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铁流:中国的县委书记为啥这么“牛”?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月12日 转载)
    
    
     辽宁西丰县委书记张志国为强拆企业家赵俊萍的加油站,还把对此事不满赵的二姐(因在手机上发了几则泄愤的短信),以“涉嫌诽谤罪”叫公安局抓起来,还对赵俊萍的父母实施控制,不久赵俊萍也被抓捕关在牢里。《法制日报》社下属《法人》杂志记者朱文娜,如实报导揭露了此事,他又下令叫县委宣传部长带着公安局警察去北京抓记者,吓得朱记者落荒而逃,惊出一身香汗。于是,引发全国性的声讨,互联网上更是热闹,网友们愤愤说“张书记真牛!”但张书记为什么敢牛?似乎没有一个圆满的答案。其实很简单,当年毛泽东有多牛而今县委书记就有多牛?这叫远亲交配、隔代传承的“精品”,十分乎合现代医学原理。 (博讯 boxun.com)

    大家知道,毛泽东是当年中国天字第一号的“和尚打伞—无法(发)无天”的“牛主席”,而今张志国是辽宁西丰县天字第一号的“和尚打伞—无法(发)无天 ”的“牛书记”。为什么?因为中国仍是“党领导一切”。党委书记是地方上最大的官,没有管他的人,更没有管他的法。他是党,党是他!五十多年“一贯制”的优良传统到而今还光芒四射。“党领导一切”的“最高指示”,不仅未有松动,反日益强化。你看今日的中国,无论行文或见诸报端的消息,都是党、人大、政府,简言之“党和国家”,决不是“国家和党”。再观之,无论什么重大活动,出场的顺序都是党的一把手走在前面,然后才是大大小小的党官政官,决没有任何一个官敢走在一把手的前面。什么是“党天下”?这就是“党天下”!曾记否?1957年“整风运动”,凡向党一把手提意见的人,没有一个不是“反党反社会主反”的“右派分子”。自此后,大大小小的一把手俨然以党自居,我是党,党就是我;老子是党,党是老子,反我就是反党,反党就是反老子。当然刀剁油烹杀无赦,这就是万变不离其宗的“真理”!
    如果说,毛泽东是全中国的皇帝王,一县之长、之首、之头的县委书记就是当之无愧的“县皇帝”。“县皇帝”管着政法委,政法委管着公检法司,公检法司管着全县老百姓,谁敢不听指挥?谁敢不听“圣旨”?轻则免职,重则丢监!无论过去现在,也无论第二代、第三代、第四代,都未解决一个根本问题:到底中国是党大还是法大?是宪法大是还是党章大?人大常委会大还是党委会大?说不清道不明,无论一般时候还是特殊时候,都是党说了算,不是政府说了算。再根据中共党章规定:“少数服从多数,下级服从上级,全党服从中央”,中央服从常委会,常委会服从主席(现在叫总书记)。再有,中央主席任命省委书记,省委书记任命市委书记,市委书记任命县委书记,县委书记任命乡党委书记,乡党委书记任命村支部书记……一级对一级任命,一级对一级服从。在中央没有管主席的人,在地方没有管书记的人,只有歌功颂德,献媚行贿,唯唯喏喏,言听计从,书记怎长不牛?不牛就不是书记!
    所以才有牛气蛮大的江苏邳州市(县)委书记李成玉,牛气十足的山东高唐县委书记孙兰雨,牛气冲天的辽宁西丰县委书记张志国……不知尔后还有好多“牛书记”?出“牛书记”正常,不出“牛书记”奇怪。这也叫“龙生龙,凤生凤,耗子生儿打洞洞”。有什么母猪下什么崽,有什么狼狗养什么儿。一党专制的党,自然产生一党专横的书记,不然何以“伟大、光荣、正确”?
     要想书记不牛,办法只有一个:人大大于党,政府大于党,舍此没有其它办法。看来这次张志国书记牛不起来了,因为他牛过了头,牛过了界,竟然牛到 “天子脚下”抓记者。毛老再牛也不敢跑到美国华盛区去撒野,因那不是他管的地盘,所以只能在中国折腾,在中国搞斗争,什么“反胡风”、“反右派”、“大跃进”、“大炼钢铁”、“文化大革命”统统畅通无阻,如若在那里牛就会受到惩罚。如果这次张县记不派警察去北京抓记者,在县里谁也不敢把他怎样?因为西丰是他的地盘,放个屁能臭满全县,没人管得住。可这次他犯了规,臭出了地界,用黑道话叫“侵犯了别人码头”,看来没得救得了,不死也得脱层皮。
    
    
    ──《观察》首发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铁流:历史伟人蒋经国-写在蒋经国逝世二十周年
  • 铁流:新闻总署不霸道是体制霸道
  • 铁流:“恶之花”源于恶之首
  • 铁流:“阶级斗争”与“百分之五”的样板
  • 铁流:1958年,中国假话的开创年
  • 铁流:不敢“畅宙”活,只能“惕生”生
  • 铁流:四川省文艺界反革命右派集团“主帅”石天河先生今昔
  • 铁流:从宋彬彬的再次爆光,想到毛泽东对中国历史文明的破坏
  • 铁流:北大精神难归兮
  • 铁流:风雨残花,无泪哭凋零
  • 铁流:从山西矿难想起孟学农先生
  • 铁流:反右历史未了结,抗争绵绵无穷期—写在“反右斗争”五十周年结束的日子
  • 铁流:毛泽东阴魂不散,人民警察又立“新功”
  • 铁流:到底是“法治社会”还是“黑治社会”?
  • 铁流:新当选的中共领导是鹰还是鸡?-兼说右派"改正"
  • 一代明星许还山苦难的历程/铁流(北京)
  • 严家伟:映日荷花别样红-贺老友铁流有这么好的女儿
  • 铁流的女儿黄晓蘅给胡锦涛主席的信
  • 铁流 :饥饿中的“天府之国”——右派劳教生活片断
  • 铁流:中共十七大应把批判毛泽东罪恶列入大会议程
  • 铁流(北京):向十七大建言:共产党和解放军应更名
  • 任众、燕遯符、铁流、俞梅荪联名上书国家主席胡锦涛(图)
  • "老右派"铁流上书胡锦涛主席的第一封公开信
  • 铁流:现代中国版的“冉阿让”—至今仍在贫困中挣扎的小右派严家伟老头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