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槟郎:今天下雪(诗)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月13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槟郎更多文章请看槟郎专栏
    
     我所寄住的城市 (博讯 boxun.com)

    
    已经数年未下雪
    
    在我记忆的褶皱里
    
    雪一直下着
    
    从冬到夏,从夏到冬
    
    今天早晨,窗外白亮
    
    雪从记忆里飘出弥漫天地
    
    我扑向纯银的境界
    
    被蜂群般的雪片围困
    
    
    
    雪花在我的世界里飞舞
    
    那是儿时山村的田野里
    
    油菜小麦稚嫩的向往
    
    牛儿冬闲在干草窠的温适
    
    火桶上兄弟妹们的戏闹
    
    那是小村走向文明的背书包的学童
    
    一路雪团飞溅相追逐
    
    
    
    故乡在雪雾中迷朦
    
    我的泪眼
    
    多年未回父母的坟上探望了
    
    坟草繁茂,一岁一枯荣
    
    在外省儿子的心中常是青绿的
    
    今天当披上了厚厚的雪袄
    
    母亲啊,贫苦善良的农妇的一生
    
    此刻恬静自足
    
    身边是生死相依的父亲
    
    在您去世前不久
    
    还向您提起,父亲啊
    
    儿子最感动于父爱的一桩事件
    
    是在故乡的雪中
    
    你背着十岁的我
    
    裹着厚厚的棉衣,离开县城医院
    
    步行了十五华里的路回家
    
    你已经汗流浃背了
    
    我俩共成了一个大雪团
    
    跋涉了故乡沟沟坎坎的雪印
    
    而今你们伴卧在大地的棉被里
    
    山下另两个儿子传承土地和老屋
    
    炊烟袅袅守护着你们的安宁
    
    
    
    我所寄住的城市
    
    终于下雪了
    
    而我记忆里的雪四季都在下着
    
    春雪里有我的少年
    
    秋雪里有我的父母的归宿
    
    夏雪里有我的人民的命运
    
    而现在是冬雪有我的诗
    
    有资本原始积累下的
    
    祖国的呻吟
    
    圈地运动下人民流离失所
    
    国企改制中人民主人变奴
    
    血汗工厂里人民衰残病苦
    
    新时代的窦娥们的血是什么颜色的
    
    赶出上访村的访民的雪是什么颜色的
    
    资本家无情, 恶吏无情
    
    我的雪却是有情和纯洁的
    
    
    
    在我记忆的褶皱里
    
    雪一直下着
    
    今天雪从记忆里飘出弥漫天地
    
    我被蜂群般的雪片围困
    
    那个山村的孩子
    
    在雪的背景里走向了城市
    
    拿起了笔
    
    写着正人君子所痛恨的文字
    
    因为雪和故乡
    
    我对我的种族和人民爱得深沉
    
    
    2008-1-13南京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槟郎:新年旧体诗三题
  • 槟郎:现代汉诗教学的体会
  • 槟郎:偶然笔谈雪爪残泥——答W
  • 槟郎:关于诗歌创作答XWZ
  • 槟郎:故乡的墓园
  • 槟郎:W星球的私语
  • 槟郎:枫之秋
  • 槟郎:新夸父与太阳
  • 槟郎:狐仙
  • 槟郎:孑孓地的逃匿
  • 槟郎:W星球的木桶
  • 槟郎:招魂
  • 槟郎:月上狱墙梢
  • 槟郎:锄禾日当午
  • 槟郎:你是天上的哪颗星
  • 槟郎:神奇宝贝
  • 槟郎:情人的忏悔
  • 槟郎:圣火传递
  • 槟郎 :捡垃圾的老妇人
  • 槟郎:易村吏
  • 槟郎:我们死在路上—纪念鲁迅冥诞70周年
  • 槟郎:我被枪击伤多少年了
  • 槟郎:为兰州的学生呼求
  • 槟郎:情人哪,我们只能忍受
  • 槟郎:致导斌兄
  • 槟郎:致刘路兄
  • 槟郎:祖国需补一根筋
  • 槟郎:朋友,你去了何方
  • 槟郎:致蔡楚君
  • 槟郎:越活越不要脸了
  • 槟郎:这个冬天实在冷
  • 槟郎:悼杨春光
  • 槟郎:我接受法国费加罗报关于中日关系采访记略
  • 槟郎致香港资本家王盛华先生的公开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