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吴庸:倡言民主转型者需经历三问
请看博讯热点:政治体制改革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11月27日 转载)
    
    十七大后,围绕胡锦涛的政治报告展开了新一轮民主造势活动。从不同角度、按不同规格论证民主改革的迫切性,指明继续拖延这一改革的危害性。这些议论,既有 对民主转型的明智见解,也有走向民主的途径设计,一腔真挚之情溢于言表。有人还提出顺利推进民主改革三原则:(1)"尽可能少地触犯既得利益者的利益", (2)"改革的方案要尽可能地以现行的法律规定为依托",(3)"采取一种渐进的方式,每次只走一小步"("尽管慢得让人有些灰心,但日积月累,也会造成 深刻的、也可以说是革命性的变化")。实行这些原则,自然阻力小,易推行,不过要达到民主转型目的却是不可能的,理由如下:(1)民主转型是社会利益的根 本性调整,要求废除特权阶层掠夺自社会的权益,这种"触犯"势必引起特权阶层猛烈反弹,不会轻易俯首。(2)法律除反映公共需求的规定外,具有鲜明的为统 治阶层服务的色彩,因此,"尽可能地以现行的法律为依托"就不可能突破特权阶层权益,无法实现民主转型目的。(3)量变到质变的临界点是新旧势力达到力量 的均衡,否则不可能有"革命性的变化"出现。看来,上述推动民主改革三原则只能对现有政治体制进行改良,不能对它进行根本改造。
     (博讯 boxun.com)

    为实现民主转型,必须对下述三个问题有足够的思想准备和正确的理解。如果答案不合格,说明转型的准备不足,转型的意愿不可能成功。
    
    (一)中共是什么性质的政党?这是首先要回答的问题。只有明确中共的性质,把握它的本质,才能懂得民主转型的艰巨性,在此基础上才有可能产生民主转型的切合实际的战略抉择。事实证明,不是任何有志于推动民主转型者都能对这个问题给予合格的答案。
    
    中共权力高度集中,不管集中程度表现为极权制还是后极权制,它都是集权主义政党。它还自命为"先进者",只有它能够代表"落后的多数",后者的命运必须由 它主宰,由它控制,这表明它是以极少数控制绝大多数的专制主义政党。集权,权力就不能分散到社会运作部门,更不能分散到民间,只能集中起来,形成寡头政 治。专制,权力就可以依最高决策者意志挥斥,拒绝任何质疑、异议和反抗,形成独裁政治。寡头垄断,独裁统治,中共这种本性与作为普世价值的民主是对立的, 没有任何通融渠道。专制主义与民主主义对抗,只能是谁战胜谁而不能谁包容谁。对专制的挑战,对民主的要求,被中共视为涉及共产党生死存亡问题,会激起它不 惜一切予以扑灭的暴戾反应。1957年反右即由此发生,"六四"屠城即因此暴发,显示中共维护其专制体制的用心异常强悍。
    
    当然,随着中共实力减弱,随着它的统治的合法性消失,党内外民主呼声的压力渐次加大,它不得不设法应付。它的策略是:在专制体制外围做点滴后退,但把持专 制体制的核心决不动摇,以继续维持它的统治。对党内,它实施某些层次的差额选举制,实施一定程度的监督制,推行职务任期年限制以及党代会常任制等等。对党 外,现在允许村一级海选村长,实行村民自治。所谓县乡两级政府直选只是做过若干试点,未曾普及。这就是中共面对民主压力做出的让步,是它迄今为止对民主要 求显示的底线。需要明确的是,即使这样的些微让步也是不牢靠的,旧的体制的惯性随时可以把这些让步呑噬。倡言民主转型者只能从这一现实出发,考虑如何才能 迫使中共不后退并做出更多让步,进一步还要考虑如何攻破中共专制体制核心。这方面没有现成经验可供咨询,只能靠艰苦的探寻。
    
    (二)能否识别中共言与行的分裂?这是要回答的第二个问题。只有认清中共言行不一的特点,才能识别它的宣传的虚伪性和它的种种活动的真实目的,在此基础上才有可能产生民主转型的针对性强的策略抉择。事实证明,有志于推动民主转型者最容易在这个问题上当受骗。
    
    伪装自己是中共一惯伎俩。干的是抢劫权力与财富,说的却是"为人民服务",由此造成言与行的分裂。如果赤裸裸地把抢劫为生暴露人间,恐怕中共早已被社会淘 汰了。宣传工作的美化,使这个抢劫党变成"一心救中国"的党,使毛泽东变成"人民大救星"。这种美化被强大的思想灌输,即"赤化",送到千家万户。基层党 组织,哪怕只有十来个党员,也要设组织委员与宣传委员,组织管抢劫,宣传管美化,配合默契。尤其是,这种颠倒是非的灌输往往贴上理论标签,有马恩列斯毛的 逻辑印记,再加上邓理论、江代表、胡科学的帮衬,布下一座迂回曲折的迷魂阵,陷入其中是不容易摆脱的。现在有多少人能参透毛泽东的"新民主主义"的实质? 有多少人能参透邓小平的"政治体制改革"的玄机?这两个实例说明,不能参透个中奥秘就会陷入其中而不能自拔,上当受骗而不能自觉。这种情况势必影响民主转 型者的应对之策,不可不慎重对待。
    
    胡锦涛在十七大报告中抖搂出不少惊人之语,比如"必须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人民民主是社会主义的生命","以保证人民当家做主为根本","保障人民的 知情权、参与权、表达权、监督权"等等。要问:这些都是真心实悥要兑现的吗?哪怕只兑现一句"必须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就很了不起了。兑现这句承诺,就需 要公布中俄边界议定书的详细内容,它的谈判过程,它的批准程序,说明江译民、胡锦涛是如何出卖祖国领土主权的。胡锦涛做得到吗?如果做不到,那么,"必须 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岂不是一句道道地地的空话、谎言,骗人的诡计?倡言民主转型者必须针对中共的欺骗宣传调整自己的应对策略,针锋相对地揭露其虚伪性, 迫使中共兑现保障民权、归还民权的承诺,这样才可增强民主转型的战斗性。
    
    (三)中共能够同意党内派别公立、党外多党竞争吗?这是要回答的第三个问题。只有了解中共内部各派的发展趋势,判断中共未来的可能走向,才能在此基础上确 定民主转型如何推进。这是民主转型战略抉择的关键环节。事实证明,有志于推动民主转型者很少有人在这方面做好充分的思想准备。
    
    作为专制政党,中共长期奉行"一个政党,一个领袖,一个主义"。这是世界最落后、最腐朽的政治制度。中共实力衰落后,"一个主义"换成实用主义,"一个领 袖"换成多中心角斗,"一个政党"正在挣扎。这个高度集权的党的架构在坍塌中。胡锦涛的十七大政治报告表明,他提不出救党之策,只能从旧家底中翻出"中国 特色社会主义"张扬,无非还是老一套:"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而以"四项基本原则"奠底,仍然坚持一党专制。党内新生力量,开明派与改革派,虽然屡次 提出渐进的开放党内民主的建议,但敌不过党内传统势力的覆盖,难以起到推进改革的作用。保守势力在党内拥有潜在优势,足以拖住全党向进步方向倾斜。特权利 益集团是这一政权的支柱,任何动摇专制体制的努力都会受到他们强力制止。胡锦涛依靠这个集团支持,勉强维持目前分崩离析的局面,他绝不可能成为什么维新人 物。看来,拖下去,中共的垮台是在所难免的。这就给倡言民主转型者出了一个难题:如何应对这种形势?
    
    挽救中共灭亡的道路就是将竞争机制注入其中。有竞争才有活力,才有生机。不断有人提出(包括毛派的毛继东)党内应允许不同派别公开活动直到有的派别分离出 去,同时,开放言禁、党禁,允许公开组党(贺卫方教授表示赞成中共一分为二)。其实,这在共产主义运动中已经不是新鲜话题。日共从诞生到现在,从来是不同 派别自由组合与分离,印度共有3个共产党公开活动,印共(马)搞得有声有色。唯一的障碍是中共保守派固守传统观念,只相信"一个领袖,一个政党,一个主 义",把派别较量、政党竞争视为大逆不道。他们宁肯抱残守缺而殉道,不肯在竞争中一决上下。这种形势给倡言民主转型者提出一个重大课题:有无可能突破这一 缺口,将竞争机制注入中共机体?这是民主转型关键一步。
    
    能够正确回答上述三问,则民主转型有望,否则,走向民主之路仍会被琐细问题纠缠而徘徊不前。
    
    一位署名"谭嗣同"者指出:"所谓政治体制改革,最终都是对中国共产党犯罪的清算,如果回避这一点,只能是骗小孩子。中共不是大傻瓜,不至于被你们哄上断 头台。"的确,民主转型,作为对专制的挑战,不可避免要清算中共专制罪行。破了中共专制,才能立起民主宪政体制。但与此同时,给中共留有自新之路,自新后 的中共即成为可以自主活动的政党,只是失去了"领导权",即使是毛派组党,只要遵守政党活动守则,仍可自由鼓吹毛的"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一套,谁 也不会上断头台。( 2007.11.21)
    
    --------------------------
    原载《议报》第330期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中共当局的妄想症/吴庸
  • 吴庸:说说维权抗暴接力绝食的反对意见
  • 吴庸:胡耀邦的异化与胡锦涛的正统
  • 吴庸:民主转型能靠“野心家”、“阴谋家”、“二流子”吗?
  • 吴庸:地方坐大VS胡温施政
  • 吴庸:吁请关注六四致残者齐志勇横遭暴打事件
  • 吴庸:吁请关注六四致残者齐志勇横遭暴打事件
  • 吴庸:关注孟娟老师的遭遇
  • 吴庸:真的要“全面启动‘政治改革’”?
  • 吴庸:且看胡锦涛如何回应
  • 吴庸:卢雪松停课事件的启示和悬念
  • 马克思主义的命运一瞥/ 吴庸
  • 吴庸:冼岩对“八九民主运动”的偏见
  • 吴庸:关于民运,说点不成熟看法
  • 吴庸:危胁台海和平的大陆鹰派
  • 吴庸:胡耀邦遭遇“杀威棒”
  • 吴庸:赵紫阳晚年思想转化
  • 吴庸:“没治了”-赵紫阳给中共的挽词
  • 吴庸:“朝野大和解”质疑
  • 吴庸:十七大的江胡斗(图)
  • 吴庸:民主转型的两条必要原则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