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天涯冉云飞:冉氏新闻评论周刊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12月10日 来稿)
      冉氏新闻评论周刊(35) 2007-12-10 星期一(Monday) 晴

      一:广东东莞将养猪列为主要污染源 后年起禁养。http://news.sina.com.cn/c/2007-12-05/033414451407.shtml我们读新闻应该找出一点规律,比如一旦涉及到政府的新闻,真是越来越荒唐;反之,只要是荒唐的新闻必与政府有关。华南虎的丑闻尚未有解决,与林业部门的胡来有关,这回又来了个对养猪禁养的荒唐措施。这些措施,并不是哪个人一时兴起的梦话,而是政府挟公权力的谵妄之语。关于这条措施的荒唐,承《南方都市报》每天的新闻评论往我邮箱里送,我已经读到了许多精彩的评论,其中尤以熊培云兄的评论至为精到,他的标题是“能养政府,为什么不能养猪?”我在他的意思的基础上,稍作一点自己的发挥与铺陈。养猪是有污染,是有它的负作用,但养政府更有负作用,尤其养我们这样没有权力制衡的政府,其负作用之大,有时真正不可想象,近于饮鸩止渴。但为什么我们还要一个有时简直像砒霜一样的政府呢?那是因为他们拥有纳税人养的私产枪杆子,以及狂揽苛捐杂税所带来的丰盛的腐败之资,这两者使得民众没有足够的能力抵抗,不得不暂时匍匐其间,隐忍偷生。除了这些以外,说明我们生活中还是有一些公共产品,不能靠没有组织的私人来完成,我们的公共利益不能靠没有组织的个体来保护。尽管我们这个政府破坏民众的公共利益是有目共睹的,但截至目前为止,还没有找到更好的办法,只好暂时隐忍将就。早有智者说过,政府是个不得不要的坏东西,因此应该加以制约与警惕,对其切不可轻易相信,更不能轻信他的自我表扬。可惜的是,几十年来,我们听他们天天开动传媒机器所进行的肉麻的自我表扬,听起了老茧,许多人甚至以为这肉麻的自我表扬就是事实的真相。再转过来说,是不是因为猪有污染,就不能养,那么我们是不是可以说,你政府这样坏,又不是民选的,我们就不必养呢?如果这样推理的话,中国目前这个政府是最应该被制止的,是最应该不被民众所养的。但为什么我们还主张不要这样的一刀切呢?至少这样的一刀切的社会震荡成本太大,后果多有不能控之处。要言之,我们需要政府,但我们需要的是民选的真正受制约受监督的民主政府,猪也要养,但要思考怎样解决污染,而不是因噎废食。民主自由的国家,在如何养政府和养猪上都积累了一大把先进的经验,不直接拿来借用,而想无端地像幻想狂一样去“创造”,东莞市政府贻人笑柄,致民愤怒,就是不可避免的。  二:不穿制服突查出租屋,吓坏老外。http://informationtimes.dayoo.com/html/2007-12/06/content_112297338.htm从民主国家来到专制国家,许多老外都有“凤凰再生”之感,“再生”者当然是适应者。适应者就是同流合污,在中国来便不坚持民主自由理念,甚至为了赚钱而丧失企业的社会责任和底线伦理。但另外有些人因为在自由民主国家太久,一时半会儿或者永远不能适应。不适应者,就是像这位老外,看到一伙像强盗一样的执法者,不穿制服,不出示证件,硬闯进他的租住屋,急得要壮烈跳楼。你可以说老外有言语不通的问题,但问题的实质肯定不在这里。在民主自由国家久居的老外,就像生于宫中,长于妇人之手的晋惠帝,哪见过什么饥饿?于是来个“何不食肉糜”,叫人以此度过饥馑难关。这位老外哪里见过这样执法的政府机构啊,他只在警匪片里见到过那些杀人不眨眼的土匪是如此,所以才如此想与其被活捉,不如当“烈士”。老外的跳楼彰显中国式的执法之粗暴之无耻之野蛮,的确不像一个文明国家的政府职能部门之所为。这也是政府一直以来利用公权力来侵害私权利,所导来的灾难性的后果。“风能进,雨能进,国王不能进”的思想,不深入民心,不思考政府的职能边界何在,必然会使更多的中国人的权利受损,像老外这样碰巧跳楼的也许不多,但中国的老百姓却因此遭受无穷无尽的伤害。我早就说过,中国的政府在与民争利时,其权力大到可以横行无边;当要他保证民众利益不受侵害的时候,其权力好像弱不禁风的濒危病人,他不仅不管,还要从你身上刮油。  三:财政部:中国税负并不高。http://www.nanfangdaily.com.cn/southnews/dd/dsb/A10/200712030071.asp如果你相信一个不受真正约束的政府向你所说的诸种美妙言辞,就像你傻到去相信对你并无感情的妓女向你示爱一样,这样的错误除了被人卖了还帮着数钱以外,没有什么好结果等着你。换言之,现在许多政府部门的官员的言论和妓女向你示爱的许诺有一拚,但其危害却远比妓女要大。为什么呢,妓女向你示爱,只不过为了骗点你的小财,而且她手中并没有握着什么权力来胁迫你,更不可能开动各种传媒来说她是如何爱你,而你如何有负于她,你完全可以置之不理。但不受制约的政府的危害就不同,比如这个睁眼说瞎话的财政部副部长王军,其所说的言论就比妓女向示爱要有危害得多。为什么呢,一来他们不受监督,二来他们拥有传媒,三来他们拥有话语权,四来他们还有更强的枪杆子与税收。总之,他说的话,你要是不相信,要是去质疑也没有什么用,因为他拥有一切,因为他们不是民选,可以肆意胡说。税负高不高,不需要什么高深的理论阐释,只要是老百姓就能感觉到。上不起学,看不起病,住不起房,就是税负高的必然结果。即纳了很多税,享受的福利却趋近于无,这就是税负高。《福布斯》说中国的税负全世界第三,在法国与比利时之前,我认为这是对法比两国现实政治生态的不实之词。法比两国税负高是因为他们享受的福利太多,而中国的税负高是因为中国人基本没有享受什么福利,所以这两者的税负原因是不可比的,不应该拿在一起来比。从权利与义务对等的原则上来看,比绝对税负上看,中国是当之无愧的世界第一税负国家。“王军说,衡量一个国家的税负,要从政府职能范围、政府价值取向、国情和发展阶段这3个方面来看。《福布斯》排行榜把各种不同的税率简单相加计算税负,这样的比较很不科学,不是国际公认的客观指标。”在这位财政部的官员看来,如果完全实施国际标准的话,似乎对解释他的中国税负有利,事实正好相反。且不说他所说的三项衡评标准是否正确,国情是块拿来他们进行无度贪污的遮羞布根本就不值一说,我们只说其中“政府的价值取向”。中国政府的价值取向是什么,中国政府的价值取向就是与民争利,侵占民众利为己有,拿国家这样虎皮来拉自己贪污腐败之大旗,中国政府的价值取向就是只让你交税,不让你享受权利。只让你空得个纳税光荣,而他们却从中无度地贪污税款,不让民众偶尔受到二次分配的好处感谢纳税人,而是故意歪曲地要受惠者感谢党与政府。税务机关的腐败,税款使用的不透明,税收于民众的益处小到令人齿冷的地步,这可能就是王军所说的“政府的价值取向”吧。  四:广东阳江黑帮案“保护伞”锁定 市民因庆祝被刺。http://news.sohu.com/20071205/n253804322.shtml原来警匪一家的说法,也许是民众偶尔的戏言,而现在基本上成为见惯不惊的事实。从各地偶尔报道(还有大批的没有报道出来)出来的黑帮案中,各地政府部门在其间盘根错节的利益,到了令人触目惊心的地步。可以这样说,某些政府部门已与黑帮无二,当然这是没有民选的政府的必然结果。从最高当轴的得鼎到下面的基层政府之得利,在程序上讲都不合一个文明政府之作为。简言之,由于不合法,所以必然走向与公开的黑帮相勾结,从而谋取自己私利的地步。就像道貌岸然的伪君子,不管他多么舌灿莲花,最终不改其伪君子的本质。同理,一个不受监督的政府,必然与黑帮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古今中外的历史早已证明了此点。被政府打压的黑帮是没有执照的黑社会,而非民选的且不受真正监督的政府,也只不过一个好像有执照的黑社会罢了。  五:欧阳自远强调月照真实 怀疑真实性是侮辱中国。http://news.tom.com/2007-12-07/OI27/85438857.html这样不长脑子的科学家所说的话,频繁出现在中国媒体上,与集团利益相勾结,已是见惯不惊。这些科学家也许在做自己本职工作时,有一定的成就,但一旦涉及到对公共领域的评说(如钟南山因电脑被偷要求重新再立收容制度一样可笑),就变得智商几乎为零。钱学森可以参加造两弹,却说亩产上万斤,大肆揭批右派分子的丑恶,这样名头小得多的欧阳自远也不甘示弱。欧阳自远可以懂点科学,但却不具备真正科学的头脑,那就是世界上没有任何一种东西有免于受批评与怀疑的权利,在未得到真正的科学证实之前,月照也不能幸免。这是一个常识,任何人事未经彻底证明之前皆可怀疑。同时哪怕证明了或者结了案了,他人依旧也有保留自己意见与怀疑的权利。怀疑月照的真实,就是怀疑中国,这种偷换概念,毫无逻辑,和批评政府就是颠覆国家,和批评专制政府就是反华,一样没有脑子。欧阳自远们可以做的是,拿事实与证据来说服别人的质疑,而不是拿对“中国的侮辱”这样的说辞,来真正侮辱民众的智商。批评中国科学搞假,怀疑月照的真实性与侮辱中国根本没有丝毫的联系,这样不搭界的低智商说辞,依旧堂皇地在媒体上出现,只不过是拜四九后年中共愚民教育之赐。如今的时尚是,任何要想免于批评的人事,都拿国家这件大氅,来遮挡他们现实的脓疮,好让他们金蝉脱壳,从而推脱责任。要是在四九年前,如果有哪位科学家像欧阳自远一样如此说话,一定会被科学界自身逐一批驳,根本无需民众出来打扫卫生。  六:小学实行红色教育 学生握红缨枪喊革命口号。http://news.zj.com/society/detail/2007-12-08/900954.html这样的混账教育与领赏心态,恐怕目前的官方也未必领情。四九年后的一、二十时年内,官方叶公好“农”,是因为他们以造反和暴力起家,他们大多是游民,因此比附历代的游民起义,美化历代的农民起义,来藉此消除自己政权统治合法性的焦虑。所以彼时盛产大批好“农”的叶公型御用史学家,农民起义之研究成为空前的显学。八十年以降,时移世变,农民起义的研究早已不像中共初得鼎时那般备受重视,真正研究这一切倒是要拜海外周锡瑞、裴宜理等先生的努力了(中国研究者的风派作风由此可见一斑)。后来二十世纪末中央台播《太平天国》这样的游民起义片子,被官方叫快速放了了事,以后便不再重放。这到底是为什么呢?让我拿毛泽东五七年整治知识分子一句名言来说吧:事情正在起变化。如今官方彻底走向衰弱的后极权时代,因此那些客观上“教唆”民众如何起来反抗与维权的人事,就不再做宣传了,宣传了反而会对官方的统治起负作用。那么像这样的红色教育,虽然愚了民愚了学生,其实也是一柄双刃剑,因为这样的教育是仇恨教育。仇恨教育的核心,就是用暴力,而不是用谈判妥协沟通来解决问题。这样一来,当这批用红色教育起来的人长大以后,残酷的现实会教育他们,被教育后,由于所受的是仇恨教育,最终只有采取革命方式来对待现实中的不公,那么官方就会吃不了兜着走。官方这几年为什么老提和谐呢?就是因为他知道仇恨教育真正反过来吞噬他们。而河南这样的小学教育不能领会官方的深意,更破坏和谐,做奴才做到这个份,也许可以愚忠可嘉。但你要是一“嘉”他,最终会因这样的表扬而自取其辱的。我不赞同官方表面和谐的言辞,但喜欢真正在民主自由制度下的和谐,我是反对这样的仇恨及愚蠢教育。同时,也可以清醒地告诉河南这样的奴才教育者,你这样过度的奴才表现,你的主子是未必领情的,主子都“与时俱进”了,你还在那里刻舟求剑,未免落后太多。  七:官员整容渐成官场新景 整容背后的玄机在哪?http://news.tom.com/2007-04-18/OI27/35267468.html中国官员的无恶不作,丑态百出,超出任何一位中国小说家的手笔。中国小说家生在这样的国度写不出伟大的小说,最主要的不是因为他们没有想像力,而是因为他们对现实不忠,因为荒唐的中国现实,单从创作的角度上看,比他们绞尽脑汁的想像力要伟大得多。别说外国,中国几千年的历史,有像目前这样卖官鬻爵如此盛行的吗?倘使有的话,有像目前这样能大规模买或强占各种各样文凭,视文凭如囊中之物,随要随取,官员博士硕士满天飞的时代吗?我包管你读遍二十四史,绝对没有。可以这样说,官场的无耻蛮横,几千年来无过于今日;官员之下三烂,也无过于今日。如雇拥杀人、包二奶等层出不穷便是此种微不足道的例证。伪造或者购买假文凭,伪造自己的年龄,都不是什么新闻。但许多官员为了自己看上去年轻,与自己伪造的实际年龄看上去相符,采取韩国演艺界崇尚整容的方式,来使自己得到提升或者延缓退休,以便捞取更多的不义之财。演艺界整容,当然也是为了利益,但别人是自我花钱。而官员整容,我敢说基本是纳税人的钱来做。想一想官员及其家属吃的、穿的、用的、住的、行的,都是纳税人的钱财,现在更兼其身体不受之他的父母,也是纳税人的钱所改造的,可见中国的官员,其贪鄙深入骨髓,真可谓无度耗费纳税人的钱将自己武装到了牙齿。

    2007年12月10日9:30分于成都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