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众观点]
   

理性、合法、策略、积极地推进中国民主建设/上海学者黄佶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11月09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兼评汪兆钧、郑存柱给胡温的公开信

    作者:黄佶 中国上海 博士 传播学副教授

     一,为什么我认为中共真的要搞民主政治了 (博讯 boxun.com)
      我们可以先看一下中国近六十年来的历史轨迹:   毛泽东时代是收拾鸦片战争直到国民党政权留下的烂摊子,建立初步的工业化体系和国防体系。这个目标基本实现之后,高度集中、严格管制的经济体制就不再适用了,就好象孩子大了,托儿所的教育模式不合适了。

      邓小平时代是把中国从国家官僚资本经济(名为“国有”实为“官有”)转化为自由市场经济。

      江泽民时代是整个中国进行原始积累的时代,高度强调效率,造成严重的贫富两极分化,连总理朱鎔基自己都说“民怨沸腾”。

      胡锦涛时代开始扭转这一方向,也因为中国已经基本完成原始积累,有足够的钱“反哺”农村、补贴穷人了,经济发展模式也从重数量转向重质量。

      客观地说,上述四个时代是中国这样一个混乱、落后、贫穷、愚昧的大国走向稳定、先进、富裕、文明所不得不经历的阶段。这些阶段都是互为因果的。没有前一个时代的基础,不可能进入后一个阶段。没有毛时代建立的独立工业体系,邓时代的市场经济是难以建立起来的;没有市场经济体制,江时代的原始积累也无法实现目标;没有原始积累形成的经济实力,胡也没有钱去救济穷人、免除贫困学生的学费。

      在中国实行市场经济、进行原始积累的同时,形成了各种利益集团,他们有足够的力量抗衡中央的政策。而中国最高领导人的力量却在不断减弱。当年毛的地位无人能够挑战;毛去世后,邓是绝对的强人;江依靠邓的支持所给予的力量站稳了脚跟,而从胡开始之后的各届领导人只能依靠自己的力量了。

      中国终于进入了一个没有伟人的时代。因为没有人能够制约伟人,所以人民的命运完全掌握在这些伟人的手里。伟人正确,人民幸福;伟人错误,人民遭殃,却对他无可奈何。所以,没有伟人虽然带来了很多不确定因素,但同时也是一件好事。每个新王朝的臣民都不得不熬过这个伟人时代。我们应该为我们终于熬过来了而感到庆幸。

      没有了强大的伟人之后,中央的权威受到挑战、“政令出不了中南海”,就是自然而然的事情了。每个人都能够看出来:如果任凭地方官员和中央部委的官员胡作非为,人民最终必然要造反;而靠中央去管他们,中央又没有这个力量。即使中央能够管,也没有精力管那么多地方,每一级官员稍微打点折扣,到了基层就已经没有任何威慑力了。于是,“民主”就是解决这个难题的唯一答案了。

      胡在十七大报告中提出:“扩大人民民主”,“支持人民代表大会依法履行职能”,就是要借助人民的力量(通过人大表现出来),就地、就近制约各地政府和官员。只有这样,才能够避免官民矛盾进一步恶化,导致爆发革命。

      以上那么罗嗦的分析是想说明:

      1,中共高层是真的想搞民主了,但这时搞民主不是对人民的恩赐,而是在拯救中共自己。

      2,中共高层并没有力量直接干预地方,因此,给胡温写信,不如给全体党员和全国人民写信,号召大家以宪法和法律为依据,以十七大报告为护身符,以实际行动来落实十七大的精神:建设中国的民主政治。

      民主不是官员主动来邀请民去做主,而是民的代表(热心政治、愿意为人民服务的人士)主动去争取、去挤,逐步得到的。

      能够指望中共最高层做的,就是他们的表态。有他们的表态就足够了,其余要靠下面的人具体地去争、去挤了。

      实际上,中国的民主政治早已用法律清清楚楚地写出来了。各地各级人大的权力大得惊人。把这些权力的一半用好,中国的政治面貌就能够涣然一新了。

      也许制定法律的人从来不把这些法律当真,但我们可以假装不知道他们是写着装样子的,我们可以是认真的。我们现在的任务就是去“假戏真演”,去把假戏演成真的现实。一些地方的人大中已经出现了代表严厉质询官员、人大审计政府开支、官员定期向人大述职等先例。现在有了十七大报告,更可以理直气壮了。

    二,政治应该讲究策略

      在民主政治刚刚开始启动时,就提出非常尖锐的历史问题和现实问题(六月问题,某功问题,台湾问题,党产问题,等等),是不妥的。就好象刚开始谈生意,就开出了一个极高的报价。这样做的结果只会导致生意谈不下去。

      提出尖锐的敏感问题,只会使党内支持搞民主的人难堪。反对民主的人会说:“你看!这就是你要搞民主的结果!右派又跳出来了!某功分子又回来了!”为了维护党内的团结,支持民主改革的人只能暂时牺牲党的长远安全,追求党眼下的安全,其结果就是紧急刹车,中断民主政治的尝试。

      策略是政治的生命。没有正确的策略,就没有成功的政治。

      应该选择涉及最广大的人的共同利益的事情着手。中共内部再保守的党员和干部也反对官员的贪污腐败、低效无能,而这也是人民群众最深恶痛绝的事情,那么就可以从这里着手。这样才能团结最广泛的力量、把阻力降低到最低。

      人大的法律明确规定各级人大有权监督本地同级政府、选举和撤换官员(包括公检法的官员)、审议政府的预算和重大决策,等等。那就可以拿着宪法、有关人大的法律、十七大报告等,作为尚方宝剑,从人大着手,逐步把法律条文中的民主落实到现实中去。

      有志于中国民主建设的人士可以积极地主动联系当地的人大代表,成为他们的助手和智囊,鼓励和支持他们,帮助他们参政议政。

      如果人大代表不能在人大中代表人民的利益参政议政,可以批评他、教育他。如果他屡教不改,可以动员选区选民通过正当的法律程序罢免他,重新选举合适的人担任人大代表。

      在目前阶段,有志于中国民主建设的人士可以以各地各级人大代表(包括全国人大代表)为核心,逐步形成各种形式的游说群体、智囊群体、协助群体。

      平时自己也可以积极代表选区人民的利益,为之奔走张罗,在人大代表换届选举或增补选举时,自己积极竞选担任人大代表。围绕着竞选者,有志民主建设的人士可以形成协助群体,帮助候选人在平时了解民情,在竞选时研究竞选方针、进行宣传等等。

      但不应该把民主政治的建设工作搞成大规模的群众性革命运动。哪些地方有条件,哪些地方就先逐渐行动起来;其它很多地方阻力还很大,就缓一缓。应该耐心地积小胜为大胜。

      激进的政治改革往往会导致失控。大国不同于小国。大国失控后是难以恢复秩序的,即使不分裂、最终能够恢复秩序,往往也伴随着长期的腥风血雨,伴随着新伟人的诞生,人民将不得不重新经历漫长的伟人时代。因此,失控是绝对不能尝试的风险,连想都不应该想。

      推动民主政治的建设,应该是积极的,但同时也应该是策略的、理性的、合法的。只有这样,民主政治建设才可能成功。“欲速则不达”,这个道理是人人都明白的。

      民主政治的建设,不完全是政治问题,也是文化的问题、观念的问题,政治改革也许可以急风暴雨,但是文化的进步、观念的改变却需要耐心的、持久的努力。

      民主政治的建设,不应该搞成“全民政治挂帅”,这是非常危险的。人民是民主政治的目的,是政治的服务对象,但人民本身不应该成为政治活动的主体。每个人都认为对自己最有利的事情,未必是对整个群体有利的事情。因此,民主应该是“人民选出自己的代表,代替人民做主”,而不是人民直接自己做主。政治也应该分工,应该由专业的政治工作者搞政治。

      今天暂时谈这些。后面还打算谈的问题有:

    三,应该充分调动中共党员的积极性:

      中共不是铁板一块,内部也有贫富、贵贱之分

    四,党政分开后的政治结构:

      中共通过在全国人大和各地各级人大中占据多数席位贯彻党的意志

    五,党产问题宜缓不宜急、宜宽不宜紧:

      对历史造成的问题应该持宽松态度

    六,不宜提高人大代表直选的层级:

      容易引发政治全民化、全民情绪化,导致混乱,坏人浑水摸鱼,台湾是先例。

    2007年11月9日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Modified on 2007/11/09)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共产党机关刊物刊登社会民主党理论研究室主任郑存柱的文章
  • 专访郑存柱:“政治体制改革的时机已经熟透了”
  • 专访徽商郑存柱:形成舆论启动政治改革/RFA 张敏
  • 致谢与说明/安徽商界人士郑存柱
  • 放弃新的“两个凡是”,重新解放思想/郑存柱
  • 汪兆钧:中国社会和谐改革的倡议书
  • 汪兆钧现象/张三一言
  • 期待人大与民主党派发声 如汪兆钧那样争民主/李国涛
  • 投稿 为汪兆钧鼓与呼/一吼
  • 《未來中国论坛》声明:支持汪兆钧先生公开信
  • 巴雅古特:汪兆钧先生,你就是叶利钦!
  • 汪兆钧紧急声明
  • 汪兆钧:安徽省政协常委汪兆钧致胡温公开信(1)
  • 安徽政协常委汪兆钧给胡温的公开信
  • 安徽政协常委汪兆钧促北京政治体制改革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