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中国人可悲的“性感”/西风独自凉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11月06日 转载)
    西风独自更多文章请看西风独自专栏
    1921年,继《狂人日记》之后,年界不惑的鲁迅先生发表《阿Q正传》,奠定了他在中国文坛谁与争锋的地位----
     (博讯 boxun.com)

    说国人没有进步吧,86年过去了,精神胜利法戴上了高科技的帽子:嫦娥真的奔月而去。探月是好事,好事太多了,可别忘了还有件好事:一些最起码的自由权利仍然和月亮一样遥远。不知道鲁迅先生看到那些欢腾的人群,是发出“高处不胜寒,何似在人间”的感叹,还是用如掾巨笔写一本中国版的《O的故事》。
    
    《阿Q正传》展示的触目惊心的国民劣根性:欺软怕硬、妄自尊大、趋炎附势、守旧排外、愚昧麻木、卑怯巧滑……也在与时俱进,居然越来越“性感”起来了。
    
    性权利做为一种政治权利,和其他人权一样,不应是少数人的专利。从中国权贵的妻妾成群到可怜的阿Q一辈子没谈过恋爱,再到美国种族主义的黑白不能通婚,和性密切相关的思想与身体的解放贯穿着人权斗争的历史。从性文化的角度考察国人的政治、教育水平,会给我们带来一些非比寻常的启示。
    
    虐恋活动有一个共同的特征,很多时候是由受虐倾向者而不是由施虐倾向者来安排和控制活动的内容和程度。受虐者清楚知道能唤起自己性欲的疼痛的程度,因此他们在性活动之前大多与伴侣协商妥当,使自己所能承受的疼痛限度不致于被超过:一位施虐者把燃烧的蜡烛油滴在被捆起来的伴侣的阴茎上,极其仔细地观察受虐者的表情,当他看到对方快忍受不了时,就会把蜡烛移开,直到蜡油冷却。一位观察者说:我突然意识到,实际上是受虐者在控制着施虐者的手(注)。
    
    从表面上看,国人“快忍受不了时”,也有一定的“表达权”,但和严格意义上的虐恋活动不一样的是,这种权利受到了严格的制约,“施虐者的手”经常不受控制,因为不受控制并不会立刻面临游戏中断、失去控制地位的危险。
    
    大多数国人,包括受过所谓良好教育的知道分子,因为人权、民主教育的缺失,并未因自由权利被剥夺而感到羞耻。中国教育是缺了一条腿的西式教育,光有数理化,没有相应的人权、人格独立、自由等方面的系统教育和社会文化熏陶,教出来一大群奇异的高分低能、举案齐眉、不知羞耻为何物的思想侏儒和忍者神龟。
    
    作家二月河康乾大帝的系列作品及其改编的电视剧,在大陆颇受欢迎,是虐恋文化在中国根深蒂固的一种反应。做为历史上最黑暗、残暴的封建王朝,满清将文字狱,和对其他民族的精神压迫推向了顶峰。特别讲究“身体发肤,受之父母”的汉人在满清的铁蹄下,几经挣扎与反抗,还是剃去了头发,留下一根丑绝人寰的猪尾巴,一留就是200多年。现在为什么歌颂满清统治的文艺作品却获得了人们的普遍喜爱呢?不只是愚昧或无耻那么简单。
    
    李银河认为:虐恋是权力关系的性感化理论。相互自愿的虐恋关系的一个要素是权力结构中的统治屈从关系,统治屈从方式包括使对方或使自己陷入奴隶状态,受侮辱,被残酷的对待,受到精神上的虐待等等。每个人都有某种程度的施虐与受虐的性倾向。
    
    法国1954年出版的《O的故事》是虐恋文学的巅峰之作,业已成为研究虐恋文化的经典文献。研究者认为,“O”属于没有个性的字母,可以代表任何人;“O”是一个洞,性的象征,男人可以在任何时候利用它来发泄。O最大的快感源泉就是逆来顺受、绝对服从,最性感的部分在于O的不知道羞耻。《O的故事》也因此遭到女权主义者的广泛抗议。
    
    这种“性感”大面积地表现在国人身上,却令人非常难堪和羞耻。当看到那些为了嫦娥高兴得流出眼泪的人们,和一些刚吃了几天饱饭的“中产阶层”的人士,津津乐道一些庸俗的笑话或股市行情,甚至一个下岗人士也会悍然批评你对时政的批评,一个毕业就失业的大学生也会站在“伟光正”的立场上,头头是道地猛烈抨击布什政府----任何一个稍微还有点羞耻之心的人都会感到无比的羞耻:难道,这就是我的同胞?!
    
    接着就是莫大的悲哀:天啦天,他们并非故意展示这种可悲的“性感”,有谁会心甘情愿下贱到这种地步?
    
    鲁迅先生非常著名的“哀其不幸,怒其不争”,前半句说得不错,后半句大可商榷。让一个没有受过人权、自由教育的粪青为他的言行感到羞愧,等于是强行剥夺“O”的快感,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他连羞耻都不知道,甚至还很享受自己的精神状况,花样百出、理直气壮,让他去争什么、怎么去争?!
    
    波德莱尔有句名诗:
    
    “被快乐,这无情的刽子手鞭打!”
    
    真切地反应了“O”们潜意识的感受。这种景象的普遍存在非常可怕。改造国民性,鲁迅希望用文艺,胡适则冀望制度。前者不可能立竿见影,后者在素质低下,缺乏人权、民主教育的人群中推行现代民主制度,很可能就是拉美查韦斯或“多数人的暴政”的结果。
    
    贺卫方先生说:
    
    “《宪法》里头我们有言论出版自由,受教育的权利,等等,各方面法律都天花乱坠。实际上,如果社会实际的力量对比,或者权力结构没有达到使得法律必须被政府官员或者强势群体所遵守的话,那么单纯的法律只能是口惠而实不至的具文而已。”
    
    这种“社会实际的力量”当然不会从天上掉下来,只能来自于一个个对自由、宪政有深刻体认,受过良好的人权、民主教育和民主手段的训练,不自由、毋宁死的你我他:
    
    水门事件中,尼克松总统试图以行政权力挑战宪法权威,后者是美国立国的根本。自由受到了空前巨大的威胁和冒犯,导致尼克松在全国惊涛骇浪般的愤怒声讨中黯然下野。
    
    中国如此落后,快也快不得,慢也慢不起,最关键最迫切的问题就是教育。我在《站在自由一边》里写道:
    
    “从晚清开始,中国就开始讨论‘中体西用’、‘中私西公’,到现在也没讨论出个名堂,不如搁置论争,把时间与精力都放到普及人权、民主教育和基本的民主手段的训练上来,从树立人们都认可的普世价值观入手。在社会转型期,这是中国知识分子义不容辞的历史责任。”
    
    自由乃天赋人权,没有自由是一种耻辱。被施舍的有限度的自由不是自由,因为随时都有可能被收回。民主是一种制度和手段,也是一门专业性很强的技术,需要从小学就开始教育和训练。羞耻之心,人皆有之,和人权相关的一切都需要启蒙教育。
    
    没有自由讨论的空间,不站在自由的立场上,中国大陆的左和右都是伪问题。在欧美相对成熟的民主社会,需要乔姆斯基那样一边大赚资本主义的钱一边痛骂资本主义的左派。权力的秘诀在于均衡、制约。不论左和右,起码都要认同人权、自由、民主、宪政这些普世价值。中国没有严格意义上的左派,那些妄想靠计划经济和集权来消灭腐败的左派是对左派的侮辱。
    
    人不可以无耻,无耻之耻,无耻矣。知耻近乎勇:一个21世纪的共和国公民连出版、办报的自由都没有,养活政府的纳税人连选举地方官员的权利都没有,连公开批评、建议政治人物的渠道都没有、都得不到保障,连接受最起码的人权、自由、人格独立的教育机会都没有,若还沾沾自喜、夜郎自大,感觉不到巨大的羞耻,实在是不知其可!
    
    (注):参见李银河《虐恋亚文化》.
    
    《自由圣火》首发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继续捅马蜂窝/西风独自凉
  • 谈诗论剑:从龚定庵到二手玫瑰/西风独自凉
  • 从牛博网看网站生存之艰难/西风独自凉
  • 是真名士自风流/西风独自凉
  • 自由最柔软的勋章/西风独自凉
  • 茅于轼子虚乌有的“无妄之灾”/西风独自凉
  • 站起来,中国人/西风独自凉
  • 局部地区没有爱情/西风独自凉
  • 上天保佑拥有美国的地球!/西风独自凉
  • 刘荻:附议西风独自凉,提名方舟子为第一届“中国自由文化奖”之文化成就奖候选人
  • 中国崛起:人种不是问题,传统不是障碍/西风独自凉
  • 谁叫你不幸生在了台湾/西风独自凉
  • 鄢烈山成了烟幕弹/西风独自凉
  • 勇气必然代表良知/西风独自凉
  • 关于台独的冷思考:台湾呼唤大政治家/西风独自凉
  • 与胡平先生再论台湾问题/西风独自凉
  • 面对袈裟风暴,中国何去何从/西风独自凉
  • 台湾的安全来自哪里----与胡平先生商榷/西风独自凉
  • 少跟我谈爱国/西风独自凉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