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一个打入中南海的危险人物王沪宁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10月18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揭开王沪宁的画皮 第一回
    
     是儿欲炬江泽民于火炉之上也 (博讯 boxun.com)

    玉泉山人
      
      有道是,假作真来真亦假,治到乱时乱当治。
      这两句,洞穿了世事苍桑、人间炎凉,其中的蕴意那可是相当相当的丰富哦,在下权且作为引子献给各位。
      闲话少说,言归正传。且道有一日,在下蜗居山林,偶翻《江泽民文选》,忽有哥伦布发现新大陆之惊异。原来,文选载明,江泽民1995年12月17日在军委扩大会议上说:必须看到,西方敌对势力为实现其西化、分化我国的政治图谋,正在伺机对我军进行渗透和破坏,他们鼓吹的“军队非党化”、“军队非政治化”那一套,就是妄图改变我军的性质,使我军脱离党的领导。1999年11月24日,江泽民又说,我军抵制住了国内外那种“军队非党化”、“军队非政治化”和“军队国家化”等错误政治观点的影响。
      江泽民在这两处说的是谁呀?恐怕他老人家至今还不尽了然,甚至蒙在鼓里。而据在下研判,他所说的敌对势力也包括打入中南海内部的王沪宁!
      列位有所不知,王沪宁在到北京工作的1994-1995年,伙同当时的复旦大学校长、现在英国诺丁汉大学当校长的杨福家,推出了一个企图全面改变中国共产党颜色、改变人民军队颜色、改变我国社会制度颜色的和平演变纲领《重新认识中国——1993中国发展报告》。正是王沪宁此人,在该报告的“政治篇”中,挂羊头卖狗肉,不仅肆意贬低、攻击我人民军队,而且照搬西方宪政模式,在国内党内第一个系统地鼓吹军队非党化、非政治化和军队国家化,“妄图改变我军人民民主专政柱石的性质,使我军脱离党的领导”(江泽民语);正是王沪宁此人,重新捡起几年前卖力为赵紫阳大造舆论的“新权威主义”,安在江泽民头上,要借助江泽民“最终导向军队的国家化”。
      如此看来,列位,你们可要警惕了,特别是还想为王沪宁辩解,或者希望傍住王沪宁获取功名利禄的人!
      谓予不信,请看王沪宁在字里行间如何用心良苦:
      进程在对组织型权威逐步确立的过程中具有一种“宪政模式”的特点。
      现任军委主席江泽民的新领导权威也开始渗透到组织型权威中。93年军报发表三篇长篇通讯……可以视为树立新领导权威的努力。中国这样的国家,具有强烈现代化取向的领导权威对组织型权威的确立从而最终导向军队的国家化是有很大作用的。(《1993中国发展报告》,第86页)
      从根本上说,随着国家政权的巩固,民主政治的推进,军人政治作用的转变是必然趋势……由一种伦理象征和权力象征逐渐变为一种职业符号。(同上,第86页)
      经济环境的重大变迁又为中国军队由政治性向“国防性”转型提供了某种富有积极意义的条件。军队的利益有可能获得独立发展。军民关系……多少已经只限于象征意义。
      (1)政治作用转变。……在现代化规律的作用下,军队在国家政治生活中拥有的广泛参与,无论在动机上还是在机会上都大大转变。军队由显在的强制力量逐渐转变为潜在的威慑力量。
      (2)军职“圣化”形象失落。……变成一个普通的职业符号。
      军队职业化因素初步形成。……它的意义有四点:(1)推动军队由政治军队向国防军队转型……有助于军队国家意识的复苏和加强。……浓厚的军队职业化色彩,是培植军队新质的重要因素。(同上,第74-75页)
      军队专业化程度的提高,还取决于新文化的植入。……当他们在掌握了军队专业知识的同时,也习得现代军人效忠国家的精神与普遍主义、成就取向和团体意识。(同上,第86页)
      
    揭开王沪宁的画皮 第二回
    
    王沪宁与敌对分子一个鼻孔出气
    玉泉山人
      
      且说这一天,在下一不小心,通过互联网撞进了几家境外网站。稍作浏览,在下的肺就快给气炸了。你道为何?原来是下面的几条消息让在下怒不可遏。有一些民族败类暨祖国叛徒,竟然在我光荣的人民军队建军节那一天,跑到我驻美领馆前胡闹,真不要脸!还有几个国内的跳梁小丑,听到国务院下属的经济体制研究会开了一个什么“西山会议”,就以为资产阶级自由化的春天又要来到了,于是鼓角齐鸣、摩拳擦掌,打将上来。啊呸!他们把赵紫阳的狗头军师高尚全重新出山当成一个信号,那是利令智昏,看错了形势,小看了咱们胡锦涛同志为首的党中央以及全党的智慧和力量。
      不过也好奇怪,好好奇怪哦,这些家伙脑子里想的,嘴上说的,怎么都和王沪宁12年前鼓吹的如出一辙呢?到底是谁配合谁啊?这叫不叫里应外合啊?在下一时也没有想个明白,不妨原汁原味将这些报道挂出来让列位鉴别吧,当然标题自是在下所加。好在列位的敏锐性和防疫力都强过在下:
      1、流亡海外的民运分子叫嚣“中国军队必须国家化”
    (见博讯2006年8月2日)
       ???
       图为:中国民主党世界同盟部分成员在抗议活动中
      2006年8月1日上午11时,中国民主党世界同盟六十多名成员来到中国驻纽约总领事馆前参加抗议活动,主题是“中国军队必须国家化”。
      中国民主党世界同盟强烈要求中共做出明智的抉择:交出军队,将军队还给国家与人民。
      ??? ?
    图为:世盟主席王军在“中国军队必须国家化”集会上发表讲话
      2、曹思源、冯兰瑞亟力呼应“军队国家化”
    (见大纪元2006年4月28日)
      中国国务院下属的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2006年3月4日邀请近40名内地学者,就中国市场化改革进程举行闭门会议,有学者在会上发表推动多党制、军队国家化等政治改革的言论。
      关于贺卫方教授提出的多党制、军队国家化、新闻自由等建议,曹思源表示,贺卫方教授讲得很明白、很坚定。但实际上这些观点并不是他一个人的,有很多人都是这样想的,都是这样看的,我也是。
      冯兰瑞表示,贺卫方教授是比较敢讲的。军队当然应该国家化,因为本来就是属于国家的。但是现在做不到,毛泽东说“党指挥枪”,一直都是这么延续下来的。
      注:曹思源、冯兰瑞从上世纪八十年代以来一直鼓吹资产阶级自由化,1989年政治风波中十分活跃。曹思源还积极鼓吹共产党改名为“社会党”、鼓吹宪政、鼓吹全盘西化。
      3、张祖桦明确说出了王沪宁的心里话
        (见大纪元2006年4月28日)
      直到今天,中国军队仍然是“党军”,而非“国军”──国家的军队。
      我的主张与建议是,军队国家化与党军变国军(国家军与国防军)的大方向应明确,……军队改革总的原则应是职业化、法制化、非政治化和现代化。为使军队非政治化,一切政党与政治性组织均须退出军队,军队不得参与国内政治竞争,并在政治上严守中立。
      注:张祖桦,原中央国家机关团工委书记,1989年政治风波中与赵紫阳、鲍彤等人联系紧密,犯有严重政治错误。
      
      
    揭开王沪宁的画皮 第三回
      
       1989年5月王沪宁意欲何为
    玉泉山人
      
      在1989年春夏之交党和国家经历生死考验的关键时刻,王沪宁当面是人、背后是鬼,炮制了一篇黑话连篇的文章,公开鼓吹西方民主“是合乎历史发展的”,对中国没能走上西方民主的道路耿耿于怀、心有不甘、念念不忘,给正在向全国蔓延的严重政治动乱煽风点火。试问:有哪一个共产党员中的优秀分子,会乘党之危、乘国家之危、乘人民之危,向党落井下石、反戈一击呢?!其实,王沪宁从来就不是一个在思想上政治上合格的共产党员,而是共产党队伍中的“双面人”,是埋藏在党内的定时炸弹。有王沪宁当年的文章在,白纸黑字,铁证如山:
    新政治价值合理性,实质上就是西方民主主义的价值。
      直至今日,我们还不能说……新政治价值合理性得到了全面的、普遍的、切切实实的体认。
      近代以来以及在“五四”新文化运动时期达到顶峰的新政治价值合理性的风暴……无力促成一种符合要求的全新的权力结构。中国的社会发展和现代化进程迟迟无法流畅地展示。这样一种结局,值得深长思之。
      自“五四”运动之后,社会主义和马克思主义的传入和传播,使对来自西域的新政治价值合理性本身发生异议……将民主区分为旧民主和新民主,提出了资产阶级民主和劳工大众民主的差异……无疑冲击了新政治价值合理性的体认……未能推及到现实运作之中。
      七十年过去了,我们反观历史,看到了新政治价值合理性是合乎历史发展的,但同时也看到中国社会蕴含着阻碍它变为现实运作的种种机制。直至今日,中国社会依然受着这场风暴的影响。(1989年5月《复旦学报》第3期第34、36页)
    
    
    
    
    
    
    
    
    
    
    
    揭开王沪宁的画皮 第四回
      
      且看王沪宁要怎样变动“主轴”
               玉泉山人
      
      熟悉上海滩风云变幻的人都知道,王沪宁30岁上下时,就是资产阶级自由化倾向严重的潘维明(原上海市委宣传部长)小圈子中的一员,同严家其南北呼应,利用各种研讨会和被王军涛、高瑜等敌对分子控制的《世界经济导报》、《经济学周报》,积极鼓吹西方民主,散布对党和社会主义的怀疑不满。只是那时他卖力虽卖力矣,但还坐不上自由化头把交椅,顶多算员大将。在1986-1987年的资产阶级自由化思潮遭到挫败后,王沪宁眼巴巴地看着他的同类一个个被批得灰头土脸,偃旗息鼓,也只得暂时收敛。不过,正所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他一年后即按捺不住了,在《世界经济导报》、《复旦学报》密集发表文章,俨然以新旗手和新师爷自居,给流散在各地的资产阶级自由化分子输血打气、出谋划策,指点他们从今以后要隐身在共产党内,用和平的办法谋求演变直至颠覆共产党的理论基础和政治基础。
      王沪宁究竟出了哪些新主意,创造了哪些自由化的“重要”思想呢?请列位透过王沪宁生拼硬造、拗口譎诈的“春秋”语言细细剖析:
      1、打出“主轴变动”的旗帜,策划从内部消解马克思主义
      最近结构,即1949年以后在马克思主义和社会主义指导下形成的政治文化结构。最近结构以超越近代结构为目的,然而需要一定的社会经济条件,这一点在从半殖民地半封建状态中脱胎出来的社会主义中国还不具备,结果是最近结构被高度强化,其中最激烈的成份被扩大,以压倒其他结构。
      当代中国政治文化基本上围绕着最近结构的价值系统展开,一旦这个主轴变动了,整个政治文化就势必要转变……当务之急是形成新的价值系统……使近代结构中体现现代民主精神和人文思想的成份找到依托点,找到生长的机制……
      今天铸造价值核心,就是把握从“文化中轴的政治文化”向“制度中轴的政治文化”(即西方民主――引者注)转变的总体过程,选择有利于这场转变的核心概念。(《复旦学报》1988年第3期)
      中国传统文化被时不我待的主观期望和客观性整个地冲垮了。……研究它,须除开十九世纪,乃至二十世纪,甚至几千年来所形成的“思维定势”。(1991年6月提交南京大学一个研讨会的论文)
      2、攻击社会主义政治制度缺乏“血肉之躯”、缺乏“价值核心”、在中国缺乏实现的条件和手段因而是失败的,推崇资产阶级宪政
      最近结构既形成了又没有形成。说其形成,是因为它也有几十年的发展历程了;说其没有形成,是因为自我否定不断,还在追求自己的血肉之躯。
      价值核心其实并非高不可及的东西,而是普遍的但深入人心的几个概念……但最近结构中缺乏这样的价值核心。马克思主义本身是超越法学世界观的,但在从未有过法学世界观的中国,它带来的结果并不都是积极的。(《复旦学报》1988年第3期)
      以社会主义为核心的政治价值体系,内在地不具备工具合理性的详细成分,而是以经济的充分弘扬为社会基本组织的架构。
      中国马克思主义者过去一直着力维护自己的新政治价值,也未及着力做工具合理性的研讨,在突然掌握了全国性政权后,会产生怎样的结果,不难想见。
      《五权宪法》……提出的立法权、司法权、行政权、弹劾权和考试权五权制衡的政治发展战略,均是极为精彩的。梁漱溟对新政治价值合理性也有透辟的研究,他曾提出:“民主宪政在中国,都要从其固有文化引申发挥,而切于其当前事实,不断袭取外国制度。”然而,工具合理性……由于新政治价值合理性没有最终得到体认,而没有实际的价值。(《复旦学报》1989年第3期第35、36页)
      现代结构的内在含义在于西方民主主义文化,在于洛克、孟德斯鸠、卢梭、杰佛逊等人提倡的自然权利、主权在民、社会契约、权力分立等观念。这一结构是近代中国没有达到的境界,故特别具有吸引力。(《复旦学报》1988年第3期)
      
      
    
    
    
    
    
    
    
    
    
    揭开王沪宁的画皮 第五回
    
    依了王沪宁这些主张岂不令我亡党亡国
              玉泉山人
      
      列位可否知道,王沪宁在当教员时,曾把“躲进小楼成一统,管他春夏与秋冬”当作人生箴言标榜啊?呵呵,列位若要信了他,那可就真正是不识庐山真面目了。
      其实,王沪宁只不过是放了一个烟幕,以便厚实地掩饰自己的非份之图。前几回在下已经披露了王沪宁在几个关键时刻的“出色”表演,这一回在下顺手拈来他的一些“高论”,让列位见识见识王沪宁是真的“躲进小楼”了,还是怀抱狼子野心。而对王沪宁本人,在下要说的是,本山人已证明了你王沪宁是极其仇视共产党、仇视社会主义制度、仇视马克思主义的,是埋藏在共产党内的定时炸弹。既然你原形已现,何不赶快请辞、退党,免得在下还要费些笔墨,把你那些劣迹统统大白于天下呢?!
      还是来看王沪宁的自供吧:
      1、企图改变党的性质、目标和阶级基础
      执政党的功能、基础、任务和目标必将发生重大变革。传统体制模式逐渐显得与新经济基础、新社会结构和新文化氛围不相适应,实现党的深刻革新必须逐渐提上议事日程。
      吸收各界精英分子入党。……当前应尽量吸收各界精英尤其是文化知识精英和工商管理精英入党和抓紧重组现有党员队伍。
      学校、企业、公司、村镇的党组织相当部分已经只有名义,应该重新按行政区划设立党的各级组织部门。(《1993中国发展报告》第81-82页)
      2、鼓吹政治“经济化”、社会市场化、政府国际化,诬蔑我国社会主义政治制度“有悖于法制经济的建立”,希望西方以经济力量演变中国的政治制度
      中国政治日益显示了一种“经济化政治”的特点。这是中国现代化发展的要求,是客观的力量所致。
      人们的社会人格发生变化,从计划人逐渐转向市场人,人们处在迅速扩大的市场社会中。(《1993中国发展报告》第5、8页)
      93年中国法制建设的总体思路在于:以法律构建市场经济体系,但必须在原有的政治制度框架中进行。从长远来看这一思路有悖于法制经济的建立。(《1993中国发展报告》第66页)
      不走向政府功能的国际化不利于四化建设的蓬勃发展,应当在这个新维度下,推进全面改革……
      国际经济也会向政治体制提出自己的要求,将可以成为推动中国政治发展新的力量。(《世界经济导报》1988年2月)
      3、主张台湾进入“国际社会”
      要处理好事实判断和价值判断之间的矛盾,以事实判断压倒价值判断……台湾民众获得国际社会的实际权利,是大陆要认真对待的。(1993年中国发展报告),第86页)
      4、抹煞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中国革命的性质和宗旨,说我们党同国民党反动派一样,都举着西方民主即所谓“新价值合理性”的旗帜,否定革命,宣扬“告别革命、淡化政治、消解理想”的历史虚无主义
      中国社会自二十年代末后便陷入内部两大势力的武装冲突之中。在这场斗争中,双方都坚持新价值合理性的旗帜……这种夺取政权建立政权的方式,不同于民主主义本身的逻辑。
      “五四”新文化运动,实际上是一场新价值合理性的风暴。
      新文化运动的一项主要任务,便是想最终确立新政治价值合理性。(《复旦学报》1989年第3期第34、35页)
      近代以降,中国政治文化的价值系统大约处于五十年来一番彻底改造的节拍中……由社会变革或历史运动推动的价值更新,却不合人意。
      近十年来,中国社会文化处在快速的转变之中,(一)从革命性文化转向建设性文化;(二)从政治倾向文化转向经济倾向文化;……(五)从精神偏重文化转向物质偏重文化;……(八)从理想描绘文化转向现实描绘文化。(《复旦学报》1988年第3期)
    
    揭开王沪宁的画皮 第六回
      
      哇噻,王沪宁抱上了一棵摇钱树
    玉泉山人
      
      曾几何时,刘晓庆一部书稿拍出100万元天价,轰动全国;如今,易中天的《品三国》稿酬达到160余万元,震动一时;真可谓龟有龟路,蛇有蛇路。但那毕竟是阳光下的交易,不由你不认可。可是,列位看官,倘若你听说有人靠着编一本中央文件学习辅导材料,立马就到手180万,又如何感想呢?
      且听在下慢慢道来。
      2003年冬的某一天,北京上空灰暗阴沉,一辆牌号为※※02350的奥迪2.4车开进某国家级出版社,装了两箱东西后,警笛轰鸣,飞驰而去。两个箱子所装何物?是当年一个中央决定的《辅导读本》高达180万的巨额稿酬。
      区区一个《辅导读本》,竟有如此高额的报酬,也真算是“与时俱进”和“原始创新”哦。在下听说,此前一些文人们也编写辅导材料,但稿酬均不高,都遵守国家版权局发布的关于稿酬的规定。国家版权局对学习类用书的稿酬,历来规定得十分清晰明确。那么,按照国家版权局的规定,这个《辅导读本》应该拿多少稿酬呢?
      1999年4月,国家版权局发布了《出版文字作品报酬规定》,从1999年6月1日起执行。同时又在贯彻实施意见中明确指出,学习用书如《辅导读本》一类,不适用版税付酬方式。照此规定,这本35万字且发行50万册的《辅导读本》的最高总稿酬(包括基本稿酬和印数稿酬),顶多不过77000元。这就是说,牌号为※※02350奥迪2.4车堂而皇之拉走的180万稿酬中,竟然有172.3万是非法所得。
      那么,某出版社为何要违法支付如此巨额的稿酬呢?其负责人说:“不得已而为之”。怎样一个不得已?且看一份出版协议。2003年10月该书作者代表与某出版社谈判一份出版协议,约定保底税后稿酬150万,如印数超过50万册,超过部分按版税10%支付作者,即每印10万册要付作者25万元。某出版社若不同意该条款,就不让它出这本书了。嘿嘿,这一招可够损的。于是乎某国家级出版社只好就范。落笔至此,列位看官,你想,这与强盗抢劫又有什么区别?
      这事是谁干的呢?正是当今风云人物王沪宁。
      粗略算起来,王沪宁从2002年起瞒着领导迫使某出版社违法支付了多少稿酬呢? 2200多万元。不算不知道,一算吓一跳,真是触目惊心!王沪宁这种不法行径,算不算往新中央领导集体脸上抹黑?算不算把中央权威不当一回事?算不算与陈良宇一样贪婪攫取国有资产?公道自在人心,列位看官定有判断。
      在下倒是认为,参加起草中央文件的人员,在完成文稿的同时编一本学习辅导材料,那是公职之责,也是共产党员应尽的义务,何况国家还规定要给予一定稿酬。而王沪宁竟把这当成了大捞资本的摇钱树,既肥了自己,又拉了一批同志下水,还损了中央的声誉,其官德可知,其阴险可见,但势必为党纪国法所不容!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王沪宁是军队国家化的头号吹鼓手/玉泉山人
  • 曾庆红、王沪宁批准流亡者远志明回大陆拍摄传教电影内幕
  • 学渊点评:王沪宁的意识形态调查报告
  • 王沪宁弃江投胡 欲当福建一把手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