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余杰:大学必须有高尔夫球课程吗?
请看博讯热点:中国教育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月01日 转载)
    余杰更多文章请看余杰专栏
    
     [日期:2007-12-31] 来源:《参与》 作者:余杰 (博讯 boxun.com)

    
    日前,在高校合作与发展论坛上,厦门大学校长朱崇实语出惊人:“国内最漂亮的高尔夫球练习场将在厦门大学建成投入使用,今年入学的厦大学生都要上高尔夫球课,其中对管理、法学、经济、软件学院的学生还是必修课,每个学生都要学会打高尔夫球。”
    
    对于外界对厦门大学建设高尔夫球场浪费宝贵的教育资源的批评,朱校长对媒体解释说,厦大在漳州校区建设高尔夫球练习场,并非有意浪费资源,而是因地制宜、变废为宝,“高尔夫球场位于山窝地带,这里凹凸不平,不太适合建造其他建筑,我们就把它利用起来。而且,建一个高尔夫球练习场,并不会比建游泳馆、篮球馆花费更多的钱。”这种说法值得怀疑。朱校长的“坡地”废物利用之说,表面上看很有道理,其实是经不起推敲的。我还想建议朱校长到香港考察一下:香港中文大学和香港科技大学,不都是修建在山坡地带之上吗?要是按照朱校长的想法,这两所大学所在的地方,岂不都该建成高尔夫球场?
    
    大学不必建高尔夫球场。教育经费必须严格管理,专款专用而不得挪用。像北大建设五星级大酒店和厦大建设高尔夫球场的出格做法,教育主管部门应当迅速制止并对当事人进行处罚,否则就是不作为、就是失职。至于厦门大学建设高尔夫球场究竟花了多少钱,我想还得请审计部门来审计之,其中究竟有没有违规和收取回扣的地方,我辈根本不知道。而每一个公民都有权和有份知晓。
    
    厦大校方挪用教育经费来修建的高尔夫球场,虽然美其名曰此高尔夫球场“也对贫困学生开放”,但那些贫困学生有打高尔夫球的兴致吗?他们在紧张的学习之余,还得考虑如何打工赚钱维持生活,哪里会有去打高尔夫球的闲情逸致呢?我也想请有关部门对此高尔夫球场实施严密的监控,看看究竟谁在享用之?
    
    朱校长认为,厦大高尔夫球课程的设置,乃是追求“精英教育”,“精英教育”的目标当然就是要培养“社会精英”。那么,究竟什么样的人算是精英呢?他指出:“精英的特征是要具备崇高的理想,并愿意脚踏实地为之奋斗终身,要具备创新意识和创新能力,引领社会进步,同时具有优秀的个人修养,能团结并带动周边的群众共同前进。”朱校长对“精英”的定义大致不错,但我怎么也看不出这些素养与会不会打高尔夫球有什么直接关联。
    
    其实,在欧美发达国家,高尔夫球根本算不上是“精英的运动”,而是寻常人等都能够参与的一项体育活动。美国地大物博,到处都是绿草如茵的高尔夫球场,打一场高尔夫球,大致只需要三、五十美金而已,是一种地地道道的普通人可以承受的消费。我在美国的高尔夫球场中,看到过许多开着破车来休闲的工薪阶级,他们来此仅仅是为了活动一下筋骨,根本不觉得这是一种“豪华的享受”和“身份的象征”。为什么高尔夫球一到了中国,便立刻身价百倍,成为“高等华人”的标志了呢?
    
    据我所知,美国福布斯超级富豪排行榜上那些大亨们,以及内阁部长和国会议员们,并不是个个都会打高尔夫球,个个都喜欢打高尔夫球。我与几位议员和高官聊天的时候,他们告诉我说,他们去教堂和做义工的时间,比去打高尔夫球的时间多得多;有的人更是在自家院子里竖个简陋的篮球架子,便和孩子一起玩得不亦乐乎。这就是美国人的思维方式和价值观念。即便是美国上流社会的人士,也并不以不会打高尔夫球为耻。这种可笑的想法,只是流行在中国的贪官和暴发户当中。我想反问朱校长的是:欧美国家的那些不会打高尔夫球的富豪、高官和议员们,难道就不算是“精英分子”了?
    
    如果把会打高尔夫球当作步入社会精英阶层的“入场券”,那么首先获得这张入场券的不是别人,正是在监牢里悔恨度日的中国建设银行的前行长张恩照。张氏是近年中国大陆银行系统中最高级别的“落马官员”,其锒铛入狱的原因之一,恰恰就是他太爱打高尔夫球了。当时,建设银行需要更换一套覆盖全国的软件系统,需要向美国的公司定购。这是一张价值上亿的大单子,美国的几家软件公司纷纷与张氏拉关系,或送巨款邀请其妻子到美国旅游购物,或资助其子女到美国名校就读,当然少不了投其所好的一招——帮助其缴纳巨额入会费用,使之成为美国的一家顶级高尔夫球俱乐部的终身会员。
    
    张恩照在银行高官的圈子里,喜欢打高尔夫球是出了名的。每次赴美访问时,他都会携带一套昂贵的私人球具,在球场中乐不思蜀、流连忘返。美国的反贪部门正是通过此细节盯上了他:以张恩照在中国正常的工资收入,不可能承受在该俱乐部中的高额消费。经过周密的调查,此种特殊的贿赂关系终于被揭示出来,涉嫌贿赂的美国公司遭到查处,而作为被贿赂的对象的张恩照也难以全身而退:在美方通告中方之后,中方遂对其展开全面的调查,这才挖出了冰山一角。
    
    看来,张恩照那超凡的高尔夫球技,并没有为他带来进一步升迁的契机。相反,喜欢打高尔夫球的爱好,成为他通往监狱道路上的路标。不过,既然厦门大学如此看重高尔夫球的教育,张氏也许可发挥其“余热”,向有关部门申请“保外就医”,到厦大去担任高尔夫球教练,为“精英教育”出上一分力。然而,张恩照堕落的轨迹生动地表明:设置高尔夫球课程,并不能实现朱校长所宣称的“帮助学生树立正确的人生观和价值观”。看看中国那些穷奢极欲的富豪和贪官,他们个个都以善打高尔夫球为荣,但哪里有什么“正确的人生观和价值观”呢?
    
    美国的富人的生活并不是朱校长想象的那样天天与高尔夫球为伍。据美国广播公司报道,以修车厂起家的美国富豪高德威尔,目前净资产达二十二亿美元,每天却骑脚踏车十四英里上班,还认为到理发店是浪费时间,宁愿自己理发。他告诉《财富》杂志说:“我不需要名牌时装。”昂贵的葡萄酒也是浪费,“我不需要花钱来支撑自尊”。拥有全球第一大连锁超级市场沃尔玛的华顿家族成员吉姆·华顿,坐拥一百六十四亿资产,却喜欢小卡车而非跑车,平常开的是用了十五年的道奇牌的普通小卡车。宜家家居公司的老板康普拉德,白手起家创造了三百三十亿家财,开的却是车龄十五年的沃尔沃车,搭机坐经济舱,常在普通小餐馆吃饭。投资大师巴菲特的资产净值高达五百七十九亿元,却仍然住在大约五十年钱以三万多美元购买的老房子里。斯坦福大学教授契利顿因为将古歌公司介绍给创投资本家,而获得上亿美元的股票,他却开着老旧的本田轿车,穿普通的牛仔裤,不喜欢穿名牌服装,茶包经常重复使用,还自己理发。这些西方世界的成功人士,丝毫没有想过要刻意彰显自己很有钱,他们的身影也很少出现在高尔夫球场里。他们简朴的生活方式,也许会遭到某些中国人的嘲笑。但是,我认为,厦门大学以及其他中国的大学,应当以他们的事例为教材,开一门教导学生如何创业和如何守业的课程,这样的课程远远比高尔夫课程更加重要。不知朱校长以为然否?
    
    在开设高尔夫球课程这方面,中国的若干大学不仅“与国际接轨”,而且还“超英赶美”了。中国的大学普遍缺乏学术独立和思想自由,却有打高尔夫球的自由,这也算是一种“中国特色”吧。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余杰:钱钟书神话的破灭—从宗璞《东藏记》说起
  • 余杰:九个小矮人统治中国
  • 余杰:“小鹰号”事件:中美谁是胜利者?
  • 余杰:香港成为大陆维权者的“出气筒”
  • 余杰:在那里必有一条大道—悼包遵信老师
  • 余杰:为义受逼迫的人有福了—给入狱的记者李长青弟兄(图)
  • 余杰:温家宝为何闻“赵”色变?
  • 余杰:谁是亚洲最美丽的女性?—写给六十岁的昂山素季
  • 余杰:美国的秘密与细节的启蒙—读范学德《活在美国》
  • 美国媒体在“妖魔化”中国吗?/余杰
  • 余杰:伊战乃是“义战”—兼驳“恐怖主义是穷人的正义”
  • 余杰:温家宝先生,你没有资格让中国的孩子充当“杜鹃”和“精卫”
  • 余杰:美国为何干涉日本的“内政”?
  • 余杰 :诺贝尔和平奖得主韦塞尔为何支持伊战?
  • 余杰:美国新保守主义的崛起
  • 建議組織上訪消氣團到香港自由行/余杰
  • 余杰:共产主义就是恐怖主义
  • 余杰:我们如何宽恕日本?——兼论葛红兵的言论自由以及我们如何纪念抗战
  • 余杰 :一颗历尽沧桑依然发光的珍珠—读刘德伟《一粒珍珠的故事》
  • 余杰:帝王腐尸味中的天价酒店
  • 余杰:爱你律法的人有大平安-致被流氓毒打的李和平律师
  • 余杰 :“宗教局长”叶小文的谎言
  • 余杰 :扶不起来的胡阿斗
  • 余杰 :矿难不止与生命伦理的缺乏
  • 余杰 :国旗应当插在哪里?
  • 余杰:诗歌与坦克,谁更有力量?
  • 余杰 :都江堰的灭顶之灾
  • 余杰:青藏高原上的血雨腥风——读唯色《杀劫》(图)
  • 余杰:自由港变成大监狱
  • 余杰:胡锦涛任内不会实现政改
  • 出版社突然通知余杰无法出版他的新书
  • 爆破作文案驳回余杰上诉,维持原判
  • 余杰就取消限制出境措施事致北京第二中级法院的申请
  • RFA:余杰败诉名誉侵权案(图)
  • 余杰"爆破作文"案将于2006年11月29日开庭审理
  • 余杰:李长青,一个勇于说真话的基督徒记者
  • 余杰被禁止出境无法访台,中共当局侵害公民权又有新招(图)
  • 余杰等人士反驳叶小文不满布什会见李柏光、王怡、余杰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