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王德邦:致力于从宪政建设上来“让上访者回家”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月15日 转载)
     文章摘要: 从中外历史来看,任何权力若没有置于直接被授予 / 被罢免的法制程序下,任何外在的约束都是虚幻的,只能指望当权者的良心发现,因而是根本靠不住的。今天专家们"让上访者回家"运动若是想真正实现其目的,那就得解决上访者反映的问题,而要解决这些问题就得让产生侵权的权力听从专家们的建议。如果专家们不拥有约束权力的凭据,那权力就不会听从专家的。
    
     (博讯 boxun.com)

    作者 : 王德邦,
    
    
    日前社科院研究员联合中国一些大学教授发起了一场" 2008 。让上访者回家"的运动,并已经招募义工,开始了实际性的送访民回家工作。
    
    历经上访苦难,多年因各种原因不能回家的上访者,在此春节将至之际,回到家中与亲人团聚,共度佳节,这无疑是件好事。如果在没有任何前提条件下,以满足上访人回家,解决那些想回家而不能回家者的困难,的确是件难得的助人济困的功德之举。从上访者的实际情况来看,那些不能回家的访民通常面临地方政府迫害的可能,所以要回去就得消除这种可能性。而消除这种可能的途径大际有如下几种:其一是国家明令禁止打压上访者,从法制上来确保上访权利不受侵害;其二是监督透明,使每个回家的上访人在外界的关注之下,受到什么不公对待,外界就能知道,使那些企图迫害者感到忌惮;其三是万一有回家的上访人遭遇迫害时,外界能提供及时的法律救济;其四是实在回去面临难以克服的问题时,至少可以随时再能回得来北京。在这些条件下,我想上访人是可以放下顾虑回到家乡去的。
    
    如果说上访人仅仅是为了争取今天的回家,那显然当时就没必要出来了。可见上访人之所以出来,是由于有不能或不愿在家呆的情由,那么今天若在没有解决当时他们出来的问题的情况下,而欲将他们送回去,那肯定是有违于他们的初衷的,也是无法使他们安心在家的。如果说送回去是个临时性的事情,那倒是可以在前面所谈的前提下进行。而如果送回去是个长期性的安排,那显然要从根本上来解决促使他们外出上访的问题。所谓解铃还需系铃人,问题在哪里产生,还得从哪里解决。只有解决了问题,才能解决得了上访。不上访了,自然就回到了家中,就安心于故乡了。就是出去,那也是外出打工挣钱,而不是到北京上访了。
    
    从这次"让上访者回家"活动的安排来看,组织者是考虑到为送回去的上访人解决问题的。但由于问题的解决与否并不取决于这些专家学者,他们充其量也就是通过自己的影响来促成双方坐下来谈,或者促使地方政府能重视这个事。这虽然提供了解决问题的一定条件——双方坐下来谈,但毕竟离真正解决问题还有很远的距离。学者们要使自己的愿望得到实现,显然还要做很多的工作。而这些工作事实上却并非是专家学者们职权范围内所能办到的。
    
    从目前中国社会产生上访群体的根由来看,公共权力对个体权利的侵害是最普遍的一种情况。正如 2003 年中国信访局长曾经出来公开承认中国的信访案件有百分之八十是有道理的,是地方政府应该处理而没有处理好的。既然是公共权力对个体权利的侵害,解决的问题就是一个权力对被侵害权利的补偿与维护的问题,而这就是要求权力能够有个可以制约它,使它不得不出来解决的外在力。而这个外在力在文明社会就是公民的选票与罢免动议,或者通过法院诉讼。在今天中国既没有选票可言,也没有司法独立情况下,有什么力量能促使权力回到道理上来,回到维护权利的轨道上来呢?
    
    至今为止,我们只有看到高一级权力对低一级权力具有这种约束的力量,除此而外其它社会任何方面都无法起到这种作用。面对这种情况,专家们利用自己的社会威望想来达到权力理性解决问题的目的,这倒是一种探索影响中国权力的努力。不过从曾经的历史来看,这种知识分子试图让权力回到正义上的努力最终常常是失败的。中国 1957 年的反右运动就是一个好的例子。那么今天中国知识分子是否有超越曾经历史悲剧时代的影响呢?我想可能未必。虽然今天中国知识分子的影响力应该远远大于反右时代了,当然这倒不是说今天中国知识分子超越了那个右派知识分子时代,而是世界历史发展已经不是那个权力可以肆虐到毫无顾忌的地步的时代了,今天不论怎样权力在为恶的时候还总想将面皮遮掩一下,尽管如此,这也并不是说知识分子就有了影响权力,甚至规正权力,让权力向权利呈现公正的能力。应该说今天中国知识分子还远远达不到这个影响程度。
    
    在知识分子不具有过硬的影响权力杠杆时,出来维护公民的权利,指望让上访者在解决问题的情况下安心回家,这似乎就是个缺少依据的美丽梦想。虽然这种尝试很可能会获得个别的成效,但是可以肯定不会有整体的善果。
    
    这种外在于权力的知识分子试图影响权力,规制权力,为权利向权力讨要公道的努力,给人一种侠客的味道。虽然初衷是好的,但结果却未必乐观。中国人常说的"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也是这个道理。一个很直接的问题就是那些不可一世的官僚为什么要听您的?你有什么力量让他听您的?如果他们是些讲理的,当初就不会侵权;如果他们还有点人性,这些访民上访多年的问题就早该解决了。既然他们当初侵了权,过后也多年不解决这些问题,那么今天你过去跟他讲道理,他就会浪子回头,迷途知返?我看不会!
    
    从中外历史来看,任何权力若没有置于直接被授予 / 被罢免的法制程序下,任何外在的约束都是虚幻的,只能指望当权者的良心发现,因而是根本靠不住的。今天专家们"让上访者回家"运动若是想真正实现其目的,那就得解决上访者反映的问题,而要解决这些问题就得让产生侵权的权力听从专家们的建议。如果专家们不拥有约束权力的凭据,那权力就不会听从专家的。而人类至今可以促使权力听话的路子就是宪政民主。所以在没有宪政民主的保障下,专家们试图以知识分子的道理来影响地方权力,使它们听从自己的意见,显然是不现实的。所以也可以肯定这种"让上访者回家"运动是不会善终的。
    
    基于此,如果专家们切实想解决中国的上访问题,那么致力中国宪政民主的建设,显然比今天送访民回家更根本,更有意义。
    
    2008-01-13 于北京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揭穿“送上访者回家”活动的骗局/华佗大夫
  • 王德邦:对"让上访者回家"活动的原则重申
  • 《今年春节不回家》引发社会深思 百名农民工堵厂门讨要工资
  • 彭興庭:讨薪不成“抱牌回家”的隱喻
  • 阿衍:高智晟回家看威權條件不成熟
  • 建议教育部王旭明等一干人回家卖红薯
  • 河南农民开豪华车回家 车能否证明农民生活幸福
  • 赵昕:郭飞熊回家— 走太石道路还是重蹈东州悲剧?!
  • 摒弃“六四”衣钵,维护流亡者回家的权利/安琪
  • 高寒:宾雁,你终于没有能够生前回家!——痛悼宾雁
  • 老戚: 林樟旺能否回家过中秋节
  • 万之:想象回家
  • 吕易:回家吧,上访的骨肉同胞
  • 《生命禅院》雪峰:回家——献给孤独的旅行者
  • 访民刘学立回家后无人出面解决问题
  • 北京维权人士叶国强取保候审回家
  • 访民代表商学珍否定“送访民回家”计划
  • 北京访民代表关春荣谈“送访民回家活动”(图)
  • 社科院送访民回家研讨,多数访民被挡(组图+视频)(图)
  • 小伙北京打工没领到钱扒火车回家被冻僵(组图)(图)
  • 胡佳:上海拆迁维权人士龚浩明被以取保候审的名义放回家
  • 翟明磊平安回家:曝更多细节,呼吁媒体不要断章取义
  • 广州警察枪杀军医:证人回家但仍未露面
  • 姚立法先生获释回家/民生观察
  • 支聯會中秋前夕聲明:要求釋放獄中異見人士回家團聚.停止迫害維權律師及人士
  • 专访达赖喇嘛二哥嘉乐顿珠:等待达赖喇嘛回家的日子
  • 杭州拆迁户北京上访遭毒打 被押回家又遭追捕
  • 山西黑窑事件公民行动-蓝丝带行动(孩子回家,良心回家,爱心回家)
  • 当局继续庇护奴隶主,山西回家奴工寥寥可数
  • 大陆网友发起救奴工回家联合运动:网上蓝丝带
  • 失踪农民工父亲:警察叫我回家等候
  • 北京维权人士刘安军回家后遭到严密监视(图)
  • 高耀洁回家后遇异常情况/RFA张敏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