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进京拘记者,西丰县官的胆从何来?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月09日 转载)
     来源:人民网强国博客
    
     因为一篇报道涉及辽宁省铁岭市西丰县县委书记张志国,西丰县公安局以“涉嫌诽谤罪”为由对采写报道的《法制日报》记者朱文娜进行立案调查。1月4日,西丰县公安局多名干警赶到法制日报社对该记者进行拘传,未果。(中国青年报1月7日) (博讯 boxun.com)

    
      北京是祖国的首都,党中央所在地,《法制日报》是中共中央政法委的机关报。一个小小的西丰县居然敢派出警察进京,拘捕进行正常舆论监督的《法制日报》记者,人们不竟要问,西丰的县官胆从何来?
    
      首先,当然是从唯我独尊的封建意识中来。在某些县官们看来,他的治下就是一个独立王国。他治下的官民,都是他的奴才和奴仆。谁敢有不同的声音,谁敢有异端的举动,都会被视为犯上作乱,轻则撤职查办,倾家荡产,重则牢狱之灾。这不,就是在前几天,陕西省绥德县县长崔博,因为一所学校校长让他签字,拉了他的车门,冒犯了他的官威,结果被撤职和拘留。无独有偶,辽宁西丰县县委书记张志国,仅仅因为记者写的报道中,有关于他的负面报道,就大施淫威,权令智昏,以为全中国都是他的一亩三分地,就是天子脚下,他也敢拘人抓人。
    
      其次,是从某些地方颠倒的执政程序中来。立党为公,执政为民。依法治国,依法行政。是我们党一贯倡导的基本原则。而在一些地方政府,特别是县一级政府,“为党”和“为民”变成了“为长官意志”;依法变成了长官意志就是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四十六条规定,以暴力或者其他方法公然侮辱他人或者捏造事实诽谤他人,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前款罪,告诉的才处理,但是严重危害社会秩序和国家利益的除外。也就是说诽谤罪是自诉案件,如果西丰县委书记张志国认为赵俊苹编发的短信或朱文娜的报道对他造成了诽谤,他可以向法院提起诉讼。现在张书记没有起诉,警察却进京抓人。难道西丰的政法委书记、公安都是法盲?都不知道应该按法律办事?显然不是。而是赵俊苹编发的短信或朱文娜的报道侵犯了张书记的官威,他们必须维护张书记,因为张书记管着他们的官帽。利益所在,什么对国家负责,对人民负责,对法律负责,都变成了对一个人负责。
    
      最后,是从一些县委书记滥用权力、违法行政得不到严肃处理的现实中来。近年来有几件县委书记制造文字狱的典型案倒:从因公务员编写短信针砭时弊被刑拘的重庆“彭水诗案”首开先河,后来又有干部撰写文章举报县委书记获刑的山西“稷山文案”,农民印发小册子批评官员获刑的河南“孟州书案”, 老师以对唱山歌的形式反对学校搬迁被行政拘留的海南“儋州歌案”,公民在网上对当地经济发展提出批评被拘留的山东“高唐网案”,干部编发“辱骂领导短信”被处分撤职的陕西“志丹信案”,现在再到女商人短信“诽谤”县委书记的辽宁“西丰商案”,更是变本加厉,直接发展到对《法制日报》进行正常舆论监督的记者实施拘留。为什么就有那么一些县委书记,敢步后尘,一个比一个狂妄?其中一个原因就是这些滥用职权,违法行政的县委书记没有得到严肃的查处,他们违法乱纪成本太小,甚至根本不需要付出成本。
    
      绝对的权力,必然产生腐败。绝对权力,也是阻挡政治文明进步的螳臂。作为直接与人民群众打交道的县一级政府,如果它的长官权力得不到必要的制约与监督,如果人民群众的监督,都有可能被冠以“诽谤罪”来制裁的话,那是很危险的。(刘辉)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意见,不代表人民网观点。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纪念海啸遇难的博讯记者愚笔离别三载
  • 深圳报业血汗发行不良记者狂炒投递数/卢一平
  • ‘傲笑公卿’无奈君无道--记著名女记者子冈/张成觉
  • 笔底风云赤子心——记二战名记者朱启平/张成觉(图)
  • 本站记者雷激先生二十年前的退党信
  • 余杰:为义受逼迫的人有福了—给入狱的记者李长青弟兄(图)
  • 黄晓敏:记者下跪,跪给谁?(图)
  • 纸馅包子的纵火案--博讯网南京记者孑木遭陷害/草虾
  • 就良心记者 李元龙 先生刑满释放 暨“北京08奥运”进入倒记时
  • 李国涛:评刘路《关于“国家敌人”答记者问》
  • 关于“国家敌人”答记者问
  • APEC开幕前夕的“噩耗”---有感于《大纪元》记者获准采访APEC/丁柯(图)
  • 喉舌记者采访塌桥被打,失控?还是阴谋下的渎职犯罪?/李国涛
  • 巴雅古特:就内蒙古杨主席“答记者问”谈蒙古语言问题
  • 一个香港记者感悟的香港十年 (图)
  • 请求国际社会关注被关押的新闻记者孑木的命运
  • 美国记者驱车万里解读中国:这里到处都是新闻
  • 揭黑砖窑事件的记者及受害者家属:务必小心!
  • 博讯记者胡宁:为孑木同志而“感”.......
  • 记协介入“警察抓记者”案 警方起草回应文件
  • 北京记者报导官商较量被指诽谤 离家躲避呼吁关注
  • 县委书记丑闻被报道,竟然派公安进京抓记者 (图)
  • 法制日报《法人》杂志记者朱文娜舆论监督受迫害,紧急呼吁公众援助
  • 外国记者俱乐部报告显示:中国采访仍不自由
  • 奥运年,请给记者采访的自由
  • 驻华外国记者:奥运前夕仍受到干扰
  • 江苏盐城爆炸 当局禁止采访围堵 给记者找小姐 (图)
  • 江苏盐城市宣传部成妓院,阻拦记者采访不成送小姐
  • 中国称查验外国记者证件“正常”
  • 避谈两蒋移灵:国台办四次婉拒记者提问
  • 博讯记者案移交检察院 孑木会见律师称遭构陷 (图)
  • 国际笔会促中国释放被关作家记者
  • 无国界记者负责人在香港抗议中国人权恶化
  • 钟山县城管执法犯法胜过土匪 本地记者也被坑
  • 视频:宣判周正毅-警察骚扰境外记者、百姓包围律师
  • 南方周末记者遭遇反采访"意外"
  • 工程院士潘家铮批西方记者妖魔化三峡工程 (图)
  • 上海加油站大爆炸 不许记者采访伤员
  • 记者为民工讨工钱被报社开除(图)
  • 告全国新闻媒体记者的呼吁书:解救记者阳小青
  • 狂徒向舆论宣战砍掉记者手指,中国领导为何沉默?
  • 无锡村民遭暴力拆迁盼记者火速跟踪报导
  • 四川女记者宴席间对着龙虾和洋酒放声痛哭
  • 追讨工资却被判刑 《名人》杂志冤案记者紧急呼救!
  • 郑恩宠案:致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各位关心郑恩宠案的公民:----六位亲历新闻记者的声明
  • 建设部中外记者招待会第二天,南京拆迁再次发生武力冲突:残酷拆迁真相!
  • 连尸体都不放过——博讯记者对山东省淄博市中心医院虐杀生命连续报道
  • 中国之春记者: 荷兰民运界六四致胡锦涛的公开信
  • 记者:我是如何被定为“嫖客”的 记者暗访被定嫖娼卖淫
  • 网上汉奸严正质疑“一个上海记者在巴勒斯坦的难忘经历”
  • 马玲:大陆记者白吃白拿为哪般? 记者的诱惑力
  • 这世道!报道《一千四百余农民被逼割阑尾》的媒体和记者被判赔10万元名誉损失
  • 著名记者揭露成都市中级法院黑幕
  • 安徽“研究生遇害案”续:记者采访遭到封杀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