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天涯冉云飞:冉氏新闻评论周刊(37)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12月24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一:广东规定计算机系统突发重大事件公安可断网。http://news.sina.com.cn/c/2007-12-21/013213116376s.shtml
     广东的传媒敢说敢言,但在这件事情上似乎也哑巴了,这也怪不得他们,因为县管与现管的关系制约着传媒的批评。但可怪的是,其他外地传媒的时事评论中似乎很少有什么真正的评论。这样做冒似有理,实则是在进一步蚕蚀和侵犯公民的权利。什么重大社会事件?什么是国家安国?这些东西如果没有法律准确量化,且没有公正之立法,这些东西就会变成一党营私,打击不同意见的工具。大家都知道,国家安全许多时候其实所指为国防安全,但在中国更多的指为共产党官方对内部的整肃,这内部整肃其实是一党之私利,非为国家安全。比如共产党的统治不是什么国家安全,但他却打着国家的旗号做着一党营私的勾当。广东公安开创恶劣的先河,就是为了共产党更进一步地打压批评他们的声音,而采取的试探性步骤,进而以便全国推广。随着社会矛盾和腐败的进一步加剧,诸种社会博弈会不时发生,官方侵犯人权的高压管制,还会进一步狗急跳墙。民众早已知道,公安局在很多时候已经成了“母安局”——党啊,亲爱的妈妈——老百姓安不安全,他们是很少管或者说不管的,但党安不安全是他们最为关心的,所以现在的“母安局”的确在更进一步地越界,越来越打压公民工作生存的空间。中国政府学坏的东西能力绝对是世界一流,一看缅甸军政府断互联网,便马上想出了这样的招数。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和联合国电信局首席长官Hamadoun Toure严厉谴责了缅甸军政府,谓通信自由(是)一项其本人权和基本自由。别人才被批评,这厢马上就把批评剥夺人权和基本自由的恶劣做法,接管过来,这便是统治了五十八年的中国军政府的所作所为。 (博讯 boxun.com)

      二:强令员工“根据新法重签合同”属违法。http://news.sohu.com/20071223/n254250905.shtml中国的劳资关系历来紧张,但因供求关系,因就业压力而被忽视。再加上中国没有真正的工会,与资方谈判,没有罢工的权利,所以就没有对抗资方以便维护自己权益的资本与力量。而官方从中央到地方所成立的垂直工会,与其说是保护工人的利益,毋宁说是侵犯工人的利益,为其“母安”(他们说的社会稳定,其实是为共产()自身安全)竭尽全力,成为真正剥夺工人仅利、吃里扒外的“工贼”。各级官方工会组织成了“工贼”,劳方又不能有自己真正的工会,劳方与资方的不平等进一步加剧,这就加深了新劳动合同法实施大规模地侵犯劳方权利的行为。如重签合同之将此前的工龄清零,如转移用工主体等,趁这个重签的机会,资方尽情剥压劳方的权利。由于就业形势紧张,失业人数加剧,想要找活干的人增多,加上有“工贼”们的帮助与打压,所以劳方基本上在这一轮新劳动合同法的签订中,全盘沦陷,陷于被动,任人宰割。虽有一部橡皮(中国的法律很多时候是玩具,是橡皮)法律在此,但有多少劳方又能据此得到实际的正义与赔偿?劳方没有自己真正的工会,没有罢工及示威游行的权利,劳方就的权利就不能得到真正的保证,从某种意义上讲,新合同法就会成为剥夺劳方权利的帮凶。
      三:胡锦涛谈宗教自由 要教职人员政治上靠得住。http://www.stnn.cc/china/200712/t20071220_696599.html最高当轴的讲话口径,几十年一贯,没有任何改变。既是宗教信仰自由,何来教职员要政治上靠得住?什么叫政治上靠得住?就是要热爱党,热爱被党所挟持的这个国,这就是他们所说的政治。政治靠得住就是无论共产党做了多少丑恶的事,多么腐败的行径,你都要拥护共产党,跟着共产党走,否则你就是政治上靠不住。既是政治上靠不住,就不再给你信教自由,这样的信仰自由是一种真正的信仰自由吗?这是一种偷梁换柱、偷换概念的强盗逻辑。信仰完全是公民的私权利,不应受到公共权力的任何干扰,更不用一个没有监督的政党,在没有自由的情况下,来要求什么政治上靠得住。如果我不拥护你共产党、批评你共产党,就没有信仰的自由,那这是哪门子的信仰自由?信仰自由不应受到公权力的任何干扰,应当让上帝的归上帝,恺撒的归恺撒。中国最高当轴这个讲话,本身就是侵犯信仰自由的一部分。任何政府没有从一党之私利的角度来约束与限制信仰自由的权利,何况这政府还不是我们民选的?
      四:司法学校趁学生不在入房开柜检查http://news.sina.com.cn/s/2007-12-20/100214564462.shtml中国很多新闻可以反向阅读,中国的许多名称可以反向理解,如公安局应该叫母安局、建委应该叫破委、国土部应该叫卖土部,司法部应该叫违法部,同理,这个司法学校就应该叫违法学校。汉语在四九年后,出现了名与实之间的大裂缝或者相背的情形,正所谓名不副实。比如司法学校就是要培养遵纪守法的人,但司法学校的老师与管理者却以违犯的方式去管理学生,给将来去建筑社会司法公正的学生,上一堂真正的违法课,让学生本应有(的)司法神圣感与庄严感,以及对司法的崇仰荡然无存。法哲学家伯尔曼说,法律不被信仰,便如同废纸。这些司法学校所讲的学生,将来出了社会,也就是视法律如废纸,视法律为玩具的玩法律的学生,根本不要指望他们能给社会带来什么公平正义。这样的学校不仅违背教育原则,更违背司法理念,但像这样的惩处,其相关责任人却未受到任何惩处,也是拜一党专政的官员整体腐败,漠视法律之赐。
      五:武汉大中小学将开设廉洁教育课。http://news.163.com/07/1221/03/4074D8I30001124J.html
    常言道,神仙害病,凡人吃药。换在这件事来说,就是官员(),百姓吃药。最没有道德最没有天良最没有约束的是各级官员,但官方和传媒却大张旗鼓地宣传全国道德十佳及其它道德楷模,好像最没有道德的是中国老百姓似的。我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最不要脸最无耻的就是中国官员,他们的更无耻就是他们本来无耻,却让别人感觉到他们正派,号召老百姓应该学习道德楷模。同样的,没有民主自由制度之监督与制约,却在那里把反腐倡廉却学生抓起,武汉的教育部门之无耻可见一斑。武汉教育部门这些领导,只要有真正的监督,一查一个准,可以这样说,鲜有不贪污的。首先应该接受廉政反腐教育的是他们,而不是学生。别说这些教学生反腐倡廉的官员没有几个干净的,就是直接的教员有几个有资格来宣传他都不信的道德?其实这就是愚民的政治课教育的变种反应则已。当法律不公,司法不独立,维系正义的最后防线被频频突破的时候,单靠提倡道德,而且是在学生中提倡道德,就会变成一场道德戏剧表演。没有真正的法律作后盾的道德,整个中国的道德,现在就是官方在总体道德全民演戏。这样的道德,提倡得越多,对中国的民众越是有百害而无一利。
      六:药店宣传单恶搞工农兵形象引争议。http://news.sina.com.cn/s/2007-12-23/013614580917.shtml
    这则新闻的普通报料人,说看到这个他感到不舒服。我想他也是一个普通的“工农”,他感到受伤害受恶搞,这当然应该尊重他的情感。但在我看来,他对此反应过度且反应得不是地方。他许多权利受侵害,他不知道,他不去索赔,却对这一张广告感到不舒服,真会小题大作。其实最恶搞工农的中国政府,拿工农做他们利益的代言人,其实利益的主体却是共产党官方自己。即工农只不过背了皮戴了绿帽子的那个所谓名义上的丈夫,而实际的丈夫给工农戴了绿帽子的却是官方,这便是几十年的现实。兵当然官方不愿意恶搞,也从来没有恶搞过,他们将兵喂得肥肥的,好让他们拿着枪去对付那些维护自己权益的人民。换言之,工农被戴了绿帽子,不仅不能起诉,不能抱怨,而且还要说对方给他戴绿帽子是应该的,戴得好戴得妙,应该继续戴下去。如果工农不这样承认,要反抗要维权,他就要用喂得肥肥的“兵”来对付你。官方这样对工农的恶搞,这位叫王先生的报料人怎么不去反感不去反对呢?
      七:央视称新闻联播是中国观众最喜爱电视节目。http://news.sina.com.cn/c/2007-12-19/140914557523.shtml
    央视新闻联播的收视率,是建立在阉割其他传媒竞争力基础上,这样的收视率有什么意义?中央电视台本来就是中国新闻集权管理制度的怪胎,我称之为中国木乃伊电视台。没有任何活力,基本上没有真话,涉及新闻,可谓绝大部分都是谎言。没有真正平等的新闻竞争,不开放报禁电视之禁,没有私营电视台没有私营报纸,这些狗屁收视率代表什么?毫无任何选择的同构结目(中央及各地方电视台在同一思想下的同构),于观众的知情权是一种极大剥夺,同时批评官方的声音很少能够出笼,这本身就表面官方控制是为了给民众灌盛世的迷魂汤,而中央电视台只不过是灌盛世迷魂汤的总水龙头而已。没有选择的收视率,就是一个人跑的比赛,你永远是第一名一样,毫无意义。再者,只有一种东西给你吃,还有强硬地要求你说那菜好吃,这就像我的一位朋友A兄所说,三年大饥饿时只有野菜可吃(有些已吃光,连野菜也没有了),难道是人民只喜欢野菜吗?2007年12月24日9:26分于成都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天涯冉云飞和傅熹人关于《“文革恶之花”》再度开放》
  • 天涯冉云飞:要宽容但决不纵容!
  • 天涯冉云飞:“文革恶之花”再度开放
  • 冉云飞:“文革恶之花”再度开放
  • 天涯冉云飞:冉氏新闻评论周刊(36)
  • 天涯冉云飞:用一群死人搞活一具木乃伊
  • 天涯冉云飞:民族的多重耻辱:纪念南京大屠杀七十周年
  • 冉云飞:冉氏年终评选之一:中国最差的十个地方政府!
  • 天涯冉云飞:国共内战时期标语举隅
  • 天涯冉云飞:冉氏新闻评论周刊
  • 冉云飞:惨烈的洗脑大学“华北革大”
  • 冉云飞:三年大灾难时期的食物
  • 冉云飞:纪念克拉玛依大惨案13周年
  • 国军抗战何罪之有?冉云飞强烈抗议天涯当局删帖
  • 冉云飞:胡适论义务教育
  • 冉云飞:中国出了个钉子户(图)
  • 冉云飞:请官员学会说人话
  • 冉云飞:高考“做”文50年(图)
  • 魏明伦、冉云飞:四川怪病所暴露的社会问题
  • 冉云飞: 十七年生死永难忘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