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许斌:没有市场化路径改革,就没有成功的医改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月25日 转载)
    
    
       中国的医改离不开钱、离不开高额政府投入。这政府投入,绝非上天恩赐、落在政府后院里的“救济金”,而来自于亿万公众努力工作、按标准积极交纳的税费,早就应该“取之于民、用之于民”,投入到给全中国人民建设医疗保障体系中了。 (博讯 boxun.com)

    
      政府投入能启动医改的闸门,却不等于说,但凡有了一定的政府投入,医改就能够水到渠成般的成功。同样多的投入,可能全部用在刀刃上、惠及所有人,也可能被浪费、虚耗掉一部分乃至大部分,令得使用效果大打折扣。
    
      拟将提交全国人大讨论的新医改方案的最大亮点并不在于公共财政将增加投入多少钱,这是每个人都预料到的结果,然而,怎样花这笔钱,以何种模式为基础建设医疗社会保障体系却尚未为人所知,可以成为亮点,也不排除另一种可能,就是拟将完善的医疗保障体系弊端丛生。(《中国青年报》)http://news.sohu.com/20080104/n254451700.shtml
    
      《中国新闻周刊》便直指新医改方案“政府主导色彩浓厚”,是“再度国有化”、“重回计划经济体制”。
    http://news.sohu.com/20080104/n254457848.shtml
    
      正如《中国新闻周刊》的这篇报道分析,由北京大学与复旦大学联合提出的这一套建立在政府包办基础上的医改方案是典型的“闭门造车”、“纸上谈兵”,视行政命令为包治百病的良方,以为行政命令一到则“万魔逃避”,不仅没有能缩减现实灰色交易空间,反而令“推诿、低效、低技术含量”的老体制病沉渣泛起。
    
      虽然必须承认,无论怎样改,在公共财政增加巨额投入后,医改结果一定比现实更美好,但医改目的,却不仅仅是为了比现实稍稍美好,而是要尽可能达到投入庞大人力物力之后,所能够达到的最好结果。要用一栋高楼的材料修起一栋高楼来,而不只是盖起几间茅屋。
    
      有过数十年痛苦试验,明明白白告诉国人,计划经济模式搞不通。中国的命令式计划经济搞不通,前苏联的所谓科学计划经济模式搞不通,便是西方发达的市场经济国家,如英国、如北欧、如加拿大,其管理模式与监督制度先进过我们国家许多倍,就是在这些国家,以政府包办为主导的医疗保障也大为人诟病,“推诿、低效、低技术含量”等体制病同样相当严重,根本没办法解决,后发者如中国,实在没有必要坚持往死路上走。
    
      唯有市场能缓解体制病、让能满足患者所需的医疗机构与医务工作者脱颖而出,这是经过国际国内无数次试错之后得出的结论。并不是说市场能包治百病,即便相关管理措施达到近乎完美,某些市场之弊依然是无法解决的,只能说,比之于坚持计划经济体制,但凡管理稍稍得法,相关弊端会相对轻微得多。如一句名言说,我们无法选择最好的制度、模式,世界上根本就不存在最好的制度、模式,我们所能选择的,只不过是最不坏的制度与模式而已。
    
      我家乡的小镇已经落实了农村合作医疗,采取分片承包形式,个别技术、服务好的医疗点大受欢迎,反之,也有个别医疗点不受人欢迎,片区内农民多宁愿花钱去其它地方治病。于后者,如果永远任其这样维持下去,对于该片区的农民来说,这种合作医疗其实没有什么意义。而且在体制弊病的照应下,优胜者不能额外受益,就会出现“劣胜优汰”,绝大多数医疗点最后都会向后进看齐,变成名存实亡的医疗点。整个中国,便是由无数个这样的片区组成的整体。
    
      没有市场化路径改革就没有成功的医改,而市场化路径改革的核心就在于实现管理者与经营者隔离,借医改机会,让所有管理者归位、从此完全退出市场经营,所有医院都应成为独立的市场主体、拥有在既定框架之内完全自主经营的资格与权利。真正的医改,首先就是改变卫生部的管理模式、切断整个卫生部及其下属机构与经营主体的利益联连点。为此,由国家卫生部来主导医改是不合适的,必然更偏向部门特殊利益,应另组专门机构来主导医改。国家卫生部,只能以一个平等利益体的身份参与协商、博弈。医改在行政监管方面要达到的目的之一,就是在国家卫生部作为行业之内最高管理机构肩负相关标准制定与监督落实同时,确保整个卫生部的工作受所有经营主体、所有公众的反向监督与制约。
    
      中国的医改,绝不等于在中国恢复“赤脚医生”制度,而离开了市场化路径改革,改革结果却注定成为“赤脚医生”制度的变体,没有独立自主的医疗机构在框架体系之内自由竞争,患者不能在同级医疗服务机构之间自由选择,不能有效避免在任何局部形成行政垄断经营格局,在命令式计划经济体制的推动下,小小一个医疗点拥有叠床加屋般的行政结构,盖几十个公章、经过几十道审批程序拿一包感冒药;基本医疗水平大幅度下降,或者因垄断而成本高涨导致整个医疗保障体系不堪重负、接近崩溃,几乎是可以预见到的可怕结果。整个医改,会沦为不同利益主体瓜分行政暴利的盛宴。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许斌:扇给榜样包装机制的一记响亮耳光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