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谁动了冉云飞的博客/流水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2月08日 转载)
    
    来源:参与 作者:流水
     (博讯 boxun.com)

     从现象看,不必问,当然是天涯社区动了冉云飞的博客。仅仅满足于这样的判断,就好像陕西镇坪人周正龙拍了老虎,所以镇坪有老虎一样,是个低级的逻辑错误。要追问谁动了冉云飞的博客,还是得从基本事实入手来分析。
    
     第一:冉云飞是个什么样的人?
    
     冉云飞是上世纪60年代末出生的人,用他自述--“生于寒素之家,起于青苹之末”,对幼年最大的记忆,一是丰富的唐诗,二是饥饿的食物。这构成一对极不平衡的景象对立--丰富的精神和贫乏的物质,至今尚能代表他的生存特质。唐诗的体会伴他寻求美的生活,饥饿的记忆责他寻找恶的真相,把他从读书人逼成藏书家,从作家逼成学者,既写就《象唐诗一样去生活》,又能写出《沉疴:中国教育的弊病》。一句话:吃着体制反体制,他是现行体制的叛徒!
    
     第二:冉云飞的天涯博客《匪话连篇》,是个什么样的博客?
    
     在2008年2月5日被封杀前,这是个日点击已经过万的博客,开博短短二年,没有铺张,没有炒作,没有宣传,凭读者的口耳相传,总点击量超过五百万。这是个人气博客,焦点博客,是所有热爱自由的人们的集散地。每个初见《匪话连篇》的人都会被他的直言不讳震惊,流连忘返,既肯定着博客会被关闭,又期望着不会发生。它是言论自由的试剂!
    
     第三:冉云飞的博客讲些什么?
    
     把我所有的印象抽象再抽象,用极短的词语描述阅读经验,两个字:讲人!他讲各种各样的人--政治中的人,文化中的人,历史的人,现在的人;讲得最多的是文化中人--诗人、作家、学者、科学家和政治中的人--“右派”;所有人的故事,都指向一个思索中心:人如何成为人或人如何不成为人。他不厌其烦地,持之以恒地利用自己丰富的藏书,用一个又一个人权遭遇欺骗和凌迟的事例,反复证明着一个道理:专制极权制度把人变成鬼,只有民主自由才能把鬼变成人。他是人权的看家狗!
    
     第四:他以什么风格在言说?
    
     “有一分证据,说一分话”,胡适先生的治学精神,也是冉云飞的模板,这是冉云飞不怕罗嗦,反复向人强调的精神风格。理性、宽容,直率、从容、坚定、自律,对改良主义忠实不舍,对革命主义深恶痛绝,是贯穿博客前后所有文章的一致特征。他翻开一桩桩血淋淋事实,揭出一个个生活被凌迟的人物,不是为了吓人,更不是激起仇恨,只是要求看到全部真相,为真相要求道歉,在道歉后求得全社会和解。他全身心求真相,谋沟通,图妥协,行社会和谐发展,不希望中国再发生一次天翻地覆的大破坏,大动乱。
    
     他和他的博客,是社会和谐发展的试验场!只有现行体制顽冥不化的既得利益者才仇视他;言论自由的反动派才反对他;人权的屠夫才害怕他;和谐发展的伪君子才憎恨他。要而言之,天涯社区一个小小的商业网站,还当不起仇视、反对、害怕、憎恨的担子。
    
     因为冉云飞的博客是如此一个博客,所以对他博客的封杀,是体制改革的倒退,是对言论自由的围剿,是对人权的扼杀,是和谐发展论的讽刺,一举而得“四恶”,试问,除了“伟大的党”,还有谁能担当?
    
     请问“伟大的党”,要把人们引到何处去?! _(博讯记者:杨逸)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冉云飞:独裁之下岂有完卵?!
  • 天涯冉云飞:我认为说明白话很重要
  • 天涯冉云飞:冉氏新闻评论周刊(40)
  • 天涯冉云飞:张志国权倾胡锦涛
  • 天涯冉云飞:2007年十大中国人物
  • 天涯冉云飞:冉氏新闻评论周刊(38)
  • 嫁人要嫁冉云飞/西风独自凉
  • 冉云飞:政党、政府、国家之我见
  • 冉云飞:奸商史玉柱的大跃进
  • 天涯冉云飞:冉氏新闻评论周刊(37)
  • 天涯冉云飞和傅熹人关于《“文革恶之花”》再度开放》
  • 天涯冉云飞:要宽容但决不纵容!
  • 天涯冉云飞:“文革恶之花”再度开放
  • 冉云飞:“文革恶之花”再度开放
  • 天涯冉云飞:冉氏新闻评论周刊(36)
  • 天涯冉云飞:用一群死人搞活一具木乃伊
  • 天涯冉云飞:民族的多重耻辱:纪念南京大屠杀七十周年
  • 冉云飞:冉氏年终评选之一:中国最差的十个地方政府!
  • 天涯冉云飞:国共内战时期标语举隅
  • 天涯冉云飞:冉氏新闻评论周刊(39)
  • 冉云飞: 十七年生死永难忘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