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铁流:“恶之花”源于恶之首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月10日 来稿)
    观察首发
    
     世界上没有“无本之木,无源之水”。“恶之花”的宋彬彬,源在哪里、本在哪里呢? (博讯 boxun.com)

    自2007年9月8日,北师大实验中学在人民大会堂举办了盛大的“光荣与梦想”校庆九十周年庆典,校方授予宋彬彬为“知名校友”后,国内外网站一遍叫骂声、遣责声至今不断,还在继续发酵。我们姑且不去讨论骂得有无水平与质量,或精彩不精彩,我们要关注的却是“恶花之源”。京剧《红灯记》中有这么几句唱词:“栽什么树苗结什么果,撒什么种籽开什么花”。到有点真缔。
    众所周知,四十年前高干之女宋彬彬只不过是高中三年级十八岁的小姑娘,作为一个点缀的花朵被推上天安门城楼, 给“红司令”毛戴上红卫兵的红袖章。这是一场作秀的戏。戏是谁编导的?不得而知,但决非风际云涌的红卫兵学生娃娃们,毫无疑问定是权力的操控者。当天不是宋彬彬,定有吴彬彬、温彬彬、胡彬彬、周彬彬,谁去谁光荣,谁去谁的祖宗八代会扬名四海。纵是在今日今时,也仍有不少人视之为莫大“光荣”,若不信可立马抽样调查,视“光荣”者不会少于百分之五十。这个历史怪圈至今缠绕着中国当局,近似“食之无肉,弃之可惜”的鸡肋。丢了吧会不会“数典忘祖”危及国本?坚决尊循吧又有许许多多的难言之隐,只好维持现状,于是“恶之花”才冒了出来。
    众所周知,就在天安门城楼上毛接见宋的两个星期前,宋所在的学校---北师大附中党总支书记兼副校长卞仲耘,被宋领导的红卫兵用铜头皮带活活打死,也是文革中被学生践踏师道打死的第一位老师。如果此恶性事件当时能受到制止与追查,红卫兵就不会继续干着此种绝灭人性的伤天害理之事。遗憾的是,不仅未受到制止追查,身为中共中央主席的毛泽东还公然赐名“宋要武”,以致打人、抓人、杀人和抄家与毁坏历史文物的恶性事件,相继蔓延到全国各地。问题不是很清楚吗?倡恶、导恶、制恶、造恶的首犯不是别人,就是“中国人民心中最红最红的红太阳”毛泽东!在毛的支持授意下,全国红卫兵才有打、砸、抡、抄,破“四旧”的“革命行动”登场。
    据不完全统计,从1968年8月18日到12月7日,全国先后有数十万人被红卫兵活活打死,有一千多万户人家被抄家。计北京市有十一万四千多户被抄,上海十万户被抄,它所辖的郊区川沙,是个五十多万人口的小县,竟有七千八百多户人家被抄。远在浙江嵊县,有八千余户被抄。连僻远的云南江城哈尼族彝族自治县,也有五百六十五户被抄。山东威海市仅工商界、文化界人士就有二百七十五户被抄家。
    在损毁历史文物方面,更是令人痛心疾首。北京市一九五八年第一次普查时政府明令保护的六千八百四十三处古迹,有四千九百二十二处遭到不同程度的破坏。北京体育学院红卫兵还登上颐和园佛香阁,砸了释迦牟尼佛像。北京师范大学二百余名红卫兵,跑到山东曲阜孔庙造反,召开了捣毁孔庙的万人大会。还给毛泽东发来电报说[敬爱的毛主席:我们造反了!我们造反了!孔老二的泥胎被我们拉出来了,‘万世师表’的大匾被我们摘下来了,孔老二的坟墓被我们铲平了,封建帝王歌功颂德的庙碑被我们砸碎了,孔庙中的泥胎偶像被我们捣毁了……],仅谭厚兰率领的红卫兵,共毁坏文物六千余件,烧毁古书二千七百余册,古字画九百多轴,历代石碑一千余座,其中包括国家一级保护文物七十余件,珍版书籍一千多册,给国家造成了无法弥补的损失。其他名人陵墓,如炎帝陵、成吉思汗墓、朱元璋墓、项羽墓、霍去病墓、张仲景墓、诸葛亮墓、岳飞墓、袁崇焕墓、王羲之墓、吴承恩墓、吴敬梓墓、蒲松龄墓、张之洞墓、康有为墓、徐志摩墓、傅抱石墓、徐悲鸿墓、张自忠墓、瞿秋白墓等,都被破坏。洛阳城东的白马寺,建于东汉永平十一年(公元六十八年),明嘉靖年间(一五五六年)重修。这座中国第一个佛教寺院被红卫兵发动附近农民捣毁。十八罗汉堂被彻底破坏。两千年前一位印度高僧带来的贝叶经被焚。稀世之宝白玉马被砸烂。几年后,流亡中国的东埔寨国家元首西哈努克亲王要来朝拜白马寺。周恩来总理只好将北京香山碧云寺的十八罗汉和故宫收藏的贝叶经运到洛阳白马寺,掩饰文化大革命的野蛮和罪恶。四川乐山背靠鸟尤山面对青衣江的大佛,高达七十米,红卫兵砸不了,就将背后鸟尤寺的五百罗汉挨个斩首。山西大学红卫兵到佛教圣地五台山破四旧。砸烂庙宇佛像,开和尚、尼姑的斗争会,然后强迫二百八十九名僧尼还俗,回原籍生产队当了社员。陕西周至县境内有存留两千五百年的道教圣地说经台,传说是《道德经》作者李耳讲学的地方。这座道观,以说经台为中心,方圆十里之内,散布着五十多处古迹,包括唐太祖李渊修建的宗圣宫。文革中都遭破坏。红卫兵命令道土们剃头刮须,还俗成家。哈尔滨市尼古拉大教堂,是世界上仅有的两座东正教大教堂(另一座在俄国),教堂建筑连同经卷、器皿,全被红卫兵捣毁。
    在此期间,曾与毛泽东面折廷争的梁漱溟,回忆红卫兵抄家的情景说:[他们撕字书,砸古玩,还一面撕一面唾骂是[封建主义的玩艺儿]。最后一声号令,把我曾祖父、祖父和我父亲在清朝三代为官购置的书籍和字书,还有我自己保存的,统统堆到院里付之一炬。……红卫兵自搬自烧,还围着火堆呼口号。当红卫兵抱出两本大部头洋装书《词源》和《辞海》时,我出来阻止了。我说,这是两部谁都用得着的工具书,而且是一位外地学生借给我的,如烧了就无法物归原主了。红卫兵不理我,还是把这两部书扔进了火海,还一边说:[我们革命的红卫兵小将,有《新华字典》就够了。]红学家俞平伯五十年代被毛泽东钦定为[资产阶级反动学者]。自是红卫兵的重点攻击对象。抄家时用麻袋劫走了俞家几代仅存的藏书,一把火烧掉了俞氏收藏的有关《红楼梦》研究资料。前交通部长章伯钧是著名的[大右派],藏书逾万册。他的住所被附近一所中学的红卫兵占用作为[红卫兵总部]。冬天到来时,章氏藏书成了红卫兵头头们昼夜烤火取暖的燃料。后来,除少数善本被北京图书馆收藏外,其余全部被送往造纸厂打了纸浆。在上海,画家刘海粟珍藏的书被红衙兵抄出后,堆在街上烧了五个多小时,焚毁字书文物不计其数。中央文史馆副馆长沈尹默是名满天下的书法大家。年届八十四岁的沈老怕自己的[反动书画]殃及家人,又担心焚烧时让外人看见告发,罪加一等,将毕生积累的自己的作品和一批明清大书法家的真迹一件一件地撕成碎片,在水盆里泡成纸浆,再手攥成纸团,让家人夜深人静时拎出家门,倒进苏州河。字画裱褙家洪秋声老人,人称古字画的[神医],装裱过无数国宝级文物,如宋徽宗的山水画,苏东坡的墨竹,文徵明和唐伯虎的作品。他耗尽家财、费尽心血收藏的名人字画,被红卫兵付之一炬。他含着眼泪对人说:[一百多斤的字画,烧了好长时间啊!在苏州桃花坞木刻年画社的画家凌虚,五十年代曾手绘一幅长达五十尺的《鱼乐画册》,被政府拿去,作为国宝送给印尼总统苏加诺。他用了几十年工夫,收集到的上千张中国各地的古版画,连同他的国宝级佳作,通通被红卫兵烧毁。
    时至今日,作恶的红卫兵没有一人受到惩罚或追究,相反将这段历史视为无尚的“光荣”,而更难解释的是北师大附中校党委竟然授予“恶之花”宋彬彬为“知名校友”。这到底为什么、为什么???道理很简单,倡导此恶性暴力事件的首犯毛泽东,至今仍是中国人民的“伟大领袖、伟大统帅、伟大导师、伟大舵手”!在新近中共召开的全国“十七大”代表大会上,胡锦涛总书记所作的“政治报告”中,仍说“我们要永远铭记﹐改革开放伟大事业﹐是在以毛泽东同志为核心的党的第一代中央领导集体创立毛泽东思想﹐带领全党全国各族人民建立新中国﹑取得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伟大成就以及艰辛探索社会主义建设规律取得宝贵经验的基础上进行的。”
    毛泽东思想的核心就是“暴力”,就是"一切以阶级斗争为纲"和 "阶级斗争一抓就灵"的"无产阶级专政"。“专政”就是杀人,杀人,再杀人;穷困,穷困,再穷困!难道不是这样的吗?“十年文革”杀了多少无辜者?纵是华人民共和国主席刘少奇、国防部长彭德怀、军委副主席贺龙、外交部长陈毅以及陶铸等几十位老一辈革命家和中共八届123名中央委员也难以幸免,其中有88人分别诬陷为"特务"、"叛徒"、"里通外国分子"、"反党分子",坐监的坐监,整死的整死,就连新选出的中央常委习近平先生之父习仲勋同志,也被毛关押了十余年。除此,全国还有一亿多人挨整,有两千万人死于非命。
    上有倡下必有效。所以北师附中在九十校庆的日子里才敢公然挂出毛泽东接见宋彬彬那幅血腥的历史巨照,才敢公然授予宋彬彬为“知名校友”,然而宋千金,宋女土错就错在欣然接受。如果说四十年前十八岁的宋彬彬此举还情有可原,毕竟年轻幼稚无知,而今日已是“耳顺”之年的她,并在民主自由的美国生活了二十多年,还是麻省理工学院博士,善与恶,非与是,早就应有判别能力了,遗憾的是仍然与魔为舞,共妖为欢,据耻为荣,当然招骂,值不得一点同情。然而更令人费解了的是北师附中的此举,不得不让人怀疑是有政治背境与目的?不然何以有此种大动作?七千人参加,人民大会堂庆典,央视名主播罗京主持,真是“光荣至极”、“名震环宇” 。有网友说得好:“如果在德国某个学校,某个[知名校友]的照片也登上纪念册,但里面的照片是该校友给希特勒献花,那将是怎样的一个场景?但当代的德国绝不会冒这样的大不韪”。因为德国政府以及民众真正发自内心地深入了解纳粹真相! 这种行为的丑恶在德国民众中是[心知肚明]的。正是由于德国从上到下对纳粹罪行彻底忏悔,才有了今天的良好形像。”当然毛泽东还不是希特勒,因他没有带着军队去侵略别的国家,可他却带着数百万红卫兵去杀了那么多人,抄了那么多人的家,破坏砸毁了那么多历史文物,这又是希特勒难望其项背的。所以问题的实质就在这里,今天中国的执政党和中国政府并不认为毛泽东是恶之源,罪之首,所以才开出了“恶之花”!,故才发生北师大附中以宋彬彬行的以耻为荣的校庆。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铁流:“阶级斗争”与“百分之五”的样板
  • 铁流:1958年,中国假话的开创年
  • 铁流:不敢“畅宙”活,只能“惕生”生
  • 铁流:四川省文艺界反革命右派集团“主帅”石天河先生今昔
  • 铁流:从宋彬彬的再次爆光,想到毛泽东对中国历史文明的破坏
  • 铁流:北大精神难归兮
  • 铁流:风雨残花,无泪哭凋零
  • 铁流:从山西矿难想起孟学农先生
  • 铁流:反右历史未了结,抗争绵绵无穷期—写在“反右斗争”五十周年结束的日子
  • 铁流:毛泽东阴魂不散,人民警察又立“新功”
  • 铁流:到底是“法治社会”还是“黑治社会”?
  • 铁流:新当选的中共领导是鹰还是鸡?-兼说右派"改正"
  • 一代明星许还山苦难的历程/铁流(北京)
  • 严家伟:映日荷花别样红-贺老友铁流有这么好的女儿
  • 铁流的女儿黄晓蘅给胡锦涛主席的信
  • 铁流 :饥饿中的“天府之国”——右派劳教生活片断
  • 铁流:右派何以被“招安”?
  • 铁流:一样蓝天两样情
  • 峨边沙坪劳教农场/铁流
  • 铁流:中共十七大应把批判毛泽东罪恶列入大会议程
  • 铁流(北京):向十七大建言:共产党和解放军应更名
  • 任众、燕遯符、铁流、俞梅荪联名上书国家主席胡锦涛(图)
  • "老右派"铁流上书胡锦涛主席的第一封公开信
  • 铁流:现代中国版的“冉阿让”—至今仍在贫困中挣扎的小右派严家伟老头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