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赵达功:维权运动是中国政治改革的推动力量——十七大后维权运动前景分析
请看博讯热点:十七大权力变更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11月03日 转载)
    赵达功更多文章请看赵达功专栏
    一、 十七大中共坚持专制拒绝政治改革
     (博讯 boxun.com)

    政治改革对于坚持独裁专制制度的中共来说,是要了它们的命,尽管从邓小平开始,中共领袖也不断提出政治改革的各种口号,但事实上,在推动宪政民主和权力制衡上,中共从没有前进一步。因为从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历史来看,共产党的领袖们和理论家一旦提出“修正主义”或政治变革的主张,往往会将走向埋葬共产专制的道路。戈尔巴乔夫进行的公开化和“新思维”运动,导致苏共的灭亡,这一点,中共把它作为共产主义运动的教训,铭记心中,并且把苏共灭亡和苏联解体的根本问题归咎于经济。因此,“发展就是硬道理”应运而生,而且把经济的发展与否看成“王党亡国”的根本问题。我们看到了,中共三十年来所围绕的就是“以经济建设为中心”,至于社会的平衡发展和政治上的变革,中共一直避开。行事如此小心,表明了中共的畏惧政权垮台的心态。中共煞费苦心的是维持现状,再也无法求得政治上的发展。到胡温政权时代,中国领袖们再也没有了什么雄心壮志,更谈不上什么个人魅力。
    
    十七大所确立的所谓“科学发展观”的确不是什么新鲜玩艺儿,如同“三个代表”一样,不过是自我粉饰和装装门面而已。建立“和谐社会”的主张,如同“稳定压倒一切”,新瓶装旧酒而已。骨子里,中共领袖们满足于“千秋万代”的江山一统没有丧失在他们手里,于是,“发展就是硬道理”早已变成“维持就是硬道理”。
    
    从邓小平开始。中共实际上已经否认了毛泽东思想,也摒弃了马克思主义,经济制度上已经融于“全球化”,市场经济已经让中国回归于资本主义制度,只不过中国实行的是权贵资本主义,专制资本主义,是最坏的资本主义。独立作家温克坚先生分析:“通常来说,维系一个权威体制,需要一个特定的意识形态(比如共产主义),特定的控制系统(比如克格勃),或者一个政治强人。当这三个构件都齐全的时候,极权主义完全控制着社会。当其中一些构件开始没落的时候,社会开始张显独立性。而如今,中共的这三个构件都已经破落不堪,这无可辩驳的说明社会已经进入转型期,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17大官方喉舌的‘啼叫’阻挡不住社会结构开始转型的事实”。一个没有了“主义”没有了“思想”的独裁政党,其统治靠的就是对国家机器的控制,靠的就是残酷镇压。胡锦涛高喊高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旗帜,这个“特色”本质上是什么?就是专制,就是一党独裁,就是挂羊头卖狗肉,其他还能有什么!
    
    中共十七大落幕,人们不奇怪中共没有任何政治改革迹象,细微的变化,只不过在接班人机制上有所不同。这种变化,观察家们都注意到了,许多分析很有见地。
    
    二、从微分学和“蝴蝶效应”来看维权运动
    
    中国除了共产党没有其他政党,那些所谓“民主党派”花瓶党组织不过是听命于共产党指挥的摆设。因此,中国不存在真正意义上的反对派组织,即便曾经试图建立反对派的组织如中国民主党,早已被中共扼杀在摇篮之中,甚至中国也根本不存在实际意义上的非政府组织,独立的宗教组织也不存在。真正威胁中共统治的是不断觉醒的公民意识,是局部的此起彼伏的维权运动。局部的、个别的维权事件不断发生,是在零打碎敲中共的统治基础。统治者的大厦将倾,起始于公民自发的维权行为。
    
    高等数学中的微分解法很有启示。固然我们要认识事物的整体,微分是通向整体的方法。微分是求一个对象对另一个对象的变化程度,也可以理解为一个对象对另一个对象的影响。一个看起来不起眼的事件,可以影响社会政治。如2003年大学生孙志刚在广州被殴打致死事件,导致了中共政权不得不废除收容遣送法,推动了中国法治的发展。不是中共当局自觉自愿的改变,而是维权事件推动中共被迫进行革新。
    
    眼高手低或者是所有关注中国命运的人一种思维方式,就是说,我们有宏观目标,那就是中国一定要走向民主法治;但具体行事,实现目的的方式,却必须从脚踏实地。不是要解决理论上的问题,而是要解决现实问题。
    
    流亡海外的民主人士一平先生曾经有过一段精彩的论述,他说,“将大政治,分解为小政治,具体地要求权益,具体地解决问题,将政治问题落实到社会问题、权益问题、法律问题。孙志刚事件、章怡和禁书事件、笔会、维权、姚立法选举、地下教会、艾滋病维权等等,这些无数的小政治在实际推动着中国政治进步。这些小政治是社会的自然生成变化,他们带来的社会变化是坚实的,由这些所形成规则、条文则是可实行的,能够被民众所捍卫的。”一平先生还说,“社会的存在是由无数的具体事务、细节、经验构成,这些不能预先设计。预先设计只能是强制,或者崩溃。推动中国的进步、和平转型,需要小政治,从小政治着手,一点一滴的做。”我非常赞同一平先生的观点。中共喜欢空喊口号,我们已经厌恶。民主人士在高举民主大旗的同时,更应该把目光射向具体推动民主化的维权事件上。
    
    我们可以再谈一下“蝴蝶效应”。蝴蝶效应是指在一个动力系统中,初始条件下微小的变化能带动整个系统的长期的巨大的连锁反应。美国气象学家爱德华·罗伦兹(Edward Lorenz)1963年在一篇提交纽约科学院的论文中分析了这个效应。对于这个效应最常见的阐述是:“一个蝴蝶在巴西轻拍翅膀,可以导致一个月后德克萨斯州的一场龙卷风。”其大意为:一只南美洲亚马孙河流域热带雨林中的蝴蝶,偶尔扇动几下翅膀,可能在两周后在美国德克萨斯引起一场龙卷风。其原因在于:蝴蝶翅膀的运动,导致其身边的空气系统发生变化,并引起微弱气流的产生,而微弱气流的产生又会引起它四周空气或其他系统产生相应的变化,由此引起连锁反映,最终导致其他系统的极大变化。
    
    “蝴蝶效应”应用到中国政治上,我们可以这样理解:一个维权事件,其影响力和作用足以促使中共当局政治变革(不管是有意识还是无意识)。那么众多的维权事件,可能会更多的影响中国的政治。西方流传的民谣很有想象力:
    
    丢失一个钉子,坏了一只蹄铁;
    坏了一只蹄铁,折了一匹战马;
    折了一匹战马,伤了一位骑士;
    伤了一位骑士,输了一场战斗;
    输了一场战斗,亡了一个帝国。
    
    要把中国的政治变革看成是一件任重道远的事情,中共一党独裁专制也许还会延长很久,即便是中国实现民主化了,政治变革依然是继续的事情。俄罗斯就是一个例子,我们已经看到普京总统企图实行专制统治,这说明实现民主的过程可能是一个反复的过程。
    
    三、维权运动必将演变为政治运动
    
    我们看到,中国的维权事件都没有要达到的政治目标,维权仅限于当利益受到侵犯时作出的自然反抗。没有政治组织参与维权事件,更没有依照理论家的设计去行事,当然也没有中共当局经常栽赃的所谓“海外敌对组织”在操纵。
    
    多少年来,中共一直试图通过镇压来消弭维权运动的发展,但事实上,维权事件越来越多,此起彼伏。面对镇压的威胁,公民意识觉醒的农民、工人和市民以及各阶层人士,对权益的维护压倒了恐惧感的压力。为什么维权事件越来越多,上访人士越来越多,这些都来源于中共政权对公民权益的侵犯越来越多,并且还要加上积累的社会矛盾。老的问题没有解决,新的问题却一直在产生,新老问题的集合,酿成官民冲突的不断发生。加拿大刘劭夫先生曾经与陈奎德博士主持过一个电台节目,内容就是考察和分析中国的维权运动。下列几条是他们对维权运动特点的概括:
    
    一、中国人的维权,从以往寄望于官方权力斗争的胜负,转移到民间的自救。
    
    二、维权事件从个人到群体,从点到面,星火燎原。
    
    三、维权活动从主要争取话语权,扩展到挑战众多不合理的制度,诸如户口制度、城乡差别制度,以及医疗、教育、环境等等不合理的制度。
    
    四、精英加入草根,两者结盟共同维权的格局形成。
    
    五、维权活动借助网络以及海外媒体的报道,取得巨大效应,
    
    中共当局最惧怕的是具体维权事件的社会效应,也就是惧怕星火燎原。看起来每一个维权事件都是个别的、孤立的、互不相连的,似乎没有形成整体的运动。但由于越来越多的维权事件发生,相互联络、相互借鉴,相互鼓励,相互声援,已经在发生。笔者观察到,许多基层人大代表选举都是被当局操控的,独立候选人都是被地方当局利用权力将其摒除在外。但据我所知,许多独立候选人之间互相有联络,这种联络虽然仅限于经验交流和道义上的声援,但这些足以使当局惴惴不安。厦门PX污染项目引发万人示威事件,是通过手机短信联络组织,也是许多城市维权者考虑借鉴的方式,说明了公民意识在觉醒,当局在控制方面越来越力不从心。
    
    中共的专制体制,是产生腐败的体制。腐败的产生是从侵犯公民权益开始的,不消除腐败,就不能消除对公民权益的侵犯。公民的维权运动,其实也是反腐败运动。但反腐败就是反对共产党,由此得出结论,维权运动和反腐败运动,实际上是看不见的政治运动。随着中共中央集权的削弱,随着民众公民意识的不断觉醒,维权运动必将从局部走向整体,必将从一般的利益诉求走向政治诉求。维权运动演变成政治运动一直在进行中,不管这些维权运动的参与者有政治意识还是没有政治意识,维权运动向政治运动方向发展是必然的。
    
    
    2007年10月27日
    
    (原载《人与人权》)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汕尾各方博弈十七大,农民维权一线希望/卜音
  • 对华援助协会-34位美国国会议员就盲人维权律师陈光城一案致信胡锦淘主席
  • 刘逸明:暴行扼杀不了维权律师的良知和勇气
  • 刘蔚:唤醒国人之113—我们今天维权应有的方向
  • 呼吁协解人员用司法途径展开维权自救/李国宏
  • 周永康打压访民与维权人士,嫁祸抹黑胡、温中央/昭明
  • 依法维权被北京劳教委,公安局残害成绝症,为请国际社会高度关注
  • 昝爱宗:维权律师李苏滨:誓把反真理的势力钉在耻辱柱上
  • 刘晓竹:维权运动要转守为攻
  • 中国《维权联盟》评论:中共凭什么扣留袁伟静不让她出国领奖?
  • 赵国莉依法维权反而被劳教,人治中共在此体现!
  • 兵器工业退休职工代表:关于嘉陵集团的破产与工人反腐维权向社会的呼吁
  • 陈永苗:维权运动是百年立宪的画龙点睛
  • 李广庆号召全国维权人士组织起来铲除腐败!
  • 范子良:北京维权人士刘安军生活陷入困境请求救助
  • 郭永丰:带心脏起搏器的维权斗士——记十年上访的孙玉昆老师
  • 环保维权的理性反思/霍滔
  • 林泉:替辛艳华担心,等维权诗三首
  • 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对《律师法》修订的一些建议
  • 众维权人士被驱赶 房东抗议香港富商抢占民宅(图)
  • 武汉维权人士彭永胜遭警方约谈威胁 (图)
  • 顺德农民圈地维权进展:官报称已经“处置”
  • 快讯:广东南海维权村民陈宁标去世
  • 中共十七大提六十多次民主、壮哉悲哉!——上访维权人在北京遭到重大侵权迫害
  • 协助民告官维权者遭绑架 南海村民看守所内病危
  • 广东知名网络作家维权人士陈启棠被广东警方抓捕
  • 中国政府通过修订律师法打击维权律师
  • 武汉维权人士彭永胜拆迁案败诉 十七大期间遭严密监控
  • 南海维权村民陈宁标狱中遭虐待 人道要求多次遭拒
  • 南海三山7位维权村民遭判刑 一人病危
  • 浙江洞头渔民维权领袖林炳长软禁到十七大结束被释放
  • 佛山顺德农民圈地维权火热化:一个村土地涉及10亿(图)
  • 紧急人权求助:先民后刑将错就错,新疆呼图壁县法院对维权人士马兴龙的卑鄙迫害手段仍要继续(图)
  • 上海维权紧急报告—— 以十七大为借口的大规模镇压潮正在持续进行(图)
  • 民生观察:国内众通讯维权人士遭打压 二人被刑拘
  • 民生观察:天津维权人士郑明芳被抓走
  • 中国维权大事记:2007年7月21日至9月20日/何永权
  • 长沙经租房维权组织者王季勇被强行带走
  • 党老大:维权人蔡光武受到深圳警方的持续迫害
  • “稳定就是解决矛盾”!抢你老百姓的财产就是白抢!/上海维权
  • 反腐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旧文忆陈小明)/上海维权(图)
  • 南京拆迁户范宗斌、戴长斌迫于压力,暂缓发表维权报道(图)
  • 山东普通工人公绪军血泪维权路/张子霖(图)
  • 暴力拆迁,维权老人被活活压死(图)
  • "中国民间维权运动"的讨论会(笔谈)征稿启事
  • 世博阳光动迁是福还是祸与高智晟/上海维权
  • 掀起全球蓝丝带维权运动高潮
  • 莆田征地维权:失地农民依法申诉为何遭遇重重设防?(图)
  • 莆田市失地农民维权:农民进步了怎么办?抓!?(图)
  • 一个女工的维权遭遇(一) /程云惠
  • 养殖海涂搞房产,渔民艰辛维权路/吴孟谦
  • 耕夫:中国农民维权的悲哀
  • 成都名流花园业主维权报道:“共产党万岁,黑社会万岁!!”
  • 茫茫维权路、何处是尽头?
  • 政文:南京职工为维权,人身安全没有保障
  • 孟晓霞悲剧:维权18年,6次被关进精神病院
  • 重庆民工患矽肺病数人死亡 熊德明前往温州维权 (图)
  • 北京维权人士陈宽遭到数百家媒体口诛笔伐
  • 成都名流花园业主维权进展:黑社会把持午夜管理,政府纵容,业主生命受威胁(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