新闻说起
  • 民心不可侮!——介绍有关教育部张保庆副部长的一组材料/姚国祥
  • 前高级讲师姚国祥:请向全国人民作出交代—再说我国教育
  • 陈至立国务委员、周济部长:你们能为困难群众做什么?/姚国祥
  • 一个高级讲师的呐喊:但愿不要走过场─评保持共产党员先进性教育活动/姚国祥
  • 给《再谈我国的教育》补充两份材料/姚国祥
  • 前校长、高级讲师姚国祥:再谈我国的教育(触目惊心)
  • 高级讲师姚国祥为教育投入等问题上书温家宝总理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