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王德邦:地权归农的天然正当性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2月01日 转载)
    
    文章摘要: 面对中国权贵以集体、国有为借口,对农民土地的疯狂掠夺,农民自发起来宣示对土地所有权拥有的明确与坚定,不仅是对历史惯例的遵循,也是对自然正义的捍卫,是社会法理正义的追寻,是符合文明准则,体现上帝天道精神的。
     (博讯 boxun.com)

    
    作者 : 王德邦
    
    2007年岁末,中国黑龙江富锦、陕西三门峡、江苏宜兴等地农民对土地权拥有的宣言,吹响了中国农民收回地权的号角,拉开了中国新一轮土地革命的帷幕。
    
    对于这场来势迅猛,气势宏大的土地权属变革运动,中国学界多年来的争执一下变成了对事实的表态,是赞成,还是反对成了学人们不可回避的现实选择。中国农民用事实来表达自己对地权拥有的强烈意愿,有力地回击了中国多年来政客与犬儒编织农民自愿交出土地实行集体化的谎言。它力证出中国农民期待自主经营土地,完整拥有地权,是一贯的、持久的诉求。
    
    对于农民应该拥有地权问题的的阐释,中国著名社会问题专家秦晖先生对此有过系统的论说,在此就不必在学理上再重复。对于反对地权归农的官僚与犬儒,它们所持的一个观点就是农民会糟蹋土地,农民没有支配好土地的能力。对于这一强盗的逻辑,其实只要有点常识的人都会深味其中的阴谋。如果说因为农民可能糟蹋土地,就不该拥有自己的地权,那么社会的一切财富都可以以同样的理由而被强权者剥夺。这样强盗可以说因为被抢劫者没有能力保护自己的财产,可能导致财产的浪费,所以抢劫让财产有更安全的保护是正当的。同样因为一个人可能没有支配好财产的能力,那他就不该拥有财产了?这样社会最后财产是否只能集中于某个所谓会支配者的手上才是正当呢?显然这不应该,也不可能。农民拥有地权的正当性不仅是人类历史发展的惯例,而且也是现实社会建构的基础。无论是基督教的上帝造人,还是达尔文的猴子变人,自从人类来到这个世界,耕者有其田就是一种天然的条规,也是一种社会的理想。这从自然的资源优化组合,与社会的公平正义维护来说,地权归农都是不可质疑的。人类历史已经一再证明,地权归农是社会稳定发展的根本保证。今天重提地权归农还有如下几方面原由:
    
    其一、从现实来看,在强权肆虐的时代,土地权成为权力搜刮社会资源的最后盛宴,掠夺侵占农民的土地成为这个时代最疯狂的特征。如何筑起抗御这种疯狂的堤防,让农民拥有最后一线守护家园的希望,土地权归农民的明确宣示就是他们最后抗争维权的呐喊。只有明确了地权归农,官权对土地侵占的暴行才能从法理上得到定罪,将目前假借集体国有名义下的掠夺置于非法的境地。所以地权归农已经成为扼制官权疯狂的的最后栏栅。
    
    其二、从历史来看,农民对土地拥有最深厚的感情,最能珍惜土地,最能合理使用土地。为了土地,中国农民付出了一代代热血,甚至生命。他们是土地的开垦者,是土地的护养者。他们是土地的儿子,依靠土地而生,他们也是土地的母亲,护卫土地而死。人类至今没有能够找到比农民更能与土地融为一体的群体,因此土地对农民的托付,与农民对土地的依存,是不可剥夺与无法割舍的一体两面。
    
    其三、从精神家园来看,土地是农民的精神寄托。目前中国一切学界的争执,很少注意到农民对土地的天然感情,事实是土地已经成为农民一种精神家园,是他们子子孙孙传承信托的象征。土地对农民已经远远超越了食物的供给,劳作的依托,那种物资层面的内涵,而深化为那种精神依靠,心灵归宿的层面。对此只要稍有农业知识的人都会看到,自从上世纪"六四"屠杀后,以江泽民为代表的掠夺
    
    集团,在疯狂侵吞中国民财时,农业也成为他们没有放过的渔利对象。他们疯狂设立繁多名目,榨取农民血汗钱财。在江泽民统治的十几年时间,中国农业应该处于倒贴经济中,即需要通过其它行业,如农民农闲外出打工,挣钱来补贴农业,才能维系农业的持续生产。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农民也没有放弃自己对土地的耕作,没有舍弃土地。农民就这样默默地将土地呵护着走过十几年,有些农民因不堪重负,最后自杀在自己耕作的土地上,以此来表达他们对土地的深厚情感。
    
    对于农民对土地这份依恋的感情,我们从陶渊明的《归去来兮》吟唱中可以深味到,同时从中国文化的深层叙述中都可以读到这种乡土的情愫。对此我将终生铭记的还有我父亲去逝前的叮嘱,他在弥留之际,居然跟我诉说的是那多年没有回去看管的田地。他以对土地极为清晰的描述,来告诉我们这些在外飘荡几十年的儿子--那些土地是他一生的精神家园,在他生命的最后时刻 ,他要交给我们的就是
    
    这些他耕耘一生的田地。如果说在平日,父亲谈起这些田地,我总会漫不经心,觉得那些土地跟我已经渐行渐远了,然而当他在临将离开这个人世时,最后托付的居然是这些我觉得遥远的田地,这使我不得不更深一层地去认识那些平凡的土地,体会到那对于父亲应该已经不是一般意义的土地了,而是他生命的一部分。
    
    由此可见农民对土地的权属关系已经远远超越了世俗的利益依存,已经深化成一种感情,一种文化,一种深入血液生命的基因。土地与农民成了互相可以替代的名词,他们的依存是任何其他社会关系所难以取代的。
    
    在这种深沉的精神层面上,这个社会没有任何群体有资格能超越于农民对土地的所有权拥有正当性之上。面对中国权贵以集体、国有为借口,对农民土地的疯狂掠夺,农民自发起来宣示对土地所有权拥有的明确与坚定,不仅是对历史惯例的遵循,也是对自然正义的捍卫,是社会法理正义的追寻,是符合文明准则,体现上帝天道精神的。一切有良知的学人当此历史关头,都应该义无反顾地站到农民捍卫地权,实践地权归农运动的一边,坚决地为推进中国土地革命、落实地权归农而鼓与呼!
    
    2008-01-30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