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铁流:“阶级斗争”与“百分之五”的样板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月07日 来稿)
    
    毛泽东发家的本领是“阶级斗争”。早就1926年6月他在《中国社会各阶级的分析》一文中就写道:“谁是我们的朋友?谁是我们的敌人?这个问题是革命的首要问题。中国过去一切革命斗争成效甚少,其基本原因就是因为不能团结真正的朋友,以攻击真正的敌人。”
     “真正的敌人”是些什么人呢?他说,“一切勾结帝国主义的军阀、官僚、买办阶级、大地主阶级以及附属于他们的一部分反动知识界,是我们的敌人。”还有,“那动摇不定的中产阶级,其右翼可能是我们的敌人”。这些动摇不定的中产阶级又是些什么人呢?就是自耕农,手工业主,小知识阶层——学生界、中小学教员、小员司、小事务员、小律师,小商人等都属于这一类。” (博讯 boxun.com)

    不难看出,早在他执政前的二十三年,就已决定将中囯人分而冶之的暴力谋略,先打倒的“地主阶级和买办阶级”以及这“两个阶级”的代表“国家主义派和国民党右派”。不但要消灭私有财产的拥有者地主和资本家,还要打倒国家主义派!国家主义派是什么派?就是自由民主派。他们既反对帝国主义的侵略扩张,也反对共产主义绝灭人性的暴力革命。而国民党右派就是坚持孙中山先生“三民主义”的元老派,主张走共和之路的民主宪政的温和派。毛泽东厉害之处,就是先假手于穷得发慌的贫农、雇农和急于想改变地位的工人,作为“革命”依靠力量发动起来,再团结利用那些将来要打倒肃整的“自耕农,手工业主,小知识阶层——学生界、中小学教员、小员司、小事务员、小律师,小商人”。用他一句直白话:就是“团结百分之九十五的人,打倒百分之五的人”。争取多数,打倒少数,借用各种“政治运动”每次打倒百分之五,最后就是打倒百分之百。从1949年到毛去见马克思1976年的28个年头里,中国搞了多少次政治运动?“镇反”、“土改”、“三反”、“五反”、“反胡风、”、“反右派”、“反右倾”、“文化文革命”,外加“统购统销”、“农业合作化”和“三面红旗”---“总路线”、“大跃进”、“人民公社”,还有什么人没有被打倒?还有什么人没有被“杀、关、管、斗”?地主、资本家、知识分子,哪一个有好果子吃?纵是工人、农民又怎样?没有赖以生存的工厂、土地,全归所谓的“国有”。故有人说毛泽东是头怪兽,“先吃敌人,再吃朋友,最后吃自已”。
    1950年我作为翻身工农参加革命,唱着“走,跟着毛泽东走”的战斗歌曲,去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人,先是消灭国民党残余势力和封建地主阶级,当这些“敌人”被消灭后,便转向消灭资本家和富农,把资本家和富农消灭后,共产党立即磨刀霍霍砍向广大民主人士和和智分子了,我也就成了阶下囚。民间俗话,“推完磨子杀驴吃”。毛泽东就是这样的人,当他觉得你再没有利用价值时便毅然抛弃,无论是朋友、同志、故旧,甚至亲人,一点也不会手软。对让出井岗山的王佐没有手软,对拱手交出延安的高岗没有手软,对“唯我彭大将军”的彭德怀没有手软,对“三天不学习,跟不上刘少奇”的国家主席更没有手软,对“反党反社会主义”的“右派分子”就更不要说了。
    “阶级斗争”首先把人分为“人民”和“敌人”,凡是定为“敌人”的人,就可以不依照法律程序进行打击消灭,就可以除之而后快。特别在那“以阶级斗争为纲”和“阶级斗争一抓就灵”的年代,全中国人民都生活在恐怖之中,无论你是工人、农民,有知识无知识,还是生在五世书香或长在三代赤贫,只要一成为“阶级敌人”便进入 “贱民”行列,还殃及三代,祸連九族,是儿女不能升学读书,是亲属难以分配工作。为了不当“阶级敌人”,大家便自辱人格,大肆检举揭发他人,出卖人格,出卖良心,想尽一切办法去“赎罪”。
    毛泽东凶狠刻毒之处还不在于此,你纵成了“敌人”关进监狱,在监狱也将人分成三六九等,接受改造、不接受改造、反改造或抗拒改造,给予分别不同对待,批判斗争,戴镣上铐,关进小监,仍有百分之九十五和百分之五、多数与少数之分。总之,一言以蔽之,“阶级斗争”无沦何时何地都把人群分割撕裂,绝不让中国人和睦相处,快快活活地过日子,永远处在等级、好坏、多数与少数之分。一当成为“少数”,就是所谓的“反面教员”,也就是“专政对象”。封建时代对犯罪的人在额头上刻字称为黥刑,现在不刻字通称为“分子”。不同时间段有不同分子,五十年代是“地富反坏右”,六十年代增加了“叛徒、托派、走资派”。一当入伍当了“分子”,便低人九等,再没有人格与尊严,纵是三岁孩子也可以踢你一足,连哼声也不敢,凡运动一来,就陪宰当“主席”,“上批下联”有你活罪受。“百分之五”的专政对象使“百分之九十五”的“人民群众”扬眉吐气,活得很开心!不但解决了贫穷年代物质馈乏的精神需要,还大大加强巩固了极权统治。这叫“威慑力”,也是“反面教员”起的作用,还得感谢共产党“不杀之恩”。
    毛泽东这一套凶暴、狠毒、残忍的整人“哲学”,为什么畅通无阻,斩关夺将,攻无不克呢?这就是人性的弱点,特别是中国人性的弱点。中国人多是“识时务者为俊杰”的“好汉”,一个个趋利避害、贪图享受、卖友求荣、落井下石、两面三刀、见利忘义,趋炎附势、胁肩媚笑、摇尾乞怜、邀功请赏、欺软怕恶,低三下四、虚与委蛇、假话连篇,等等,等等,故柏杨斥之为“丑陋的中国人”。至今这种丑恶的人性何处不见?何处没有?所以今日之神州大地仍正气不张、黑恶横行、贪污成风、吏治腐败、言路阻塞的,拒民主于国门的专制政体。究其原因毛泽东阴魂不散, “阶级斗争”遗毒未尽所致。仅管“十一届三中全会”后,中共宣布“不再搞阶级斗争”,其实变相的“阶级斗争”时隐时现,诸如“清理精神污染”、“反自由化”、“六四政冶风波”、“取缔法轮功”,和今日的所谓“不安定因素”的异议人士与访民。尽管当局一再宣讲“以人为本”的“和谐社会”,可是,如果不彻底清除“阶级斗争”的余毒,不取下天安门城楼毛泽东的头像,中国能和谐吗?
    “阶级斗争”使人自危,毛泽东便在人的自危中取得节节胜利。“阶级斗争”是整人的哲学,是披着“马列主义”外衣的比封建还封建的统治术。无怪当今中国一些中共领导,出于政治需要仍在玩弄这套把戏,什么“敌对势力”、“死不悔改”、“颠复国家”、“不安定因素”,都是“阶级斗争”的现代版。我是“阶级斗争”的受益者与受害者,为此平生最为痛恨,远在七十年代我因传播所谓“政冶谣言”,被关于四川省地方国营新华硫磺厂小监,在腹中写下首谐音的《豆歌》:
    
    打开抽屉净是豆
    红豆黑豆一屉屉:
    山羊吃豆成老鼠
    鹿子吃豆变小偷
    犀牛吃豆角不锐
    老虎吃豆灰溜溜
    佛爷种豆不吃豆
    高坐莲苔把歌讴。
    
    原载:《民主论坛》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铁流:1958年,中国假话的开创年
  • 铁流:不敢“畅宙”活,只能“惕生”生
  • 铁流:四川省文艺界反革命右派集团“主帅”石天河先生今昔
  • 铁流:从宋彬彬的再次爆光,想到毛泽东对中国历史文明的破坏
  • 铁流:北大精神难归兮
  • 铁流:风雨残花,无泪哭凋零
  • 铁流:从山西矿难想起孟学农先生
  • 铁流:反右历史未了结,抗争绵绵无穷期—写在“反右斗争”五十周年结束的日子
  • 铁流:毛泽东阴魂不散,人民警察又立“新功”
  • 铁流:到底是“法治社会”还是“黑治社会”?
  • 铁流:新当选的中共领导是鹰还是鸡?-兼说右派"改正"
  • 一代明星许还山苦难的历程/铁流(北京)
  • 严家伟:映日荷花别样红-贺老友铁流有这么好的女儿
  • 铁流的女儿黄晓蘅给胡锦涛主席的信
  • 铁流 :饥饿中的“天府之国”——右派劳教生活片断
  • 铁流:右派何以被“招安”?
  • 铁流:一样蓝天两样情
  • 峨边沙坪劳教农场/铁流
  • 铁流:中国右派从未起义
  • 铁流:中共十七大应把批判毛泽东罪恶列入大会议程
  • 铁流(北京):向十七大建言:共产党和解放军应更名
  • 任众、燕遯符、铁流、俞梅荪联名上书国家主席胡锦涛(图)
  • "老右派"铁流上书胡锦涛主席的第一封公开信
  • 铁流:现代中国版的“冉阿让”—至今仍在贫困中挣扎的小右派严家伟老头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