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徐水良:关于临时政府的意见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月03日 来稿)
    徐水良更多文章请看徐水良专栏
     这些年,丑剧、闹剧式地搞临时政府,流亡政府之类,其背后的黑手,都是中共情报机构,并且是中共情报机构一条非常顽固的思路,他们为此还花了大量的金钱。参与其中的人,不少非常可疑。他们的目的之一,就是把反对派、和临时政府这个非常严肃的问题,搞臭、搞成小丑化,以便保护中共统治,把这个问题的主导权抓到他们手里,防止今后这个问题的认真提出和认真解决。
     (博讯 boxun.com)

    
     筹划临时政府筹备委员会或其它筹备组织,是一个非常严肃重大的问题,更不用说筹备临时政府本身了。
    
     临时政府是现实的、实际的政府,不是虚拟政府。它仅仅是非正式而已。它必须拥有政府的基本要素,拥有军队,警察等武装力量,实际控制相当广阔的领土,和实际管理的为数众多的人民。其数量愈大愈好。没有这些条件,或者只占很小的领土和人民,都会被人家认为是小丑的闹剧。更不要说海外张宏保、彭明还有其他有的人的那些闹法了!他们什么都不懂,连什么是临时政府,流亡政府的概念都不知道,却自大狂、发疯,因此他们连小丑也算不上,所以很多人把他们称为神经病,疯子!
    
     至于临时政府的筹备机构,条件成熟时,是可以适当考虑的。但必须有两个条件:1、实力。首先是支持你的武装力量,其次是你拥有的经济、政治、组织等相当大的力量,以及国际承认和支持等等的力量。2、权威和形象。形象好,有广泛的代表性,得到全国认同,你才可以搞。
    
     对一批根本不懂政治,根本不懂为此必须解决的一系列重大问题,却要小孩子式、儿戏式的去从事这个问题,制造必然失败的闹剧和丑剧,这样的事情,希望反对派的朋友千万不要去参与。否则,名声扫地!过去有人要参与张宏堡,彭明等人的闹剧,我都极力劝阻。指出这是天大的笑话和闹剧,并且背后的黑手是中共。可是不少朋友不听劝阻,他们一定要为了一个泡影,去丢掉自己的政治生命,我也没有办法,只是有点感到惋惜而已。但历史就是那么无情,就是那么不断地淘汰那些急功近利的人!
    
     如果匆匆闹起来的闹剧,有形象很差,甚至很可疑的人物参与,那就应该更加谨慎为好!
    
     这些事情要不要做?要做,但要有条件,等时机,要认真。决不是必然失败的盲目的小丑式的乱搞。不要说筹备未来民主政府,即使历史上筹组那些争当皇帝的专制的临时政府,也不是这样乱搞的,也是认真得多和实际得多,一般都是有相当大的军队,占领相当地盘之后才进行,否则很快就灭亡。而且,即使那些非常认真搞的,到最后成功的,也不过十分之一。没有强大的力量和杰出的才能,同样失败。
    
     有些人名声不佳,水平很低,连常识也不懂,也没有多大能力,像张宏保和彭明这样的人,我不知道为什么有的朋友会那么轻易上他们的当?当然,重要原因是中共黑手在背后运作。人还没有见到,连什么货色还不知道,网上就有不少人大力宣传他是未来中国的领袖。我问他们,你们了解、认识张宏保(彭明)吗?回答说不认识、不了解。我说:不认识,不了解,那你们凭什么说他就是未来中国的领袖?有个人很敏感,我这样问他,他就对别人说我认为他是中共特务。其实我当时从没有对他作什么评判,纯粹是他自己从本能(后来很多人和网上都说他是特务)产生的误会,但此后我已经根本没有兴趣去研究这类人。由于中共地下势力操作,加上某些人的私心,一个虚幻的泡沫,或者加上金钱引诱,有不少人就参与了。但历史无情,你参与了,你就必须承担至少是名誉严重受损的后果。
    
     因此,对那些突然被捧得很高的人,你一定要多问一个为什么,一定要多加观察,不要盲目去追捧。
    
     这类重大问题,应该从长计议,要等时机,等条件。反对派朋友务必谨慎。如果等到真正解决这个问题时,你的政治生命已经牺牲,那就遗憾了!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时代风云的回忆——读范似栋《老虎》第一册/徐水良
  • 徐水良:四五运动的前奏——南京事件回忆
  • 徐水良:文明风水轮流转
  • 顺便写几句,经济学的重建问题/徐水良
  • 走入邪路的改革凭什么“不可动摇”?/徐水良
  • 中国经济学家到底有几个?/徐水良
  • 汕尾血案:重提以暴抗暴、以暴制暴的原则/徐水良
  • 徐水良: 胡锦涛温家宝必须尽快向全国人民作出交代
  • 徐水良:李敖北大演讲的骂和帮在哪里?
  • 徐水良:制止中共超限战核大战
  • 徐水良:中国股民,请认清中国股市的本质!
  • 徐水良:“国民党又回来了”
  • 徐水良:海外“民运”对大陆两次游行的失常表现
  • 徐水良:致全德学联彭小明先生的信
  • 徐水良: 与封从德先生商榷
  • 徐水良:奇哉,怪事!
  • 徐水良:社会政治光谱中的自由主义
  • 徐水良:历史学的巨变和重建
  • 徐水良:再次简批自由主义和伪自由主义
  • 徐水良《网路文摘》社论:沉痛悼念赵紫阳先生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