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官僚寡头的“爱国主义”详解/宇丹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月23日 来稿)
    
    
     财产名义上属于国家实际由官僚经营管理 斯大林式的官僚国家资本主义 (博讯 boxun.com)

    财产通过股份制度或者合作社制度或中小企业分散属于大多数人 自由民主
    财产高度集中于极少数人 独占资产阶级专政(法西斯)
    
    
    对1月22日的热贴中跟贴的许多人来说,你需要明白的是,
    
    你只捍卫私有财产未必能防止法西斯主义,因为在资本主义发展过程中,财产分散属于大多数人的情况并不一定是常态,法律和人权也未必总能在你没有财产的情况下保护你,因为私有产权决定的生产组织对社会组织有强大的影响力甚至经常是决定性;
    
    不看这条线的话,你会很难理解,斯大林式的官僚国家资本主义一旦捅破了私有产权这张窗户纸,很容易转化为标准的法西斯制度,看完你再不明白就是你不对了.
    
    如果你站在官僚寡头的角度来考虑,该如何进行阶级斗争如何实现自己的阶级利益呢?
    
    很简单:挑拨自由主义和社会主义者特别是其中毛派托派的斗争!
    
    自由主义者对财产权的捍卫有很多细致的限制条件,通过这些限制条件自由主义希望激发人的奋斗热情,保护社会上每个人的进步与自由,(是否总能达到这个目的另当别论)
    对这些社会主义者很少知道,毛派更是几乎不了解;
    
    而许多派别的社会主义者对私有产权的集中特别是国有化,本来是为了使无产阶级免于资本的奴役,通过国家资本主义的发展建设社会主义国家, (是否总能达到这个目的另当别论)
    却恰恰是自由主义者无法接受的.
    于是,这种斗争非常容易被挑起.这种斗争表面上是利益之争,实际上却更主要是思想范式之争.
    
    
    官僚寡头有一个非常大的不利条件,那就是在其追求的经济模式中,实际上能获得好处的人数要一定会比社会主义和自由民主要少一两个数量级,于是这个阶级没有掌握国家机器就不能占据统治地位
    那么,在一个民主法治新闻自由人民教育水平很高的社会中怎么掌握国家机器呢?
    
    很简单,创造出一个他者:也就是内部或者外部的敌人,然后问爱国者们:你们怎么办?
    
    对这样的伎俩,一般来说,位于自由民主左边的马克思主义者非常容易识破,因为通过马克思对异化的概念的发展,一个马克思主义者非常容易发现人创造的对象世界是否进入一种非人的客观状态.
    基于其他其他思想模式的人,则会非常难把对法西斯的指控表达清楚,因为你缺少马克思独创的异化过程中的疏离状况这个概念
    但这种困难正好可以使社会上其他人在打击了少数马克思主义者之后成为被愚弄的国家机器的镇压对象.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