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新疆军区生产建设兵团造反派、保皇派的部分史实/黄河清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12月22日 转载)
    黄河清更多文章请看黄河清专栏
    
     黄河清 (博讯 boxun.com)

    
    读刘国凯关于文革史实的回忆、论述、思辩,勾起了我的思绪。我不敢熟视无睹。兹就我1966年所知所见所历的新疆军区生产建设兵团的文化革命造反派、保皇派的史实,略述记,以为历史留一页见证。
    
    1966年,我在新疆石河子兵团子女一校教书。文革起,评海瑞、批三家村……。报纸上都是冠冕堂皇可以骗死人的无产阶级世界革命、毛泽东思想大道理。现在来看,造反与保皇从一开始就隐然有了,造反的是写大字报批评批判领导的人,保皇的是领导红人——团委干部、学毛著积极分子、教学骨干以及老教师,他们或保领导或观望。工作组一来,造反保皇就泾渭分明了:工作组依靠这些人整造反的人。我被列为小集团——反党集团的骨干。被批斗的想一死了之。所以,当毛泽东为我们平反时,那种激动、感恩是难以言表的。这不仅是对这一次文化革命中提意见的肯定,其实是对自己多年来一贯的思想观念的肯定:对党中央毛主席的忠诚信赖和对基层干部错误、胡作非为的不满和否定。我那个时候的思想水平就是如此,全国知识界知识人以至全国民众的思想水平也是如此——我敢肯定!这是文化革命得以出现和推行的最根本的基础。不然,文革是绝不可能如此全国全民全面如此匪夷所思地疯狂的。这从55万右派残存者今天的思想认识可以推断,这从当今知识人的全体堕落、帮忙帮闲帮凶可以证实。所以,不要奇怪郑义当时会把毛主席像章别到胸肉上以表忠、以感戴;我也有类似的行为:被狱卒、被保皇派痛打殴辱后捧着毛主席语录册放声大哭、哀号“毛主席万岁!”“毛主席,来救救我们吧!”,不止一次如此。我以后的彻底醒悟端赖曾有的这誓死效忠。刘宾雁将其提炼归纳总括为“第二种忠诚”,八十年代还大力鼓吹宣扬,迎合了适应了许多许多执政者和知识人、民众的思想观念和心理状态。
    
    刘少奇邓小平派工作组整人,这是全国性的现象,是共产党根据建党建政以来历次运动整人尤其是整知识人的惯例N次出现的现象。所以才会有毛泽东的撤工作组,平反、烧毁黑材料的反常的大举措。刘国凯将它正确地准确地英明地总结归纳为刘少奇邓小平搞的第二次反右。至于造反派被“平反”前后是“奉旨”造反,还是“趁机”造反,不仅是见仁见智,也是见人见异,就是说,两者都有。此前的造反较之右派的“鸣放”是前进了一步的,正是人民文革的肇始、滥觞。这一点,刘国凯火眼金睛,高屋建瓴,早就有见及此,且一直分析研究鼓呼。这是绝不可忽视的历史现象,是中华民族、中华知识人极为难得的原始觉醒,较之胡风、右派都前进了。
    
    刘毛派、撤工作组后,造反、保皇就壁垒森严、泾渭分明了。造、保两方经过刘、毛人为的有意的打压、平反,原本就有的矛盾就更加固加深加重以至水火不容势不两立了。刘毛都是深谙人性的弱点和丑陋一面的,一直充分地有意识有实效地利用着这一点。毛泽东利用造反派打倒了刘邓后,就弃若敝屣了。以后的派驻军工宣队、抓5·16、清理阶级队伍、各地集体性的屠杀造反派……有他无可奈何、必须迎合照顾周恩来为代表的党内保守势力的因素,更有毛其实最明白:这些真正的造反派,才是他和他的政权他的党的致命对手、掘墓人。
    
    新疆兵团的特点是有枪有炮,无须去夺解放军的枪。兵团的保皇派称“第二野战军”,兵团的造反派没有统一的组织,一直是游兵散勇式的。这是因为兵团本身是个大监狱大熔炉。保守势力惯常的强大无比。
    
    抄录旧文“我是新疆造反派” 一段,以见什么叫共产党的“生产建设兵团”。
    
    “兵团是一个什么样的处所呢? 66年的元旦,我借穿了同寝室回族教师一双高筒黑靴,自我感觉很好,一大早起来,走来走去,远远看见女老师宿舍的年轻异性同胞们出门,就招手高喊:‘姑娘们,你们好!新年好!’未料,第二天,领导找我谈话,要我以后不要这样大喊大叫,影响不好。当然,很委婉,先肯定我的热情。我纳闷,这领导是怎么知道的。原来那些姑娘中间,有一位团支书,很循规蹈矩很喜欢汇报思想的人。她大约觉得我这样大声问好肉麻,是小资产阶级作风,很看不惯,就向领导汇报了。应该说,也不是一定有什么恶意,只是当时的教育灌输深入她的脑髓而自然而然的行为。现在回想起来这才是真正可怕之所在。那可真是一个大牢笼、大监狱啊!其实,即是当时,领导、舆论和我们自己也是把它公开地说成是一个大熔炉——改造思想的大熔炉的。大熔炉,比大监狱更厉害更可怕,所以许多人尸骨无存!”
    
    新疆石河子是全国最早开枪射杀造反派的地方,发生在1967年1月26日凌晨,比青海西宁的军区司令赵永夫奉叶剑英命令开枪杀人早了一个月。这是因为兵团本身就有枪,保皇派从一开始手中就有枪。石河子是兵团重镇,有农八师、工二师两个师部在石河子,再一个“石管处”,也是师级编制,居民全部是兵团战士。石河子还有一个直属兵团的独立团——实际是兵团的炮团,各种炮和汽车是炮团的主要装备,当然也有各种枪支。我的同乡——温州来的支边青年有十几人分配在炮团绿化队扛坎土曼种树植林修理地球,他们也分有枪的。就是这个炮团,扛着冲锋枪,开着汽车,在天色未明时分(充分地利用拂晓进攻的战术特点),大兵压境至也在石河子的兵团八一毛纺厂镇压造反派,开枪打死了人。具体打死了多少人已不复记忆,但可以肯定的是在十余人内,绝非几十人百余人之谱。那天是我们从北京串联返回的次日,我们赶到毛纺厂声援造反派,天色微明中,还见到被造反派拦截在厂区坐在解放牌汽车车斗里穿着军大衣抱着冲锋枪耷拉着脑袋的炮团战士。那天,除了炮团跑到毛纺厂开枪打死人外,农八师师部的保皇派也开枪打死了人,我的一个学生王万东就因路过死在农八师师部围墙外的路上。我记得我写了“告全国同胞书”大字报,有人请印刷厂的造反派铅字排版印刷了许多。这是我的文字第一次被铅字印制,印象特别深刻。
    
    保皇派与当权派血肉相联,他们有枪,也敢开枪,就是因为当权派的指使、后台。新疆兵团造反派势单力薄,在兵团的各个单位,大多如此,不仅没有枪,有枪也不可能敢开。但是全中国的大气候则在毛泽东、中央文革的折腾下,“造反有理、革命无罪”,任谁也不敢公然说自己保皇不造反。所以,炮团有枪的保皇派强者在暗中开枪杀了造反派后会能被力量相差绝对悬殊的弱者造反派拦截住而不敢公然再行凶杀人。历史就在这样的诡谲迷蒙中演进。现在的人稍不留心,就会堕入五里雾中,遑论别有用心者了。
    
    其实,中共建政以来,所有反对反抗中共暴政,争民主自由的言行,从广义上来说,都是造反。从胡风开始,55万右派、大跃进时的彭德怀诸右倾言行被拔白旗者、文革中的“奉旨”、“趁机”者、“四五”悼念者、“七九”办民刊者、“六四”学生暴民者、新世纪不怕死的维权者、笃信宗教的法轮功信众及为其鸣冤叫屈者、海内外一切“旨在改变现行政治格局”者、体制内的叛逆者、以至香港的“港支联”、台湾未执政时的“民进党”……都是造反派!历史的前进就是在不断造反中进行着的。
    
    我后来被保皇派和当权派——石河子驻军指挥部联手以反对中央文件、反对中央文革的罪名正式拘留关押、送去劳改。至今那些整我的保皇派,其中有《老残游记》作者刘鹗的嫡玄孙,还夸我是好人。去年温州老乡重返石河子一游,见到当年旧人,保皇造反者都是逾花甲近古稀甚至耄耋之年了,他们没有一人说我这个当年的造反派劳改犯坏话的,不仅没说坏话,还净夸我正直善良硬气,最难得是一位在公安局工作了一辈子现已退居二线的学生还记得我,电话中尽夸我,其实我只与他相处过几个月而已。这使我感慨不已。人性是至高无上的。只要你守住人性的底线,只要你在艰难时世、困苦时刻坚持人性的正气善良,你终于会能得到认可肯定的。
    
    在全体沉沦堕落的大气候中,刘国凯坚守人性的正、真、善,不屈不挠坚持文化革命的研究,还原历史的真实,无论有多少曲折、有多少污泥浊水,都无阻其分毫,无损其毛发,历史会给他一个美丽的真实的恰如其分的准确的回礼的。
    
    我写俞梅荪文“琴心剑胆男儿行”正可移来用在国凯身上。“金刚怒目,所以降服四魔;菩萨低眉,所以慈悲六道。琴心剑胆,此之谓也!”“琴心剑胆,岂仅抚琴叮咚、佩剑扮酷而已!金刚怒目与菩萨低眉的转换亦非寻常人所能为之,须具骨子里的悲天悯人和无所畏惧、大侠情怀!中华文化中有恕道之说,基督教在新时代也风靡神州,爱人,连恶人也要爱,打了你的右脸,再把左脸也伸过去让打。时髦的精英们把这宽恕之道玩的出神入化,却有意无意地把这恕道、宽恕的大前提是公义、正义忘得一干二净。俞梅荪不是其中的一员!他敢于亮剑,敢于“比胆竞争”,敢于比不怕死,敢于舍生取义,笑傲江湖!他要的首先是公义、正义,在此基础上的菩萨低眉才是真正的慈悲为怀。金刚怒目目圆睁,菩萨低眉眉偶横;恕道首须公义守,琴心剑胆男儿行!”
    
    我曾有联语写国凯,前些天又作韵语赠国凯。联语曰:
    
    草根蝉鸣,而立年已研究文革,传异邦大地,最念家国;
    丛莽狮吼,花甲岁犹呐喊造反,醒故国神州,终当凯旋。
    
    注:国凯兄以底层人、草根阶层自居,研究文革著作累累,其中有《草根蝉鸣》一书。
    
    韵语赠国凯曰:
    
    人民文革光焰万丈,历史铭记造反保皇。
    中华文化酱缸甚酱,兜底泛起孑孓蟑螂。
    煌煌巨制见证史实,蚍蜉撼树嗤不自量。
    寄语吾兄沉潜著作,蝉鸣草根狮吼丛莽。
    
    请参阅其它有关拙文。
    
    ·我是新疆造反派
    ·刘国凯教我三年文革、人民文革理论
    ·文革中保皇派杀人于无形
    ·为什么对文革造反派宣判死刑?
    
    07、12、19于地中海畔
    
    【原载:民主论坛 12、20】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新疆建设兵团骚乱:数千人砸派出所
  • 密世界最大兵团: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图)
  • 新疆生产建设兵团高层调整 人数之多属首次
  • 传新疆建设兵团发生军事叛乱,军方增兵新疆(图)
  • 新疆建设兵团某部发动军事叛乱,军方全力镇压(图)
  • 新疆建设兵团出现武装冲突危机/林保华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