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深圳报业血汗发行敢于叫板世界“血汗工厂”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月14日 转载)
     伸 正
    
     “深圳要敢于叫板新加坡。”2007年12月,在广东省委十届二次全会深圳组的讨论上,新任广东省委书记汪洋表示,深圳要进一步解放思想,要敢于向国际大都市叫板。2008年元旦前夕,深圳市委新任书记刘玉浦召开了市委扩大会议,传达学习省委十届二次全会精神,提出正确把握、深刻理解、自觉落实省委全会提出的一系列新论述、新思想、新要求,真正做到吃透精神,融会贯通。会后深圳报业血汗发行行动迅速,超前解放思想,大胆作为,不惧舆论诟病,制定一了系列新规定,挑战开始生效实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以实际行动叫板成为世界“血汗工厂”。 (博讯 boxun.com)

     
     知名学者深圳大学教授吕元礼在为深圳发展方向指点迷津时说,深圳即将要举行大运会,借此契机深圳将由中国的一个先进大城市向国际化大都市迈进,因此深圳也迫切需要向国际大城市学习,提升各方面水平。新加坡在许多方面的成就,是深圳所要建设和追求的。吕元礼还分析说,首先是新加坡的活力最为引人注目,作为亚洲四小龙之首,新加坡的竞争力多年来全球排名靠前,而且政府运作效率很高,在多次国际调查中居首。其次是新加坡的廉洁,健全的法制尽可能防止了腐败的滋生,在这方面,新加坡也是亚洲地区惟一进入世界前10名的国家。此外,中国目前大力提倡的“和谐”,在新加坡这个“花园城市”也得到很好的体现,人与城市、人与人之间,都能够做到和谐相处。
    
     深圳是座美丽的海滨城市,无论从活力、法制还是和谐上来讲,都有条件和基础可以去叫板新加坡,但美丽的外表掩藏着深圳报业这样一个世界“血汗工厂”,应该引起汪洋、刘玉浦两位中共高官的高度关注,拿世界“血汗工厂”永远叫板不了新加坡。深圳报业作为深圳最大的国有传媒企业,是舆论监督别人的,承载着传播广东省委书记汪洋指示的“深圳要敢于叫板新加坡”的新精神文明资讯的重责,这样的企业首先应成为深圳最好的企业,然后成为全国最好的企业,再才能叫板成为世界最好的企业,落实好汪书记的指示,这才是把新任的省委书记汪洋、新任的市委书记刘玉浦放在眼里,把他们的话当一回事,而如今深圳报业针对汪洋的指示精神“喝倒彩”,让数千人的企业叫板成为世界“血汗工厂”,公然对抗《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禁止收取劳动押金的规定,仍照收发行民工3000元押金,照样役使发行民工多工一酬严重超时劳动,把发行民工当文明落后的旧社会的奴工一样对待。
    
     图为深圳报业开具的1000元、2000元两张共3000元变相押金收据
    
     深圳报业有管理层人士反映:2007年12月底,为了确保完成2008年的订报计划任务,深圳报业属下《深圳商报》、《深圳晚报》、发行公司通过要求一些医疗机构、有问题企业软文广告、直投广告换报5万多份,有些报款至今还未收到。这些广告换得的报纸是不需投送给客户的,被用来炒卖给那些要完成任务的发行民工,交易价格为130-160元/份,然后当废纸卖,现在很多发行站堆放着如山的大量成梱成梱的新报纸。能拿到这些换报的只有少数人,是不公开操作的,一方面好应对东窗事发后搞攻守同盟,总经理傅健是这方面的高手,另一方好牟取暴利。最多的是南山分公司潘定中经理拿了近15000多份,据说为了讨好总经理傅健,他可以在麻将桌上一次故意输给傅就是9万多元人民币,当然投之以桃,报之以李,南山分公司在傅健暗中政策帮助下拿到了全公司订报第一名,创造历史奇迹,据财务透露傅总经理准备大奖特奖潘定中经理,可能不少于50万元。晚报记者蔡军炒卖给发行站长最多的是武士勇5000份,杨云中5000份,龚大年4000份,郑剑星3500份。杨云中、郑剑星为了个人利益,又再次炒卖,没有完成任务,总经理傅健对此非常恼火,但分了他们的利益,也无可奈何。
    
     该人士还说道:谁也不会想到,傅健榨取钱财还有更绝的一招。为了从这5万多份闲置的报纸中获得更多的利益,傅健利用权力,规定没有完成任务的发行站还要继续完成任务,否则将受到辞退、解除劳动合同的处理,逼迫他们向持有闲置报纸的人手中以更高的价格抢购,获取更多更高的利润。大收订期间他逼迫总部员工完成任务,其实这些员工都是利用自已的管理权限欺负下面发行民工转让给他们的订报单,因为发行民工考核的是投递数,总部员工考核的是订报数,就是同一份报纸因为不同的身份可以两边都计任务。当总部员工都超额完成任务时,傅健又说报纸的结构合理才行。大家又去比拼订报结构,一窝蜂去争抢购买傅健特批给少数人的软文、直递广告换的报纸订单,由于总部出的价格低,利润少,傅健核算后下令这些报纸不能算任务,让大家白花了钱。傅健在各种场合、会上大吹大擂今年没换一份广告报,特别是直递广告,那总部员工录进电脑中的这几千份单不算任务的原因又是什么呢?大家都在骂,他娘的太黑!尽干些又当婊子又立牌坊没人性的事!
    
     曾在深圳报业当过高层管理人士说:其实不少人早就向劳动部门投诉过,但不少投诉得不到及时而应有的解决。奴役发行民工问题,对深圳这个中国最发达的城市来说是相当敏感的问题,已成为深圳一切善良正直的人们,一切关心社会进步与发展,关心民生与人权,民主与法制等社会正义人士不得不关注,不得不研讨的重大社会问题。深圳报业的管理高层利用发行民工求职心切法律意识淡薄的弱点,在用工之初,事先不讲清用工福利待遇,收取劳动押金,在管理上又不是通过合理的制度,而是根据个人好恶来内部操作,有时明知企业用工制度与法律相冲突,也置若罔闻,我行我素,认为反正“制度”由我定,由我来随意解释,我对你不顺眼,就可以开除你,不用任何理由。结果发行民工发现自己的权益受害时,由于拿不出书面依据,造成“哑巴吃黄莲,有苦说不出”的惨痛局面,难以向法院申诉,每每只得听凭深圳报业恣意妄为。如此以来,以个人意志取代法律或以权代法的现象便在深圳报业这样专揭别人短处不正视自已问题的大型国有企业畅通起来,而某些发行民工包括一些站长法制观念淡薄,片面相信市场竞争优胜劣汰,轻信深圳报业对员工所谓的“道义承诺”,而给用心不良的管理高层以可乘可机,造成“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假象,发行民工即使不满,也无可奈何。再说发行民工劳动场所分散,缺乏团结和群体力量,加上许多发行民工不懂法,或者不知道如何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明知在人际关系上、财力上“斗”不过深圳报业,力量太悬殊,就是打官司也得事先掏出一笔律师费诉讼费,这笔费用甚至常常超过自己要追讨回的金额,况且官司有很长的时效性,时间精力花费太多,得不偿失,故在自己受欺辱时,常常忍气吞声。有时管理高层迫于个别较真的发行民工告状的压力或者为了不使自己受影响,还会勉强拿出属于发行民工的一部分血汗钱,但问题仍得不到根本解决,受害的始终还是大多数发行民工。更有甚者,深圳报业自恃财大气粗,再加上与深圳福田区劳动局存在灰色关系网,你可以看一看福田区劳动局长陈伟明,就是那个狂妄叫嚣“我是劳动局的”专门施暴于女人的狂徒潘博彬的岳父到一次深圳报业,深圳报业发行副总经理刘月雷就以深圳商报记者的名义在 2007年07月19日深圳商报上报道《福田劳动局长送法到企业》,同日总经理助理余峰又以深圳特区报记者名义在深圳特区报上报道《局长送法到企业》,以“文”贿赂勾结劳动局长陈伟明,让他来指点“合理”违反劳动法的技巧,以此作后盾,气焰嚣张,有恃无恐,无法无天,牛气得很,根本不把发行民工放在眼里,视发行民工如同草芥,即便被发行民工告上法庭,一审官司打输了,通过上诉、二审可以拖得那些告他们的发行民工弹尽粮绝,精疲力竭,无法打下去。
    
     有发行民工说:对于孤立无援的我们来说,深圳报业无疑属于强势集团,我们每天呼吸着管理高层的种种谎言。深圳报业的种种不法行为和侵权行为被掩盖且得不到及时而有力的揭示,久而久之,在我们发行民工心中只能暗暗滋生怨恨的情绪,有的干脆对自身或他人受侵权的现状听天由命,有的甚至只求保住饭碗,不惜牺牲人格尊严,任由深圳报业“宰割”,榨取血汗。现在公司专门针对《劳动合同法》制定了一些规章制度,大多是旧瓶装新酒,甚至有过之无不及。
    
     现在拿几条说事:深报发[2008] 5 号《深圳报业集团发行有限公司员工违规违纪惩戒规定》里面第七条居然可以规定:“经济处罚包括罚款、责令赔偿经济损失等。在发生违规违纪事件并有处理结果后,当事人在处罚通知发出后三个工作日内将罚款或赔偿款交到公司财务部,逾期不交者,可由财务部直接在当事人的工资中扣除,罚款金额较大时可连续多月扣除,每次扣除罚款不超过当月标准工资的20%,扣款后当月的剩余部分工资达到深圳市最低工资标准。”按照劳动法律规定,每次罚款不得超过当月工资的20%,这种乱处乱罚的规章制度大大打击了我们对执行《劳动合同法》的信心。
    
     深报发2008[ 4 ]号《深圳报业集团发行有限公司员工薪资管理规定》第三条第2款规定:“总部实行打卡考勤的有关人员每月按照300元标准发放全勤奖。具体计发办法按照《深圳报业集团发行有限公司员工休假及考勤管理规定》执行。”我们发行民工也都是实行的打卡考勤,处罚有份,为什么拿300元全勤奖就没有份?
    
     深报发[2008] 2 号《深圳报业集团发行有限公司员工休假及考勤管理规定》第三条第1款规定:“不定时工时制:经劳动保障部门批准实行,适用于公司处于生产一线的生产岗位(包括分发班、车队、各发行站及独立核算单位的生产人员)的员工。按照国家劳动法有关规定执行,每周工作时间不超过40小时,每周休息1天(可视各岗位具体情况调整为每半月休息2天或每月休息4天)。”相关劳动法规规定一周是7天,一天工作不超过8个小时,5天就是40小时,法定我们一周应休息2天,一个月是8天,为什么都是人,公司总部月休8天,我们发行民工每天上班远远超过8小时,一个月还不能休息8天?老天你什么天?公司还是不执行《劳动合同法》。
    
     第三条规定:“发行站值班工作时间(指所有工作日和节假日):罗湖区、福田区、南山区三区每天早晨7:00开始至晚上8:00;盐田区、宝安区、龙岗区三区各站为7:30开始至晚上8:00。发行站应根据工作需要安排1--4人在发行站值班;站长认为有必要时,值班时间可相应延长。”值班工作算不算工作?现在有明文规定要做这份工作,那谁来做?也是要我们发行民工来轮流,又不给工资。我们不清楚《劳动合同法》究竟是不是法律,对公司有没有约束力?这要我们干,那要我们干,就是不给工资,也不给休息,现在白纸黑字写在那里,这份活是我们发行民工轮流做的,而且一天值13个小时的班。值班有责任,同样是劳动却没有报酬,那我们吃什么?
    
     2008年1月8日公司发出《关于选举公司首届职工代表大会代表的通知》说:公司首届职工代表大会将于2008年元月18日召开。这就是说公司的制度是在没有职工代表大会讨论通过公布的,是没有按《劳动合同法》有关规定来制定的,公司的权力仍然大于法律,这些规章制度只是欺压我们的工具罢了。
    
     还有管理层人士反映: 2008年1月18日发行公司又要到深圳市检察院大鹏海边训练基地(鹏海山庄)开庆功会。按理说2007年9月10日晚在这个地方三楼歌舞厅发生了管理高层领导为了争风吃醋上演过武斗丑闻,让时间冲淡人们对丑闻的回味与关注就算了,另找地方,但总经理傅健知耻而大勇,偏不另找地方,尽管当今总书记胡锦涛倡导八荣八耻,你天高皇帝远,他就不吃那一套,丑闻就丑闻,谁能怎么着?其实大家记住了丑闻忘记了那个地方的老板是谁,那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深圳市人民检察院”,上一次会议费据财务透露高达100万之巨,这次少说超200多万,他这是在利用商业形式向司法检察机关输送利益,搞掂公检法,在深圳还怕谁?
    
     “人类永远不能忘记善良的力量”!不遵守《劳动合同法》,深圳的第一大传媒机构、无冕之王、大型国有企业都横行无忌、无视律法的尊严,如此血腥欺压最弱势的发行民工:汪洋书记!刘玉浦书记!你们叫深圳拿什么去叫板新加坡?叫板国际大都市?
    
    
    附文:
    
    
     福田劳动局长送法到企业
    http://www.baidu.com 2007年07月19日 深圳商报
     7月18日,福田区劳动局局长陈伟明、副局长陈作智等亲自将《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等法律书籍送到深圳报业集团发行有限公司,公司总经理傅健代表公司员工接受了赠书。双方还就企业用工管理现状,特别是企业用工成本和劳动者权益之间的矛盾进行了讨论。陈伟明局长还详细阐述了劳动法中的相关
    条款。本报记者刘月雷摄
     
    
    局长送法到企业
    http://www.sina.com.cn 2007年07月19日05:09 深圳特区报
      昨日,福田区劳动局局长陈伟明率队将《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等法律书籍送到深圳报业集团发行公司,双方就企业用工管理现状进行了讨论。发行公司总经理傅健表示,发行公司多年来严格按法律规定用工,今后更要加强做好这方面的工作。余峰摄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深圳报业血汗发行总经理公然耍赖自毁“契约”/卢一平
  • 深圳报业血汗发行不良记者狂炒投递数/卢一平
  • 深圳报业血汗发行管理高层大放空话 自掏百万买单救市却一毛不拔
  • 深圳报业血汗发行危机四伏/伸正
  • 深圳报业血汗发行管理高层私分巨额公款
  • 深圳报业血汗发行掩耳盗铃晒工资 北上兰州招工无一人应聘
  • 深圳报业血汗发行“佳绩”背后难掩“空单”
  • 深圳报业08’血汗发行开局乐极生悲
  • 深圳报业绑架民工血汗发行调查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