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共黨民主減量,民間民主增量/張三一言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10月14日 转载)
     文章摘要: 為甚麼說共產黨談民主就是謊言?因為在共產黨的靈魂和細胞中都沒有民主只有反民主的成分;殘酷且鐵硬的事更實證明共產黨的民主絕不是增量,而是減量。
    
     中新社北京九月二十七日發表了評論員文章:《民主政治“增量”的中共十七大》。據我所知,這是中共奪得政權後黨方第一次模仿現代民主語言、依照民主精神談民主;時光倒流到五十多年鬥前《新華日報》民主謊言年代(見《歷史的先聲》http://www.huanghuagang.org/library/lishi_de_xiansheng/index.htm)。 (博讯 boxun.com)

    
     為甚麼說共產黨談民主就是謊言?
    
     因為在共產黨的靈魂和細胞中都沒有民主只有反民主的成分;殘酷且鐵硬的事更實證明共產黨的民主絕不是增量,而是減量。
    
    [一]、共產黨從來沒有民主的道理,只有反民主的道理
    
     因為民主的目的是結束專制政權,共產黨存在的唯一目的就是保一黨專政式的專制權力(並用權力搜刮財富),兩者矛盾,絕不可並存。所以共產黨存在的必要條件就是杜絕民主。共產黨談民主猶如強盜倡公義、老虎談素食。
    
     現在共產黨之所以能維繫其統治權力而不墮,是基於共產黨權力精英主導、部分財富精英和部分知識精英組成統治聯盟。這個聯盟是以權權、權錢互相授受維繫的;以權力主導保證結盟者合法非法財源廣進,以財富維護專制權力不墮。這個統治聯盟結成一個網絡,每一個成員都在一個網結上,相互配合以明規則為表以潛規則為實進行貪汙腐敗。明顯不過了,民主是這種結盟的剋星,民主是這種網絡的溶劑。由這些網絡主導者談民主像是一個求生欲極強的人談死亡的享受一樣不可思議,更像一個殺人慣犯在殺人時大談慈悲為懷佛經一樣荒謬絕倫。
    
     已經是共產黨的政治傳統,共產黨建政專權五十多年一貫以來,大至黨策國策小至街坊組長講話,國內的鎮壓政治異己者(黨外歷來政治運動到現今鎮壓維權民主異見者),歷次路綫鬥爭(黨內清洗),國外的與所有獨裁專制政權同志加兄弟,越獨裁反動的關係就越親蜜(往之史達林、霍查、波爾布特、齊奧賽斯庫、薩達姆、皮諾切特、米洛舍維奇…今之金日成、丹瑞、卡斯特羅…都是共產黨最親蜜的同志加兄弟);敵視所有自由民主國家,越堅持自由民主就越敵視──所有政治行為都反民主,都指向維護黨權。由這樣的共產黨來談民主,不是謊言是甚麼?
    
     先看看如下訊息。
    
     【香港《開放》雜誌報導胡錦濤說:“境外敵對勢力,媒體大肆攻擊我們國家領導人和政治制度。而國內媒體打著政治體制改革的旗號宣傳西方資產階級議會民主、人權、新聞自由,散佈資產階級自由化觀點,否定四項基本原則,否定國體和政權。針對這種錯誤,絕不能手軟,要加強新聞輿論管理,不要給錯誤思想觀點提供管道。”】【胡錦濤還在文件上批語:“管理意識形態,我們要學習古巴和朝鮮。朝鮮經濟雖然遇到暫時困難,但政治上是一貫正確的。”】【八月底,由中共中央聯絡部和安全部聯合起草的《關於最近越南和古巴政治情勢的報告》,作為中央文件由中共中央辦公廳下發各省市、軍兵種,該檔上有胡錦濤親筆寫的批示:「越南早期的改革是改革,最近一個時期的變化不是改革,而是對社會主義原則的背叛。古巴的社會主義處境危機,卡斯特羅同志隨時有倒下去的危險,古巴社會主義面臨帝國主義顛覆的嚴峻危險。對越南的報導一定要加強控制,對古巴的報導要以古巴的穩定和人民對卡斯特羅同志的熱愛,對勞爾同志的擁護和對社會主義的信心為主線。」這是二○○四年九月四中全會之後,胡錦濤對中宣部起草的嚴格控制意識形態檔做的「意識形態要向古巴和朝鮮學習」批示的再發展,二○○四年的批示是由中宣部副部長吉炳軒吹風會上向中央各大傳媒和出版社口頭傳達的,此次可是白紙黑字印在中共中央檔上的,還是胡的禦筆手寫體。】
    
     如此極端仇視民主的專制獨裁黨頭會實行民主?你說這樣的黨談民主滑稽不滑稽?荒唐不荒唐?你能在世間找到比它更滑稽荒唐的事?
    
    [二]、事實證明共產黨民主不是增量,而是減量
    
     傳媒、網絡訊息提供的充棟汗牛事實,都證明今天共產黨的政治表現民主不但毫無寸增,反而競減。為了節省篇幅,這些人們耳熟能詳的具體事實在這篇文章裡省略了。
    
     為了蒙民之眼塞民之耳,用了64億人民幣(還在增加中)去搞全世界只有中共有的“金盾工程”!(相比之下中國全國每年的教育投資是不到300億人民幣) 金盾阻擋還不夠,還要大規模封網、封刊、封報、禁書。封禁到史無前例,封禁到舉世無雙。封禁尚不足,更濫賞「煽動」「洩密」封號,瘋狂抓捕記者、網絡發表異見者,成為舉世出名的關禁記者和思想言論良心犯最多之國。還要實行上網實名制,把21世紀的現代網絡推回到奧威爾的《1984》《動物農莊》。夠了嗎?還不。古時封建皇帝還可以攔路告禦狀,今之共產黨則攔、杜、抓、捕、打、關上訪者。對所有維權民運人士用手銬、牢獄、跟蹤、盯梢、軟禁、判刑司侍候。總之,禁錮思想髒活,無時無處不幹。誰敢說以上所舉事實不真!請問,這個事實表明民主增量還是減量?在這個事實面前只有趙高的師父才敢說民主在增量。
    
     在這種極端反民主意識中,何以共產黨又大談民主?
    
     有兩個原因迫使到共產黨談民主。一是,共產黨意識型態、政治道德徹底破產,心理極端虛弱。虛弱表現於在民主這個現代人類文明面前,獨裁專制的共產黨心虛到不承認民主就做不了人,不談民主就不像人的地步。談民主可以舒緩心理不平衡。二是,為了用談假民主保統治權。這一點,中新社評論員倒也坦白:談民主是為了打破「民主這個長期被西方“壟斷”話語權」;「承認民主有普遍性原則,但強調模式不一、中國特色」。意思就是說,採用現代人類文明概念,在概念(民主、民主普世價值)中加共產黨的專制獨裁私貨(模式不一、中國特色),捏造出民主偽概念,搞一套民主偽理論。在偽概念和偽理論指導下,用偽民主對抗民主;用偽民主爭奪民主話語壟斷權;用偽民主主導國民主方向──把民主排出中國,保持和維護一黨專政。這就是極端反民主者大談民主之奧妙。
    
    [三]、在共產黨反民主中大陸社會民主增量的原因
    
     上面所說的是共產黨政治上做的全是民主減量工作。共產黨政治中的民主量被胡錦濤減到無可再減,但是它還在勁減;已經是負值了,並正在負增量中。
    
     這就出現看似矛盾現象。自共產黨六四屠殺以來,民主量一度激減之後,在共產黨頑固地民主減量情況下,社會重現民主增量。整體而言社會的自由民主人權無論廣度、深度、高度或者說質和量,和六四前夕比較不相伯仲,或許還可以說更進一步。
    
     這是為甚麼?這不是與共產黨民主減量的論斷相衝突嗎?
    
     這個理由極顯明簡單:六四民主訴求雖則被共產黨摧毀了,但是共產黨無法改變民間民主增長與共產黨摧毀民主的搏弈關係。在搏弈中,民間方面,雖則處於野蠻高壓下,動輒受難困境中,付出了犧牲和沉重的代價,但是,道義上占盡優勢,所以理直氣壯。就是基於這一道義優勢凝聚和團結了民間力量。憑著這個道義優勢,或用溫和漸進合法改良方式、或用進取對抗模式、或用法外暴力手段,或用個人的個案方式、或用群體行動、或用維護經濟權益手段、或用政治訴求手段…爭取人權、政治權利和經濟權益;雖則還沒有成形的組織形式,但是,客觀上,形成一個維權爭自由民主的全國性民間運動。這個運動都是在理直氣壯精神狀態下進行的。就是在這樣的理直氣壯行動中,讓自由民主人權在社會上不斷增量。在搏弈中,民主增量的正值大於民主減量的負值;十多年下來,社會上自由民主人權盈餘累積顯現。
    
     可以用極明確的語言表達,社會上每一分自由量、每一分民主量、每一分人權量都是民眾爭取、鬥爭取得的;沒有一絲一毫是由共產黨出於自願恩賜的。充其量也只有共產黨在民間和國際力量、在道德和正義力量壓力下被迫從它剝奪庫中把一些自由民主人權放出來。
    
     現在卑鄙無恥的是共產黨把在它扼殺下民間取得的自由民主人權佳績往自己臉上貼金;當作是「以胡錦濤為總書記的中共新決策層,正以歷史、開放、宏觀、務實、前瞻的眼光」的成果。如果這一理論能成立,那麼日本人就可以按這邏輯宣稱:‘裕仁天皇正以歷史、開放、宏觀、務實、前瞻的眼光竭誠讓中國破碎國土完整’。看來,如此荒唐無恥的話只有共產黨傳媒夠膽說出口。共產黨夠膽說謊,那些受僱或義務御用文人就有膽也必須盡責附和。例如普遍存在的指責民主人士不敢和不願意承認目前共產黨的大陸進步的現狀;不斷強調共產黨的大陸向好的方面的變化;極力攻擊人們說目前共產黨治下的中國是最黑暗,最殘暴的世界…
    
     民間民主增量與共產黨民主減量的搏弈在繼續,社會中的民主在增量中,但是還沒有達到可以壓倒共產黨專制獨裁的程度。這就是中國的政治現狀。
    
    自由聖火 首發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