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今日世界政治新主题——谴责共产极权与清算秘密警察/牟传珩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11月28日 转载)
    牟传珩更多文章请看牟传珩专栏
    本月24日,在乌克兰首都基辅秘哈伊尔广场,举行了1932-1933年期间大饥荒纪念日活动。总统尤先科、总理亚努克维奇、前总理尤莉雅•提摩申科等政要和一些宗教人士代表参加了这次活动,乌克兰总统尤先科公开呼吁国际社会谴责共产极权政权。他表示,“全世界谴责共产主义暴行的时刻就要来了!”这一新闻被媒体广泛报道后,已成为当今世界政治的一个新主题。
     尤先科在此次活动上特别强调:在谴责共产极权主义以前,乌克兰必须穿上“洁白的衬衫”,去掉身体里共产极权的烙印。他表示,布尔什维克罪行、史达林罪行、法西斯罪行,他们都具有一个性质,就是 “仇恨人类”。 “它在这个空间屠杀了我们很多没有罪的人民,如俄罗斯人、塔塔尔族人、白俄罗斯人、犹太人、波兰人和一些别的国家民族的人。尤先科认为,乌克兰的政治问题就是以前的共产极权的存在所留下的问题。他说:“共产极权主义中断了历史一代人的联系,打断了我们的灵魂、记忆、思想、文化和语言。在各种阶层的人中种下了恐惧,而我们今天正在收割它的果实。就是这样,这无止境的害怕也正是我们现在政治和社会的疾病。”尤先科如此论断,颇具现实性。 (博讯 boxun.com)

    众所周知,共产主义暴行在国内政治中主要是依赖庞大的秘密警察机构与队伍进行的。在苏联解体后,东欧的前共产党国家纷纷把当时的秘密警察不择手段地监视、镇压人民的档案解密。那些在共产党统治时代出卖良心的告密者和线民的身份也大都曝光天下。《星岛网讯》就曾报道过俄罗斯安全部门决定,把上个世纪苏共斯大林统治时期的秘密档案解密。公开了许多斯大林政治迫害内幕。这些档案记录了当年上千万名受害者的情况。这个国家实质上早已开始了对克格勃的清算。此据《环球时报》(2006-07-25 第04版)文章称:波兰议会以绝对优势通过了一项新的秘密调查法。这让许多人感到万分恐惧和惊慌。因为它意味着一场对克格勃特务的“清算风波”将席卷整个波兰,乃至整个前共产党统治国家。自共产党政权在东欧垮台后,许多曾经受过秘密警察迫害的人士纷纷要求政府公布档案,揪出“特务”和向秘密机关提供信息的线人。
    在波兰这个前共产党统治的国家,当红色盖头的面纱被揭开之后,许多受害者惊奇地发现,在迫害和出卖他们的人中,不仅有秘密警察,还有邻居、好友甚至配偶和子女。整个社会到处都是政治警察的密探与线人。为此,新的秘密调查法规定:只要是从事公职的波兰人,都必须出示由民族记忆委员会颁发的证书,证实其拥有者不是过去波兰秘密机构的特务,也没有充当这些机构的线人,收集并提供其他公民的信息。如果没有这一纸证书,就很可能被解职或找不到工作。
    正当“清算”议案风波席卷波兰时,保加利亚也开始了清算秘密警察的罪恶,其锐利锋芒甚至直逼总统。 保加利亚总统格奥尔基•珀尔瓦诺夫是一名历史学家,他曾倡导成立了政党联盟,该联盟包括保加利亚社会党、西美昂二世国民运动、争取权利与自由运动等左翼党派。当地新闻媒体披露说,珀尔瓦诺夫在社会主义时期充当过保加利亚克格勃的特务,证据是保加利亚专门机构的档案中有一份“格策案卷”(格策是格奥尔基的化名)。
    几年前,这种“清算”在德国几也引发了政治风潮。2003年7月8日,前东德秘密警察档案管理机构举行了直接涉及20万人政治前途的新闻发布会。该会首次透露:前柏林国际知名的洪堡德大学校长芬克,定期向秘密警察提供报告,汇报教授和学生们的政治态度。此外,还有足球球星、知名作家、教师等。在共产党统治的东德,可以说每一个角落都有警察的”线民”。东德秘密警察机构“斯塔西”成立于1950年4月,是苏联克格勃的前身NKVD一手炮制出来的,所以无论是在结构还是在任务上都跟苏联的NKVD一样。“斯塔西”的主要职责是对内掌握民众思想的动态,打压任何反政府苗头,维护执政党的绝对利益,并为此编织了一张遍布全东德每一个角落的“告密者”网络。此据两德统一后官方解密的东德前秘密警察部分绝密档案权威资料显示,到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末,“斯塔西”的“告密者”光是正式登记在册的就有175000人,而非官方的数字则是这个数据的10倍以上。这也就是说,每100名东德人中就有1人是告密者。至于东德民众加入告密者行列的原因颇多:有害怕遭到其它密告者暗算的,有遭到秘密警察威胁的,有为了从秘密警察那里因告密得到奖金回报的。东德秘密警察机构本身则有90000名身着制服和便衣的特工。在前东德一千八百万人口中,秘密警察备案了六百多万人口。这个数据说明,每三人中就有一个人被警察监控。这样规模的情报工作,造成了夫妇之间、朋友之间、同事之间的广泛猜疑与恐慌。有报道称:东德物理学家,人权活动家帕皮斯被秘密警察骚扰了二十年,失去工作,时常被拘留。帕皮斯从档案中知道警方计划破坏他的婚姻,使他的朋友疏远他,甚至鼓动他的儿子反对他。他们要他的妻子离开他,条件是可以获得更高级教育的机会和获得一笔金钱,还可以获得到其它任何社会主义国家旅行的签证。为此目的,秘密警察派遣了一位美男子,设法与帕皮斯的妻子建立亲密关系。帕皮斯看过档案后对记者表示:“秘密警察从个人和事业全面地设法摧毁我的生活,这是犯法的,比犯法更坏,这简直是魔鬼的行为。”这样的事情在所有共产党统治的国家里都不稀奇。
    共产党国家的秘密警察收集如此众多公民的秘密档案,充分反映了那些统治者病态性的意识形态恐惧。他们把每个公民都视为潜在的政治敌人,记录他们日常生活的一切内容,结果他们还是无法抵制世界民主化潮流而最终垮台。
    在所有共产党统治国家,秘密警察收集资料都不是为了建立档案馆,他们收集情报的真正目的,都是为意识形态加工敌人提供线索。在某些情况下,秘密警察的镇压目标往往不是一个人,而是一群被认为对国家有危险的人中的所有人。不管是否从事反对运动,只要人们形成圈子 ,便是危险势力与分子。一切非官方的群集行为,对他们来说都是危险的,必须被监控和加以打击的。
    当尤先科呼出“全世界谴责共产主义暴行的时刻就要来了!”时,最惧怕的就是那种只为一党一派之私利服务,侵害民众利益,监控、迫害异见人士的秘密警察。秘密警察是人类一种最不耻的职业,从事这个职业的本身就是犯罪。他们大多灵魂肮脏,人格扭曲,最大的特点就是惧怕阳光。他们即使在有强权袒护的社会里也大多穿着马甲,不敢暴露真实身份。然而,世界民主化潮流,总有一天会打开所有共产党国家秘密警察的秘密档案!善恶有报,是人类社会的永恒法则。(转自《民主论坛〉)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牟传珩:现代中国两种“自由观”的对立-- 毛泽东与殷海光言论对比
  • 牟传珩:在记忆中连接
  • 牟传珩:来自中南海的“文化软实力”战役
  • 牟传珩:两种“软实力”较量——中共反击“价值观外交”
  • 牟传珩:中国媒体腐败的“累粪运动”
  • 聚焦《中国的政党制度》白皮书/牟传珩
  • 新官场任人秘籍——中国接班人“九唯标准”/牟传珩
  • 牟传珩:中国特色的“崇官文化”—— 解读“官场冷漠与刁难综合症”
  • 牟传珩:“向不可能挑战”——孙文广教授独立参选联想
  • 牟传珩:灌输“红色记忆”与“恶搞”红色经典
  • 牟传珩:祭送包遵信
  • 牟传珩:谁在导演红色版的《大国崛起》——走进《复兴之路》背后
  • 《律师法》修改设陷阱——中国法制遭遇大倒退/牟传珩
  • 牟传珩:美国为何举行中国血汗工厂听证会
  • 牟传珩:重阳节咏怀——再把希望拉成一张满弓
  • 牟传珩:中国急于应对“印度牌”——没有硝烟的新德里争夺战
  • 牟传珩:令人“振奋”的时代远未到来 ——“表达权”并非“十七大”报告新提法
  • 牟传珩:睡在主席台上的象征——中共“十七大”幕后解读
  • 牟传珩 :回望那样的时代
  • 牟传珩:中国倡议"奥林匹克休战"应从推倒"意识形态监狱"开始
  • 牟传珩:中国网站悬赏“找关系”—“贪渎文化”的“潜规则”传承
  • 中国民工的人权悲剧 ——聚焦“戴手铐、脚镣上仲裁庭事件”/牟传珩
  • 台灣中央廣播電台:訪問牟传珩先生
  • 牟传珩 :向山东省第一监狱走去
  • 牟传珩“胡温新政”思路清晰,纲领模糊
  • 牟传珩:中共第四代领导人政治哲学探秘
  • 牟传珩、燕鹏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法庭辩论纪实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