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天涯冉云飞:冉氏新闻评论周刊(38)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12月31日 转载)
     一:央视名嘴张斌妻子大闹央视会场揭夫外遇。http://bbs.guilinlife.com/dispbbs.asp?boardID=27&ID=295997我张斌与胡紫薇的私生活没有兴趣,我感兴趣的是胡紫薇借央视奥运频道开通,批评中国主办奥运会的理智声音。自从中国举国奥运会后,奥运会就像政府一样被保护起来不能被批评了。至于为了开奥运而在损害民众利益就更不能得到及时有效的揭露了,所以奥运会在目前看来恐怕非中国民众之福,只是官方如何打的一张欺骗世界民众的一张牌。胡紫薇批评奥运的时候,另外的人当然要将她拉下台,她就质问你们还有没有一点良心,明年奥运会要开了,但国家这么多问题,离是一个正常的大国太远了。而且胡紫薇非常得体非常到点地引用了法国外交部长的一句话:在中国能够输出价值之前,不会成为一个真正的大国。真可谓在正确地点正确的时间引用了最有批判力的一句话。毛时代曾输出过粮食也输出过自己的价值观,不过输给红色高棉后给柬埔寨人民带来了什么,我想大家早已明白。所以法国外交部长这句话的意思,是在中国输出普世价值观即民主自由之前,他不会成为一个大国。自己尚是不接受民主自由的专制国家,当然不可能输让世界人民倾服的价值观,所以中央电视台所播放的“大国崛起”,暗示中国是一个崛起的大国,其实就是为专制的残酷贴一道愚民的油彩而已。
      二:美国伪智库调查:非暴力政权更迭的幕后黑手。http://news.21cn.com/today/pandian/2007/12/27/4079312.shtml我从不讳言我对民主自由制度的热爱,我也从不讳言对美国在民主自由制度中所做出的卓越贡献。不管什么国家什么人,只要你对民主自由做出贡献,都能得到我之认可。所以对这篇党产黄喉新华社所主办的《环球》杂志的文章,我是持批评态度的。首先一点,我与他的不同,政府不是拿来供着的,是拿来批评的,是拿来非暴力合法推翻的,非暴力改良性合法推翻政府,用民选票决推翻政府,是民主自由题有应有之议。换言之,政府存在的前提便是因为政府是可以拿来反对作为前提的,否则此种政府则为非法。而且合法推翻政府并非颠覆国家,美国并没有去强占这些国家,而是以输入以符合民众权利的普世价值为要务,所以这篇文章的根基就有问题。根基既有问题,只能说明这篇文章只是官方传声筒的意识形态手笔而已。他文章所列举的四大智库,其独立性、基金运作的自由自不待言,至于有像乔姆斯基的学者批评,这是美国言论自由的常态,但文川这篇文章却有意掩盖民意的支持,没有民意的支持,任何所谓的智库根本就可能来这样做。倒是中国根本没有什么智库,只有像文川这样的御用新闻记者写些不着二五的御用文章,为官方不推进民主自由制度之建设,而曲意阿从,曲解四大智库的本意与历史。一个政府有民众反对有民众不满,是非常正常的,只要是循正常之票决渠道(当然必须有公正之选举)或者不流血之选择,都应该得到许可。倘若有民意基础,“在吉议会选举前夕,《我的重要新闻》刊载了一座修建中的阿卡耶夫总统的‘豪宅’的照片。此举立即在吉全国引起了强烈反响,激起了民众对阿卡耶夫政府的不满。当时反对派领导人在自由之家资助下,成卡车地运送报纸在全国范围内免费分发。”一个总统贪污被揭露并迅速下台,是再正常不过的事,相反像我们这样的政府恶政累累,贪污公行却依旧执政,反倒是不正常的。只要是民众选择,只要能真正保护民众权益,美国这些就是智库,就是充当非暴力政权更迭的幕手黑手,也是受民众欢迎的。非暴力政权更迭,何罪之有?非暴力政权更迭是现代政治文明的普世原则,难不成要让一个政权执政六十年乃至继续用高压执政下去而不变更吗?
       三:校长为落实学生助学金追县长签字 被拘留后停职。http://www.chinanews.com.cn/sh/news/2007/12-30/1119619.shtml最近频频暴露的县级官员的恶政相当多,已经显露出一党执政之基层官员之腐败,以及他们素质的低下到了何等令人发指地步。这些基层的县级官员像他们的上级一样,容不得任何批评的声音,只要有批评的声音便制造文字狱,用公权力来报私仇。眼下又有一位恶县长,在校长为落实助学金要求其签字时被刑拘,稍后又被教育局所谓“奉公”停职。一来这位县长之恶,也是动用“母安局”(他就是那个县里面母安局要保护的“妈妈”,他是党在那个县的化身)来抓捕高校长。抓捕了不说,还命令下属的教育局马上“奉公”停职,其雷厉风行真是极有效率。我发觉现在的政府做坏事,效率极高,要他们行点惠政是难上加难,研究研究,最后不了了之。地方政府的恶政当然不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是中央政府恶政在下面的一种反应,就像月亮只是太阳的反光一样。校长要求签个字以便落实学生助学金,何罪之有?签字只要经过了一系列的论证与讨论,就非常容易,应该不拿。从有关报导来看,显然这件事已得到了有效的讨论,但是县长不签,以致于高校长“逼”着他签,便酿下此种后果,可见有权力若不加以限定,其恶是如何迅速滋长并造成不可收拾的恶果。 (博讯 boxun.com)

      四:互联网视听节目行业将实行准入制 必须是国企。http://news.tom.com/2007-12-28/OI27/03087429.html我早就说过国企其实就政府披着国家之名谋一党之私利而已,国企其实就是官企,也就是官员们的企业,民众不仅不能从中享受利益,而受尽这些所谓国企垄断盘剥,如电信、石油、铁路等。甚至如电信之类他不仅是剥夺你该得的利益,而且还为政府限制你的利益充当打手与帮凶,如限制你的通信自由等。这次互联网之视听准入,限定在国企之内,一方面是便于官企敛财,二是为了政府打压言论自由节约成本,便于管理。互联网之视听准入,不仅涉及巨大的经济效益,也涉及到人们的言论自由进一步保障,但从他们的市场准入来看,他们就是要搞垄断,通过经济垄断来搞政治垄断。通过许多所谓国营企业的经营,来维持其政治垄断的目的,从而实现对民众剥夺的双保险,从经济到政治权利一股脑儿地剥夺干净,这便是官方为什么将互联网之视听准入限定在国企内部的目的。按官方的愚民说法,国企是为国计民生,事实上许多国企根本不是为了国计民生,相反是为了残害国计民生,为了官方自己谋政治和经济上的双重私利而已。
      五:朗讯涉嫌在华行贿将支付250万美元罚金。http://news.163.com/07/1225/09/40I3VJGI0001124J.html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这是我们大家都知道的老话。这句话老话用来套用当今许多为了进入中国的世界商业巨头,所采取的一系列丑恶做法,也是廷合适的。这些商业巨头进入中国后,用入乡随俗,符合中国法律为招牌,放弃民主自由的普世价值,放弃商业底业伦理和社会责任,不断与中国的官方和企业勾结,做出许多为这些世界商业所在国的人不耻的行为,频繁因此受到批评和处罚,更是受到传媒长期不懈的谴责,从雅虎到现在朗讯都是如此。为了与中国的商业利益,不仅世界商业巨头要弯腰适应,而且素以民主自由平等博爱的法国很擅长于与专制的中国做生意,这样的交易法国的商业巨头是获益,却浸透着多少中国人的血泪?同样的道理,朗讯为了在中国电信获取巨额市场与利益,不惜贿赂中国电信中高层人员,却让中国普通民众最终成为买单者。从最后买单者的角度来看,双向收费这样的高收费,也有拜朗讯行贿之功吧。朗讯在美国因行中国官员之贿,而受到了相应的惩罚,但似乎没有一个中国电信的相关官员为此案付出什么代价,为什么呢?因为他们是受官方保护的所谓国企,是限制中国民众通信及言论自由的官方得力帮手,法院作为官方的一部分自然不敢涉入,官方当然也乐于保护这样的所谓的国企帮凶,以便他们的“和谐”。
      六:中国政府管理成本高出欧美国家数十倍。http://www.stnn.cc/china/200712/t20071217_693730.html关于中国政府官理成本高出欧美国家数十部的原因,这篇文章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如腐败公行,冗官众多,吃饭财政等。但他们花在民众上的管理成本也是相当之高,为什么这样高呢?那就是为了他们维持他们盘剥民众的所谓“和谐”。民众自己的权益处处受制受到盘剥,因此他们要起来维权,官方便养众多的警察(包括越来越多的网警),为了“党啊,亲爱的妈妈”的安全,对民众利益实行彻底的打压,这打压当然需要大量的维持经费与成本。事实上,打压民众的经费也是由民众出的,真是典型的将你的骨头熬你的油,用你的钱买一把枪来管制你,这便是政府管理成本(其实就是压制与迫害成本)除了大家众所周知的因素之外,还居高不下的真正原因。
      七:安徽望江县为争新农村示范点突击拆民房。http://news.sina.com.cn/c/2007-12-29/120414630241.shtml这便是地方政府实施中央的新农村战略所实施的恶政,这样的恶政便被他们拿来当作惠政宣传,就像易中天鼓起如簧之舌给成都官员贴金的大作《成都方式》。所谓的城乡一体位及建设新农村,很多时候就是安徽望江县这样的做法而已。这样的做法,不仅损害民众权益,而且最终会培养将来引发社会动荡及暴力的游民之滋生。因为这批人由于城乡一体化,失去了长期赖以生存的根基,加以补贴不到位(即便到位也用完的一天),更兼没有长久的生存技能作保证,因此给社会带来许多潜在的麻烦。农村是需要建设,但像这样的“新农村”和官方批评的恶霸地方搞法,有什么两样?这样“新农村”越多,越非民众之福,亦非社会之福!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嫁人要嫁冉云飞/西风独自凉
  • 冉云飞:政党、政府、国家之我见
  • 冉云飞:奸商史玉柱的大跃进
  • 天涯冉云飞:冉氏新闻评论周刊(37)
  • 天涯冉云飞和傅熹人关于《“文革恶之花”》再度开放》
  • 天涯冉云飞:要宽容但决不纵容!
  • 天涯冉云飞:“文革恶之花”再度开放
  • 冉云飞:“文革恶之花”再度开放
  • 天涯冉云飞:冉氏新闻评论周刊(36)
  • 天涯冉云飞:用一群死人搞活一具木乃伊
  • 天涯冉云飞:民族的多重耻辱:纪念南京大屠杀七十周年
  • 冉云飞:冉氏年终评选之一:中国最差的十个地方政府!
  • 天涯冉云飞:国共内战时期标语举隅
  • 天涯冉云飞:冉氏新闻评论周刊
  • 冉云飞:惨烈的洗脑大学“华北革大”
  • 冉云飞:三年大灾难时期的食物
  • 冉云飞:纪念克拉玛依大惨案13周年
  • 国军抗战何罪之有?冉云飞强烈抗议天涯当局删帖
  • 冉云飞:胡适论义务教育
  • 冉云飞: 十七年生死永难忘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