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牟传珩:透视新“解放思想”谜局 —— 高扬“批判兴国”的风帆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月30日 转载)
    牟传珩更多文章请看牟传珩专栏
     自中共中央总书记胡锦涛去年6月25日在中央党校省部级干部进修班发表重要讲话时强调,"解放思想,是党的思想路线的本质要求",和十七大报告指出,"解放思想是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一大法宝",以及去年十一月中共官方媒体发表"高扬思想解放风帆,继续改革开放民族复兴的远航"文章以来,中国国内再次掀起鼓吹解放思想的新一轮舆论浪潮。特别是最近一段时间,中国大陆从中央到地方,从南方到北方,不少官员都在奢谈思想解放。如今年1月17日,《人民日报》又刊发,"解放思想要有胆有识"文章、中共中央机关刊物《求是》刊发"解放思想就要想事做事"文章、《中国干部论坛》刊发"高高举起解放思想的旗帜"等等,都在不断加入解放思想大讨论行列。其中广东《南方日报》刊发高尚全"持解放思想,推动体制创新"文章,无疑是宣扬"解放思想"最前卫的媒体,其次是《河北日报》也有类似文章跟进。此外,上海的"声音"也不小,《解放日报》和《文汇报》共有多达八篇谈论解放思想的文章。但其中最引人注目的,当属中共政治局委员、广东省委书记汪洋不久前的一次有关讲话,以及中共高层智囊、中共中央政策研究室副主任施芝鸿的一篇署名文章。汪洋要求广东以"新一轮思想解放推动新一轮发展",有"叫板新加坡"的说法,而当年"皇甫平"三作者之一施芝鸿的《党的十七大与新起点上新的思想解放》的理论文章中,解放思想一词一共出现了46次,充分说明了作者写这篇文章的内在动机。文章指出,"解放思想是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一大法宝,因此必须继续解放思想"。而由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事业进入了新的历史起点",因此,"解放思想也必须进入一个新的更高境界"。
     (博讯 boxun.com)

    以上的所有动作,似乎都在有目的、有计划地透露中共胡温高层又一次倡导思想解放运动的新动向。官方舆论甚至渲染说,这显示了中共将在三十年前邓小平领导的第一次思想解放运动和1992年江泽民第三代领导人上台初期第二次思想解放运动之后,胡锦涛等第三代领导人开展的"第三次思想解放运动"。由此可见,当下中国一种新"思想解放"的政治谜局,被用心良苦地设计出台。
    
    其实在中共的历史上,仅有毛泽东"以阶级斗争为纲"的一代和邓小平"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一代。而邓小平相对于毛泽东的思想解放,仅仅具有经济意义。从时代变革的角度看问题,所谓中共第三代、第四代的说法根本就没有存在过。华国峰捍卫了对毛泽东的"两个凡是",江泽民跟从了对邓小平的"两个凡是",都乃平庸之辈!又怎么可能称之为新的一代,而胡耀邦与赵紫阳都被幕后操控,无力独领风骚。如今中共的接力棒传到胡锦涛手里,然而胡锦涛却在奢谈新思想解放的同时,依旧跟从"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用十七大党决议形式,刻意为这"第三次思想解放"强加"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笼头和坚持"四项原则"的枷锁。对此,我称其为自我禁锢的"解放思想"。这种"解放思想",必然导致如今官方依然在意识形态领域拒绝批判,封杀异议,侵犯人权。满清后期尚能崛起"君主立宪"还是"民主共和"之争;北洋政府都允许民间办报;蒋介石再独裁也还容纳了不断攻击他的鲁迅。而21世纪的今天,自称要与时俱进的中共,竟不允许舆论对早已被人类社会绝大多数抛弃了的19世纪西方舶来品——社会主义说个"不"字,奢谈思想解放岂不贻笑大方?
    
    其实早在中共"十六大"就已提出了要进行"思维创新,理论创新,制度创新"的口号,但无论在何领域,不容许对已有的原则和结论进行批判,一切思想解放与创新都是空谈。允许思想批判才是解放思想的标志。批判是思想解放的不竭之源。当前,官方一面在倡导思想解放,改革创新,一面又把写批判文章和维权人士投进大狱,这种用如此荒唐的现实,扭曲社会价值取向的做法,其结果就是对寻求思想解放动力的消解和民族创新能力的破坏。
    
    在思想上领域营造一个允许充分批判的"宽厚、宽容与宽松"三宽舆论环境,本应是解放思想的前提条件。本作者曾撰文强调,思想的唯一原则就是思想自由;言论的真正意义就是言无不尽。如果胡温当局真能思想解放到把"以人为本","科学发展"上升为主导价值,那么其衡量的尺度,就只能是人。凡是有利于人的自主、自由与福祉的发展,就是科学的发展;凡是不利于人的自主、自由与福祉的发展,就是不科学的发展,用此尺度去丈量,就不难识破那些为了"主义"与"权力"服务、"挂着羊头卖狗肉"的伪解放思想和伪科学发展观了。
    
    最近,《南方周末》发表作者关山 "解放思想从哪里杀出血路来" 的文章。文章写到,有阻力就有风险,这就需要克服"求稳怕乱"的思想,树立敢为人先的理念,拿出"杀出一条血路"的勇气。正如任仲夷所言:"稳定压倒一切,但不去解决矛盾,矛盾最后就会压倒稳定。"思想解放从来不可能一帆风顺,但作为改革者,就应该不惧风险,以天下为己任。这是很有见地的观点。
    
    可是,"思想解放"的精神动力究竟在哪里?社会稳定来自于自由,还是来之于限制?来自于公民畅所欲言,还是来自于社会强求一致?这些年来,在对待中国改革过程中有关"主体性"与"主体间"的政治争论中,执政者更看重的是社会"主体间"的统一,而不是"主体性"的自由,因而他们不准备开放言论自由,不准备放手公民社会的成长。虽然"十七大"后中共在推进党内民主方面有意迈开一点,但却在自由主义的道路上裹足不前,依然封杀不利舆论,特别是最近连续发生的几起抓捕网络异议人士事件,如审判吕耿松,抓捕胡佳等等。这些都在向社会传递着老一套的镇压信息。这说明官方在维护传统意识形态问题上,依然不允许思想批判。这与今天所倡导的新"思想解放"目标,根本就是南辕北辙的。因为拒绝了思想批判,即等于拒绝了思想解放。
    
    作者多次撰文提到:我们这个民族,至今没有经历批判时代的洗礼,没有形成一场批判思潮来颠覆帝王们需要臣民歌功颂德的传统。晋魏时代算是中国一个文化另类时代,但却只是消极逃避政治和不与世俗合作。他们的玄谈也过于清高,根本形不成时代性的批判力量。而中世纪的西方神学统治时期的文艺复兴运动则不同,当时虽打着文化复古的旗帜,却以人的名义,对具有最高统治权威的"神",进行了观念上的彻底澄清与批判,直到最终发出"上帝死了!"的论断。在这样一场时代性的批判洗礼中,完成了由神的观念向人的观念的转变。于是人权便有了神圣的地位。这便是由一场文化批判推动的观念颠覆。在欧洲中世纪人权对神权的颠覆过程中,自由主义的思潮也获得了历史性的张扬。中国没有这样的文化洗礼,因而也没有拓展出人权的语境和自由主义的领土。"十月革命"传入中土后,"红色记忆"一统天下,批判态度更是在中国政治语境中销声匿迹,使得人们没有任何与意识形态霸权抗争的自主力量,新的思想也无法诞生,批判精神早已瘫痪失语了。正是因为这种社会没有监督,舆论没有砥砺的力量,因而导致了社会不公,矛盾激化。
    
    美国之所以能在科技领域始终保持领先地位,谜底不仅在于资本机制推动的社会竞争,更在于它的人民是批判的群体,它的国会是批判的大脑,它的媒体是批判的喉舌。批判颠覆不了美国的制度,反而成为了他们不断创新的国家精神。难道我们的政治精英们真的没有读懂,美国的强大(我们可以不认可美国的完美,但却无法否认他的强大),是与他们的人民敢于开诚布公地批判政府,和政府勇于开诚布公地容纳批判分不开吗?人类社会发展史实一再印证,谁拥有最彻底的不断批判与更新的国家精神,谁就自然而然地始终出于思想解放的状态,谁就会创造出最先进的自由制度与科技体系,谁就无庸置疑的会领衔、影响全世界。这就是当今时代的美国为什么会领先世界的原理。
    
    日前,中共官方的"高扬思想解放风帆,继续改革开放民族复兴的远航"文章,令作者不仅联想起2001年因言获罪身陷牢狱时在大墙之下发出的致中共领导人的公开信——《高扬"批判兴国"的风帆》。该信写道:那种没有批判,没有异议的时代,只能是一种病态的时代。"十年文革"与"两个凡是"时代就是例证。一种和谐的社会,一个健康的政府,不可能不面对政治异议与批判的砥砺,这是社会生长机理的辩证运动使然。这封公开信的结尾就是:让我们高扬起"批判兴国"的风帆,一旦涨潮,可以送所有的船只破浪远航!作者不知上述两种提法是不是巧合,但是精神却是迥异的。这就是说,今天官方依然拒绝自由批判的思想解放,只能是伪思想解放。
    
    本文透视新"解放思想"谜局的意义,正在于倡导一种崇尚"批判兴国"价值观的新"解放思想"时代,而坚决摒弃新的"两个凡是"——"凡是社会主义的观念就不能批判,凡是四项原则就不容动摇"的时代。我们今天的真思想解放,必须首先从破除戴着笼头和枷锁的伪解放思想开局。
    
    中国要与时俱进,舍此而莫由!
    
    2008、1、28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牟传珩:胡锦涛再三忧患为那般?
  • 牟传珩:中国别与世界现代化整合主流叫板
  • 牟传珩:“街头政治”与公民参与——《解放日报》社论联想
  • 牟传珩:奥运前北京发起人权反批评
  • 网络时代的中国农民宣言——“我的土地我做主”/牟传珩
  • 牟传珩:2008年开局让“人民满意”的三件事
  • 牟传珩:写给铁窗前的胡佳
  • 牟传珩: 中国的“顶戴文化”与“大盖帽”统治
  • 牟传珩: 中国变革的内在冲动-- 现代化整合濒临城下
  • 牟传珩:致死去的流亡的——我的博客日记(外二首)
  • 牟传珩:全球“非暴力政权更迭”浪潮
  • 牟传珩:两个全球化:资本经济与人权政治
  • 牟传珩:“全球公民社会”时代的到来
  • 牟传珩:普京恋权借助“中国道路”
  • 牟传珩:中共“十七大”后的外交困境
  • 牟传珩:政府面对通货膨胀掩耳盗铃
  • 牟传珩:“北京发展模式”的环境死局
  • 牟传珩:人权是国家存在的基石——纪念“12、10”国际人权日而作
  • 牟传珩:经验政府政治黑名单——谁在阻挠台海两岸学术交流?
  • 昂贵仲裁的制度陷阱——中国劳工依法维权困境/牟传珩
  • 牟传珩:中国倡议"奥林匹克休战"应从推倒"意识形态监狱"开始
  • 牟传珩:中国网站悬赏“找关系”—“贪渎文化”的“潜规则”传承
  • 中国民工的人权悲剧 ——聚焦“戴手铐、脚镣上仲裁庭事件”/牟传珩
  • 台灣中央廣播電台:訪問牟传珩先生
  • 牟传珩 :向山东省第一监狱走去
  • 牟传珩“胡温新政”思路清晰,纲领模糊
  • 牟传珩:中共第四代领导人政治哲学探秘
  • 牟传珩、燕鹏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法庭辩论纪实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