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三木:下岗工人长恨歌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11月07日 来稿)
    
     贵州 三木
     (博讯 boxun.com)

     路遇两人在拾荒*,两鬓斑斑似染霜。
      头戴鸭舌帆布帽,满面灰垢浑身脏。
      手拿铁钩翻垃圾,一见废品眼放光。
      各种瓶子盛一袋,废旧纸张捆成箱。
      破布烂衫不放过,碰上铁器喜如狂。
      
      上前开言试问讯,二位来自何村乡?
      城市拾荒受白眼,何不回家种田忙。
      小哥且听老汉讲,我们两口非愚氓。
      不是农民不是闲,原在国企大工厂。
      父母三代同单位,军工企业好风光。
      回想当年解放前,父在工厂技术强。
      造枪造炮造子弹,支援大军过长江。
      终于赶跑国民党,迎来新生庆解放。
      埋头苦干建祖国,任劳任怨血汗淌。
      三反五反多支持,老板靠边党员上。
      公私合营变国企,为国建设工作忙。
      反右工厂也吹风,老父性直开了腔;
      领导不能喊口号,也到车间做榜样。
      差点戴上帽一顶,罚去烧火锅炉房。
      
      记得五八大跃进,全民响应来炼钢。
      爬坡上岭几十里,肩挑背磨运铁矿。
      脚板磨穿肩背肿,不见铁水流出场。
      工人大哥充好汉,没有半句怨言伤。
      叫俺干啥就干啥,永远紧跟党中央。
      
      三年灾荒转眼到,人人饿得心发慌。
      吃了上顿盼下顿,每天只想四两粮。
      虽是饿得站不稳,仍要生产大快上。
      加班加点连夜干,只为有顿夜餐尝。
      原是一人挑煤炭,换成四人拖进房。
      五大三粗男子汉,个个变成猴一样。
      饶是如此不喊累,生产革命两不黄。
      
      灾荒过后是调整,上班争把时间抢。
      加班权且当贡献,假日更比平日忙。
      不讲吃穿不讲玩,一切为了共产党。
      一月工资三十元,维持温饱已勉强。
      好在医疗学费少,只是从无隔夜粮。
      苦干大干拼命干,剩余价值在何方?
      榨尽工人血和汗,献给祖国献给党。
      
      紧接文化大革命,工人坚守在工厂。
      又抓革命又生产,虽在工作心惶惶。
      老辈累得忙退休,儿女紧接顶替上。
      要长身体遇饿饭,要想学习文革狂。
      要想成年步社会,又遇上山和下乡。
      泥里土里滚几遭,炼了筋骨黑脸庞。
      还好能够把父顶,高高兴兴进厂房。
      一月工资三十元,仍学父辈紧紧张。
      一二十年晃眼过,天天工作一个样。
      党叫干啥就干啥,从不会把价钱讲。
      勉强安顿成了家,计划生育来一场。
      正当壮年挨一刀,男女结扎无漏网。
      老汉当年带了头,响应号召结扎伤。
      从此落下一身病,腰酸背痛为哪桩?
      重活不敢去硬撑,阴天下雨床上躺。
      
      文革过后是改革,百废待兴俺更忙。
      三中全会春风起,为治国伤忍我伤。
      孩子嗷嗷正待哺,抚老养小人渐苍。
      一心只想保平安,如斯度日也不妨。
      但能苟且偷生过,岂料风云大飞扬,
      经济调整形势变,工厂亏损工资黄。
      农民渐富奔小康,国企改革要下岗。
      老汉英年早已过,再加残废结扎伤。
      老伴也是文革长,知识身体两茫茫。
      下岗名单一公布,夫妇双双同上榜。
      饭碗由铁变成泥,再无工资买口粮。
      两口回家愁难眠,苦思夜想把计商。
      八十老娘重上阵,摆个小摊厂门旁。
      过路工友伸伸手,买点瓜子算帮忙。
      一天赚上四五元,难够买米度饥荒。
      谁知当官顾形象,市容整顿又登场。
      摆摊有损城市貌,瓜壳扔地污染长。
      一声令下城管来,踢翻小摊收簸筐。
      老娘伏地声哀告,城管凶狠赛虎狼。
      摆个小摊也犯法,娘亲气得病倒床。
      千般思量万般计,我俩只有来拾荒。
      不算犯法不偷抢,不惹城管把身藏。
      废纸一斤一毛钱,塑瓶五分一钢洋。
      拾到铁器如拾宝,一斤八毛赛吃糖。
      一月积攒二三百,不比工厂工资凉。
      市长见俺掩鼻过,书记见俺躲一旁。
      世态炎凉人冷暖,事出无奈也无妨。
      女儿尚在读大学,老母至今病殃殃。
      孩子学费亲友凑,顿顿吃饭只喝汤。
      老母住院恨无钱,只有依靠小单方。
      非是相信中医学,住院无钱空凄惶。
      再看我俩身上衣,俱是当年工作装。
      新旧三年补三年*,十年未添新衣裳。
      排队专买扫仓米*,菜场里边捡菜帮*。
      丢弃肉皮被我拾,全家欢呼喝肉汤。
      改革开放二十年,不懂啥子叫冰箱。
      拾荒拾荒遭白眼,谁知曾把先进当。
      想做生意无本钱,想去打工谁要俺?
      下岗不能去偷抢,遵纪守法要主张。
      心中只想共产党,为何百姓总遭殃?
      建设祖国作贡献,党的指示满胸腔。
      国企改革路千条,只逼工人去下岗?
      过去建设多流汗,如今改革泪流光。
      我为祖国鞠躬瘁,祖国把我当烂疮。
      ` ` ` ` ` ` ` ` ` ` ` `
      老汉言此泪唏嘘,以袖不断拭眼旁。
      老妇开口怨气生,一通空话费时光。
      诉苦诉冤有何用,谁会替民作主张?
      不如拾张旧报纸,或可换片白菜帮。
      
      两人相扶彳亍去,我自长叹形已僵。
      渐行渐远身已渺,仍闻呜咽泣断肠。
      
      ————————————————————————————
      *拾荒----既拣拾垃圾
      *新旧三年补三年-----指一件衣服要穿“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
      *扫仓米------仓库掉地上的米扫起来,夹杂泥砂,一公斤八毛钱。
      *菜帮-------被人丢弃不要的烂菜叶和菜茎。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