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俺第五个本命年就这么悲壮完结/何必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2月07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2月4日拍摄的即将举办庙会的北京地坛公园、新春佳节临近,北京处处张灯结彩,一派喜庆气氛;2月4日,游人在上海豫园内游览、2月4日,2008年上海豫园新春民俗艺术灯会进行安装调试后的第一次全面试灯,豫园灯会将于2月7日至24日举行,展出近30组彩灯。(2008年2月6日新华社)
    
     这是新华社发的一组有关题为“全国各地张灯结彩迎接春节”的图片报道。 (博讯 boxun.com)

    
    歌舞升平呗。
    
    今天是猪年的最后一天了。
    
    2006年12月18日,我曾经写过“猪年有着深重的意味”。因为,猪年是我的本命年。
    
    这猪年过得怎么样啊?
    
    (*^__^*) 嘻嘻……
    
    人们对于这个该死的猪年,记得最清楚的,恐怕就是猪肉价格节节攀升了。周建军发来了相关的内容。
    
    Zhou Jianjun
    
    2007年11月24日 22:58
    
    Asia Times :中国在统计“核心CPI”时,竟将猪肉、蔬菜、燃油等造成生活成本上涨的主要商品价格变动,排除在计算之外;而且未将房价纳入“核心CPI”的统计范围,。
    
    余永定高瞻远瞩:去年警惕中国通胀 今反对港股直通车
    
    撰文 Sunny Lee
    
    2007/11/21, 周三
    
    北京 --- 最近中国通胀问题广惹关注的情况,教人不禁想起美国的911袭击。美国国会负责调查911事件的委员会报告称,要是情报机构能根据手头的资料,事先发出恐怖袭击迫在眉睫的警告,这场灾难本可完全避免。看看中国目前不断攀升的通胀率,人们也会有同样的感触。
    
    余永定是少数在一年前提出警惕中国通胀的经济学者。这是中国社科院网站刊载的余永定照片。
    
    11月10日,重庆一家超市的食油减价促销活动引发踩踏事故,造成三人死亡,多人挤伤。有外媒将这一事件称作是"通涨杀人"的最好例证。
    
    11月14日,也就是国家统计局宣布10月消费价格指数(CPI)同比上涨6.5%(创十年新高)的第二天,意识到事态严重的温家宝总理召开了国务院常务会议,研究部署稳定市场供应和保障困难群众生活的工作。
    
    在纳入CPI统计的八大类消费品价格中,涨幅最高的仍然是食品类。猪肉价格上涨54.9%,肉禽及其制品价格上涨38.3%,就连燃油价格也上涨了10个百分点。
    
    由于猪肉在中国百姓的餐桌上扮演着重要角色,它的价格浮动自然反映了公众对通胀的理解。很多人笑著说,"猪年竟然吃不起猪肉"。虽然有些调侃,却也说明了一个苦涩的事实。
    
    中国的通胀,已到了人人闻之色变的地步;但通胀率升至当下水平,并非一夜之间的事。事实上,它在去年已露出了苗头。然而,在一年前经济学家、金融智库和投资机构对中国经济走势的预测中,却丝毫看不出任何端倪。
    
    当时,几乎没有人对价格上涨发出警告,或称其可能会影响2007年的经济运行;能够高瞻远瞩地提出警惕通胀的人士,更是寥若晨星。相反,经济学界更注意力放在了人民币升值、GDP增幅、贸易失衡、市场流动性、中国的大量外汇储备等问题。
    
    也有一些事情,分散了专家们的注意力。踏入2007年之时,金融业是媒体最关注的焦点;中国工商银行在沪港两地同时上市,更是将这种关注推向了最高点。
    
    于是,当一位中国工商银行的高层雄心勃勃地表示将在2007年把呆账率降至3%,立即被商业与金融媒体广泛报道。然而,当中央政府宣布2007年的通胀目标为"例牌"的3%时,大家的关注转瞬即逝,鲜有分析人士对此数字提出疑问。
    
    这种忽视,或许是源自多年低通胀带来的自满情绪。要知道,2006年全年的CPI涨幅仅仅是1.5个百分点。
    
    难道就没有智者"众人皆醉我独醒",对潜在的通胀发出警告吗?笔者翻阅了过去的采访资料,终于发现了这样一位智者。他就是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所长余永定。(编注:余永定11月20日在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站撰文指出,中国应对资本账户加大控制, 并应叫停港股直通车。他表示,中国暂停港股直通车,乃正确之举。他指出,外资对中国1.4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虎视眈眈,意欲染指,过早开放资本账户是极端危险的。文章题为《我支持叫停港股直通车》。)
    
    一年前,还在担任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的余永定,在办公室接受笔者采访。他表示,遏制通胀将是中央政府2007年面临的主要挑战。他说:"通胀是我们需要关注的一个重要问题。通胀率最近开始上升,但并未反映在CPI涨幅中。问问街头百姓,就会知道他们对物价上涨有多么的不满。"
    
    可惜的是,他当时的观点没有引起人们的注意。
    
    从笔者采访余永定时的详细笔录(笔录内容得到他本人确认)可看出,他当时坚信CPI增长将会给经济发展带来威胁,并认为政府非常有必要进行遏制。他说:"通胀率绝不可以超过4~5%。应确立一个通胀目标,让公众明白一旦通胀目标被超越,政府将采取一切可能的措施进行阻击。"
    
    余永定认为,维持物价稳定,是中国过去十年来最重要的成就之一。他说:"这一点非常关键。我们不应该丢掉这来之不易的成就。"
    
    食品价格占据了中国CPI权重的三分之一。这位牛津大学经济学博士的见解,对一个发展中国家显然非常有针对性。
    
    普通百姓对经济学名词并不了解,也没有这个必要。可是,这些无缘从经济发展奇迹中获益的百姓,却往往在食品价格的涨跌中,成为最受切肤之痛的一群。
    
    相比之下,像国家统计局首席经济师姚景源等分析人士的表态,无异于"指鹿为马"。他们大玩技术名词,说从"核心CPI"这个角度来,并不能表明中国已进入"全面通胀",还指出经济仍然处于"安全的范围"内。他们又解释说,CPI中涨幅最大的为食品类价格(同比上涨17.6%),而非食品价格的变动较为稳定(仅为1.1%)。
    
    所谓"核心CPI",便是将那些受气候和季节因素影响较大的产品价格剔除之后的CPI。可笑的是,中国在统计"核心CPI"时,竟将猪肉、蔬菜、燃油等造成生活成本上涨的主要商品价格变动,排除在计算之外。这种做法,明显忽略了商品价格将最终反映在CPI中的事实。须知道,人们对通胀持续的预期,也会导致生活成本的上涨压力,迟早会殃及非食品类商品的价格。
    
    目前将食品价格踢出通胀数据的做法,是自欺欺人的,中央政府应放弃这做法。民以食为天,食品价格在中国绝非小事。
    
    此外,中国未将房价纳入"核心CPI"的统计范围,也进一步"忽悠"著中国百姓。10月份,中国70个主要城市的房价同比上涨了9.5%。这也是国家发改委2005年8月开始全国月度房价调查以来,最高的单月涨幅。
    
    在西方,人们买房很多时是用于投资目的;而大部分中国人则完全是用于自住。目前的买房人,多为首次购房。
    
    这些现状,在CPI数据中并无反映。对崇尚数字的中国社会而言,这不啻于一种危险。余永定去年在采访中也表示,虽然百姓怨声载道,统计数据仍难准确反映社会现实。
    
    去年10月,余永定在《金融时报》一个论坛中指出:"在中国,通胀加剧所需的各种必要条件都已具备。中国的通胀率上涨,并不奇怪;真正奇怪的是,通胀率依然很低。"
    
    今天,他的建议终于引起了一些人的注意。11月12日,温家宝在北京某社区看望低收入居民时指出:"我知道,这个价格上涨,哪里怕涨一块钱、两块钱,对老百姓生活都有影响。"
    
    译者:章强
    
    作者Sunny Lee是驻北京的韩国裔记者。
    
    ……………………
    
    可以说,这个猪年是个热火朝天的一年,是人们痛心疾首的一年,是对中国前途逐渐绝望的一年(胡星斗在发给我的他写的相关文字中直截了当认为如此),是思路逐渐明朗的一年。
    
    明朗了什么呢?前两天,陈永苗发来的相关文章,倒是很为这个猪年进行了一番解读。
    
    永苗陈
    
    2008年1月23日 9:35
    
    陈永苗:“先经济后政治”是一颗糖衣定时炸弹
    
    "先经济后政治"是一颗糖衣定时炸弹
    
    陈永苗
    
    以茅于轼贫富论为契机,我们发动对老一辈改革理想和心理基础讨论时,吴敬琏在《中国改革》发表了一篇文章,告诉人民说,你们别乱搞,我去替你们说去,我呢,双脚站在人民中间,嘴巴伸到领导耳边。有人忧心忡忡地说,吴老你老顶用么,中央听不听你的?吴敬琏勃然大怒说,素质,注意素质。
    
    用道德权威摁住生存成为重负而急躁的底层,不让大喊大叫,然而自己又不能担保自己的解决方案。而实际上,吴敬琏等老一辈就如祥林嫂,说了又说,说了又说,说了又说,没有人听他的,他还是说了又说,说了又说,说了又说。年轻的思考者烦了他,底层"反"了他,他们就勃然大怒骂,民粹。
    
    从经济决定政治出发,才会有幻觉:经济已改变,那么政治必改变。万事可为,官僚阶层是可以战胜的。除非白痴,怎能相信一个说了几十年还纹丝不送动,还要反面加强的政改承诺。一些身上和脑中伤痕累累的可怜虫,就如一个胸大无脑的痴心女子,被暴虐男子虐待侮辱了几十年,奄奄一息,还真心不改,说我还相信他。一次又一次,一次又一次,一次又一次,一次又一次。还满脸怜悯慈祥而威严地说,孩子啊,你们要相信他啊。
    
    当主流经济学家用下半身思考,根本没有想到一个政策的出台,首要的是政治问题。任何一个政策的出台,没想到首先会被官僚阶层扭曲变形,这一层是必须考虑的。而他们一直想用市场规律的剪刀裁剪一切。首先市场规律成为一统江湖的暴君,然后不管死伤多大,蛮而横行之,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他们在提出政策的时候,把政治问题完全虚无,似乎政策不叫政策,而叫经策。
    
    在邓小平的改革方案中,先经济后政治。政治问题暂时搁置不争论,暂时搁置是致力于暂时搁置,这是一种努力和追求,而不是已经在手的结果。也就是说,先经济后政治,在政治还没成为首要问题的改革阶段里面,处理经济必须造成暂时搁置政治的效果,去政治化是一种过程,并不是结果。可是主流经济学家脑筋不够用,买椟还珠,还以为自己就是真理。主流经济学家在考虑政策时,用市场经济规律完全虚无政治,把去政治化,当作"无政治性"这个结果,在这个虚幻的假设之上行事。
    
    而且一招半式,就想千秋万代一统江湖。到了政治成为首要问题的时候,还用市场经济规律搞扰乱。
    
    实际上,如果按照邓小平的改革方案,也可以看到,正是因为主流经济学家是一些庸俗而歪嘴的邓小平主义者,而造成先经济的改革阶段里面,政治问题没有真正地去政治化,而浪费了时间,进一步恶化。可以这么说,就政治结构而言,从文革到改革,是进一步趋于恶化,这种恶化在隐盖起来内在层面,例如国家内部的敌我之分,外表看起来很光鲜。政治决定经济,先经济后政治,是一颗糖衣的定时炸弹。
    
    庸俗而歪嘴,造成经济学家以一种美好意愿,而不是实际作为,来克服政治结构对改革的妨碍与干扰。以茅于轼张维迎的涨学费论为例,他们的逻辑上说得过去的设计,在实施过程,首先要遭遇特权集团,这一点他们完全忽视,然后用逻辑上的美好糊人民。政令出了中南海,还要经过地方政府过滤扭曲,才到人民手中。不考虑如何避免地方政府过滤扭曲,那不过是一种美好意愿,一种口号,一种欺骗。一种空想资本主义。
    
    他们不愿意正视这样一个问题,政改是最为艰难的,甚至成功概率甚小。如果说,经济学家可以用改革意识形态来虚无化改革中带来问题,例如环保,认为可以消化掉。但是政改是决定性的,是不可消化的。不改革是等死,改革是找死。必须集中所有力气,才有一点点成功的希望。
    
    从经济一定能到政治的路径,是一种幻觉。经济学家提出的方案,至少是前三十年,把经济与政治截然分开来,虽然嘴上由经济自由通往政治自由,但是其经济方案,却没有内在蕴含带动政改的小动作。当然经济自由化的措施,主观完全为经济自己,客观为政治的效果还是在的,但是,还不能免于没有带动政改的指责。一直在做外围手术,连内部手术可以做了,还在做外围手术,甚至阻止人们作内部手术。
    
    经济学家作为改革派,提出的改革方案,其心理经验完全基于外围的,这些在改革大局看来,很无关紧要的。与文革时期相比的,0到1突破的新鲜感和成就感,那是小屁孩的,无关改革大局的大视野。正常的生活需要100,而只有突破到10,而一直沉湎于0到1的突破,还让不让人活?80年代成功,是畸形的,到了今天,应该予以彻底告别,扫到历史博物馆中去。
    
    ……………………
    
    这恐怕也就解释了,为什么前面余永定与姚景源们的分野了。
    
    其实,现在看那些喋喋不休的经济学家们,感觉真是可怜。自从1990年代经济学家成为中国社会座上宾后,就恬不知耻地高谈阔论,以为中国就是靠着边际效益、产权界定、路径依赖什么的就可以搞掂了;更不知道,一朝君子一朝臣,现如今经济学家已经到了该自知之明的时候了,中国的问题,根本就不是什么经济学问题。
    
    能够收到我的每天一篇垃圾文字者里,有太多中国当红的经济学家。昨天商务部研究院一位自称是市场原教旨主义者的朋友还给我发来邮件,希望我过节期间注意休息。我写这样的文字,对中国的经济学家多有得罪。海涵则个。这不是对具体人品质的评价,而是对中国经济学家群体的描摹。
    
    当然,这个猪年,远远不止如此这般。
    
    曾经位于我的通讯录当中、后来因为声称是共产党财政干部而对我的说辞大加鞭挞而被我删除掉的主儿,后来从我在博客上留下的电子信箱持续给我发来材料。
    
    (还要不厌其烦老生常谈的是,第一,由于通讯录随时发生着变化,如果列位当中谁不愿意继续接收我的每天一篇的垃圾邮件,告诉我,或者直接拒绝接收,我将不再发送;第二,由于现在中国南方雪灾,我已经暂时停止删除那些无法送达邮件的地址;第三,非常感谢越来越多的读者向我提供素材,为了能够让更多的人共享公共性而劳作。)
    
    [email protected]*****
    
    2008年1月16日 12:55
    
    猪肉每公斤涨到50元不是梦
    
    老潘好!你的文章写的很够味,以前没注意到你的文章,评论错了。
    
    猪肉每公斤涨到50元不是梦
    
    作者:佚名
    
    先看看发达国家的猪肉价格:
    
    日本的猪肉每公斤要卖到100~130元人民币
    
    韩国猪肉每公斤也能卖到100元人民币
    
    俄罗斯、德国猪肉每公斤若合人民币60元左右
    
    可以很确定的说,我国农产品价格上涨还有很大的空间。与发达国家相比,我国工业品与农产品比价不合理的问题还很突出,一些发达国家的工业品价格普遍比我们便宜,农产品价格却比我们贵得多。这里有很多的内在合理因素要引起我们高度重视。也敲响了我国粮食生产危机的警钟。作为政府决策层要用好市场这只看不见的手。
    
    随着我国城市化进程的加快,农村人口大量流入城市,在农村我们可以看到,青壮年都外出了,留下的都是老人和孩子。老人们由于体力的因素,已经慢慢退出了农业生产,大量的农村土地抛荒。
    
    加之今年劳动合同法的颁布,农民工保障政策的相继出台,对广大农民来说,这无疑是一件好事。但从另一个方面看,目前的政策环境,也在更大的程度上剌激了农民弃农从工,弃农从商的强烈愿望。农民会在自己亲身体验中,感受到城市与农村,工商业与农业的巨大差别,并从中作出自己的选择。这种选择的结果必然使延续多年的工业品与农产品比价不合理的格局被打破。今后农民种地、养猪、鸡、鸭等都会以能获得社会平均利润为准则。种地不赚钱、甚至还赔本的事,今后农民不会再干了。现在城市的高速发展,吸收大量农民进城打工,务工收入已成为农民收入的主要来源之一。农民花钱有了新的来源,种地、养猪已经不在是他们的唯一选择了。农民不再被迫去生产不赚钱、甚至赔钱的农产品,这件事本身就意味着今后农产品价格要比过去高!
    
    假如在工业品价格基本不变的情况下,大米、面粉能卖10元钱1公斤,猪肉能卖100元1公斤。农村象非洲的现状就会迅速得到改观。当前我们要构建和谐社会,就不仅要考虑城里人要吃上低价粮、便宜肉,还应该多考虑农民如何增收,农村如何发展问题。农村劳动力的价值不提升,农产品不涨价,农民手里的钱从哪里来呢?
    
    其实涨价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老百姓的收入不能做到水涨船更高;可怕的是有些人的收入涨的很高,有些人的收入却只涨了一点点。只要能做到水涨船高,甚至水涨船更高,涨价没有什么不好,涨价并不可怕!
    
    当然,物价再上涨,也赶不上货币印刷的速度,否则银行家们早就闹翻天了。
    
    ……………………
    
    有人发来邮件,问我詹奕嘉的情况,因为从我的稿子里看到我经常引用其(我只能这么写,因为到现在我也不知道其性别以及现在何处)发来的文字,说是要有偿使用其资料。对此,我心余力欠。詹奕嘉发来的材料当中,就有对猪年的品头论足。
    
    詹奕嘉
    
    2008年1月1日 0:03
    
    2008年的第一期网文共享^_^
    
    猪年末尾侃侃猪
    
    作者:halashao 提交日期:2007-12-29 4:25:00
    
    (请有忌讳的网友略过此文)
    
    丁亥年,猪年。
    
    打年初开始,女人们就忙着给自己给亲人给朋友买“金珠儿”(-金猪)。黄豆粒儿那么大的小东西,戴在手指上,上面有个猪的雕刻图案,价格从几十元到几百元直至上千块,品质也三六九等。说是婆婆给媳妇买,能交好运,如果不买,如何如何,吓唬人呗,但是现在这人,多怕吓唬呀,也是啊,不怕一万怕万一呀,有个三长两短的,婆婆担责任啊。再说了,那点儿钱,买个媳妇高兴,多孝敬一下,也值。当然也有媳妇给婆婆买的,两厢情愿,其乐融融。只有商家,在打烊之后,吐着唾沫星子数着手里大把的票子,想着明年再推出点儿什么花样。其实这类民间的东西,流传的多了,哪年似乎都有这样那样的“说道”,比如买双袜子(踩踩“小人”),一瓶桃罐头(逃坏运),好象这类“说道”多数是冲着女士去的,因为女性比男性更注意细节,更留心这些事情,更在意其中的得失,所谓的“易感人群”;男人大大咧咧的,听了就忘了,做与不做都不在乎。在这样的事件中,男人只能是块“砝码”--如果婆婆不给媳妇买什么什么,那么儿子就会如何如何。如此而已。
    
    这一扯,话题就说远了。这个小小的金珠儿居然把猪年的好多行当拉动起来了。卖金珠儿的,打手饰的,给金珠穿线的,贩卖假珠儿的。这都还不算,我说的可是真--猪!当然到底是谁拉动了谁已经不是主要问题,问题是肉价这么高,过年还能吃多少肉?这猪怎么就这么值钱?
    
    刚才在网上流浪着,看了一位哈尔滨博主的日志,说是到了朋友在郊外的家,现场杀猪,血淋淋的,灌血肠,大块吃肉,大碗喝洒,云云。猛然间想到这马上就要到春节了,阳历也只剩下几天的功夫了。在农村,往年这个时候是可以杀年猪的时候了。可是今年不行。一是这老天爷不下大雪,杀了猪没地方放(要藏在雪里,浇上水冻成冰,吃到春天)。二来这猪价太高,简直就是“金猪”,谁舍得杀了吃肉呢?!以往毛猪的价格在3元左右至多不超过3.5元(500克),现在已经达到了七八元一斤!饲养的成本没有翻番,可是这价格却诱人啊,能卖个好价钱,谁不卖呢!那可是小两千块啊!
    
    据国家发展改革委价格监测中心监测,12月25日36个大中城市集市猪肉(精瘦肉)平均零售价格每500克为13.95元,比24日上涨0.02元。这是洋节的价格,如果到了国人自己的节日,这个价格不涨三两块恐怕是挡不住。
    
    这猪年真的把猪炒起来了!
    
    从谷贱伤农,到过腹增值发展畜牧业,再到粮食丰收供过于求,然后调整结构,上项目“吃粮食”,又到饲料涨价,喂不起猪,杀母猪以减负,继而猪价高走无猪可抓,肉价飞涨。一个怪圈隐隐约约地出现:一只看不见的手,在操纵着我们的胃口和农民的钱袋。
    
    人要是得了大病啊,就得去医院治,先做心电,再做血常规,尿常规,来个彩超,再弄个16排CT。循环科的说这么治,神经内科的说这么治,肾内的还有另一套,专家们谁都有招,最后会诊吧,又要考虑心脏,又要考虑血糖,还要顾及大脑肾功肝功。有些药,治了这个器官影响那个器官,抵抗力强身体素质好的就挺过来了,差些的,就这些药,是药三分毒,患者不死也扒几层皮。
    
    在我看,治病和治猪道理上有相通之处。在这个以人为本的年代,我们关心人的健康,人的发展,人与自然和谐相处。当然我们关心猪,也是为了人,为了人的嘴-胃-肠道-营养-健康;为了农民的口袋:有了猪就有了钱,有了钱就可种上地,孩子可以交上学费,有病了才有钱治。猪不是万能的,没有猪是万万不能的!
    
    这不,前几天,“中国人道屠宰计划启动仪式”在河南举行。2008年开始,全国范围内开始人道屠宰培训。什么叫人道屠宰?就是在运输、装卸、停留待宰以及宰杀过程,采取合乎动物行为的方式,以尽量减少动物的紧张和恐惧。最基本的要求是在宰杀动物时,必须先将动物“致昏”、使其失去痛觉、再放血使其死亡。 通俗地说就是赶猪的时候,要拿着塑料拍轻轻地拍猪屁股,哄着它往前走;在上“断头台”的途中,还要看到自己的伙伴,这样才能让待宰的猪没有恐惧感……通过人道屠宰,猪肉的品质会更好。也就是说,人们吃到的肉会口感更好,更健康。如果人道屠宰后的鲜冻猪肉出口到欧美国家,对于商家来说能挣更多的钱。
    
    这也是“临终关怀”?是谁在关怀谁?当我们周围的污染问题还没有解决好的时候,当我们有病吃药还要三思而后行的时候,当我们因为房价过高而买不起新楼,或者因为房贷过高成为房奴而郁郁寡欢的时候,当物价涨到我们不想吃肉或者用鱼/蛋来替代肉的时候,当孩子上学补课大把花钱的时候,我们是不是需要吃上几片纯绿色AAA级生态环保的“健康肉”来填饱我们的肚子达到健康长寿愉悦身心的目的?当我们自己吃肉都困难的时候,是不是还要考虑欧美广大人民群众的菜篮子的问题?
    
    猪肯定是高兴的,无论是走向刑场的或者排号待宰的;还有一些因此而大赚钞票的人会高兴起来,因此而秀出成绩的人会高兴起来,但是我高兴不起来。
    
    有了这个“临终关怀”,将来会不会在商场卖肉的铺子旁边放一段录像,看看那头猪走上刑场时的快乐表情,是啊,哪头笑得开心咱就吃哪头的肉!将来会不会出现一个新兴的产业或者说一种学校,教猪笑而不是哭--教猪跳探戈恰恰走狐步--教猪练美声通俗或者民族!
    
    非典流行那一年,接待一位德国的畜牧专家。由于没找到德语翻译,我们就用英语交流,他拿着德英词典,我拿着汉英电子词典,不太熟悉的词汇就用词典“搭桥”。他到几个乡镇和村屯考察了中国的畜牧业。然后和我们交换意见,他说:你们这里的牛羊饲养条件不好,在德国,牛羊的圈舍是要有空调的,饮水必须是过滤后的纯净水,饲料要按照营养热量供给,平常要听一些轻音乐。可是我说,你还是先看看我们中国的老百姓的生活吧,他们饮用的是地下水抽上来通过管道输送各户的自来水,没有自来水的更多,饮用的是井水。看看他们的住房吧,不说空调,单说冬季的取暖吧,烧煤就是问题,舍不得呀,冻不坏人就行了,有多少家的洗脸盆里的水第二天早上是结冰的呢!
    
    我丝毫没有贬低我们奔向小康的步伐,在农村,的确有的农民兄弟盖上了新房,娶上了城里的新娘。咱也见过利用了太阳能采光取暖的猪舍,见过遮风挡雨的牛棚羊圈;可是谁家没有几个穷亲戚呢,还有边远的山区,“交通基本靠走,通讯基本靠吼,照明基本靠油,耕地基本靠牛,娱乐基本靠手......”
    
    也不能全说咱们的不是,八百里秦川上的放羊娃,一嗓子嘹亮的原生态秦腔,唱得羊儿欢快地跑;一声“马儿啊你慢些跑”,又把草原的风情展现于世人面前。这些我应该靠诉德国牛官。这两年又有了那个什么“东边牧马,西边放羊”的月亮之上,谁说中国的牛羊不听音乐?
    
    在开展人道屠宰的宣传舆论中,我很希望听到哪位高官说:只要有一户老百姓吃饭穿衣住房问题没解决好,我就不吃“健康肉”!
    
    什么叫以人为本?可不可以这样理解:在人(老百姓)的生存和发展根本问题没有解决好的情况下,先别考虑牲口!
    
    明年是鼠年,没准儿哪位大侠别出心裁,再来一个“人文关怀”:灭鼠不要下毒药,老鼠夹子不要太锋利,盖楼房要给老鼠留下安全通道,老鼠过街不要打而要哄,在有鼠的地方放音乐《老鼠爱大米》,让老鼠与人类和谐相处.....TNND!
    
    所以,当我们吃着放心的“健康肉”时,一定不要忘了说上一句:这猪死的不痛苦。
    
    布什也可以对世人说:送老萨的时候,还给他一本《古兰经》呢,他走得不痛苦!
    
    本拉登也应该反省一下:下次行动的时候,一定放上一段you are my sunshine(你是我的阳光)或者hotel california(加州旅馆)......
    
    快过年了,我也想吃上好肉,什么叫好呢?就是不要有病,不要注水。让猪减少痛苦这本没有错,但是不要作秀,不要找借口。
    
    ……………………
    
    呵呵。
    
    猪年,俺也写过,有关奥运猪的内容。一个国家,能够崇洋媚外到了如此地步,恐怕也是古今中外前所未有。为了能够让洋鬼子吃上没有被污染的猪肉,放逐本国国民的健康于不顾,专门提供无污染饲养环境,这也就与时俱进的中国特色才能干得出来。
    
    1959年出生的我,如果把出生那年也算上的话(到现在,这他娘的国家标准委也不告诉咱们,个人本命年计算方法是不是应该将出生年份算进去,不作为呗),我应该是第五个本命年啦。
    
    我的本命年,似乎就没有消停过。1971年、1983年、1995年……
    
    就我个人来说,即将过去这个本命年,应该也算是波澜壮阔了。
    
    还没进入猪年,俺就把本命年要系上的都带上啦。什么红腰带呀、红背心啊、红袜子啊……在办公室,那些说我穿得“臊红臊红”的年轻女记者们对我的穿戴说三道四,咱也不含糊,色迷迷地说“裤衩都是红的,怎么着?”
    
    还在刚刚进入猪年的黄金周里,我就被个80后狠狠地凶残了一把,让我对80后有了切肤之痛。
    
    北京电视台《城市》节目,一直到2007年12月31日,节目片尾还打着我的名字,但是,该节目制片人李峙冰,从去年7月份开始就停止发放我的全部劳动报酬,并且在我在该节目组制作节目获得北京市新闻一等和二等奖上,克扣甚至完全拒绝发放当局(而不是节目组)颁发的奖金。
    
    告丫挺的?算了吧。讼累,以及诸多牵涉。到现在,我参与的所有电视节目,几乎没有不克扣劳动报酬的。不管是央视,还是地方台,尽皆如此。对此,我忍气吞声的也太多啦。没辙。这叫做制度化生存。
    
    同样是北京电视台,那个著名的纸箱包子馅儿新闻事件,成就了为了中国的产品质量而牺牲一个电视台的壮举。也因为这个事件,去年夏天我不得不急急忙忙落荒而逃,通过穆军、韩方明的慷慨帮助,跑到欧洲去躲避电视台的白色恐怖。
    
    博客被删得惨不忍睹连篇累牍啦。开始时还怒气冲冲,到后来习以为常,干脆自己连博客都不看了,去他妈的吧。
    
    进入今年,俺的电脑出现了非常怪异的现象,就是强行待机,无论如何,不管正在干着什么,突然间就强制性进入待机状态。
    
    俺听说,俞梅荪早就遇到过这种情况啦。闹得他到后来,只能去网吧发送邮件。看来,中国的网络30多万警察真不是吃素的。
    
    现在,只要写这类稿子,就被强行待机。
    
    与时俱进吧?喝血社会吧?
    
    据说,今年奥运会之前的严打蓄势待发啦。
    
    咱不得欢天喜地看着荷枪实弹?
    
    本命年快过去了。
    
    但灾难却一往无前哪。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国家气象局长应最先为雪灾引咎辞职/何必
  • 咱们都成为中国笑话里的跳梁小丑/何必
  • 大部制风光无限让雪灾无地自容/何必
  • 为了奥运就有了变戏法似的蓝天数/何必
  • 千变万化的中国外交让咱无所适从/何必
  • 轻飘飘的雪花把中国压得面目全非/何必
  • 温故知新2007各式各样的成色/何必
  • 张维迎遭遇光华教职工堡集体反抗/何必
  • 维权困境告诫咱们阶级斗争一抓就灵/何必
  • 降雪致电荒折射中国困境/何必
  • 国有企业独领风骚背后的岌岌可危/何必
  • 谢伏瞻说别对CPI关注过头啦/何必
  • 广东省两会上的群魔乱舞/何必
  • 何必:丢掉西瓜拣一粒芝麻 (图)
  • 郭金龙的三鞠躬与著胡佳的被捕/何必
  • 德国在台湾和西藏问题上向中国示好/何必
  • 大学里的剽窃情況折射中国人性之坏/何必
  • 国美大中联手挑战劳动合同法/何必
  • 治理通胀也能变成新型的强取豪夺/何必
  • 九江大桥事件的善后与乌七八糟的去年/何必
  • 咱不用带血的煤炭?/何必
  • 何必:对郎咸平 819合肥演讲内容的十大疑问
  • 市长峰会何必强迫“天不降雨”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