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铁流:新闻总署不霸道是体制霸道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月11日 来稿)
    首发:观察
    
     最近在网上连续读到几篇遣责中国新闻出版总署的文章,由不得为他们叫屈呼冤。因为给不给刊号、书号,或什么书可出版、什么书不可出版,他们只是执行机关非决策机构,有时真叫爱莫能助。比如,封杀一本书、取消一个刊号,多为奉命行事,绝非己愿。我在新闻界混迹了几十年,最知个中事由。早在1986年中囯第一家民办报纸《中国广告信息报》问世,我就是它成都办事处主任,后又是它西南办事处主任,并编辑出版《中国广告信息报》(西南版)。那时,新闻出版行业还未条理化、制度化,有许空隙可钻,我就是个“钻空隙”的行家。实际中国《中国广告信息报》也不是完全的民办报纸,它的主管单位是光明日报社,第一任总编辑冯迈就是该报总编室的编辑,只是他不再拿报社的工资,不再享受国家的福利劳保,但人事编制仍隶属光明日报社,但《中国广告信息报》的经营决策和总偏辑以下的编采人员,全向社会招聘。报社实行“四自方针”,即自筹资金、自组人员、自负盈亏、自担责任。当时在全国,这种报刊的组合形式有许多家,称为一种新的报刊模式,也是报刊走向自由的前奏曲,大大活跃了一阵子,很多超越现实意识形态的书刊得到了相继出版。 (博讯 boxun.com)

    但好景不长,由于民族好斗的劣根性和中共一统舆论不变的政策,活跃仅是昙花一现。《中国广告信息报》是第一家不吃“皇粮”,按市场机制运作,故发展得很快,不足一年半时间盈利数百万元,远远超过《光明日报》的效益。我们成都办事处也小有规模,每周一期“西南版”的《中国广告信息报》遍及城乡,人员从几个人发展到五十多人。俗话说“树大招风”,“有钱遭忌”,再加上中国人“只可共患难,不可共富贵”的劣根性,从1987年起“中国广告信息报”内訌连绵,两个正副总编打架打得不可开交,你告我作风不正,我告你生活腐化,主管单位光明日报社趁机派员整顿,冯迈免职,报纸收回来。但这是张市场机制下运作的报纸,不是靠“党性”活,而靠经营生,找不到广告挣不回钱,很快关门大吉。这就是中国第一家民办报纸的来来去去,它应写入中国的新闻发展史,可有谁承认呢?
    《中国广告信息报》变味后,西南办事处相继关闭,为了生存吃饭,1987年春,我带领一支川军北上帝京,挂靠在中国经济记者协会下,办起了每周一期、四个印张,彩版的《中国市场信息》,但它是个只有“准印证”的内部刊物,不能公开售卖。我们便走依托网络成员的新路,刊物不售卖,采取赠送企业的办法发展。一家企业每年只需交800元人民币入网,即可每周获取一本刊物,每月还可在上面发布一次供求信息;在内部采取基本工资加经济效益的管理模式,不到一年网络成员突破七千家,一时名誉全国,从者众多,至今还有人走此生财之路。利润激人眼红,名声招惹是非,有人告到国家新闻出版总署,新闻出版总署立即定性为“非法刊物”,要强抄封闭。由因那时是胡赵主政,出版事业的政策较为宽松,又由于我们不断呐喊呼吁,抗争长达两年时间,直到“六.四”后的半年政治空气转向,才遭强制查处关闭。在这段时间里,我数度到新闻出版总署报刊管理司进行交涉沟通,才知在中国办理报刊的难度。纵是你请客送礼吃饭,也得所谓的按程序办事?什么是“程序”?不成文的内部文件规定:除省市一级国家党委政府外,其它部委一级的部门只能有一报一刊;国家级的团体(诸如大学、协会、研究机构),可以办刊,但必须有上一级党委机关的主管,民间机构想办报刊,没门!
    据我所知,报刊刊号数量早以成形固定,原则是只减不增,任何单位和个人休想闯此“雄关”。要想办报办刊,只能找合作单位(即只有经营权而无主管权),但无终审资格。说得直白一点,就是你只有上交利润的权利,没有自由自在地在上面说话与展示思想的权利。故大陆报刊是两个面目:被称之为主流媒体的党报、党刊,是党的喉舌;非主流媒体的报刋,是商品的广告。纵你想做“商品广告”的宣传员,一年不上交一百万元到两百万元的管理费用,是“合作”不了的。也就是说,你花一百万至二百万元,买的是有效时间内的经营权,而不是报利的所有权,所有权是永远是别人的,就是中共的。现今纵是一个是书号,也得花一至三万不等,卖书号的批发商就是各地出版社。书号每年由国家新闻出版总署按地区、计划、行业、关系分到各个出版社,一个书号就是一笔銭。出版社便靠它赚銭、盈利、生存,养活一大批犬儒主义的文官文人。为此,中国何有新闻出版自由?新闻出版自由需要三个前题:一,社会是民主的法制社会,不是一党专制的独裁政体;二,国家要有新闻出版法,一切按法律办事,不是长官意志,报刊才可能有不要主管单位的登记制;三,报刊不应是党的喉舌,更不是某一党派或集团利益的宣传工具。报刊就是报刊,它是监督政府的第三力量,是社会的眼睛。为此,我认为,不是中国新闻出版总署霸道,是中共体制霸道!中共是靠舆论起家,是用舆论打败它的对手国民党而得到政权,舆论于它是命根子。据说,邓老爷子去逝前留下的遗言是:经济上可以彻底放开,舆论上要彻底收紧。尽管这样我们仍要不断去争取推动自由。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铁流:“恶之花”源于恶之首
  • 铁流:“阶级斗争”与“百分之五”的样板
  • 铁流:1958年,中国假话的开创年
  • 铁流:不敢“畅宙”活,只能“惕生”生
  • 铁流:四川省文艺界反革命右派集团“主帅”石天河先生今昔
  • 铁流:从宋彬彬的再次爆光,想到毛泽东对中国历史文明的破坏
  • 铁流:北大精神难归兮
  • 铁流:风雨残花,无泪哭凋零
  • 铁流:从山西矿难想起孟学农先生
  • 铁流:反右历史未了结,抗争绵绵无穷期—写在“反右斗争”五十周年结束的日子
  • 铁流:毛泽东阴魂不散,人民警察又立“新功”
  • 铁流:到底是“法治社会”还是“黑治社会”?
  • 铁流:新当选的中共领导是鹰还是鸡?-兼说右派"改正"
  • 一代明星许还山苦难的历程/铁流(北京)
  • 严家伟:映日荷花别样红-贺老友铁流有这么好的女儿
  • 铁流的女儿黄晓蘅给胡锦涛主席的信
  • 铁流 :饥饿中的“天府之国”——右派劳教生活片断
  • 铁流:右派何以被“招安”?
  • 铁流:一样蓝天两样情
  • 铁流:中共十七大应把批判毛泽东罪恶列入大会议程
  • 铁流(北京):向十七大建言:共产党和解放军应更名
  • 任众、燕遯符、铁流、俞梅荪联名上书国家主席胡锦涛(图)
  • "老右派"铁流上书胡锦涛主席的第一封公开信
  • 铁流:现代中国版的“冉阿让”—至今仍在贫困中挣扎的小右派严家伟老头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