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局部地区没有爱情/西风独自凉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10月15日 转载)
    西风独自更多文章请看西风独自专栏

----谨以此文献给为了正义的事业失去爱情和家庭的人们
     (博讯 boxun.com)

    西风独自凉
    
    紧追慢赶,总算在老总要求的期限内完成了公司的年度预算。我躺在沙发上,正在盘算怎么慰劳一下自己,朋友打来电话:“人家武松不是约你去喝咖啡吗?”
    
    “喔,我没说一定要去啊?一面之交,去了都不知道说什么。唉,他到底是干吗的呀?”
    
    “几句话也说不清。你最好还是去一下吧,就算是可怜可怜他。”
    
    我吃了一惊:“什么,你说什么?可怜,什么可怜?”
    
    “你昨天走了,他又喝了半打啤酒,深更半夜的,要去你家阳台下面唱《今夜无心睡眠》,主要是想表达一下自己的爱情,看能不能把你从房子里面给唱出来。从来没见他这样冲动过,从来没有。你还是去一下吧。求你了,啊?”
    
    爱情?天!才见了一面,喝的一次酒都不是他请的客----这人什么毛病,脑子进水了?以为自己是夜莺,把我唱出来?嘿!我还真要去见识一下。
    
    我没让他久等。一眼看去,这个武松的皮肤比起包公来,是要白那么一点点;五官嘛,比李逵可就要秀气多了。可怜他?哼,我才没那么好心:
    
    “哎,你这么快就爱上一个人,忙得过来吗?把嗓子唱坏了怎么办?”
    
    他把MP3递给我。一首差不多跟我外婆一样老的歌:林志美《你的眼神》。莫名其妙。他还真是病得不轻哦。
    
    “你没听出来?这首歌是为你写的啊。”他困惑地望着我,一边往杯子里放糖。“再听听,把眼睛闭上。”
    
    我摘下耳机,哼了一声:“算了吧,我有那么好吗?”
    
    他泰然自若地往后一仰,对我深表同情:“你离自己太近了,怎么看得清楚?”
    
    我鬼使神差地又把耳机戴上。我是真的有那么好,还是真的有那么傻?在以后的日子里,我竟然真的就相信了他说的:“因为爱你,我只有离开。只有离开,我才知道你的眼神有多美,对我有多重要。”
    
    我竟然会爱上他,过上这种生活:在他目光的沐浴下尽情起舞,在他离去之后,等待----如他所言:甜蜜的折磨、午夜的冲动、他日益向我临近的脚步!
    
    一张来自雪山、印有玫瑰图案的明信片让我欣喜万分:
    
    我的远离,只是为了更好地向你靠近。请接受这支清新的玫瑰,请允许我的心攀上你的膝头,在你摊开的掌心中哭泣。
    
    三言两语还真说不清他是干吗的,说是侠客吧,帮人打官司他也要收费;说是律师吧,别人欠他的律师费算起来恐怕都够买所房子了。我渐渐明白他接的活都是无人肯接,吃亏不讨好的那种,经常倒贴开销。而他的理由总是让我苦笑不得。我就不信天底下只有你一个人吃律师这碗饭!你不知道,他说,当地那些律师得罪人以后就没法混下去,我外地的不怕。我怕!有次他被对方叫的几个混混打了,在医院一躺就是半个月。唉,那么多冤屈的你管得过来吗?你能起到什么作用,逞什么能啊你?!总归还是要起点子作用嘛。他翻来覆去地给我讲他屈指可数的胜诉案子,我都能背下来了。这是我的职业!有一次他要去云南的一个偏远县城,我死活不让他走-----好,你菩萨心肠,天荒地远你人生地不熟跑过去,小命送掉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你那么喜欢帮人,以后还怎么去帮?这是我的职业!他叫了起来,职业啊。过了片刻,他的语气又缓和下来:放心,我会照顾自己,你以为我傻呀?傻能吃这碗饭吗?你真该去领略一下我在法庭上的风采,好几次检察官都要忍不住起立给我鼓掌。真的,不是吹,我比猴子还精,一有风吹草动,比兔子跑得还快,再说还有110,别担心。我能不担心吗?我狠下心不理他,就是不理他,随便他怎么灌迷魂汤,灌得再好也不理他。我真受够了担惊受怕的日子。这样过下去哪天才是个头呀?并不奢望他当大律师挣大钱,只要不冒险、够生活就可以了。作为女人来说,这样的要求很高吗?他啊,就是被英雄主义情结给害了。都在捞钱,都把格瓦拉当做商品来消费,嘿,还真有人把格瓦拉当成了圣经:“面对别人的苦难,我怎能转过脸去?”那怎么面对我的苦难,你就能忍得下心呢?!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他见我真生气了,过后的两天都没再提要去云南。但看得出来,他很难受,笑的时候比哭还难看。看他腌腌的,我心又软了。唉,这样的男人要是离开自己认定的事业,就失魂落魄的了。见我态度似有松动,他恨不得写首长诗来赞美我,什么人生得一知己足矣已经够含蓄了-----为达到目的,他什么肉麻的话都敢说,再大的迷魂汤也敢灌:我都不知道羡慕汪精卫干什么。嗨,我说,你才奇怪,汉奸有什么好羡慕的?人家也不是一生下来就是汉奸,以前羡慕不是因为他有一个红颜知己吗?陈碧君,当时才十几岁,死活要跟着汪精卫去刺杀满清摄政王;有人开玩笑说她反正有免死金牌,一旦事发把自己的英国护照拿出来就有豁免权,陈碧君二话不说,拿出护照当场撕得粉碎,我觉得-----别别别,我说,你快别觉得了,我觉得吧,我一个平凡的小老百姓和人家陈碧君没法比。但道理是一样的,你看,理解、默契是一样的。虽然知道他最擅长灌迷魂汤,但要说心里不受用那是假的。难道,我还真的就被他的迷魂汤给迷住了?我们之间那么平凡的交往,哪怕一个眼神,经他一加工,立刻变得不同凡响-----
    
    上次他回来,晚上出去散步,他又说起我的眼神:“刚认识你的那天,你只喝了一点酒,脸就红了,鼻子也有些发青,这时候,你的眼神----空气开始变得紧张-----我去过一些地方,看了很多电影,从未见过你这样隐忍的眼神。你说,我能不神魂颠倒,为之疯狂吗?”
    
    “先别疯,隐忍是个什么东东?”
    
    “哦,那是我下一本书的内容----”
    
    “请你现在就写,马上-----”
    
    “酒吧暗淡的灯光,若有若无的音乐,面对陌生男子的羞怯,以及有可能荒废的青春,都在悄悄影响你。酒精一不小心点燃了你内心最隐秘的激情,你拼命想抑制住它,因为你所受的全部教养都在命令你这么做。这种理智与情感之间的冲突和纠缠,是人类几千年来一切文学艺术的源泉,现在却要借你那双秀美的眼睛来表现----你自己说说看,是种什么状况?”
    
    “什么状况?日月无光还是山河变色?”
    
    “不是。”刚从高原上下来的他,皮肤黑里透红,粗犷的外表和轻柔的嗓音在夜色中显得很不真实。“你的眼神分外明亮,好象波光粼粼的湖面,看上去十分平静。”
    
    “哦,”我嘲弄地点点头,“要是达•芬奇先碰上我,也就没蒙娜丽莎什么事了。连空气都开始紧张了,乖乖,那你呢?你好象并没有晕过去呀?”
    
    “你不知道,”他停下脚步,丝毫不理会我的冷嘲热讽,“我当时空虚得要命。突然意识到,哪怕自己永远在路上,也注定要错过最美的风景。隐忍,美就美在不动声色,却又那么扣人心弦。”
    
    我从未受到过这么浪漫的赞美。我是真的有那么好,还是真的有那么傻?有情饮水饱,我水都可以不要,只需他的一个暗示,我情愿抛下一切,随他云游四方。朋友们称他为行者武松,可真没叫错,凡是无人愿接的疑难案子,再苦再累再远再难他也要去试一试,象是不知道有家,象是一个游牧民族。可我不是落入凡间的仙子,我更多的时间还得贴着地面!
    
    “结婚就是一张纸,和安全感有什么关系?”他觉得好笑,“它能代表什么?我最亲爱的朋友。”
    
    “什么代表什么?这张纸对我很重要,我要在我最好的时候嫁给你!”
    
    “也好,等这次回来,我们就结婚吧。”他解下水晶手链给我戴上,“这是泰国的一个和尚送给我的,是我的心爱之物,戴着它能给你‘戴’来幸福。”
    
    他这次走,预计一个月,如今三个多月都过去了。电话也打不通,什么传言都有,有说他遭到了绑架,有说他深入山区调查,那里的手机没有信号。我只收到几张明信片,最近的一张还是他一个月之前寄来的:时空都无法阻隔我的心----我的心,在路上,在向你靠近!
    
    连表白爱情都是在路上!这个把“在路上”、“别人的苦难”当作圣经的行者,是不愿回来兑现自己的诺言,还是怕我牵绊他永不安分的脚步?鸟儿在空中那么自由,累了也要飞回枝头。特立独行的爱人啊,可是被异乡的风尘遮住了双眼,寻不见回家的路?他看不见我委屈的泪水,看不见我眼睛里的秋天,我辗转反侧,因思念、恐惧和焦灼而浑身颤抖!
    
    以往,他每每在我意想不到的时刻出现,从来也不先打个电话。有一次从宁夏回来,已是凌晨。他先洗了个澡,然后轻手轻脚地为我做了一顿丰盛的早餐。惊喜交加的我抱住他痛哭流涕----他是谁?难道是上帝派来审查或考验我的心灵使者?
    
    独自在家,怕听天气预报:局部地区有雷阵雨,局部地区阴转多云----局部地区没有爱情。在没有他的消息之前,我又怎能转过身去?我吻了吻水晶手链,借用《边城》的尾声,在无法寄出的明信片上写道:
    
    到了冬天,那个小小的家,已重新装修好了。那个在咖啡馆里让我听歌,使我在睡梦里为歌声把灵魂轻轻浮起来的年青人,还不曾回到家里来。
    
    这个人也许永远不回来了,也许就在明天!
    
    原载《自由圣火》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上天保佑拥有美国的地球!/西风独自凉
  • 刘荻:附议西风独自凉,提名方舟子为第一届“中国自由文化奖”之文化成就奖候选人
  • 中国崛起:人种不是问题,传统不是障碍/西风独自凉
  • 谁叫你不幸生在了台湾/西风独自凉
  • 鄢烈山成了烟幕弹/西风独自凉
  • 勇气必然代表良知/西风独自凉
  • 关于台独的冷思考:台湾呼唤大政治家/西风独自凉
  • 与胡平先生再论台湾问题/西风独自凉
  • 面对袈裟风暴,中国何去何从/西风独自凉
  • 台湾的安全来自哪里----与胡平先生商榷/西风独自凉
  • 少跟我谈爱国/西风独自凉
  • 中国作家的尊严成为一种奢侈/西风独自凉
  • 爱国就是让祖国免受政府的伤害/西风独自凉
  • 《色.戒》究竟在说什么/西风独自凉
  • 太阳没有升起,阳光怎能灿烂/西风独自凉
  • 也说传统文化里的好东西——与袁伟时先生商榷/西风独自凉
  • 不锈钢老鼠中邪了?/西风独自凉
  • 彭宇败诉的背后/西风独自凉
  • 南京鼓楼区法院:情理难容的判决/西风独自凉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