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槟郎:支那腊月雪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月27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槟郎更多文章请看槟郎专栏
    
     (博讯 boxun.com)

    
    你可知道,
    支那腊月雪的纯洁?
    宁静的山村在丰沃雪野里安憩,
    牛羊在厩棚里相依,狗儿守卫,
    情人们在稻草堆里甜蜜地幽会。
    你知道吗?
    这里呀,就是这里——
    我的童年把记忆中的雪乡陶醉!
    
    你可知道,
    支那腊月雪的甜绵?
    十朝古都的雪共长江天际一片,
    夫子庙河边我与爱人雪地相恋,
    江宁大学城有一家三口的栖居。
    你知道吗?
    这里呀,就是这里——
    我的成年知足在雪城里执教鞭!
    
    你可知道,
    支那腊月雪的寒冷?
    圈地运动的血腥不能被雪涤净,
    下岗的和血汗工场的工人可好,
    冤屈的访民赶出上访村后哪去。
    你知道吗?
    这里呀,就是这里——
    我现在心忧着雪国里我的人民!
    
    2008-1-26于南京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槟郎:梦游赫利孔山
  • 槟郎:寒假一天
  • 槟郎:今天下雪(诗)
  • 槟郎:新年旧体诗三题
  • 槟郎:现代汉诗教学的体会
  • 槟郎:偶然笔谈雪爪残泥——答W
  • 槟郎:关于诗歌创作答XWZ
  • 槟郎:故乡的墓园
  • 槟郎:W星球的私语
  • 槟郎:枫之秋
  • 槟郎:新夸父与太阳
  • 槟郎:狐仙
  • 槟郎:孑孓地的逃匿
  • 槟郎:W星球的木桶
  • 槟郎:招魂
  • 槟郎:月上狱墙梢
  • 槟郎:锄禾日当午
  • 槟郎:你是天上的哪颗星
  • 槟郎:神奇宝贝
  • 槟郎:易村吏
  • 槟郎:我们死在路上—纪念鲁迅冥诞70周年
  • 槟郎:我被枪击伤多少年了
  • 槟郎:为兰州的学生呼求
  • 槟郎:情人哪,我们只能忍受
  • 槟郎:致导斌兄
  • 槟郎:致刘路兄
  • 槟郎:祖国需补一根筋
  • 槟郎:朋友,你去了何方
  • 槟郎:致蔡楚君
  • 槟郎:越活越不要脸了
  • 槟郎:这个冬天实在冷
  • 槟郎:悼杨春光
  • 槟郎:我接受法国费加罗报关于中日关系采访记略
  • 槟郎致香港资本家王盛华先生的公开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