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方影竹:1958黄羊劫 vs. 2008奥运劫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月14日 转载)
    方影竹
    1858年大跃进造成的饥饿灾难中,我算是幸运儿。因为我的地位不错——肩上扛着少尉军衔。工农饿死不要紧,若解放军饿趴下,面对帝、修、反的三面埋伏,谁来当保卫毛泽东天下的钢铁长城?
     (博讯 boxun.com)

    每月32斤(16公斤)的粮食定量,实在不少。但人不能缺副食。当时肉、油、蛋、菜、糖……几近阙如。我很快掉了30斤肉,更有一批体质稍差的人,下肢出现浮肿,这是死亡的前兆,怎么办?饥饿出智慧,众人出韩信。既然枪杆子里面能够出政权,那为什么枪杆子里面就不能出“油水”呢?大跃进里什么都缺,就是不缺子弹。子弹里的火药是有保险期的, 何不用待报废的子弹去内蒙大草原打黄羊? 黄羊喜欢光亮,军车把大灯打开,成群的黄羊可能认为是天降祥瑞,便飞奔过来,并且一定要从军车前面横穿过光柱不可, 无异往枪口上撞……。胜利果实运回之日, 食堂气氛大变之时。天天“黄羊火锅”, 肉香扑到地方官员那里,包括地委书记闻讯后,都赶来“拥军”, 他们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于饱餐一顿“黄羊火锅”也!
    
    1958年, 两条腿万物之灵制造的灾祸,转嫁给四条腿的草原精灵。黄羊遇到了一场千年不遇的大劫难。生态平衡? 环境保护? 从普通一兵到人民救星, 谁脑子里有这么一根弦! 同样,中共利益集团为维持鱼肉民众的“稳定”局面,2008年的当头一炮便是拘捕胡佳,对他产后月余的妻子和新生儿加以监控,并置国际抗议于不顾。与此同时,一系列法外条规出笼。
    
    其一是广东公布《广东省计算机信息系统安全保护条例》,规定“地级以上人民政府公安机关、国家安全机关为保护计算机信息安全,在发生重大突发事件,危及国家安全、公共安全及社会稳定的紧急情况下,可以采取二十四小时内暂时停机、暂停联网、备份数据等措施。”这就是说,一旦有某种需要,就坚决、彻底、干净、全部地隔绝同其他省份的、港澳的、台湾的、全球的信息沟通,让民众变成瞎子和聋子,哑巴和瘫子,看你如何乱说乱动!
    
    其二是广电总局宣布新规定,只有国有独资或国有控股公司才能播出网络视频或是进行媒体播放。这项新规定的实施,中国网民将来只能在网络视频看到中共网警放行的“促进社会整体进步与和谐”的内容了。
    
    其三是北京下令消除互联网“不良”内容。香港互联网公司Tom.com已经将大陆网站40%的上贴内容删除。该公司有100多人全职监视他们网站的内容,以便“引导年轻人提高爱国意识”。
    
    其四是全面封锁台湾博客网,排名在前的几大网站已经无一幸免。台湾人抱怨说:“我们的博客网站多半讨论娱乐、运动、旅游、美食等生活话题,很少讨论政治议题。”中共早准备好了答复:我这“宁可错杀一千,不能漏掉一个!”的方针,是从你们蒋公那里学来的呀! 但历史的吊诡是,蒋中正对中共若说过这种话,结果是中共的坐大,并亡在中共手里;那么你中共今天如此实行,结果就能够逃脱在民意中的覆舟命运吗?
    
    其五,其六……,莫着慌,新招还在后头。这不新年才开始吗?
    
    一月三日英国《泰晤士报》刊登一篇文章,明确提出2008年北京奥运会给中国带来厄运的问题。文章说当初北京当局申请奥运会时说赋予中国奥运主办权可以帮助中国改善人权,但是现在当局已经越来越意识到当初看来的一个很好的理由,现在看来却危机四伏。例证之一是中国7.5亿的农民中兴起了大规模的争夺土地权的运动,其中在不同省份中的12万农民联合起来,发起了有权拥有自己的土地的运动,并把土地夺回来。农民的土地运动则会加强党内改革派的力量,意识到土地改革的必要。文章最后说在2008年8月8号的奥运会召开之际,没有人知道示威者是否会冲破保安进行抗议,而如果发生抗议又会发生什么?
    
    抛开中共在奥运年面临的民怨和动乱因素不谈。即使奥运会象一辆载重卡车在乱石堆积的道路上颠簸驶过,这辆卡车也会沾满肮脏的印记。这印记将这样读出:“2008年8月北京奥运会与1936年8月柏林奥运会称兄道弟,使独裁者更加胆大妄为,势必给民众带来更大的浩劫。”所以,奥运劫不是会不会发生的问题,而是注定发生的问题。
    
    中国1958黄羊劫是中共制造的人祸劫掠了黄羊,2008奥运劫是中共劫掠了百姓,扭曲了光荣的奥运历史,玷污了世界民主发展史。 观察文稿(www.observechina.net)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