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艾克思:区议会民主派败选根本原因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12月05日 转载)
    
    区议会民主派败选根本原因
     (博讯 boxun.com)

     十一月十八日,香港进行区议会的选举投票,结果共产党外围组织民建
    联大胜,泛民主派失利;民建联取得一一五席,较上届增加五十三席,当选
    率达六成五;民主党则只得五十九席,与上一届的九十五席,正好颠倒过来
    ,当选率亦由上届的七成九,减少到五成五。泛民的其他党派中,首次派人
    参选的公民党获得八席,比原来的预期低;初试啼声而态度激进的社民联六
    席;前线则是三席,比上届少三席;“温和民主派”与以地区工作为主的民
    协也由二十五席减为十七席。工商界(也属于亲共阵营)的自由党则获得十
    四席,较上届多两席,但当选率就由四成八,跌至两成五。
    
     民主派 败选的表面原因
    
     对这个结果,民主党主席何俊仁说,民主党选情差强人意;而民建联得
    票率高,相信是因为民建联动员能力好及部署严密有关。公民党立法会议员
    汤家骅也表示对公民党选情感到失望,但指该党在地区工作时间太短、没足
    够资源,因此表现不算突出,有检讨必要。何俊仁与民协主席冯检基都表示
    要辞职负责;何俊仁获挽留,冯则辞意甚坚,并且表示旧的民协已经过去,
    未来是新民协。。
    
     这些政党负责人不但勇于担当,而且能从内部原因找问题,以利今后改
    进工作,精神可嘉,因为他们是民主派人士,不像共产党,“把一切功劳归
    于自己,把一切错误归于别人”。
    
     学者的观点又如何?中文大学政治与行政学系副教授马岳指出,今届投
    票率较上届低,明显是因为今年的经济好转而政治气氛淡薄,加上“七一效
    应”(二○○三年五十万人大游行)消散,市民少了需要利用选票表达不满
    的怨气,因此民主派减少了不少选票,亲中阵营则全面报捷。岭南大学公共
    管治研究部主任李彭广也说,由于社会稳定,市民毋须以行动表达诉求,加
    上区议会职能较低,都影响今届区选投票率。
    
     这些学者是在分析客观原因,也就是“客观形势”,当然也有它的道理
    。如此一来,似乎主客观原因都找到了。然而真正来说,这些原因都没有错
    ,但都不是根本的原因,否则无法解释一些深耕基层的候选人,为何得票还
    会低于空降或新冒出来的候选人。那么根本原因是什么呢?那就是香港落到
    坚持专制独裁、反对自由民主的共产党手里的所谓“一国两制”,香港的民
    主力量必然萎缩,这是逃不了的宿命。因为共产党掌握了香港的命运,所以
    我们看到这几年来一些情况的变化,使泛民主派在这次选举中严重失利。
    
     中共治下逃不了的宿命
    
     第一,中共吸取二○○三年大游行的教训,在研究香港人怀念英国人统
    治的心理因素后,采用软功,踢走董建华,任用“港英余孽”曾荫权做特首
    ,减轻香港人的抵触情绪。
    
     第二,中共用中港经贸关系更紧密安排与自由行来刺激香港的若干行业
    ;近来更大炒H股,甚至港股A股化的政策,刺激港股暴升,使“务实”的香
    港市民、股民“去政治化”而认同中共的统治。
    
     第三,同样的香港政党,因为中共对土共与民主派的爱憎分明,土共有
    取之不尽的资源;民主派在资源上遭到极大困难,以致在基层工作上无法与
    土共较劲,甚至一些小的收支疏失被特区政府查办,影响形象而失去选票。
    
     第四,中共用“爱国教育”煽动民族主义情绪,尤其是最近借民主党创
    党主席李柱铭希望西方国家促使中国改善人权而被围剿成“汉奸”、“卖国
    贼”,丑化民主派,往往使民主派陷于被动。
    
     第五,然而相当重要的原因,则是中共用渗透的方式不同程度影响与控
    制香港媒体,所以不但吹捧中共“拯救”香港经济的作用,香港即使反共报
    纸也肉麻的称呼“胡总、温总”,以致担心未来会出现“杂种”,因为“习
    ”与“杂”粤语乃谐音也。对民主派则几乎每天极尽丑化的能事。媒体的角
    色,就是“慢火煮青蛙”的“慢火”,久而久之,对香港市民起洗脑作用。
    
     不能堕入民族主义陷阱
    
     在这些问题上,香港民主派似乎遇到“不可抗拒的力量”;的确中共收
    回香港,对民主派说来,是难以抗拒的力量;但是能不能做得好一些呢?例
    如,中共用主权来压制人权,以民族主义捆绑民主主义,民主派却缺乏抗争
    的办法,甚至随声附和。例如在批判李柱铭是“汉奸”时,一直辩解自己也
    爱国而不是汉奸,认同中共的民族主义,却不敢去说明民主派的爱国首先是
    爱人民,这个国不是共产党的国,而是人民的国,因此必须是人民当家作主
    的国家,而不是“一党专政”的国家。由于没有进行这样的区别,或者解释
    的不够有力,却跟着中共在反日、反台独等问题上起哄,也就堕入中共所设
    下的民族主义陷阱,更因此误导民众也掉入这个陷阱。试问,如果以民族主
    义可以跟在中共屁股后面大反日本,又有什么理由不可以反对美国?美国与
    日本都是民主国家呀。反对台独不也是借此丑化与反对台湾的民主制度吗?
    
     再如经济问题,中共的“政策”刺激香港经济,但是不也使香港经济畸
    形发展吗?怎能忽略它的负面影响?香港经济不是健康的转型,继续成为世
    界的“东方之珠”,而是中国的“南海明珠”。依赖“自由行”的结果,香
    港就不再是国际都会了。
    
     同样的今年以来股市的A股化,也使香港有沦为“中国金融中心”而不
    是“国际金融中心”的危险。中国的股市是“猪(朱)市”与“虎(胡)市
    ”,因此而成为政策市,香港不也开始如此?因为中国宣布“港股自由行”
    而使港股暴升,又因为中国停止自由行而暴跌,甚至因为深圳一个地方的政
    策,限制银行提款以及中央电视台翻炒取缔一个地下钱庄的旧闻而使港股暴
    跌,难道香港这个国际金融中心就操控在深圳那几个无法无天、不顾信誉的
    几个银行与中央电视台有心误导的新闻节目里?
    
     中港一体化两制将消失
    
     而号称国际金融中心的香港媒体,还有专业的财经报章,有谁对这种荒
    唐现象敢提出批评?这是中国一直要外国承认的“完全市场经济”地位吗?
    可惜,经济议题一直是民主派的薄弱环节,多年来一直没有解决这个问题,
    因此亲共分子也就一直鼓吹“拼经济”来转移民主政治的话题。
    
     我们也看到,政府一些官员在努力使中港一体化、深港合并化,民主派
    对这些没有反应,连中国政府压迫香港海关收回有毒牙膏下架的指令,公然
    违反基本法而干涉香港内政的事情,民主派也没有什么反应。这就默认香港
    不必有什么“两制”,只要“一国”就可以了。所谓“一国”是前提,抹杀
    “两制”的做法也就日益合理化了。在这个情况下,民主派的政治空间当然
    是日渐萎缩了。
    
     在中共专制统治下,民主派的处境日益困难自不待言,但是如果民主派
    自己不能突破中共所设下的议题,就只能自缚手脚,随着越来越紧的绳索而
    日益消退,这不是危言耸听。
    
    争鸣 2007年12月号 _(博讯记者:凌锋)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12.26人类灾难日?/艾克思
  • 金正日选美国国庆试射导弹/艾克思
  • 中共「护法」压制普选「新思维」/艾克思
  • 温家宝忘主,李骚星抓狂/艾克思
  • 特首与土共蜜月结束?/艾克思
  • 解读香港“深层次矛盾”/艾克思
  • 香港政改横刀杀出区议会/艾克思
  • 特首政改受挫,中共软功分化/艾克思
  • 艾克思:人民币升值与中共心理状态
  • 自动当选特首,曾荫权坐上三煞位/艾克思
  • 艾克思:董建华下台的黑箱作业
  • 艾克思:胡锦涛扩权 老百姓维权
  • 矿难掀权斗,油荒爆危机/艾克思
  • 艾克思:胡锦涛扩权 老百姓维权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