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老战友的心底话/貌强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10月31日 转载)
     貌强 Maung Chan (缅甸华族)
    
     老战友温博士(Prof. Dr. Win)是清迈大学教授,欧洲委员会欧洲学院亚洲研究所的高级研究学者,流亡美国的缅甸联邦民族联合政府的前顾问,亚洲论坛的助理编辑,缅甸文摘的赞助者。 (博讯 boxun.com)

    
    最近,老战友心情特别差。他极度暴躁、愤怒、伤心、忧郁。他百感交集。他有很多心底话,不吐不快。下列断断续续的非正式纪录,姑且定性为发牢骚。若有差错,该归罪于在下貌强听错记错写错。
    
    首先,老战友悲哀地说:貌强兄弟!你完全知道:
    
    * 军政府自你上大学的1962年独裁统治开始,一直痛恨大学生时常引发与推动民主运动。所以除了时常开枪、杀戮、开除、拘捕 “闹事”学生之外,将军们动辄就关闭国内大专院校,还特意把院校迁往交通不便、资源不足的偏僻之地,同时尽可能降低教学质量——好让大学生智商,比他们高不出多少。
    
    * 我们一群有爱国心与献身精神的学者,连同乐善好施的社会贤达,在泰国清迈大学的大力支持下,共同创立了众土族国际公开大学 All Ethnic International Open University (AEIOU Programme)。
    
    * 我们培育出一批批年轻有为大学生,朝气蓬勃——就像早上8-9点钟的太阳,个个热爱学习科技知识,热衷于实践与推广民主制度,同时人人无不深恶痛绝种族清洗与独裁专制制度。
    
    * 我们深信:军政府虽然最怕青年掌握了知识与民主,但当民主降临缅甸时,掌握
    了知识与民主的这批青年,将是你我民主缅甸的栋梁。
    
    * 然而,可悲的是,众土族国际公开大学 All Ethnic International Open University (AEIOU Programme),不久可能关门了——经费严重短缺呀!
    
    
    老战友与我经过一段长时间的沉默无语,然后是一阵长吁短叹。
    
    接着,
    
    老战友无比愤怒地说:看那缅甸军政府屠杀自己人民的镜头——尤其僧侣袈裟被粗暴脱除,然后用军鞋猛踢,用枪托直撞,满头满身鲜血淋漓地被推上军车。被拘捕的僧侣与民众,其死活与去向,谁都不清楚。
    
    老战友深感悲愤: 西方衮衮诸公,要嘛冲着电视内的缅甸狰狞军将门尖叫与怒骂,要嘛跟随非政府组织NGO去抗议示威………除此之外,毫无实际有效的行动。
    
    老战友眼里充满泪水,他代替西方工商界高喊:“杀吧!殴吧!追捕吧!监禁吧!我们当作都没看到,我们要的只是缅甸的廉价能源与便宜劳动力!” 。
    
    老战友睥睨着电视屏幕说:貌强兄弟!你看,法国总统万里迢迢“邀请”流亡美国的“缅甸联邦民族联合政府”总理盛温博士(Dr.Sein Win)来到花都巴黎,目的只是在这电视机前告诉他“法国再也不会让国民去缅甸投资了”。貌强兄弟!你看,总统时而抬头,时而沉思,有时左顾,有时右盼,集喜、怒、哀、乐于一身——这场出色表演,全在争取选票与民心。
    
    貌强兄弟!你知道吗?在欧洲,法国是第一个到缅甸的投资者,也是最大的投资国。
    
    老战友转告我Total石油公司主席对法国新闻社说的话:“我们Total每年提供缅甸军政府约4亿美元,作为石油的开采”。
    
    老战友接着说:
    
    貌强兄弟!你知道吗?为了铺设石油管道,缅甸军政府强制拆迁多少土族村庄?烧光了多少贫下中农茅房?多少土族村民流离失所,到处流浪?多少土族村民离乡别井,家破人亡?多少土族抗拒者,被冠之以种种莫须有罪名而遭到迫害与拘禁?………人权严重受到侵犯呀!
    
    貌强兄弟!你知道吗?法国政府很希望世界明白:他的外长Bernard Kouchner 是医生无国界MSF(Medicins Sans Frontieres)与世界医生(Medicins du Monde)的创立者,外长非常关心水深火热中的缅甸人民,外长常为有关缅甸的书本写序言。
    
    然而,貌强兄弟!你知道吗?在他荣任法国外长之前,他高薪受雇而为Total石油公司撰写调查报告,力述铺设缅甸到泰国的输油管道,并无任何侵犯人权的迹象。他也时常鼓励法国工商界前往缅甸投资。
    
    貌强兄弟!你知道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塞尔维亚军队在科索沃进行种族大清洗,卢旺达、苏丹等国进行种族大屠杀——完完全全像缅甸一样,究竟联合国做了些什么?
    
    貌强兄弟!你一定不肯相信:联合国仅仅袖手旁观而已!唉!北极万年冰川虽然不断在解冻,然而唯利是图的世界太寒冷了!
    
    津巴布韦的穆加贝执政近三十年,倒行逆施,谁反对就残暴镇压谁,结果把一度非洲最富裕的国家沦为一贫如洗,民不聊生——又是跟缅甸完完全全一样。貌强兄弟!你相信吗?这祸国殃民、残暴无能的政权,却一度被选为联合国人权委员会成员!
    
    貌强兄弟!你我记忆犹新:当年山姆叔叔不顾大家反对,一意孤行地派兵去攻打伊拉克与阿富汗,当时全世界指责他仅仅是为了石油而出兵侵略,我记得你也在亚洲周刊与华文媒体撰文大加鞭伐。然而,那时山姆叔叔却大义凛然!他仰天大叫:美利坚合众国100% 是为民主、为自由、为正义、为人权而出兵为民除害的——即使当地人民并没有邀请!
    
    现在,缅甸各族人民惨遭法西斯军政府的压迫与屠杀,已长达半世纪了。全国人民虽然进行文的武的各式各样反抗,但成效不彰,死亡惨重。绝望之余,天天遥望着高举自由、民主、人权的美利坚合众国山姆叔叔,日日夜夜无条件地欢迎美利坚合众国山姆叔叔派兵缅甸为民除害。
    
    救缅美军要组织一个拥有西式一人一票民意的缅甸民主政府吗?
    
    不瞒你说:在1990年缅甸全国大选中,获85% 压倒性选票的全国民主联盟NLD与掸邦各族联盟SNLD,就在缅甸境内;胜选的国会议员团,就在缅甸境内;获全国各民主党派与众土族力量拥护的昂山素姬,也在缅甸境内;全国被压迫人民,个个俱在缅甸境内。敬爱的美利坚合众国山姆叔叔!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哟!
    
    貌强兄弟!你相信吗?谁也没想到山姆叔叔一反常态,充分显示 “七上八下”,“顾虑重重”,一句话:雷声虽大,雨点全无。
    
    民间盛传缅甸历史第四大帝——丹瑞之语录:“让朕笑问:缅甸石油,有伊拉克那么多吗?侵略缅甸,有伊拉克那么容易吗?划算吗?……..道义?嘿嘿!多少钱一斤?人为财死,乌为食亡;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这些不是他们资本主义老祖宗的自由市场经济铁教条吗?”
    
    唉!貌强兄弟!难道这语录并非伪造?
    
    貌强兄弟!你看伟大的山姆叔叔,他正在展现 “深怕世人误会美利坚合众国不是奋力为民主、为自由、为正义、为人权,因而不敢派兵主持正义” 的一幅无可奈何怪模样——这真叫我哭笑不得。
    
    老战友陷入无限痛苦了:“貌强兄弟!是你的老战友一厢情愿吗?120% 的一厢情愿吗?清楚记得欧盟-缅甸办公室主任韩永贵(Harn Yawnghwe)早就提醒过:要提防世界级出色演员们光耍嘴皮哟!”。
    
    貌强兄弟!你的老战友又回头深深埋怨与愤恨另一东方文明古国印度了:满以为世界上人口最多的民主国家能做出应有的贡献,然而却痛心地见到他跟中国俄国走在一起了。
    
    唉!貌强兄弟!伟大的美利坚合众国山姆叔叔不肯出兵为民除害;而无德无能的联合国做事,却每件事都迟几拍——军政府已屠杀了那么多人,他才派甘巴里去缅甸。等甘巴里大驾光临杀戮现场时,明明那边早已血流成河,尸堆如山,但却没见到半点血迹,也看不见一具死尸,只见野蛮军队笑容可掬,狞笑将军们双手合十。喔!原来军政府早已烧光了所有尸体,洗干了一切血迹 …………好像什么事也没发生过。
    
    2007年10月30日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缅甸动乱,丹瑞大将有话说/貌强
  • 感谢德国人民支持缅甸和平正义斗争/貌强
  • 缅甸:反对无理威胁和平集会与游行/貌强
  • 缅甸和平示威扩大,丹瑞家人领先逃亡/貌强
  • 梦寐以求的“居者有其屋”/貌强
  • 论缅甸吴努政府与台湾阿扁政府/貌强
  • 该出手时要出手!/貌强
  • 缅甸内外“Hongsawatoi ”亡国纪念/貌强
  • 从“Honsawatoi”亡国250年谈起/貌强
  • 从缅甸建军节想起/貌强
  • 2007年三八妇女节感言/貌强
  • 1967年缅甸排华与反思/貌强
  • 促进民主的欧洲道路/貌强
  • 漫谈钦族的过去与现在/貌强
  • 血债要血还!缅甸学生刊物‘战斗的孔雀’、貌强
  • 貌强补充一二,以飨欧洲华报读者
  • 以民主、人权、自决权为缅甸建国与办学基石/貌强
  • 释放政治犯!停杀原住民!/貌强
  • 貌强回故乡/貌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