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插在牛粪上的是朵什么花/西风独自凉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12月18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西风独自更多文章请看西风独自专栏
    就“一尸两命”事件,围绕相关医规写了好几篇文章。感觉新语丝那些反驳小文的意见,在语文和法律常识上都存在问题(其中一些已经做了回应)。因此,“就这个事件,我的意见基本上表达完了,到此为止。”
     (博讯 boxun.com)

    对此,太簇在新语丝发表的《新语丝更是个思想交锋的战场》一文里提出了疑问:“高挂免战牌或是释放墨汁逃逸,就是西风‘改变、调整我有可能是错误的根深蒂固的观念’的表现方式?”
    
    当然不是。
    
    我改变对宗教或其他任何事物的看法,需要至少在我看来有足够的理由和事实。在之前的一篇文章里,我曾经提到过,之所以在某种程度上改变对宗教的看法,与杨小凯有很大的关系:作为世界一流的经济学家,杨小凯忧国忧民的赤子情怀和对自由民主、人权宪政的推崇、阐释,并未因他信仰宗教而有丝毫改变,反而变得更加坚强和充满理性。
    
    我随时准备改变、调整我有可能是错误的根深蒂固的观念,是因为人只有通过不断的学习,在改变和调整中才有进步的可能。大到科学理性,小至待人接物,莫不如此。
    
    讨论第33条医规,我无法把与我的观点相同或类似的普通网友、专家学者的文章、社论都贴上来,也无这个必要。而且,针对一些不同意见的文章,我业已回应,在有新意、符合语法、法律常识的反驳观点出现之前,我看不出还有什么继续讨论的价值。
    
    我感到恍惚,针对的只是那些在基本概念上犯糊涂的文章。新语丝作者的水平比其它一些坛子的要高,但在对第33条医规的理解上,个别作者显然进入了某种误区。
    
    太簇所谓“强大的反对意见”,我从来就嗤之以鼻。上网时间短,唯一称得上特点的就是我根本就没在乎过什么强大的反对意见。不论对事对人,我在爱国主义、日美和台湾、中医等等问题上发表的意见,谁都可以从事实和理论上进行反驳,用道理来说服我。咒骂或什么莫名其妙的“强大的反对意见”,休想让我感到畏惧或是高挂免战牌。
    
    我想说的是,思想交锋也得看对象。谁也没有那么多精力去和没有价值的言论反复纠缠已经说得很明白的问题。在这种情况下,我会高挂免战牌。认为这是释放墨汁逃逸也未尝不可。
    
    太簇在文章里还提到:
    
    “(刘夙)对自己在方舟子和我都被踢出非常“人文圈”的牛博后被请到牛博首页去“润物无声”,似乎很陶醉。方舟子对刘华杰和牛博的态度,关注新语丝的人都知道,刘夙也想必知道。能把方、刘、牛这些几乎水火不容的几方放在一个脑壳里和谐相处,很需要一番功夫。不知人文圈子里的刘华杰(大概在刘夙看来此人也应属科普圈)和牛博诸博主们(貌似也包括几个科普圈人士)怎么看刘夙对方舟子的推崇。”
    
    在这段话里,太簇活脱脱一副小人嘴脸,而且弱智,表现得比自己针砭的对象还要不堪----
    
    我不知道刘华杰,但老罗始终推崇方舟子雅俗共赏的科普文章,并在牛博首页推荐---太簇自己来回答这个问题:“牛博诸博主们怎么看刘夙对方舟子的推崇?”
    
    老罗在方舟子离开牛博这件事情上表现得不是一般的变态、差劲,令人恶心,即使旁观者也会感到愤怒。作为当事人,方舟子对牛博的态度也就可想而知。
    
    但是,不能把为人处事上的水火不容,带入每个具体的观点的是非之争。在自由民主、中医、科普等领域,新语丝和牛博侧重点不一,但我不认为它们在价值取向上有何不同。否则,方舟子当初也不会接受牛博的邀请。
    
    在哪里写文章并不重要,一篇文章在哪里出现也不重要,这篇文章本身是否值得一看才是关键所在。一朵鲜花哪怕插在了牛粪上,仍然还是鲜花。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家属为何肯定卫生部对“一尸两命”事件的表态?/西风独自凉
  • “一尸两命”:谁在误导公众?/西风独自凉
  • “一尸两命”案答阿木网友/西风独自凉
  • “一尸两命”是彻头彻尾的医疗事故/西风独自凉
  • 陈永苗:一尸两命案件:旗帜鲜明地反对北京卫生局鉴定结论
  • “一尸两命”:我唾弃你老母的坟墓/西风独自凉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