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到四川民政厅去——民主党申请注册十年记/黄晓敏(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10月16日 转载)
    
    
     1998年10月15日,四川中国民主党筹委会经过接近半年的酝酿和筹划,终于在这一天走出秘密的状态,从言语的争议和纸上的决议,突破各种重围公开的走向掌管社团注册登记的省委办公机构四川省民政厅。
    
     按照计划,刘贤斌、佘万宝和我三位代表,还有见证协助后援会的十几个朋友文强、杨伟、汪建辉等,要在这天早晨的十点聚集在成都市磨子桥胡明君朋友的办公室,等待最后的命令而集中统一的赶往附近的民政厅社团登记管理处办公室。
    
     那个时候我正在一家管理非常规范的外资百货企业做员工的培训管理工作,随意和擅自外出是很难的一件事。天也有意,恰巧那天轮到我值晚班,无需请假或者给领导打招呼,可以自由正常支配上午的时间。
    
     那天我是最晚一个到达集合点,刘贤斌看见我不慌不忙的到来,估计是悬起的石头有了一点踏实的放松,情不自禁又非常愉悦的向大伙说了一句:“毛泽东曾经来四川怎么说了一句:四川还是有希望嘛!”大家哄堂大笑,我会意的点头微笑,着急的等着在行动和落实的过程中还有什么需要叮咛的话语。大伙轻松活泼好似非常休闲地围拢一起,简单的交代和吩咐一些内部的分工、递交的程序、可能的问题、处置的措施等,不到半个小时的会议,我们一行数人就分散驱车或者骑车,前往民政厅这个目的地。
    
     这天的成都是严重的阴沉似乎有细雨飘洒,急骤的秋风把显得苍老的法国梧桐晃动的枝叶败落,随风飘拂在地表被并不强劲的秋风吹落的片片凋零又随风滚动去向不明。四川省民政厅就坐落在梧桐包围的巷道街边,一点不醒目显眼和气派豪华,面积不大的地面上摆放着传统的旧式小楼,如果不是院墙的大门旁有木制牌匾印刷着白底黑字,还不敢相信这就是民政厅的大楼。
    
     在大楼的门口,我们三位递交申请书的代表站在一起,轻松的在入门处合影留念,向在外围给我们支持的同伴摆了摆手,就神采奕奕的走进民政厅大楼里面。
    
     稍加的询问,我们三人就一起出现在三楼步行道里面的名称是社团登记管理处一间30平米的两人办公室内。刘贤斌简单地说明来意,并把我们随身准备的申请资料和个人身份证明,一一展示给接待我们的40过头的张姓处长(姓氏也许有误)。张处长似乎有所耳闻也有所准备,但是还是非常紧张又措手不及的说“等等,我叫我们厅处专门做接这个事务的人来答复你们。”张处长转身一走就是十余分钟,办公桌对面的也是一个男性中年人和老佘搭起了闲话匣子。老佘恭维性的说他们这个部门是个清水衙门,是做社会公益和还有些良心正义和清正廉明的机构,对方满脸堆笑不着边际的哼哼哈哈。他们也不客气的劝我们坐下或者是礼貌的倒一杯开水,就是非常尴尬的坐在那儿。我环视这个极其简陋的办公室和办公用品,还有桌椅板凳都是上个世纪顶多是7十年代的家具产品,没有一件算得上是现代办公物品。我打开我随身携带的微型录音(刘贤斌和佘万宝都不知道,只是事后我给他们听了才知道,在12月的抄家过程中给没收),静静的等做那个处长回来,答复和处理我们的申请报告。
    
     期间,来了一位25岁左右的年轻人,手持一个黑色的当时被那个时代称为象征老板省份的非常精致美观的坤包,放置在办公桌面离佘万宝不足两米的右斜侧(我在佘万宝的平行左侧,刘贤斌在我们两米多的对面)。随后那个张处长回来了,坐在老佘右侧的办公位置,还在里面那个年轻人不停的转动黑色坤包的位置。喜欢数码产品的我明白他们这是在摄像,但是毫无察觉也就没有准备防范的刘贤斌和佘万宝浑然不知其中的一切。我明白其实他们早就预测或者是高度职业的习惯需要,我们今天的一切都在他们的镜头和数据库内了。
    
     刘贤斌再次递交我们的申请,张处长含笑拒绝说政党申请不归他们这个部门接待和受理,问到哪才能递交申请,这个处长支支吾吾不予正面回答。刘贤斌再次追问共产党登记了没有?在哪里登记的?这个处长坐卧不安满脸胀气的连说“不知道,不知道!”老佘问他们这儿可以开展哪些业务,处长就一本正经的依据《社团登记管理条例》说只要是民间社团,非政治非赢利性的具备了一定条件的就可以在他们这登记,并接受他们的管理。随后,张处长非常客气耐心的给我们讲了一番社团登记的必备条件和基本手续。
    
     就在我们平等交流得津津有味期间,在外面等待和接应我们的其中一个伙伴文强,不知何故突然出现在我们的眼前,社团管理处的大小三人又是一惊,迟疑的询问我们是不是一起的,刘贤斌坦诚直言的回敬到“我们是一起的。我们就是要询问和递交,至少要知道我们应该在什么地方可以申请注册。我们做为共和国的一个公民权益在哪里可以得到保障,怎么样才能体现,所以就郑重其事的来找你们!”张处长避实就虚,只说社团登记的管理程序和章程,还拿我这个非四川省份现身说法,说“应该到户籍所在地去申请注册登记,在四川是不予受理的。”对其他地方如何处理类似的申请他再三述说并不知情也不愿回答这样的问题。
    
     时间在一份一秒的僵持中度过,彼此双方都是态度友好的一刚一柔的交锋传递,明显虚弱的他们就是打太极,不是不着边际的就轻避重,就是转移话题左顾而言它。看他们有非常的耐心但是就是不做具体的实事,刘贤斌以推辞告别握手交合之际,再次恳请他们把我们的章程和申请接手,可以拿回家好好的看看再给我们一个答复这样也行。但是这个老谋深算的处长唯恐躲避不及,像遇见瘟神一样回避我们的资料,还有我们的眼神,就是告别的握手也没有我们那么有力那么真诚。
    
     前后接近一个小时的等候与交锋,在中国民主进程史上划出一道黑暗之中的亮丽景线,也打破犯上作乱就会丢失性命满门抄斩的古今传奇。九八年的组党热潮以浙江为先锋以四川为高峰,给承前启后的中国民主运动谱写下最为光辉的让世人瞩目的重重一章,那怕代价巨大损失惨重也有残阳如血厚德载物的浓重笔墨。她给后人的不仅仅是记忆,更有丰碑、感召、激励和触发后人为了民族,走向共和、走向民主、走向繁荣富足的大同世界增添一些新的机会还有标志性的里程碑。
    
    《民主论坛》首发2007-10-15
    
    
    到四川民政厅去——民主党申请注册十年记/黄晓敏
    到四川民政厅去——民主党申请注册十年记/黄晓敏


    到四川民政厅去——民主党申请注册十年记/黄晓敏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黄晓敏:记者下跪,跪给谁?(图)
  • 黄晓敏:花季冤魂 父母诉冤 人怨天怒(图)
  • 黄晓敏:再见,软禁!
  • 黄晓敏的判断与国安做的吻合.
  • 孙不二和熊家瑚,颠覆和嫖娼?/黄晓敏
  • 黄晓敏:华一的潘多拉里有什么?
  • 黄晓敏:哭墙、哭城、哭广场
  • 黄晓敏:中国最“霉”的钉子户!
  • 黄晓敏:贪官贪婪如此牛!
  • 民主女神【六四】历险记/黄晓敏
  • 不是告别的告别 还要再说一些! /黄晓敏
  • 黄晓敏:争取“红豆”早作准惫
  • 黄晓敏: 四种无畏在中国
  • 黄晓敏:温总理,想说爱你不容易!
  • 黄晓敏:四种无畏在中国
  • 黄晓敏:民告官 如登天
  • 黄晓敏:抽泣的元旦
  • 黄晓敏: “打狗”和“打黑”!
  • 营救张子霖:自古英雄出少年/黄晓敏
  • 过年之际,纪委干部再走维权路!/黄晓敏
  • 陈光诚案声援团临沂受阻,杨在新、黄晓敏等人受到询问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