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牟传珩:经验政府政治黑名单——谁在阻挠台海两岸学术交流?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12月08日 转载)
    牟传珩更多文章请看牟传珩专栏
     最近, 熊培云 先生撰文 《黑名单是一种驯服社会的方式》(原载《山西晚报》)说:" 如果我们承认每一份黑名单都是对相应责任人做权利的减法, 每一份黑名单所对应的都将是权利的贫困化, 就不难发现, 在人们不断追加的歧视战争中, 整个社会势必因此分崩离析。而长此以往, 恐怕再有希望的社会也会回退到自给却不能自足的石器时代。" 李昌玉 先生 读 过此文 有感而发 , 写出了一篇很好的短文《 更要反对的是政治黑名单》,文章说:"我认为更可怕的是政府手上的政治黑名单……我从前是右派分子,现在就不知道叫什么分子了,但我的书籍、护照、赴港旅行证被抄家抄走半年以上了。政府当然是怕我'偷越国境',限制在国内,但是美国普林斯顿大学召开的'反右运动国际学术研讨会'已经结束快半年了,为什么还不还给我呢?还有山东大学的孙文广教授,几次申请赴港旅行证,都被拒绝。"李昌玉先生最后写道,我要大声疾呼:依靠黑名单是 "驯服 "不了社会,构建不了 "和谐社会" 的。用黑名单 "驯服 "社会正说明政府的低能无能。
     (博讯 boxun.com)

     李昌玉先生的这篇文章来得正是时候,同样也引发了我对"政治黑名单"的共鸣。因为,我不仅过去一再遭遇"政治黑名单"监控,而且刚刚又经验了一次"政治黑名单"剥权。为此,很有必要再为李先生的上述观点提供了一个同样发生在山东属地的真实而生动的例证。近期,台湾一所大学邀请我与爱人一同赴台,参加他们12 月中旬举办的一个研讨会,进行学术交流与访问。为此,我们根据对方的建议,先去香港旅游,再由他们办理赴台过境。为此,我前几天特付费参加了旅游公司的香港七日游,并按公安局出入境管理处要求,填表、照相提供了一切办理临时"港澳通行证"所需的资料。到香港旅游,本是一件再普通不过的事情了,但就在旅游公司业务员将我的身份资料提交给公安出入境管理处工作人员时,对方输入微机后,立即遭遇到公安内控"黑名单"。接着他们神色严肃地与旅游公司业务员耳语了几句,然后对我说,等待他们的请示结果。但我在那里等待了一个多小时,他们仍无回音。无奈之下,我直接闯进了他们的主管领导办公室,询问他们有什么依据剥夺我的行动自由与旅行权利?该部门领导直言不讳地对我说,是青岛国保政治秘密警察系统不同意我出境,并要给我提供一个电话,让我问问他们。当我真要记录电话时,他便进入里间,不知是给谁打了电话,然后出来告诉我:你打电话也没用,反正我们不能给你办理过境通行证。我当即要求他们给予书面答复,但他们以时间来不及为由,至今也未依法给予答复文书。这一事件再次验证了中国政府手中握有的一份长长内控(内部管理)黑名单。
    
     中国政府一向把阻碍海峡两岸民间交往和思想、文化、学术交流的责任推向台湾。然而,未曾听说过台湾政府阻挠过批评台湾政治的人士来大陆访问与交流,大闹台湾议会,猛烈抨击政府的李敖来大陆出尽风头就是例证,更何况不少台湾反对党人士来去自由,为中共统战工作效劳。反观大陆,即是仅仅纯粹民间学术交流赴台湾访问,也要受到意识形态过滤,符合政审标准。我相信中共不喜欢的台湾人来大陆,同样也会进入黑名单。如果台湾政府也像大陆政府如此政治挂帅,恐怕能来大陆或能去台湾的人没有几个,两岸人员往来与文化学术交流就将成为空谈。在中国大陆,只要您敢批评中共当局,立即就会被加入政府打击报复的黑名单,终生成为公安当局的"内控管理对象"。这些人轻则要被经济上断粮,政治上监控或软禁;严重的则要被逮捕、判刑。记得 2001年黑名单竟荒唐地演出了"燕鹏偷越国境"一案,把一个正常接受边关检查仅想去越南旅游的温和持不同政见者送进了监狱,也导致了我一个仅仅因抨击当局侵犯人权而深陷囹圄三年的悲剧。也是这样的黑名单监控,最终致使燕鹏被迫铤而走险 ,以生命为代价,寻求去台湾民主制度避难。如今,大陆中央电视四台每晚"海峡两岸"专栏节目,邀请的那些台湾亲共人士,以台湾时事评论员、教授、议员等身份发表抹黑台湾民主,攻击政府言论。这些人如生活在大陆,个个都难逃被逮捕、判刑的命运。相比之下,是谁在阻挠两岸人民正常的交往与文化学术活动,哪里的人民享有更充分的权利与自由,不是已经昭然若揭了吗?如果两岸人民能在充分知情的情况下比对,一定会更崇尚民主制度,而拒绝专制监控。今天台湾人民不屈不挠,坚持自己的政治选择,难道不是中共至今不能善待国民,随意侵犯人权的现实造成的吗?试问当今世界哪里的人民愿意终生生活在黑名单的控制中。因此,这样的黑名单才是破坏两岸人民正常往来和学术交流的真正元凶。中国政府手中握有的长长内控黑名单,当是海峡两岸人民共同唾弃的。
    
     眼下,依然生活在中国大陆的异见人士,大都不同程度地验证过政府手中的黑名单。在此再举几个现成的例子:2007 年4月 30日 ,六四伤残者齐志勇先生曾经到"北京市公安局出入境管理处"办理"港澳通行证"及"赴港签注"。但他的合法出境要求却被警方非法驳回。出入境管理处的警察告知齐志勇,让他询问所在区的国保,因为对齐志勇的出境限制是由国保政治秘密警察系统设置的。2007 年8月 22日 ,上海市公安局出入境管理局拒绝颁发郑恩宠律师护照和港澳通行证。2007 年 12 月3 日下午,侯文豹前往其户籍所在地——安徽省淮北市濉溪县办理护照申请事项 被告知:"你的申请上面不批准,具体原因你到淮北市公安局国保那里去问。"这也许就是 熊培云《黑名单是一种驯服社会的方式》一文中的担忧:恐怕这个社会真要如福柯所说,变成彻头彻尾的" 监狱群岛 "了。
    
     中国人民长期生活在政府黑名单中的事实,充分力证了大陆至今都是一个警察国家。对此刚刚获得自由不久的杨建利博士在自由亚洲电台对谈《故国归来谈宪政》时说:"当局随时准备镇压消灭任何地方的抗议示威活动,而且监视着他们认为的'有问题的人'和他们的活动,随时实施骚扰暴虐逮捕监禁驱逐等, 中国政府基本上是用警察的力量强硬维持表面的专制秩序。现在的中国可以说是百分之百的警察国家。
    转自《自由圣火》)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牟传珩:中共的政党功能变异与资源流失
  • 牟传珩:中国官府腐败与“举报困境”
  • 牟传珩:我们已经没有了冬天
  • 今日世界政治新主题——谴责共产极权与清算秘密警察/牟传珩
  • 牟传珩:现代中国两种“自由观”的对立-- 毛泽东与殷海光言论对比
  • 牟传珩:在记忆中连接
  • 牟传珩:来自中南海的“文化软实力”战役
  • 牟传珩:两种“软实力”较量——中共反击“价值观外交”
  • 牟传珩:中国媒体腐败的“累粪运动”
  • 聚焦《中国的政党制度》白皮书/牟传珩
  • 新官场任人秘籍——中国接班人“九唯标准”/牟传珩
  • 牟传珩:中国特色的“崇官文化”—— 解读“官场冷漠与刁难综合症”
  • 牟传珩:“向不可能挑战”——孙文广教授独立参选联想
  • 牟传珩:灌输“红色记忆”与“恶搞”红色经典
  • 牟传珩:祭送包遵信
  • 牟传珩:谁在导演红色版的《大国崛起》——走进《复兴之路》背后
  • 《律师法》修改设陷阱——中国法制遭遇大倒退/牟传珩
  • 牟传珩:美国为何举行中国血汗工厂听证会
  • 牟传珩:重阳节咏怀——再把希望拉成一张满弓
  • 牟传珩:中国倡议"奥林匹克休战"应从推倒"意识形态监狱"开始
  • 牟传珩:中国网站悬赏“找关系”—“贪渎文化”的“潜规则”传承
  • 中国民工的人权悲剧 ——聚焦“戴手铐、脚镣上仲裁庭事件”/牟传珩
  • 台灣中央廣播電台:訪問牟传珩先生
  • 牟传珩 :向山东省第一监狱走去
  • 牟传珩“胡温新政”思路清晰,纲领模糊
  • 牟传珩:中共第四代领导人政治哲学探秘
  • 牟传珩、燕鹏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法庭辩论纪实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