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槟郎:偶然笔谈雪爪残泥——答W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11月16日 来稿)
    槟郎更多文章请看槟郎专栏
    一
     (博讯 boxun.com)

    既能考上古代文学研究生,有三年学习时间,你的古代文学将让人刮目相看的。
    
    对于瞎子算命,一般人即使不信,也不能不承认他们有自己的知识,也即算命也是一门学问,有让人敬服的东西,不然这一行也传不下来。我算是无神论者,但对不懂的与玄学或宗教沾边的东西还是有敬畏之心。
    
    你这一个算命故事可以写到小说里了。瞎子说你有做官太太的命,官太太的命是什么命?当下当官的十之七八有二奶、有腐败,你可要小心点,起点真正的纪检委的作用哟,开玩笑。
    
    网络上的人知道网名也算知道名字了,姓W的好像不多,平时很少听说人有此姓。姓W好,学问学问嘛。
    
    我在小学五年级时,突然发现自己的孤僻,不愿或笨拙于与人交往,从此孤寂成为宿命。不过,除了间隙的抑郁症外,其他时间都能正常,只是人很平庸,混人际关系的路是彻底死心了。现在有了妻儿,事业上也很忙碌,抑郁症才少见了。现在最大的不满足是事业如何取得成绩,所谓一般人说中年事业感最强,但也谋事在人成事在天了。
    
    你未来的五件事设想得很有意思,第五点说什么做一号领导的情人,监督他不腐败,是不是后宫戏看多了呀;为什么要到韩国去学佛呀?学佛在中国即可,韩国佛教还是以中国为师的。你一想隐居在深山老林,与高山流水为伴,和四想做写字兼画画的,到处流浪,直到找到我的乐土。也是“与我心有戚戚矣”,只是很难实现,也很难有古人的情调了。我想,太现实的话,三年古代文学研究生,毕业后找个尽可能满意的工作。你还养鱼呀,这可是锻炼自己某方面能力好方式。
    
    我在我的网络文字中将自己暴露得太厉害了,我甚至认为对任何人都是透明了,GA就是根据我的文字传讯我关于网事,我的网络文字可以拼出我的前半生人生传记的。当然,我知道读的人毕竟很少也不会全面,我以后会聊点自己的事。
    
    你不要误解,我不能经常上网,今天是将你五次信一起读的。你只要愿意,尽可聊来,我已说过不能及时回,但迟早会回的(如我永不回了,我会告知的)。一切随缘。
    
    2002至2005是我写作的高潮期,曾在网络产生一点影响,近两年多种原因,网络活动和写作都少了,非常落寞,不同过去。我还梦想着哪一天开始,再进入一个创作高潮,现在在等待。
    
    
    
    二
    
    建正式网站需要技术和资金,我只能玩点免费的论坛和博客。你想建绿色环保网站?绿色环保有关的网站好像网上已有一些。对于一般网站来说,最难的是积聚人气。
    
    你工作状态不佳,我看主要原因是临时打工心态,如是长期正式的工作,不会如此吧。反正熬到九月就上学了。
    
    人到中年,绚烂归于平淡,所谓“浪漫的爱情”已经不是我们这个年龄段人的词语了。换成关系亲密的亲人,自己父母已经去世,兄弟妹在安徽老家农村,妻与子是核心家庭的另两个成员,有着儒家人伦的和谐和温馨吧。
    
    事业和思想上,我最推崇的是鲁迅,我给学生开了选修课“鲁迅学史”,其次是马克思和耶稣(非宗教意义上的),我认为他们的共同特点都是:与穷人站在一起憎恶权贵的左派。
    
    在你的笔下所呈现的,你与你的朋友很有意思的一对,一个务实经济、一个务虚文学,一个爱教训人的大姐姐,一个固执于自我中心的小妹妹。
    
    养鱼能培养什么能力,也是顺口说说,非要解题,也就是一能使生活规律化,定期喂食,二是会关心别人(物),随便说说。
    
    你曾说的时间与等待引起我的兴趣,写了一新诗《时间与等待我们的爱》,后又吟了一首旧体诗,见网络上。我兴奋点在忧国忧民,而观念又不新潮,议论说理直白,艺术性更差。我想以后还是多写点随笔文字吧。
    
    照已收览,很好呀,谢谢。
    
    
    
    三
    
    这次我写的新诗《时间与等待我们的爱》正是近两年我追求的风格,左翼政治诗歌,这样的创作有三十首左右吧,在我的全部诗中占八分之一吧。
    
    我们可以谈这些诗的美学追求及其与现实的关系,可是怎么涉及到找男朋友不找我这样写敏感社会批判文章的、我对不起爱人不能给她安全感之类的话题呢?我想这正这说明了这个社会有问题,并不完美,文学应具有人文精神和社会批判性,有人道之光。文学不能自由地表达自己,否则会像你所说的“让自己整天处在担惊受怕中,那简直就是地狱生活”?你从另一个角度说明了我的文字的现实批判意义呀。
    
    从现实功利来考虑,没有社会批判性当然不承担文字风险,有所顾及,某种程度放弃文学的人文批判精神,我能理解。如果与以上的放弃无关,可称这种另类趣味为“小资情调”吧?那么,我是中年的“愤青”,正好错位。我自己不能小资,但小资的女性总是更可爱。
    
    我让自己的爱人因为我而担惊受怕,非常自责,真的,我的诗《情人哪,我们只能忍受》表达了这点。
    
    关于文学的城市题材,我身在学院,精神却在下层普罗阶级身上,这主要是受左翼思潮的影响吧?我就不大关注后现代的或新新人类的都市。
    
    因为电脑经常坏,通信的文字已经丢了一部分。你既不愿意留存这些,我当只是保存自己的文字于博客,不会公开你的文字的。网络闲聊,一切随缘,可随时终止。
    
    
    
    四
    
    关于《呈献给中国的卖淫女》一诗。你说:“老师你太偏激了,现在的妓女并不是如你想的那样,其实很大的一部分都是自己自愿的,现在好多的女人都不把这当作一回事,认为这种挣钱又多又快,又不累。我并不同情。老师并不了解!”网络上的跟贴评论与你的看法不大一样。我从三处论坛摘录几条来:
    
    
    
    柴大官人:槟郎先生的作品与丁友星的风格很像。概念诗比较难写好,诚然。写出悲愤气息更难。时时刻刻:同情弱者的精神值得发扬,在很多地方。
    
    吹笛在湖北:“我严重同意楼上三位美M的说法,“卖淫女”这词太社会性,此情此景中用这三个字无疑是在伤口上撒盐”?这是修辞的需要,如果说“性工作者”什么的,锋芒就差多了。
    
    richard :文思巧妙。
    
    苗子 :好诗!!!很少能够听见这样愤怒的清醒的呐喊!
    
    panpan0248 :好贴,阅。
    
    祭园守园人 :悠远的哀婉,人性的愤怒。
    
    游仁寻觅:社会体裁.反映社会现状。值得提倡。先问声好。其实也想写这种~~笑贫不笑娼~~的题材。一直写不出来.读了你的作品。感觉表达了我的大半想法。先问声。其实笑贫不笑娼的社会根源是什么呢? 一方面有些人找钱太容易。另一方面有些人找钱太难,钱多的人钱多的没地用。钱少的人糊不了口。只好走上这条路。并不是自己愿意当娼。而是生活所迫.被逼无耐。
    
    小羽:说实话,我接触过她们,共同生活了半年多。她们很多人虽然那样做,可我仍认为他们是纯洁的。一次,一个女孩醉了,流着泪,说:每天面对无耻的变态狂,虚伪的人,我在脱下衣服的时候,谁又知道我内心的挣扎?谁又知道没有快感的呻吟有多么痛苦。不过,有的人可就是好吃懒做了。好了,欣赏。
    
    
    
    对于我来说,喜欢赞美的言辞,更喜欢你的批评意见,并不表示赞同你,但多听批评意见一般来说对人的进步有好处。我这诗只能说有人道主义的呼唤,关心弱势群体,把他们当人看,但诗中使用的却是民族主义的扇情话语。我为诗文的确有点偏激,主要是“语不惊人死不休”,追求震惊效应和力度美。
    
     人生会有许多不如意,消极情绪也常常不请自来。怎么办呢?这本是正常的人生状态吧,那就学会自我排解,明天的太阳会是新的。
    
    写信是很难控制的交往方式?主要还是语言的表达,所谓第二自然,一个语言符号建构的世界,不同于第一现实,因而对人的现实生活影响要小,可以少现实交往的顾忌。
    
     我的《鲁迅学史》选修课本来是培养鲁迅的粉丝的,昨晚该到一个学生的论文作业,竟然象个苏雪林乱骂鲁迅,一气之下给他40分,即不及格拿不到学分。今天气消了,准备明天找他要他重写,再给他一个机会。
    
    
    
    五
    
    怎么会主动不请自来去看你呢?上份信讲了,我不知道你的名字和单位呀。
    
    我之所以愿意接受你对我的“老师”称呼,除了我岁数大的确是教师身份外,也是避免误解,本来只是师生文友交流吗,无别的意思。我倒认为通信比现实交往好,留下的是文字,其他什么都会云散,也即一旦停止通信,我连对方的社会特征几无所知,不会给对方带来实际影响,这也是网络交往的特点。你的文笔很好,研究生读下来,前景会无限美好。
    
    工作忙,只能在周末写点诗文了,我在冥思苦想下一篇。上次,你说的时间与等待不是给我灵感了吗,谢谢你呀,小问!
    
    
    
    六
    
    我又看了看网络上的一些反映,《卖淫女》那首诗确实太过了,对她们可以悲悯同情,但要赞美,说什么民族魂,太过了。谢谢你的直言,有道理,我很喜欢,感谢。
    
     说什么想出名,太俗,名声大小,非常虚。我就想写出好诗吧,带有创新性的,有成就感。
    
    内容上当然与我的鲁迅左派思想立场有密切关系。因此你说我的思想太阴暗了,我目前尚不能接受,我的诗学关键词:人文精神——介入现实——批判性。
    
    我刚从当当网上订购了五本中国新诗史论方面的书,我的已有藏书诗歌集为主,现在要加强史论方面的学习。我曾开过新诗赏析选修课,下学期也开,改为《新诗研究》。对于我,诗有缘。
    
    在网络写作无收入,也不被主流诗界承认,却有写作的动力和乐趣。我另靠教书养活自己。
    
     又写了一首《中国黑窑汉》,在几个论坛都被删了,因为相关的新闻散文较多,反响会冷淡,我只能说在众多的良心中表示自己没有缺席。
    
    
    
    七
    
    我怎么“保守又虚伪”的人呢?我文字也没有出格之处,“虚伪”不知从何说起。
    
    对你说的发短信的男子,早有公开的女朋友,却给别的女子谈情话,这是我的道德观所反对的。男女之间有多样的关系,但爱情只是唯一的,不能同一时间复数化。你的态度我用一个词暧昧,放纵了他的行为。或者这在功利上对你有好处,但如果不能把握分寸,也容易受到伤害。
    
    你也关注台湾的政治呀,大陆人几乎都亲近国民党,忘了解放前的如何诅咒国民党“反动派”,政治吗,太容易变化。避开台独不谈,台湾的自由民主制还是让人羡慕。我最近倒是有空则读一些关于山西黑窑的贴子。
    
    
    
    八
    
    端午节既没置艾草,也没吃粽子,家人说是南京市场粽子质量有疑问,孤儿我尊重民族传统习俗的心情便有遗憾了。那天上了一天课,晚上读一位年轻诗友的电子版诗集,时间过得快,一天一晃就过去了。倒是没有想到屈原,罪过呀,多亏你提醒,但也没有为他专写一首诗的兴致。我以前曾写过一首关于这节日的短诗。他是中国大诗人,天才诗人、人民诗人和民族诗人。文竹叫雪芹,也够文气的。
    
    那位君兄质问诗能学会吗,的确有道理,不过有诗友相谈,脑子里有谈诗做诗的念头,显然比没有更容易写出诗歌。
    
    我也奇怪,你既事后提起,我就问问,那天有什么人找你不遇,你已弄清他是谁吧。
    
    接到录取通知书了,还是该祝贺你,毕竟是学业和人生的进步的标志嘛。
    
    古代文学博大精深,相比之下我的专业中国现当代文学则短近而浅显,难称学问,古代文学专业因此自豪。而且,外国文学在我的专业面前也感自傲,中国现代以来都不如外国的。我想,可安慰的,都是中国的当代的人,更切身。
    
    
    
    九
    
    天蝎座性格真的那么厉害吗?我是巨蟹座,也不知道相书上怎么说,我不大相信算命之类的,不过,你的自我性格分析很精彩,很生动,我相信,更想到作家塑造人物形象时都有比普通人有性格分析能力的特长。君玩的是商场,可能坏男人特别多吧,即使她话对,99%的男人都不是好东西,那毕竟还有1%,对全体人口来说,也是个大数字嘛。爱好广泛,对生活和搞创作都有好处,女专家一词容易给人以怪异的感觉呀。
    
    他对你那样,这对你的人生倒是一次考验,一般是个人才智把握自己的能力,另一半就是宿命了。
    
    关于黑窑事件这个实际新闻,我的诗体品点看样子就只这两篇了。写的的确愤激,我承认,但我有我的文学观呀,文学总是要扩大的、典型化的,扇情的,以小见大,见头测尾的,见偏概全的。
    
    我不能说“心中一片黑暗”之说就一点不适当,我想到顾城的诗句: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用它来寻找光明。写一些纯文学的诗多些阳光?过去写过:《秦淮女郎》、《致爱妻》、《祖国的爱人最美》。
    
    自称孤儿?绝对没有的事吧,我的文字应该没有呀。幸福? 绝对家庭很幸福,但事业和忧国忧民心怀的确很痛苦,每每有自杀或出家的冲动。你问的读博事,我只写过一首短诗《别南大》,也不想再谈。
    
    学算命,如师傅收你便说明你有他们专业的慧心,即使不能靠着技术谋生,起码自己的人生从此尽在掌握之中吧。
    
    
    
    十
    
    我哪能轻易生气呀,关于虚伪,不想说有,当然就没有了。不过,往深处层次说,人都有,我也有,也即人心中有许多矛盾,还会变化,为人处世有许多顾忌,这些或许就是某种意义上的虚伪吧。
    
    我也觉得朋友间说些伤人的话也在所难免,不过我并没有看到你说。我是把你当作交往有益的朋友的,我们在电脑上一字一字地敲打很辛苦,当然是因为这样或有所收益吧。
    
    你对我的诗歌创作的题材和主题倾向很反对,甚至要我不要浪费在那些无谓的写作上,我也感到自己内心过于灰暗,可是,既有的我已经定型,要么继续这样写,要么不写,或许还有第三条路?继续探索吧。下学期的诗歌研究选修课还要开的。
    
    你聪明有才华,不管是以后读博还是进行文学创作,未来的发展在我之上完全可预料。当然我也不甘落后,尽自己所能,教师的教书就那么回事,只想在写作上有所大成绩了。
    
    无意中在网上搜到一个曾是我的过去学生的贴子《记中文系李槟老师》,文中有一些信息有误,博你一笑。
    
    
    
    十一
    
    星书上说天蝎座的情况可是的确有道理呀,你能考上研究生,就说明智商不低,至于外貌,我不好评论,反正你要有自信吧。
    
    你与“那男的”的故事在继续,这便是现实的人生,而人生微妙难测,希望他对你人生的成长是个有益的促进。
    
    太务实不好,太务虚,也不好。张爱玲在小说里看别人太实,缺乏诗意,在现实生活中她看待爱情又太虚,不能稳定长久,那两个男人胡兰成和赖雅,都选得太草率,但她显然不是白流苏的身世和环境。
    
    专业的选择对人有影响,李白,陶渊明,雪芹我也喜欢,但无暇细读,鲁迅是当成了饭碗(本学期开了选修课,超过一百人选),却也精神上共鸣。鲁迅重感情,责任性强,活得很累,但他主动承担着一般人不愿承担的,他的弟弟可以伤害哥哥,不奉养母亲,而他却不但对家庭承担责任,还为阶级、民族、国家而忧心愤激,文字上很深沉,为人生却单纯和热情。有人说鲁迅是二十世纪中国最痛苦的灵魂,就是他家事国事天下事承担得太多。承担和奉献可能就是使一个人默默中便成伟大的要素吧。
    
    古代文学的唐诗宋词专业也很好呀,元明清小说对21世纪的新小说创作也不会有多大帮助。可以设想,三年研究生毕业,到高校工作都有点难度,再读博,主要也是走女学者的道路。如去新闻界,更多时间是跑采访和写通讯。这两方面可以预测,而写小说却是如自然天成的,行就行不行就不行。因此,你在诗文创作上不要勉强自己,多读点书打学问基础,承接9月份的研究生学习任务。
    
    人间有太多的情感故事,为此,可以作家,也可以有研究家(学者),也可以有一般的单纯的读者,做电影明星或歌星的粉丝,也能尽情挥洒个人情感之力的。我的意思是,你这人情感丰富,但不一定以此作为要写小说的理由!
    
    我们的关系很单纯的,也是我得巧的,单纯的师生关系,我有幸作老师,不强调师生尊严,只是使人际关系更加明确和单纯。你的来信文字充满着性情和灵气,可能整理(必须整理)出来就是不错的“女研究生手记”呢。或许你写散文更能造出篇章呢。
    
    中文系本科学下来,当然有收获,如学到很多知识,培养出写论文技能。就成功学来说,成就大事业的人总是极少,并且与知识、性情、环境、天生后天多种因素的关系实在太复杂。
    
    我是没有时间和精力写小说,写诗外,再考虑写的当是学术或思想性随笔或论文。
    
    
    
    十二
    
    我们师生的网络邮件交往,我一直是清醒的,没有过头的话。
    
    你聪明美丽善良多情,未来的道路还很长,你会不断成熟起来的,你可能以后会为你的现在和未来骄傲的。忽然想到,我连你的真名和单位还不知道呢,这没关系。
    
    随时欢迎你来信进行纯洁的师生闲聊,小问!祝你不断进步,研究生时期学业上取得好成绩!
    
    十三
    
    人有时不能按着自己的爱好来,社会体制强迫人务实地适应社会的分工。
    比如,你将读古代文学研究生,最直接的社会分工职责便是,关于唐诗宋词,重新整理出版,注解、赏析,研究。你的读研虽毕业后的职业并不能固定,但最直接的指向还是上面像我说的。如果你符合体制的要求,你的前途就更容易顺利和光明。否则,兴趣与专业、社会事业期待于自己职业追求就会发生矛盾,引来许多人生烦忧。
    因此,为九月读研作准备,外语关,专业资料、论文写作,可能应该是你近三年的三大重要方面。
    唐诗宋词都有婉约和豪放之分,还有高下之分吗?不过,作为两个朝代的时代精神的反应,大唐气象与宋的精致还是有区别,从诗歌来讲,唐宋是两个高峰,唐宋诗词精透了,古典诗学也就精透了。而小问你,从唐诗宋此中走来,或者又是身着偏偏汉服,那该是一个古文化孕育的千年一叹的奇女子呀。
    我这边忙个停课考试,到7月20日左右才能结束考试事宜放假。南京夏天很热呀。
    人生在随时间递进而展开,你完全应该以开放包容期待的胸怀等待南师大读研校园中可能遇到的情缘。
    
    
    2007-06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槟郎:关于诗歌创作答XWZ
  • 槟郎:故乡的墓园
  • 槟郎:W星球的私语
  • 槟郎:枫之秋
  • 槟郎:新夸父与太阳
  • 槟郎:狐仙
  • 槟郎:孑孓地的逃匿
  • 槟郎:W星球的木桶
  • 槟郎:招魂
  • 槟郎:月上狱墙梢
  • 槟郎:锄禾日当午
  • 槟郎:你是天上的哪颗星
  • 槟郎:神奇宝贝
  • 槟郎:情人的忏悔
  • 槟郎:圣火传递
  • 槟郎 :捡垃圾的老妇人
  • 槟郎:我们都是黑窑工
  • 槟郎:答自由诗人小王子
  • 槟郎:中国黑窑汉
  • 槟郎:易村吏
  • 槟郎:我们死在路上—纪念鲁迅冥诞70周年
  • 槟郎:我被枪击伤多少年了
  • 槟郎:为兰州的学生呼求
  • 槟郎:情人哪,我们只能忍受
  • 槟郎:致导斌兄
  • 槟郎:致刘路兄
  • 槟郎:祖国需补一根筋
  • 槟郎:朋友,你去了何方
  • 槟郎:致蔡楚君
  • 槟郎:越活越不要脸了
  • 槟郎:这个冬天实在冷
  • 槟郎:悼杨春光
  • 槟郎:我接受法国费加罗报关于中日关系采访记略
  • 槟郎致香港资本家王盛华先生的公开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