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刘晓竹:结束一党专制的时间表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11月06日 转载)
    刘晓竹更多文章请看刘晓竹专栏
    
     中国的现行体制有三大特征:一党专制、欺压百姓、贪污腐败。一党专制是本质,欺压百姓是手段,而目的则是贪污腐败。都说老百姓的忍耐有限度,其实这个限度是两种:一是程度上的,二是时间上的。在程度上,老百姓忍无可忍。在时间上,老百姓的耐心也达到临界点。有鉴于此,我们要有一个结束一党专制的时间表,不妨叫做“五年计划”。 (博讯 boxun.com)

    
    首先,从经济周期性看,未来五年中国很可能爆发新的经济危机。无论是房地产的泡沫还是股市的泡沫,无论是贪污腐败的扭曲还是金融漏洞的扭曲,总之,一旦跨越某个临界点,那么,突发的经济风暴必将成为现实,而爆发的时间不会超过五年。实在说来,它的到来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届时将是中国社会矛盾总爆发的时候,官僚集团将束手无策,老百姓会更加痛苦,旧伤疤上增添新伤疤。怎么办?唯一的办法是,把长痛化成短痛,届时一举结束一党专制。这个历史时机,机不可失、时不再来。所幸的是,胡锦涛愚蠢的治国路线,从科学化妆到黑道和谐,积累干柴,引火烧身,引经济烧政治,自乱阵脚。这样很好,把所有矛盾统统引向一党专制,乱了贪官,自由了百姓。
    
    其次,转型从量变到质变。在城市,老百姓要多进行交通起义,也就是堵住交通,上街维权。现在,众贪官非常嚣张,公检法沦陷黑道,胡锦涛依黑治国。因之,老百姓上街的能量在迅速积累,大家都憋着一口气,等待时机。古往今来,对于蛮不讲理的官黑勾结、警匪一家,平民百姓没有别的办法,只能靠人多、靠同步,发一声喊,一起上街。1848年的欧洲反封建革命不就是这样发生的吗?无独有偶,马克思所欣赏的无产阶级巴黎公社也是这样发生的。最近,济南、重庆等城市连续发生交通起义,成效显著。事实上,你不堵路,他不理睬。你一堵路,他就重视。随着维权运动的深入发展,堵路抗议将是未来城市维权的主要形式,也是市民最有效的施压办法。
    
    第三,农村维权人数多,声势大,在军警枪杀与黑道暴力中勇敢前进。现在广东部分基层逐渐失控,官府进也不是,退也不是,不知该怎么办。这个形势对老百姓非常有利,我觉得村民应该尽快组织自治农会,一来保家护地,二来维持秩序,三要驱逐贪官。自由亚洲电台的报道中提到村民们控制村广播站,非常有启发意义。在我看来,村民应该控制舆论阵地,让它为老百姓维权服务。有了村广播站,无论是召开村民大会,还是成立自治农会,还是通知大家出来保家护地,还是驱逐贪官,无疑更为顺畅了。这是明摆着的事情,舆论阵地老百姓不去占领,贪官就会来占领。
    
    第四,解放军要重温西安事变的历史,蒋介石迟迟不抗日,胡锦涛迟迟不民主,我认为都可以“西安”一下,“事变”一下。如果张学良不可学,就学革命的老一辈吧。四人帮倒行逆施、不得人心,邓小平、叶剑英等人一举粉碎了四人帮。今天,胡锦涛等一小撮人也是倒行逆施,不得人心,因此解放军将领要重温历史,再建新功。胡锦涛不是天天嚷嚷“党指挥枪”吗?一点不错,解放军就是要伺机而动,粉碎胡贪帮,解放共产党。
    
    毛泽东说,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此话一分为二,五千年的封建专制已经太久了,因此要五年计划,结束一党专制,还政于民。未来五年,老百姓要持续施压,工农兵要齐头并进,中国人民应该而且能够完成这一伟大的历史使命。佛门云: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共产党放下专制,立即民主,未尝不可。因为民主总比成佛容易。关键是老百姓要主动,把命运掌握在自己的手中。
    
    (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 RFA中国博客 晓竹天下)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刘晓竹:胡锦涛举什么旗走什么路?
  • 刘晓竹:胡锦涛举什么旗走什么路?
  • 刘晓竹:胡锦涛与上海帮互动
  • 刘晓竹:走过十七大的共产党
  • 刘晓竹:农民的真理在哪里?
  • 刘晓竹:胡锦涛从三个代表蜕化变质
  • 刘晓竹:告中国布尔什维克书
  • 刘晓竹:把《物权法》进行到底
  • 刘晓竹:胡锦涛精神包二奶,怎么办?
  • 刘晓竹:居民楼安装短波干扰器是侵犯人权
  • 刘晓竹:市民起义蓄势待发
  • 刘晓竹:胡锦涛的父子档
  • 刘晓竹:吐鲁番的葡萄熟了
  • 刘晓竹:维权运动要转守为攻
  • 刘晓竹:结束一党专制的路线图
  • 刘晓竹:为人民起义做准备
  • 刘晓竹:千头万绪造反有理
  • 刘晓竹:胡锦涛与当代中国新双重变奏
  • 刘晓竹:胡锦涛推动寡头制
  • 刘晓竹:胡锦涛自我实现的预言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