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从文章篡改,看中共与民运如何争夺维权主导权/贺伟华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12月24日 转载)
    贺伟华更多文章请看贺伟华专栏
    汇编:贺伟华
     网络skype名者——蓝绿黄三色旗——昨天晚上主动联系于我,发来他的维权兵法《弹性抗争》,声称李国宏的文章《群体性维权之弹性抗争——维权策略与方式探讨〉是剽窃他的思想。对比李国宏与蓝绿黄三色旗的文章,发现实际情况有所完全相反。正是他在文章中加入了一些仇视民运的言论,具有极大的挑拨与煽动性,其声称领导了深圳蛇口社保维权案,并用一夜的时间向我传播民间维权的“非政治化、非民运化、非民主化”的观点,但不愿透露个人姓名,为防止我公开他的言论,反复要求语言对话。看来中共与民运争夺民间维权主导权的斗争相当激烈,而我成了他认为可以争取的所谓人选。初步断定蓝绿黄三色旗很可能国保的内线。其添加的言论有: (博讯 boxun.com)

    
    一、歌颂中国共产党的文字:
    中国共产党早期的领袖们雄心勃勃地搞了一整套“社会政治理论和运作模式”, 整个中国社会广大的民众对他们的政治理论宣传和运作模式是无动于衷的,最后收效甚微;而党内那些真正的实干家“毛泽东”们,却能够脚踏实地和卓有成效展开他们的草根政治,关键就在于他们能够客观地分析和利用各种社会的因素,植根在社会的底层,关注民众的思想和感情,关心于民众的生机和民生,与广大民众结合,为广大民众服务。他们开始的时候,在城市,他们搞工人子弟学校、工人夜校(这里不讨论,因为那个时代市民和工人的数量占人口比例太小);在农村,他们搞农村的文化扫盲学习班,……,开始的时候,他们所做的,只是让百姓明白,对社会以及想参与者,是没有危害的,同样也是对这些民众权力和利益是有利的,这样才可能最大程度的使民众参与其中。等到在一个地方形成了一些特定的群体和群体抗争意识,然后首先冲击的是农村的祠堂,这些冲击好像仅仅只是对着农村的基层文化,但是恰恰是这些无害有利的冲击最初形成了农村的百姓们抗争意识和群体的可操作的斗争手段和方式,最终形成了农民的组织起来的力量和实力。才真正能够搞起大规模的农民运动的政治化和军事化,从而赢得全国政权。
    
    二、贬低攻击民运的文字:
    任何政治理论任何政治人物假如提倡这些什么所谓的 “牺牲自由和生命来换取正义”----即:牢狱政治、暴力政治、献血政治、生命政治……等等论调,这样的论调和宣传在政治道德上都是可疑的和卑鄙的,倡导这样的政治理论的政治人物十有八九都是“政治流氓”。
    
    三、否认理论研究、社会批判、独立思想者的工作价值:
    假如只知道抱怨这些社会问题和政治体制而不能够切实有效的付诸行动进行社会的具体操作实践,那只是嘴巴上的“革命者”而已,这些“嘴巴上的革命者”希望的社会进步和改变只是他们脑袋中的“意淫”罢了,就象鲁迅小说中描绘的“阿Q”那样在大喊“革命啦!革命啦!”一样,他们只是这个问题严重的社会中的“痔疮”罢了,中国有句老话形容得很形象:走夜路怕鬼吹口哨,只是在自我欺骗自我壮胆罢了,现今的这些只停留在在嘴巴上的所谓的“理论家、民主人士、革命者……”,他们事实上要么是腐朽的专制文化下可怜的“懦夫、懒汉”,因为他们心中充满的都是恐惧,所以没有胆量和智慧与专制进行实际的抗争,他们心里也充满着自私,因而也没有为改变和纠正这些社会问题而付出自己点滴的行动;要么就是别有用心的政治流氓,他们看见了各种社会问题产生的不义和不幸现象,但是他们自己没有对广大民众的爱和关怀,却盼望着因为这些社会问题将来可能出现的社会变化,他们能够“火中取栗”呢,这些嘴巴上的“革命者”更有可能是两者都是,他们自己想的自己不敢付诸行动,所以他们是“懦夫”;他们自己想的又不愿意付诸行动,所以他们是“懒汉”; 他们自己想的不敢也不愿意付诸行动,而又想靠“忽悠”来利用他人去付诸行动,所以他们是“骗子”; 他们想的却不敢也不愿意付诸行动,而想利用他人的行动而他们自己能够从中“火中取栗”,所以他们更是“政治流氓”。
    ======================================================
    [19:41:57] 蓝绿黄三色旗 说:
    [19:50:13] 蓝绿黄三色旗 说: 维权兵法《弹性抗争》
    “维权”这个词汇在现今的中国运用相当普遍,这里所说的维权,仅仅指由于行政权力和中国明显的不合民众利益的政策性措施,而导致某些社会公民群体权力和利益的被侵犯和丧失。如:国有企业事业单位,由于政策性的调整,没有照顾到的下岗失业人员;城市拆迁中被强行侵占房地产的市民;农村失地的群众;以及其它由于政策性侵害的受害群体,这些侵犯与剥夺性的政府行为造成了社会的强烈不满,因而全国各地的民众展开的各种“维权事件”此起彼伏,现今已经成为了一场全国性的汹涌蓬勃波澜壮阔的维权运动。
    
    全国各地群体性的维权事件开始时, 由于民众与政府之间力量强弱明显的悬殊和不对等, 这些被侵权的群体表现他们的不满和呼吁,,一般采取司法起诉、上访、示威……等等方式,因为政府的高压和司法腐败,这些抗争的手段和方法收效甚微,个别的被侵权者因为合理的抗争结果遥遥无期,希望完全破灭,有些愤怒的个人甚至极端第采取了自杀、自残、伤害、暗杀等方式来表达他们的不满和愤怒,但是这些事件的发生,对这个社会并没有太大的促进,民众对此也无动于衷。本文所探讨的“弹性抗争”,恰恰是民众维护自己合法权力和利益时,花费代价和危险系数最少,见效最快的方法和手段。“弹性抗争”的这些方法和手段是“短、平、快”的,即:既能够比较快的见效,也容易使广大民众知道、明白、学会和真正实际运用,而且在整个社会也极易漫延、复制、模仿和举一反三的。社会政治离开了广大民众的生计,也就是广大民众的权力和利益,可以说什么都不是,有政治愿望和夙求的朋友,如果看不到民众生存艰辛或无视民众的权力和利益,只是一厢情愿搞所谓的“上层构件”的政治运动,这样的“运动”往往成为无源之水,最终干涸,这些所谓的“革命家”也只能够落得个孤家寡人、穷途末路的结果。
    
    真正的社会实干家,必须客观地分析和利用各种社会的因素,植根在社会的底层,关注民众的思想和感情,关心于民众的生机和民生,与广大民众结合,为广大民众服务,这样才能够使自己的事业脚踏实地而卓有成效。
    
    中国共产党早期的领袖们雄心勃勃地搞了一整套“社会政治理论和运作模式”, 整个中国社会广大的民众对他们的政治理论宣传和运作模式是无动于衷的,最后收效甚微;而党内那些真正的实干家“毛泽东”们,却能够脚踏实地和卓有成效展开他们的草根政治,关键就在于他们能够客观地分析和利用各种社会的因素,植根在社会的底层,关注民众的思想和感情,关心于民众的生机和民生,与广大民众结合,为广大民众服务。他们开始的时候,在城市,他们搞工人子弟学校、工人夜校(这里不讨论,因为那个时代市民和工人的数量占人口比例太小);在农村,他们搞农村的文化扫盲学习班,……,开始的时候,他们所做的,只是让百姓明白,对社会以及想参与者,是没有危害的,同样也是对这些民众权力和利益是有利的,这样才可能最大程度的使民众参与其中。等到在一个地方形成了一些特定的群体和群体抗争意识,然后首先冲击的是农村的祠堂,这些冲击好像仅仅只是对着农村的基层文化,但是恰恰是这些无害有利的冲击最初形成了农村的百姓们抗争意识和群体的可操作的斗争手段和方式,最终形成了农民的组织起来的力量和实力。才真正能够搞起大规模的农民运动的政治化和军事化,从而赢得全国政权。
    
    本文通过历史的和现今的一些实际成功的案例进行比较和分析,发现在中国现阶段,在民众集体抗争中,能有效的产生更有利于民众利益案例中,都具有一些相似的特征,本文把具有这样特征的维权,称为“弹性抗争”
    
    弹性抗争的总体逻辑:理论和现实
    
    因为社会存在和发展的大量不义和不幸是社会群体进行弹性抗争的原始势能,所以民众反抗社会的不义和不幸是具备着强大的道义力量的;但是也因为政府对社会的高压与民众个体抗争力量的分散和弱小这样的客观情况的存在,所以民众最起初的抗争必须采取无害有利的形式和方法手段,这样无害有利的形式和方法手段,本文就用八个字来进行概括:结社自保,弹性抗争。
    
    目前中国民众没有力量不是真正的没有力量,而主要是因为个体的抗争力量是分散的,因为民众没有团结起来所以分散和弱小,“结社”:就是被侵权的群体的秘密联络,聚集各种分散和弱小的力量使之成为逐步强大的社会抗争势力;“自保”就是民众对于他们自身的正当利益诉求是能够团结和行动起来的。但是因为政府对社会的高压与已经“结社”的民众抗争力量还是相当弱小这样严酷的社会客观现实,既要有效有利的展开抗争又要回避掉政府使用他们手上的权力对抗争群体进行的伤害,所以出于安全角度的考虑,民众最起初的抗争必须采取各种有利无害的形式和方法手段,所以“弹性抗争”是目前民众唯一能够选择和必然采取的方法手段和形式,这也同样是一个很重要的政治道德理念所决定了的,就是“理论是灰色的,生命之树常绿”。
    
    任何政治理论任何政治人物假如提倡这些什么所谓的 “牺牲自由和生命来换取正义”----即:牢狱政治、暴力政治、献血政治、生命政治……等等论调,这样的论调和宣传在政治道德上都是可疑的和卑鄙的,倡导这样的政治理论的政治人物十有八九都是“政治流氓”。弹性抗争的方法手段和形式就是“以不被政府所镇压,不被政府所惩罚”为群体进行有效有利抗争的最大张力,弹性抗争的方法手段和形式能够做到:安全稳妥可靠、力量大小都能开展、逐步拓展规模,进而达到整个民众的维权运动以有理、有力、有利、有节来消解暴力维权。本文认为:因为社会存在并在发展着的这些大量的不义和不幸,民众中蕴藏着呼求社会正义的巨大力量,同样民众通过自身的抗争,逐渐地开始找到最合适于中国社会的抗争形式和方法手段,中国目前将进入一个“结社自保,弹性抗争,有理实效,发展壮大”新的维权时代。
    
    弹性抗争要素一:思想与行动
    道义走先,基础做起。中国社会存在着大量的不公平不公正的现实,这些现实问题还在发展和恶化,假如只知道抱怨这些社会问题和政治体制而不能够切实有效的付诸行动进行社会的具体操作实践,那只是嘴巴上的“革命者”而已,这些“嘴巴上的革命者”希望的社会进步和改变只是他们脑袋中的“意淫”罢了,就象鲁迅小说中描绘的“阿Q”那样在大喊“革命啦!革命啦!”一样,他们只是这个问题严重的社会中的“痔疮”罢了,中国有句老话形容得很形象:走夜路怕鬼吹口哨,只是在自我欺骗自我壮胆罢了,现今的这些只停留在在嘴巴上的所谓的“理论家、民主人士、革命者……”,他们事实上要么是腐朽的专制文化下可怜的“懦夫、懒汉”,因为他们心中充满的都是恐惧,所以没有胆量和智慧与专制进行实际的抗争,他们心里也充满着自私,因而也没有为改变和纠正这些社会问题而付出自己点滴的行动;要么就是别有用心的政治流氓,他们看见了各种社会问题产生的不义和不幸现象,但是他们自己没有对广大民众的爱和关怀,却盼望着因为这些社会问题将来可能出现的社会变化,他们能够“火中取栗”呢,这些嘴巴上的“革命者”更有可能是两者都是,他们自己想的自己不敢付诸行动,所以他们是“懦夫”;他们自己想的又不愿意付诸行动,所以他们是“懒汉”; 他们自己想的不敢也不愿意付诸行动,而又想靠“忽悠”来利用他人去付诸行动,所以他们是“骗子”; 他们想的却不敢也不愿意付诸行动,而想利用他人的行动而他们自己能够从中“火中取栗”,所以他们更是“政治流氓”。作为一个有良知的人都应该为纠正和改变这些问题而付诸行动,在中国大地上到处都能够听到大量的批评批判政府的言论,但是光有口号而没有行动是解决不了任何社会的实际问题的,社会存在着的大量的不公平不公正的现实是有目共睹的,但是这些问题在某些地区某些时间表现出来的事情却又是各种各样形式的,这些问题发生每个人的生活中又是程度不一样的,而真正能够付诸行动并且卓有成效的又有多少呢?我们认为:一个真正有政治觉悟和社会良知的人,严肃客观的分析这个特定的社会;认真仔细设计抗争方案;然后身体力行的付诸自己行动;并在具体的群体抗争行动中,切实有效的保护好民众的人生安全、抗争意识;以群体的权力和利益的最大化为自己行动准则,坚忍不拔并有理有利有节,持之以恒地献身于自己的道德和信念和社会正义。这些对于“有政治觉悟和社会良知”的人提出的要求好像“太高太难”了吗?不是的,事实上是很简单容易做到的----从我做起;从现在做起;从身边社会上的小人物和小事情做起;独立思想,独立人格,就事论事,量力而行;持之以恒,这样再大的事情也不会太难,再复杂的局面也不会迷失,再大的群体事件或运动也不会失控。
    
    弹性抗争要素二;强大与弱小
    抗争以老百姓都会做并且都很容易做到的事情是弹性抗争很重要的要素,民众对这些 “小官僚”们的家庭“轻度骚扰、低度伤害”使得弹性抗争是可以“短、平、快”的获得民众的利益和权力的维护。社会不义不幸的事实是每天都在我们这个现实和具体的社会生活中正在发生着的,作为掌握权力者,他们不是“上帝”,他们也是一个个普通的人而已,他们和他们的家庭必须生活在这个现实和具体的我们共同生活的社会,这个社会需要他们与我们共同来维护的,否则被破坏了的社会生活中间没有任何一方是安全,这也同样包括掌权者和他们的家庭。
    
    在以往很多维权案例中,群起的维权民众常用的是:
    1、围堵单位机关办公场所;
    2、阻断交通路线,如大量人员卧轨、以及大量人员进入国道省道公路;
    3重要地点静坐示威;
    4、拦截上层高级官员鸣冤告状;
    5、去北京上访;
    6、向海外媒体诉苦;……种种形式和方法。
    
    在民众或者个人使用这些传统的方法深层次的原理是:
    1、中国的不平事情大闹大解决,小闹小解决,不闹不解决。
    2、中国的官场规则就是因为官大权大对小官永远有理,小官对大官永远都是只能多叩头少讲话的服从。
    
    但是以上的方法手段和形式有很多的缺陷:
    1、政府官员可以利用各种专门机构进行镇压;
    2、扰官效果小扰民效果大;
    3、组织难度大而难以持久;
    4、内外有别,在政治上被制造借口镇压;
    5、实干家因为变成“社会侠客” 而浮现出来被政府惩罚,民众随大流起哄式的参与还是不能够持之以恒进行抗争,反而助长了大多数民众传统的盼“好皇帝或者清官开恩体恤民情”或者盼“社会侠客替民伸张正义”的“懦夫懒汉”的奴性思想;
    6、事实上上级政府或高层官员都必须依靠下级政府和基层官僚集团才能够控制住各地方 “稳定” 的局面和保持住整体 “良好的政绩”,基层官僚集团深深知道上级政府或高层官员这点“弱项”,再加上社会财富必须经过他们才能收取并“上贡”上级政府,所以他们有“智慧”也有“胆量”与上级政府官员“玩潜规则”;……。
    
    但是基层官员和他们的家庭毕竟是生活在底层社会的人,在社会潜规则这个层面上,国家的政权、法律和政策各种措施不保护下层民众也同样不保护这些“小官僚”们,在现实的底层社会里,权力和利益被侵犯剥夺的民众人数远远大与这些 “小官僚”们,就某些侵权事件而言,侵占民众利益的经常是一个以“XXX”掌权的基层集团,非法侵权而产生的利益经常是根据各方面的官员按照级别高低、关系远近的官场原理而得到大小利益的划分,他们之间因为这样的利益划分都还感到强烈的“不公平”呢?。
    
    被侵权的群体抗争采用“三五成群”去“拜访父母官”家庭住宅的方法,围堵恶官的家庭住宅“讨要口粮”或者这些人家“要饭吃”不犯法,几十人几百人甚至几千人到一家去“讨饭“,这个恶官的恐惧可想而知。不针对机构,而是针对个人,针对恶势力中恶官员的家庭。要给恶官员的家庭制造麻烦。这就是“战场”引到恶官员的家里去,不和他们的警察部队直接冲撞,避免直接被镇压。如此事情民众很容易便可以做到的,这些 “小官僚”们的家庭对于这样的官民“博弈”态势,没有一个家庭能够经受住这样的“消耗”,而且这些“小官僚”们还不敢“动粗”,一旦个别官员家庭对民众“动粗”, 在基层社会这些“小官僚”们的家庭处在“明处”,民众处在“暗处”,于理于势都是民众占压倒性绝对优势的地位,而且要说“玩阴”的,基层民众技艺都比这些 “小官僚”们的家庭娴熟多了,民众对这些 “小官僚”们的家庭“轻度骚扰、低度伤害”在社会潜规则这个层面上,国家的政权、法律和政策各种措施不保护下层民众也同样不保护这些“小官僚”们。这些 “小官僚”们的家庭若想借助社会上的“黑道”人物帮他们“看家护院”,这些措施不可能成为一种长期措施,而且大量的“黑道”人物原本就属于这些被侵权的群体,他们与这些“黑道”人物思想感情和处世方法都截然不同的。而且他们就必须准备一辈子被这些“黑道”人物“敲诈挤压”,所以只要民众能够在基层社会与这些“小官僚”们之间的“博弈”,在社会潜规则这个层面上,权力和利益被侵犯剥夺的民众”抗争博弈“优势远远大与这些 “小官僚”们。
    
    弹性抗争要素三:力量与方向
    古代在山体岩石上采石,因为手段和工具都特别原始,那时的石匠一般都采取按照岩石原有的裂缝,打入木桩,然后在木桩上浇水,利用木桩浸水后的膨胀力把裂缝撑大,然后延着原来的石缝隔开一定的距离再打入第二个木桩,……以此类推,最后把要取的石块从岩石上剥离下来。同样我们就把政府当成一块巨大的山石,政府掌握有军队、警察、特务、监狱等等镇压工具,把政府视为一个整体,民众就好像没有办法展开任何抗争了,但是政府的这些镇压工具的机构的权力是条块划分的,各个政府权力机构在获取权力、利益、政绩方面,这些机构手都伸得最长;在具体的问题和事情上需要负责任的时候,这些权力机构相互之间推卸责任都特别“圆滑”。 现在所以就具体的侵权事件的维权抗争的展开,应该尽量缩小打击面,弹性抗争就某个具体的维权事件选择施加压力的“点”一定要明确, 尽可能的针对一个必须负责任的,也能够解决问题的对象机构,而且尽量不要针对这个具体的机构,而应该针对这个机构的个别掌权者个人和家庭,让抗争群体与侵权方掌权者个人或家庭来“较劲”,就象古代采石一样按照这些缝隙集中群体力量针对一个主要的“点”打入“木桩”,被侵权群体的抗争意识和媒体的报导就是浇在“木桩”上的“水”,一个时间打入一个“木桩”,利用权力部门间的条块分割,我们的有效办法找对点,一个点一个点的“打木桩”,让他们因为相互间的“扯皮和推卸责任”而内斗消耗,这样民众以积小胜成大胜长期的“疲劳战术”,一般政府上下级权力机构之间就会出现“以大压小”“以大欺小”的情形,逐步裂变剥离,最后取得整体上的胜利。集中突击一点,而不是“面”的展开抗争行动,千万不能仗着群体的人多声势大在一段时间对着很多机构面面俱到的同时展开斗争的乱打一气,同样被侵权群体的经常因为政府的不作为而增加了维权难度,“政治化、反政府化、民运化”也是弹性抗争的“大忌”,抗争群体中的核心人物必须特别注意和避免,不能民众越抗争,使政府各个机构协作配合越密切。必须尽量利用中国社会运行的潜规则,在具体的抗争战术上,“打点不打面、轻度骚扰、低度伤害、”多样化的展开抗争的策略和方法,拉长抗争时间,从而换取具体抗争行动和特定群体的安全,这些手段和方法的熟练运用是民众维护自己权利的实际操作“稳赢不输”很重要的战略战术
    
    弹性抗争要素四:冲撞与挤压
    对中国历史多少有所了解的人,多知晓李冰父子修建都江堰开山采石使用的方法,那时工具简陋,功效极低,他们父子面对的是一座需要劈开的大山,他们怎么办?他们想了一个极有效果的聪明办法,他们在山石上堆上柴木,把岩石烧红,然后把水浇上去,使岩石爆裂,这样就很容易的将碎石起出运走。同样我们就把政府当成一块巨大的山石,政府掌握有军队、警察、特务、监狱等等镇压工具,把政府视为一个整体,民众就好像没有办法展开任何抗争了,但是政府的这些镇压工具的机构的权力是条块划分的,各个政府权力机构在获取权力、利益、政绩方面,这些机构手都伸得最长;在具体的问题和事情上需要负责任的时候,这些权力机构相互之间推卸责任都特别“圆滑”。各机构之间“推卸责任” 产生的斗争和内耗就会越来越激烈,那么民众的抗争活动也就能够发挥最大作用,抗争的胜利也容易取得。弹性抗争这样“以群战点、以大胜小”的策略和方法,比较而言,民众方面还是更具备优势的,在具体的一些维权事件中,根据特定形势所发生的变化,在整体抗争运动的战略上,重点放在“全面挤压”,而尽可能避免“直接冲撞”, 这样他们“玩”他们的,我们“玩”我们的,我们慢慢壮大起来,压使对方的底线不得不往后退,慢慢的挤压出相对于民众方面更大的抗争空间。
    
    弹性抗争要素五:媒体与实战
    被侵权的群体的抗争活动在道义方面是具有强大的道德优势的,因为这些道德优势,在实际的案例中,被侵权的群体的抗争活动一般都希望得到媒体的报道,但是国内媒体是被政治高压控制着的,媒体从业人员一方面同情被侵权的群体,但是他们又难以施以援手,所以抗争信息的“出口转内销”从而真正在社会广泛传播也就成了弹性抗争必然的手段和方法,但是抗争行动被海外媒体报导,因为“内外有别”中国的官方政治标准,这些活动容易被官方视之为“政治”, 因而抗争群体中的骨干也就容易被政府打压,群体的抗争事件一方面希望得到海外媒体的报道,但是抗争群体中的骨干出于个人安全的缘故,另一方面又恐惧因为被采访了而公开了身份,遭到政府的报复,在目前中国的社会状态下,这也是很现实的一个问题,这就对海外媒体提出有效必须的要求:海外媒体的工作者必须将受访者的声音和身份进行某些技术上的处理,从而达到切实有效的保护被访者,减轻了受访者很现实存在的恐惧。海外媒体制作的关于国内维权事件的新闻稿件必须充分征求受访人的意见,然后定稿再发。新闻报导必须服务于正义事业,而不是维权运动服务于新闻需求,这才是海外媒体和国内维权运动正常的相互关系。
    
    目前还在僵持中的无锡河埒口社区拆迁案中,被拆迁的居民就通过自己所能利用的信息传播工具,散发出大量的信息,如要集体到北京上访,还有要游行示威等,搞得有关部门神经总是紧张,但是这些事情都没有发生。而今年的5月30日他们在无锡河埒口广场举办一个拆迁信息交流会是唯一的实事,当天晚上的7点,广场上人声鼎沸,几千人参与信息交流,连附近即将拆迁的各个社区居民,得到消息后也积极参加信息交流。效果很好,由于居民的信息充分得到交流,至使拆迁公司的欺哄流产,现在这个项目还在搁置中无法进行。
    
    弹性抗争要素六:集合与分散
    集体维权抗争中,有一股核心力量是很重要的,维权抗争在起初阶段,因为高压社会而敢于起来抗争的人比较少,民众也缺乏抗争意识所以规模也必然会比较小,这时候核心人物必须无畏的走在民众的前面敢于抗争,做抗争的“社会侠客”,给民众做表率,这个阶段不可能存在 “分解分隔”一说,所有事情的各项准备工作都必须由“核心人物团体”来承担,这个核心的力量最容易遭到打压惩罚,所以核心力量必须紧密精干。这些人往往是事件发展的动力,但是经过初期几次有效的达到了抗争预期目标后,规模、影响和参加人数也大了,核心人物团体必须紧密,这样容易充分商量,而将展开的抗争方案设计严密,分解抗争的动作和步骤也随着规模逐渐增大能够越来越“细化”,整个维权运动必然由各个单一动作组合实施而成的一个整体协同抗争方案,为了参加抗争行动每一个人的安全考虑,各种专门而具体的作业必须进行分解和分散,负责文稿宣传、对外联系、核查官员家庭地点人员出入规律的、实施短促突击的小组、标语传单的张贴人员、公开行动人员、政策法律谈判人员、活动经费来源、机构内部信息提供、……等等,建议在事件的操作步骤中,各类人才都必须分隔,分解和分隔各项具体操作和人员也容易防止内奸告密和公安的渗透,这样每一步具体操作的部分和人员都是合法和安全的,分解操作程序和工作也同样减少每一步具体操作的操作难度和和各部分人员具体工作量,前期各项作业都到位,整体行动才能够做到有章有法、有条不紊,以上方法一定要尽量严密细致,这样既不容易行动失控,也不会被政府各个击破,一个紧密的核心与分散的各种单项具体操作人员加上社会上同情起哄、助威、参加的广大社会群众构成了真假难分的多重保护,也同样壮大了群体抗争的社会规模,社会整体的抗争意识也会极快的传播和漫延,媒体报导的兴趣也必然增加,抗争胜利的希望就大大增加。
    
    弹性抗争要素七:对抗与沟通
    群体维权在抗争展开过程中,千万不要切断与对方的沟通,与对方的对话沟通对于弹性抗争的开展和进行是非常重要的要点。沟通的好处有:一、让对方永远都保持理性的对话;二、通过与对方的对话沟通,仔细分析可以获取对方将采用的的应对措施;三,通过与对方的对话沟通,把一些消息(不管是真是假的)有目的放给对方,真的消息是向对方申明我方的决心和抗争的诉求是合理,这也便于媒体的介入;假的消息放给对方,既可以试探对方的反应.也能够通过恐吓对方调度对方的各种力量, 这个方法在维权中一定要有要用,中国有句老话:有很多的事情只说不做;有很多的事情只做不说。为了所有参加抗争行动的人的安全,很多过激的事情作为个人愿意牺牲殉道是能够做到的,但是作为社会性的民众抗争运动,保护好所有参加抗争的民众的人身安全,保护好民众最初的抗争意识是社会性的弹性抗争运动能够持久有效的展开和发展至关重要的,中国很多的事情经常需要一种韧性和长期的抗争,核心人物必须具有“积小胜成大胜” 这样弹性的斗争策略和思路,主要因为严酷和高压是民众起来抗争不得不正视的客观社会现实,而采取这样弹性的斗争策略和思路也是抗争运动必然的过程和结果,尽管政府设计的沟通渠道很社会能够现实的沟通方法都对弱势群体不利,但是我们还是必须充分利用这些渠道获取对方信息和传递我方的信息。
    
    弹性抗争要素八:规模与权益
    民众维权案件中,一般人的心理只希望轰轰烈烈,好像人越多越好,影响越大胜算的结果越大似的,在实际操作上并不尽然,群众运动具有天然缺陷的特点:一、群众运动天然会要求的无止境;二、群众运动天然容易失控。这两个特点让很多事情造成对方没有任何妥协退让的境地,同时因为大局的失控也必然造成政府最后镇压的结果,这恰恰是弹性抗争斗争策略和思路力图避免的。
    集体维权抗争事件,最需要避免的情况就是一哄而起,群起的时候群情激昂,有非常大的冲击力量,当对方采取一定的措施后,特别是把所谓领头闹事的人扣押后,很快边失去主动的参与动力。没有人再接续下去,弹性抗争操作理念没有这样弹性的斗争策略和思路还算“弹性抗争”吗?,群众运动初期因为抗争是具有充分道理的,而且民众为自己的利益起来据理力争也是有足够的勇气的力量的,但是这种起初抗争力度大,在大家都没有心理适应的情况下,民众很容易自我失控,而失去了集体目标,被政府基层的压制收缩后,也很容易没有弹性,从而招致失败,这才是集体维权中最要命之处,请读者千万牢记总想搞得大,小规模的分散而经常的行动,一步不能到位没有关系,力求每次行动都有收益,学会持续抗争,一次得到一些,积攒在一起,就是一块大的利益了。学会变通,持续抗争,要学会变通,对方没有办法达到我们的要求是,在收益基本不变的情况下,转换成其它利益。能争取到的利益先争取下来,当这部分利益固定下来后再进一步争取,不贪练大,看准收益,持久性的开展不遭到打压的弹性抗争,利用中国社会的潜规则,一个时间只打一个点,在弹性抗争中,在发现对方有打压的苗头后,一哄而散并不是坏事,这样可以有效的避免打击,一哄而散待大家相对安全后,一定不要失去信心一蹶不振。在这样的情况下应该争取做大量的基础工作,目前中国民众抗争不是没有力量,主要因为没有团结和组织起来,“结社自保”是大家保卫自己权利的一个重要“工具”, 等到形成了一定的实力,再结合“弹性抗争” 斗争策略和思路,多采用“挤压”而不采用“冲撞”的方法,“弹性抗争”最大的张力就是以不被政府所能够惩罚或镇压,永远让政府“狗咬刺猬,无处下嘴”,这样的弹性抗争的维权具有持续而不间断民众抗争运动,更能够产生赢得民众实际利益的结果,一旦社会出现更有利的时机,因为前期的多次抗争我们具备了强大的民众抗争的实力和具体操作的斗争经验技巧,也能够再进行更大的社会动员和组织,循序渐进有备无患的进入大动作阶段,效果将会更好更有效一些。
    
    ==================================================================================
    
    ===================================================================================
    群体性维权之弹性抗争——维权策略与方式探讨
    李国宏 (重庆)
    
    
    总结归纳新出现的方式方法,可以大大提高维权效率,使更多民众看到希望,并勇于参与维权抗争。
    
    “维权”这个词汇在现今的中国运用相当普遍,我这里所说的维权,仅仅指当局利用行政权力和利用明显的不符合民众利益的政策,导致一些公民群体利益的被侵犯和丧失。如:国有企业事业单位,由于政策的调整,没有得到公平对待的下岗失业人员的群体抗争;城市拆迁中被强行侵占房地产的市民的群体抗争;农村失地群众的群体抗争;以及其它由于政策性侵害的受害群体的抗争。政府以及有关当局的这种侵犯与剥夺性的行为,造成了社会的强烈不满,因而全国各地的民众展开的各种“维权事件”此起彼伏,现今已经成为了一场全国性的汹涌蓬勃的维权运动。
    
    遗憾地是各地群体性的维权事件,由于民众力量与政府力量强弱明显的悬殊,民众付出了极大的代价,而问题往往得不到解决。这些被损害后丧失了正当权利的群体,他们在表现出不满和呼吁主管部门解决相应问题的时候,一般采取做法是:司法起诉、上访、示威……等方式,因为政府的高压和司法腐败,这些抗争的手段和方法收效甚微。个别的被侵权者在长时期的要求后,合理的夙求仍然得不到当局的解决,对解决不再抱有希望,一些愤怒的个人,采取了自杀、自残、甚至是暗杀等极端方式来表达他们的不满和愤恨,但是这些事件的发生,对整个中国的弱式群体而言,并没有明显的权益促进,社会对此也无动于衷,没有太大的反应。
    
    本文所探讨的“弹性抗争”,是目前我认为民众维护自己的合法利益时,代价和危险系数最少,见效最快的方法和手段,也容易使广大民众了解、明白、学会和真正实际运用,且在社会上也极易模仿、复制、漫延开来。
    
    我认为推动中国的政治民主,离开了民生很难说能会出现好的效果。有政治夙求的朋友,如果看不到民众生存艰辛或无视民众的经济权力和现实中的利益,只是一厢情愿搞所谓的“上层构件”,这样的“运动”往往成为无源之水,最终干涸。分析和利用各种社会的因素,植根在社会的底层群体,关注民众的思想和感情,关心民众生计,与广大民众结合,为广大民众服务,这样才能够使自己的事业根植民众之中。没有民众参与的民主很难说是一个真正的民主。
    
    在中国现阶段,民众集体抗争的比较成功的案例,都具有一些相似的特征,本文把具有这样特征的维权,称为“弹性抗争” 。
    
    
    弹性抗争是群体维权的方法
    
    抗争最重要是不被政府所镇压,尽量避免被政府所惩罚。最大的收缩要保持抗争,不能放弃自己的夙求。弹性抗争的意义是要在具体的一些维权事件中,通过抗争者和对方“博弈”,并根据形势的发展变化,多样化展开抗争,尽量的不采取直接冲撞方式,而是把大量的精力放在挤压对方上面来,使对方的底线往后退,慢慢的挤出相对自己方面有一个比较大的空间。
    
    这里另外一个很重要的概念叫结社自保。目前中国民众没有力量,主要因为没有团结起来,结社是大家保卫自己权利的一个重要“工具”。中国民众没有力量不是真正的没有力量,而主要是因为个体的抗争力量是分散的,“结社自保”就是被侵害的各个不同的利益群体,自我集合在一起,团结起来共同努力保护自己的利益不遭受侵害。
    
    现在我们就把当局当成一块巨大的石头,他们有军队有警察有监狱有特务有等等,在有些人看上去是没有办法展开抗争的,其实这个时候就是我们用什么办法,怎么把大石块变成小碎石的时候。弹性抗争所要完成的就是这样的一个过程。
    
    弹性抗争要素一:
    鼓励民众做能做到的事。民众抗争的前提是可以获得利益,或者能保护摇摇欲坠的利益。老百姓都会做并且都很容易做到的事情很重要。在以往很多维权案例中,群起的维权民众常用的方法是:1围堵单位机关办公场所;2阻断交通路线,如大量人员卧轨、以及大量人员进入国道省道公路;3重要地点静坐示威等。在利用这些传统的方法同时,或者在使用以上办法失效后,集体围堵恶官的家庭住宅“讨要口粮”,到这些人家“要饭吃”,当局很难把这样的行为认定为“集体上访”或“违法上访”。几十人几百人甚至几千人到一家去“讨饭“,这个恶官的恐惧可想而知。不针对机构,而是针对个人,针对恶势力中恶官员的家庭。要给恶官员的家庭制造麻烦。这就把“战场”引到恶官员的家里去,不和他们的警察部队直接冲撞,避免直接被镇压。如此事情民众很容易便可以
    做到。
    
    这些方法起到了瓦解作用。对方的人靠权力吃饭,但却不愿意将矛头指向落到自己头上。以上注意的是千万不能“过火”,导致“犯罪”。 符合我以上所讲“不被政府所镇压,尽量避免被政府所惩罚”的原则。
    
    弹性抗争要素二:
    制造舆论,声东击西。这个方法在维权中一定要有要用,这里面有个重要的东西需要大家明白,即说的不做,做的不说。目前还在僵持中的无锡河埒口社区拆迁案,被拆迁的居民就通过自己所能利用的信息传播工具,散发出大量的信息,如要集体到北京上访,还有要游行示威等,搞得有关部门神经总是紧张,但是这些事情都没有发生。而今年的5月30日他们在无锡河埒口广场举办一个拆迁信息交流会是唯一的实事,当天晚上的7点,广场上人声鼎沸,几千人参与信息交流,连附近即将拆迁的各个社区居民,得到消息后也积极参加信息交流。效果很好,由于居民的信息充分得到交流,至使拆迁公司的欺哄流产,现在这个项目还在搁置中无法进行。
    
    在实际的案例中,我们的维权者一方面希望媒体的报道,另一方面又恐惧因为自己被采访了,公开了自己的身份,日后被报复,在目前中国的社会状态下,这样的心里是正常的。应该给自己提出更高要求的是媒体的工作者。比如,我所知道的一些媒体做的就比较好,它们会将受访者的声音进行技术上的处理,有效的保护被访者,更减轻了受访者的恐惧心里压力。做的新闻有时候还发回被采访事件当事人,充分征求意见然后完稿。它们总是围绕着事件转,而不是让当事人围绕迎合媒体的需求,这才是一个媒体和维权民众相互正常的关系。
    
    弹性抗争要素三:
    打散机构合作,减少对自己的压力。我们要注意到,给当局充当镇压工具的机构,他们的权力是条块分割的,政府各个权力机构在获取权力、利益、政绩方面,手都伸得最长,但是在具体的问题和事情上需要对民众负责任的时候,这些权力机构相互之间推卸责任都特别“圆滑”。鉴于以上状况,开展抗争时,目标针对性一定要很明确,而不要对着多个单位,集中一个主要点展开活动。
    
    避免民众越抗争,而各个机构机关间联系协作越密切,利用他们权力部门间的条块分割,让他们相互间斗起来,内部消耗,内部扯皮。这样以来,一般就会出现“以大压小”“以大欺小”的情形。我们的有效办法就是疲劳战术。集中突击一点,不要面面俱到的同时展开斗争,一个时间只打一个点。
    
    弹性抗争就某个具体的维权事件选择施加压力的“点”一定要明确, 尽可能的针对一个必须负责任的,也能够解决问题的对象机构,而且尽量针对这个机构的个别掌权者个人,让抗争群体与侵权方掌权者个人来“较劲”,这样就可以从集体对集体的对抗,转到维权者作为一个集体对抗对方个别掌握权力的个人,从相对劣势上升到相对优势。就象古代采石一样,现在小石头缝隙中,打入一个木桩,往上面浇水让其膨胀。集中群体力量针对一个主要的“点”打入“木桩”,媒体的报导就是浇在“木桩”上的“水”,利用权力部门间的条块分割,一个点一个点的“打木桩”,让他们因为相互间的“扯皮和推卸责任”而内斗消耗,一般政府上下级权力机构之间就会出现“以大压小”“以大欺小”的情形,这样民众很可能形成积小胜成大胜,最后取得整体上的胜利。
    
    弹性抗争要素四:
    工作仔细,针对明确。维权抗争在起初阶段,积极分子非常重要,这时候无畏的走在民众前面敢于抗争,给民众做表率的积极分子,是非常了不起的!这部分人往往形成了以后的核心力量,他们最容易遭到打压惩罚。但是经过初期有效的达到了预期目标后,事件会在规模、影响和参加人数增大,核心人物就不要公开的出现在抗争现场了,把注意力转入展开抗争方案设计上。
    
    建议在事件的发展过程中,核心的人员不公开行动,主要精力放在:1在互联网上发布消息。2和愿意关注并报道事件的媒体接触。3秘密发传单张贴大字报等。以上方法一定要用,能形成一个紧密配合的团体,胜利的希望就大大增加。没有形成这样的紧密团体,松散性核心也有很大的作用,这些人往往是事件发展的动力。
    
    弹性抗争要素五:
    保持沟通,获取对方信息。群体抗争展开过程中,千万不要切断与对方的沟通,与对方的对话沟通对于弹性抗争的开展和进行是非常重要的。沟通的好处有:1避免当局指责维权民众不对话,使对方把事情无法处理的责任推到民众身上。2通过与对方的对话,仔细分析对方将采用的应对措施。3通过与对方的对话,把一些消息(不管是真是假的)有目的放给对方,真的消息是向对方声明我方的决心和要求的合理。假的消息放给对方,既可以试探对方的反应,也能够通过恐吓对方调度对方的各种力量,这个方法在维权中一定要有要用。4这也便于媒体的介入。尽管当局设计的沟通渠道对弱势群体不利,但是我们还是必须充分利用这些渠道获取对方信息和传递我方的信息。学会利用本来对自己不利的事情,把它变成有利于我们的事情。
    
    弹性抗争要素六:
    学会变通,继续抗争。对方没有办法达到我们的要求时,在收益基本不变的情况下,转换成其它利益。能争取到的利益先争取下来,当这部分利益固定下来后再进一步争取后面的利益。一步不能到位没有关系,学会持续抗争,一次得到一些,积攒在一起,就是一块大的利益了。例如中国石化集团下属的几个油田的案例:2001年有37万的“协议”解除劳动合同,他们在连续的抗争了5年后,2006年各个油田做出来给这些人从新“上岗”的政策安排,给这些从新上岗的人员是“协议工”待遇,虽然和他们所要求的还有很大的差距,但是他们目前首先抓住“协议工”待遇,接受这个条件,并固定这项通过抗争取得的利益。根据我目前了解的情况,他们已经开始酝酿接续下来的抗争,目的是达到和职工一样的待遇。
    
    弹性抗争要素七:
    不贪大,再接再厉。民众维权案件中,一般人的心理多是人越多越好,影响越大胜算的结果越大。从实际中,也不尽然,总想搞得大,在大家都没有心里适应的情况下,民众很容易自我失控,而失去了集体目标招致失败。小规模的分散行动,持久性的不遭到打压的抗争,再配合有利的时机进行大的动员,进入大动作阶段,效果更好一些。集体维权抗争事件,最需要避免的情况就是一哄而起,被打压后一哄而散而不能再次聚集力量。群起的时候群情激昂,有非常大的冲击力量,当对方采取一定的措施后,特别是把所谓领头闹事的人扣押后,很快边失去主动的参与动力。在弹性抗争中,发现对方有打压的苗头后,一哄而散并不是坏事,这样可以有效的避免打击,一哄而散待大家相对安全后,一定不要失去信心一蹶不振,没有人再接续下去,这和我们的弹性抗争有比较大的差距,虽然“传统抗争”张力大,但是被压制收缩后没有弹性,这才是集体维权中最要命之处,请千万牢记。
    
    结尾
    
    
    弹性抗争是手段,是方法,而非目的,目前也并不十分完善成熟。随着时间的推移和中国各种民间力量的发展变化,今后会有更适合中国国情的方法的出现。总结归纳新出现的方式方法,并能推广给需要的人群,可以大大的提高维权的效率,使更多失去权利的民众看到希望,并勇于去参与积极的和消极的维权抗争,保护自己的利益避免被强权者剥夺侵害。
    
    2007年6月16日于重庆
    ====================================== _(博讯记者:反抗者)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对中国爆发农民土地产权革命的原因分析与结果预测/贺伟华
  • 诗魂力虹——监狱又如何囚禁你的灵魂?/ 贺伟华
  • 郭泉事件,呼唤着中国的民主企业家/贺伟华
  • 2007年11月中国民间群体维权事件分析与回顾/贺伟华
  • “盛世”危言:危机正在逼近(上)/贺伟华
  • 贺伟华:自由在挣扎中冷凝(1)
  • 贺伟华,愿上帝保佑你/王万星
  • 李国涛:谁是疯子?-谴责迫害,声援贺伟华
  • 鲁扬抗议对贺伟华先生的监控!并致国安的几句话
  • 电脑被查抄.文章被复印.写作被禁止/贺伟华
  • 贺伟华:胡温暴政的奴隶制本质与中国人奴的革命权利
  • 暴政的奴隶制本质与中国人奴的革命权利/贺伟华
  • 草根维权、民间反抗运动对民主建政的意义/贺伟华
  • 你不应该抱怨,存在就是合理!/贺伟华
  • 贺伟华:八九那年代——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书生意气(1)
  • 贺伟华 :国安的上门威胁、铁屋子里的对抗
  • 一九九八年以前中共当局对我个人迫害案例综合(1)/贺伟华(图)
  • 快讯:耒阳市公安局门前警车被烧!/贺伟华
  • 贺伟华:四月份的民间群体反抗、维权运动分析
  • 网络作家贺伟华再被强送精神病院
  • 湖南异议人士贺伟华被送精神病院/民生观察
  • 快讯:因报道肉价涨到15元真相,收到衡阳国安大队传讯通知/贺伟华
  • 贺伟华:2007年6月份中国民权、人权相关群体事件回顾
  • 医疗减肥致局长夫人死亡(续):整容中心赔98万!/贺伟华
  • 医疗减肥致人死命,医院门前人潮涌动、炮竹连天!/贺伟华(图)
  • 2006年12月群体突发事件回顾/贺伟华
  • 2006年11月群体突发事件回顾与分析/贺伟华
  • 吕耿松、朱虞夫安全回家/贺伟华
  • 南昌300余名城管大规模拆违遭遇暴力抗法/贺伟华(图)
  • 贺伟华被撞,摩托车司机逃逸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