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172 名遇害矿工家属及广大矿友行动宣言书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10月08日 来稿)
    全国维权抗暴连线供稿
    
     Call for help! The disaster of coal mine! From China ! (博讯 boxun.com)

    
    We hope sincerely that the other governments and international organizations can show some concerns on us, the workers of coal mines, who not only face the danger of deaths everyday but also tolerate many kinds of inhuman corporate institutions , in China.
    
172 名遇害矿工家属及广大矿友行动宣言书

    
    2007 年8月 17日 ,一个沉痛的日子,172名下井作业矿工的生命被汹涌而至的洪水吞噬。这个事件,无论是对矿工家属而言,还是对我们广大矿工而言,都宛如一个晴天霹雳,深深刺痛了我们矿工的心。他们的不幸,我们感到非常地痛心,但是他们现在的不幸同样也是我们将来的不幸。
    
    在事故发生后,各大媒体都广泛关注,但令人意外的是,国内各大媒体全部都是轻描淡写地报道,而且竟然连报道的内容都是一模一样。此事故也同样被定性为因自然事故引发的矿难。
    
    事情似乎就这么过去了,到今天为至,已经整整一个月了,然而同伴们的死和地方政府蛮横的善后处理使我们矿工不得不再次清醒地认识到:矿工永远是矿工,在这个地方,没有权利可言,更没有人会主动说出事实真相,也没有人会真正关注我们一线矿工的残酷的生存状态。
    
    为了我们矿工将来的生存,为了我们的家庭不再次面临如此灾难,我们决定向世人揭露事故发生的真相和长期以来我们矿工所忍受的各种非人的工作环境。
    
    事故到底是如何发生的?我们作为从死里逃生的矿工,最有发言权:2007 年 8月 16日至 17日,山东省新泰地区两天降雨达 205 毫米,为该地区从未有过的特大雨水,如注的水流使该地区东周、金斗、重兴庄三个水库爆满,河道水位也已漫过修葺的石头堤坝。就是在事故发生的 17日下午,天空仍然云层厚实,下个不停,当时就有人曾议论,这么大的雨会不会对煤矿造成威胁,引发煤矿事故,煤矿因透水事故发生矿难的情形在国内屡见不鲜,毕竟煤矿实在是太大了,最深已达千米。然而,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当地的煤矿仍然不间断地 24小时开工,华源矿业集团就是其中的一个。
    
    在17日下午 2点, 我们下井挖煤,但是我们在工作中发现在矿道顶部和两侧已有多处开始轻微渗灌,这实际上已经是一个危险信号,我们立即向有关领导反映, 领导说"先工作着,我们向领导汇报",我们只好继续工作。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水流也越来越大,当日执班领导再次向华源矿业公司董事长郑珍修报告,此人的答复很简单:"没有我的命令,任何人不得轻易升井……",此人的命令一下,没有任何人可以违抗。在平时,此人就曾以"在我们这里,没有人能治得了我,连郎都要敬我三分"的狂妄之语自居(注:郎是指新汶矿业集团董事长,郎庆田),使公司的上上下下在他面前都是战战兢兢,敢怒不敢言;更不要说,这是在他下了死命令的情况下。我们下井矿工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又持续工作了 6个半小时,到了晚上 8点半,任何的升井命令和补救措施已经为时已晚,夹带着大量泥沙的洪水一涌而入,扑向了位于千米之深的矿工,我们死里逃生,有的矿工兄弟从矿井斜坡拼命跑了二十几路才捡回一条命,从通道出来时,已经不成人样,但最终还是有 172矿工兄弟不幸遇难。
    
    原本领导一句话的决定就可挽救172名年轻矿工的生命和 172 个原本和睦美满的家庭,可是就是因为这一句话,一切都化为了乌有,一切都化为了泡影。当上千名矿工在胆颤心惊地处于挖煤第一线的时候,作出该决断的华源矿业公司董事长郑珍修在哪里?不是在公司,更不是因公出差,而是在山西五台山,正在享受祖国的大好秀丽河山。
    
    此煤矿事故发生的原因根本就是人为原因所致,但是却被相关部门定性为因自然灾害所引发的煤矿事故,这实为有关部门掩盖真相,推脱责任。如此草率的决定如何让死去的172 名矿工瞑目!
    
    虽然如此,但是在事故发生后,遇害矿工家属和广大矿工还是尽最大的诚意,本着相信决策者的态度,保持了克制和冷静,然而,9 月 4日有关领导作出了停止抽水,不再搜寻尸体的决定,紧接着公司下发 《关于工亡人员待遇计算说明》 ,之后就是"四人工作组"成员让我们在协议书上签字。
    
    在公司下发的赔偿说明中,该说明引用了《山东省安全生产条例》第四十一条的规定,"生产安全事故死亡赔偿金的数额,应当按照 不低于 本省上一年度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的二十倍计算"。据此,公司作出如下计算:12192元×20倍=243840元。换言之,华源公司要以最低的数额来赔偿这次主要由人为原因所引起的煤矿事故。 虽然我们不明白法律的运作,但我们却明白,法律也要讲求公正、合理。不要说,企业在没有任何过错的情况下,都要对此类事故承担这个最低的责任,更何况是,华源公司对该惨剧的发生尚且负有严重的不可推卸的责任呢?然而有关部门对此还是做最低限额的赔偿,其公平何在,良心何在?作为遇害矿工家属和广大一线矿工,我们感觉到我们的情感被欺骗和愚弄了。
    
    对此,我们以拒绝签字的行动表达我们的不满,与此同时,我们也发现各种警车、巡逻车、宣传车在不断地增加,通往公司的道路也已被封死。别无他法,我们只好通过"四人工作组"向上级反映要求,但是上级仍是置之不理、视而不见。地方党委书记辛显明,在此时,也放出话来:没有商量的余地,就按最低赔偿数额来执行,不听话的,就给抓起来!此话一出,实际上表明所有的事情都已盖棺定论,任何的抗争和不平都无济于事。
    
    我们的亲人已经死了,发不发丧本应由我们自己来决定,可是在这里,我们也没有资格,地方政府每天都派人到我们家里纠缠,强迫我们发丧,给我们的信号就是,你发也得发,不发也得发,否则有你们好看的。在这里,我们竟然连做人的资格、尊严都彻底地沦落丧尽。我们真不敢相信这就是在中国,这就是在 21 世纪的中国!我们同样也不敢想象做出该决定的人和那些每天逼迫我们的发丧的人,如果你们的亲人死了,你们是否也会欣然地接受他人的强迫?
    
    对于地方政府这种蛮横和霸道的处理态度,我们也曾向一些媒体控诉,但是媒体竟然还是群体性哑然,只对事件作了一些不痛不痒的报道,完全不触及问题实质;之后我们向一些律师求助,准备寻求法律的救济,但是其答复"事关重大,阻力重重……"更是令人心寒。我们的幻想彻底破灭了。遇害矿工家属和广大矿工的声音再次被掩盖了,我们再次感觉我们是被孤立的和被抛弃的。
    
    形势越来越向不利于我们的方向发展,敷衍了事,草草处断的结果极有可能出现。其中有部分家属因迫于无奈已在协议书上签字。种种的迹象表明,如果我们再不立即采取行动,我们的声音和事实的真相会再次被地方政府所掩盖。
    
    自古以来,就是"官逼民反,民不得不反"。中华民族的古训,在我们这里沉默了多年之久,但是今天,我们不会再沉默,不会再做沉默的大多数!我们要向世人揭露我们的生存状态,要 向世人呐喊:为生存而战,无罪!
    
    在这个最脏、最苦、最累的工作战线上,我们首先要忍受工作环境的恶劣,当我们在深达千米的矿井伏腰蜷缩,为开采石缝里的煤炭,安置炸药、炸毁坚石,被硫磺的气味熏得泪流满面的时候,没有人知道?除了这些,我们还要忍受不人性化的公司规定以及各种名义的成文或者不成文的罚款制度。不说别的,就说郑珍修领导下的华源矿业公司。该人非常地虚伪,也非常地会伪装,在华源矿业公司的布局建设上,该人首先把一栋楼建在最显眼的地方——大门正对面,并取名为"职工俱乐部",不明真相的人或者从该条道路通行的人,以为这个公司是如何如何地人性化,如何如何地民主化,可是在那深幽幽的矿井里,我们一线矿工每天都要累死累活地干到 12个小时以上,这是最平常不过的事情,虽然公司以各种各样的名义加班加点,但我们的工资不会有丝毫地增加。在我们这里,更没有什么"五一""十一", 所谓的双倍工资、三倍工资全部都是扯谈。在公司领导层的眼里,好像我们从来都是欠公司的,而不是我们用我们的苦和累养活了公司。我们在他们眼里,纯粹就是不间断的工作机器,工作奴隶。
    
    在公司里,等级特权森严和任人为亲的现象也再平常不过。在矿井下,有人挖煤,有人操作机器,有人打扫卫生、捡捡垃圾。同样是工作,但是工作的强度绝不能相提并论,比如说,打扫卫生的,工作非常地轻松,他们只要是在规定的时间里,做完工作就可以,到月底拿到的工资一分不比我们少,如此轻快的差事,谁不会做,谁不想做?这些工作岗位上的人员为什么会有如此好的待遇呢?只因为他们是公司领导的亲戚朋友。什么按劳分配,什么合理分配,全都是口号、空话、大话。如果要用"人吃人"三字来形容我们的生存状态,没有丝毫地夸张。
    
    但是,对于上述的种种愤恨和不平,我们除了在私底下骂骂公司领导,还能做些什么,最令人愤怒的是,我们一年到头都看不见安全监察人员的影子,他们即使来,每次也都是走马观花、敷衍了事、大车小辆、前呼后拥,哪一次能够做到踏踏实实地真正深入工作第一线,看看我们的工作环境,听听我们的心酸苦楚。
    
    当那些新闻记者拿着话筒采访我们的时候,为了维护公司的形象和声誉,我们违心地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工作条件很好,待遇很好,我们很满意!"事实真的是如此吗?假如我们说出真相,那么,我们所得到的下场就只有一个:滚蛋回家!
    
    就是在去年,某企业在山西买了新的煤矿,刚开始,领导信誓旦旦地对我们矿工说:"你们放心得去吧,企业给你们双工资,新矿的条件只会比这好,绝不会比这差。"我们信了,可是当我们到那里一看,哪里有什么所谓的条件,我们矿工每天下井,却连两个星期都洗不上一回澡,尽管如此,但我们还是忍了,然而,当我们向企业索要我们应得的血汗钱时,他们竟然露出丑恶的嘴脸背信弃义地说:"什么双工资不双工资,干就干,不干就滚蛋!"好家伙,我们工人阶级就是被你们这么耍的吗?但我们忍气吞声,敢怒不敢言。
    
    然而,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每天还要都要面临煤矿事故的威胁。煤矿安全的阴影就如同恐怖分子安置的一个定时炸弹,每天都让我们感到恐惧,今天我们同家人一起吃饭,明天可能就永远地离开,遇害的172 名矿工哪一个不是如此,哪一个不是同家人吃得最后一顿中午饭!
    
    我们作为一线矿工,已经为国家、为企业付出了太多、太多,我们不再想听什么冠冕堂皇的口号,我们只求国家拨付的资金能够切实地落实,切实改善我们的工作条件,而不是被地方政府或者企业里的某些人挪作他用或者私囊腰包,然而,血淋淋的残酷事实一次又一次地让我们的希望落空,让我们的人身安全受到威胁。
    
    全世界的煤矿、煤窑成千上万,可唯独我们的煤矿事故要接二连三地发生,这到底是为什么?煤矿安全的警钟为什么常敲而不响?血淋淋的事实难道还不值得我们沉思吗?
    
    我们无奈,我们更无语,因为我们要生存,我们要养家糊口,如果我们有别的机会去选择其他的行业,我们情愿选择离开……
    
    也许,某些人会说我们是小人,不从大局出发,只为个人利益着想,对,我们就是你们所说的小人!虽然我们没有太高的学历,也没有太大的人生目标,更没有太高尚的道德感,但是,我们不是机器,我们是鲜活的生命,因为在我们的身后,有父母,有妻子,有子女,我们有我们的苦楚,有我们的逻辑,有我们的悲欢离合。
    
    我们关心现代化建设,关心08年奥运会,但我们矿工更关心我们的生命如何不受到威胁,我们的工作条件如何能得到切实有效的改善。"三个代表"的提法非常地好,人民很欢迎,但是它在地方上的落实是如此地艰难,又让我们总是感到那么地受伤和无奈?对于当前的那些不合理的制度,我们已经感到厌倦,甚至暴躁。我们真正需要的是有利于人民的改革,是有利于人民的民主!可是这一天到底何时才能能够到来,我们已经没有耐心!
    
    ……
    "8· 17"煤矿事故发生了,它的发生不仅仅是华源公司的惨剧,同样是所有矿区工人的惨剧。它的发生绝非出于偶然,完全是出于只追逐企业利益、地区利益不顾矿工死活的制度所造成的。
    
    在此,我们可以大胆地说,华源公司的问题就是新泰地区所有煤矿的问题。华源公司的领导,哪一个没有经济问题,甚至可以说,新泰地区的几十座煤矿的领导又有几个没有经济问题?真得没有问题吗?不是没有,是大大地有。但是为什么他们在这里能够一手遮天、呼风唤雨?原因很简单,因为在这里,官就是商,商就是官,官商合一,官官相护,警匪勾结,地方保护主义盛行。当我们去揭发某些人的罪行时,大群的流氓痞子就会紧随其后,对我们展开报复,当我们向公安机关报案,某些公安人员也只会走走形式,做做样子。在我们的眼里,他们每个人都是既得利益者,他们的整体就如同一个巨大的不倒翁,在人民群众的面前,晃来晃去,人模狗样。
    
    郎庆田,全国人大代表,新汶矿业集团董事长,在他构建的矿业集团王国里,权力至高无上,神圣不可侵犯,权威不容任何人质疑,也同样在他的任职期间,我们矿工的生存条件和工作环境不旦没有改善,反而更加地恶劣,和更加地让人不堪忍受,对矿工们的各种苛刻的潜在运行的处罚制度就是一个很好的例证。我们矿工在他身上所能得知最多的,就是两件事:金钱和美女,像这样类似"成克杰"之流的人,如何能当全国人大代表,如何能够真正代表广大矿工的利益,我们不得而知!但我们知道他那上亿的个人财产中,每一分每一毫都流淌着无数矿工的血和泪。
    
    更是具有嘲讽意义的是,在这次事故发生不久,也就是在9 月2 日,地方政府做出了开展为期两个月的"严打"行动,打什么,红色的通告单上写得明明白白,什么都得打,唯独不打贪污腐败。这种思维逻辑,广大人民群众早就看得一清二楚了,甚至都习以为常了。
    
    表面上是风平浪静、一片祥和,但是海平面下早已风起云涌、民怨沸腾。
    
    今天,我们斗胆把事实说出来,明天,我们可能就面临打压、逮捕甚至判刑,但是我们下井矿工每天都得面临死,与其胆颤心惊地死,不如光明正大地死。"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如果我们的死能够换来地方治世的艳阳天,那么我们也无愧于新泰地区一百五十万父老乡亲们的厚望!
    
    现在,遇害矿工家属及其广大有正义感的矿工通过讨论,决定临时组建"矿难工作委员会"。该委员会没有其他的目的,只是为了使矿难事故得到合理的解决。
    
    该委员会由19人组成,全部由选举产生,其身份必须是矿工,而且年龄应当满足所规定的条件,在当选后必须签下生死状,另外再选举 19人,作为候补委员,如果委员会成员发生意外或者失踪,由候补委员按顺序依次接任,候补委员人数不足时,再由下剩的矿工再次选举产生。任何的行动必须经委员会成员集体讨论通过,禁止委员会成员私自单独行动。决定采取行动时,应当严格按照委员会的决定进行,不得超出所必要的限度,如果超出,将对其采取所规定的严惩措施。
    
    在有关部门对我们的要求作出书面答复并在媒体公开表态后,该委员会将会对答复进行讨论通过,如果认为可以接受,该委员会将本着为上级政府和当地治安的考虑出发,自动地无条件地解散,同时暂停委员会所决定的将要采取的行动,但是,有关部门应当保证不追究委员会成员及其相关人员的责任,更不得秋后算账。另外,在符合委员会解散的条件后,任何人不得出于其它的目的,要求该委员会继续存在。
    
    现在,我们把我们的要求和心声说出:
    
    第一、鉴于地方党委辛显明 的言语已经严重伤害了遇害矿工家属及其广大矿区职工的情感,请此人立即在媒体上或者当面公开道歉;
    
    第二、立即撤走为每户安排的监视家属行动的"四人工作组",对于精神已受到严重刺激的家属,在没有他人照顾的情况下,可以适当保留,但是其职责权限应当严格限定在照看照顾,不能以照看为名行监视之实;将与家属的沟通改为网络、电话、电台、传单、布告的形式,经家属同意可以保留送饭制度,但是送完饭后应立即撤走,让他们不要在社区、楼道监视、巡逻;
    
    第三、撤销停止抽水的决定,继续履行抽水搜寻遇难矿工遗体的承诺,如果确实无法履行该项承诺,应当说明足以可信的理由,听取遇害家属的意见,并在现有的赔偿额度予以适当补偿;
    
    第四、公布遇害矿工的名单和照片,为遇害矿工建立集体公墓,并提议有关部门将" 8.17 "列为"煤矿安全生产日";
    
    第五、作出公正、合理的赔偿决定,将"生产安全事故死亡赔偿金"的数额由当前领导层决定的 243840 元提高到35万元;
    
    第六、立即撤销当地不负责任、监管不力相关人员的领导职务,尽快安排中纪委工作组进驻泰安地区或者新泰地区,彻底严查煤矿领导经济犯罪案件,尤其是该地区各级地方党政部门有关人员包括已退休人员的贪污腐败案件,采取有效措施防止某些人员携巨额款项潜逃,同时清除公安队伍里的蛀虫,对案件的查处应当定期公布;
    
    第七、对新汶矿业集团董事长郎庆田、华源矿业有限公司董事长郑珍修案件的审理要在当地媒体直播;
    
    第八、加大对煤矿安全设施的资金投入,切实改善矿工井下的作业条件,降低劳动的工作强度,在现有待遇的基础上适当提高矿工的工资待遇,取消当前采用的极其不合理的成文或不成文的罚款制度;同时进行工会成员的改组,确实建立能够属于我们工人自己,维护我们合法权益的工会;
    
    第九、减少各矿区学校的收费,现在矿区初中每年缴纳的各项费用加起来有三千到四千元,这是否有些太高了,是否违反了国家的相关规定,如果确实高了,应当返还近两年来的多余收费,另外收费应当给予收据,不要采取每次缴费,每次发通知,在收完学费后就立即收回通知的做法,在此,我们提议采用建立教育专项帐户,由银行代收,费用再由省级或者地市级政府下拨的方式,或者采用大学模式里的收费模式;
    
    第十、提高自来水质量,彻底改造矿区现有的生锈自来水管道,为租赁户、商业区免费铺设自来水管道和下水道,并安装自来水管道,同时取消非矿区人口的定点接水制度和申请自来水开户时交纳的保证金,切实解决矿区人民用水难、吃水要靠买水来解决的问题;降低矿区人民的用电收费标准,取消本地用户和外来用户、矿区人口和非矿区人口用电收费的双标准,如果确实需要提高收费,应当进行严格意义上的听证,而不是当前所采用的方式——只履行告知义务就按照提高后的标准收费;取消或者减少安装宽带和固定电话时交纳的 180元初装费,适当降低宽带上网的收费标准,改变按月上网和按年上网两者差异对待,费用悬殊的不合理局面;
    
    第十一、大力推行社区基层组织建设,在进行选举换届时,所下发的选票上,可以增加"群众关心的问题"一栏,同时听取候选人意见,最终进行选举,候选人当选后,应当在公告栏公示"群众关心的问题"和"问题解决的进度"两项,在问题经过长时间得不到解决后,听取当选人意见后,必要时可举行罢免投票;加快地方部门,尤其投诉、举报部门的网络服务建设,对公共事务的决策应当公开透明,同时少搞劳民伤财的形象工程,少建过于宽阔的公路,从而减少对农用地的侵占和征收;
    
    第十二、城管部门的执法应当合理,对商业区摊位的摆放可以采取划线或者作标示的方法,对超过该标示的商户可进行罚款,但不可强拉硬夺,同时取消现在的收费制,谁交的钱多,谁就可以摆放,导致有的商户把物品摆放到路的两侧,严重影响车辆的通行;为矿区修建确实有质量保障的公路等基础设施建设;提高矿区的环境质量,有限度地增加绿化带,同时为矿区街道、各商业区配备专用的洒水专车、清扫专车,从而降低灰尘、烟尘的弥漫度;
    
    第十三、保证市区、矿区两者各项资源的均衡、合理的配置,不要采取以牺牲矿区利益的方式使市区的建设繁花似锦,而矿区的建设屈指可数;
    
    第十四、推进乡镇地区的有限电视网的建设,彻底整治地方电台的虚假广告、医药广告、找托做节目的行为,改变当地群众每天都要遭受 24 小时持续不间断轮番轰炸的局面,严格限制广告的时间,如果地方电台确实没有能力生存,可以不设地方电台,我们甚至可以说,当地的群众对地方电台已经厌恶至极,每天都在误导群众去买那些所谓的神丹妙药,它的存在有百害而无一益。
    
    以上是我们遇害矿工家属及广大矿区群众经过慎重考虑提出的一些要求。问题不是用来逃避的,而是用来解决的,逃避终归逃避不了。因此,我们希望有关部门能够认真对待我们的要求,恰当、公平、合理、妥善地处理各项事宜。当前,我们会尽量本着冷静、善意、克制的态度,期待你们的合理答复,我们真诚地希望你们能够给我们一个合理的交代!
    
    但是,如果对于我们的要求,有关部门仍然不给予答复,或者置之不理,或者是采取两面做法,我们会采取下列行动:
    
    第一、对新泰市政府官员中各处级以上的干部和部分执迷不悟的"四人工作组"成员采取我们认为的必要措施。
    
    我们已经对新泰市政府的主要人员和"四人工作组"的成员进行了核查,并将姓名及其家庭住址登记,其中已有 58人列入我们的黑名单,该名单的人数在以后的核查中还会继续增加。在这份名单中,列于第一位就是"辛显明",在此,我们想警告此人,如果你不立即为广大遇害矿工家属和广大的矿区战友,在媒体公开道歉,你将会受到人民严厉的惩罚,希望此人考虑清楚。我们也同样警告那些每天开着警车,到处叫嚣着严打的公安人员,如果你觉得你们的身体是钢铁铸造,那么就请你们尽管来吧!谁不把我们当人看,我们就不把谁当人看;谁对我们无情无义,我们就对谁无情无义!广大矿工不会同你们这些人开玩笑。
    
    对于那些仍然监视我们家属行动、一日三次例行汇报、拒不撤走的成员,我们不再将其视为我们的同胞和兄弟,在以后的一段时间内,我们将会有步骤地、分阶段地对其采取一些不友好的措施,强迫其停止现在的工作,直至其退出。
    
    在此,我们向"四人工作组"成员传达我们的心声:你们现在每天所能拿到的几十元钱,都是用172 名遇难矿工的生命换来的,这些矿工都曾是你们一起工作的战友,一起吃饭聊天的同事,如果你们还有良知的话,这些钱不要也罢。因为你们今天的侥幸不代表明天的侥幸,当你们下井再次去面对那恶劣的工作环境的时候,难道你们就不担心同样的灾祸会降临到你们的头上,你们的家庭吗?醒醒吧!不要为了那沾满鲜血的钱,再去做伤害我们家属情感的事情了,再去监视我们的举动,一日三次地例行汇报了!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作为遇害矿工的家属,我们不希望看到此种情形的发生,也请"四人工作组"成员能够好自为知,不要再执迷不悟。
    
    第二、 在国庆节之前或者国庆节,举行一次中等规模地集会活动,其地点设在新汶花园或华源公司门口,必要时,将会对从花园南侧铁路通行的运煤专车采取一定的措施。但是在集会之前,家属不得进行任何小规模的抗议活动,以防受到伤害,委员会的要求唯有一个:保持沉默和冷静。
    
    同时为防止集会当天某些难以预料的意外事件的发生,呼吁商业街道两旁的店铺能够积极地予以配合,在集会当天暂停营业,从而减少损失发生的可能性。届时,望遇害家属及亲朋好友在收到消息后,能够立即赶往指定地点,我们也希望有正义感的矿工和群众加入到我们的阵列,讨回我们的公道!
    
    如果这样仍然没有效果或者得不到具体问题的回应,委员会将决定,组织我们的亲友和正义之士,在某个特殊的时间,分几路在首都汇合,到北京请愿!
    
    届时,我们也希望全国各大矿区,位于同一战线和工作岗位上的人民,能够以恰当、合理、必要的方式表达对我们的支援。我们作为 21世纪的工人阶级,组织性、纪律性、觉悟性将会得到最大程度地体现。届时,新汶地区的人民也欢迎各位正义人士的到来。
    
    也许,我们今天的声音是刺耳的,是不合谐的,但是为了生存,我们别无选择!
    
    天下绝不仅仅是歌舞生平,在这里,还有人间疾苦!
    
    我们从来都是相信党中央、相信国务院,看着你们每天忙碌的身影,我们真得很不忍心为政府出难题,但是事件发生后,地方党政的冷漠无视、专横跋扈、已经让我们忍无可忍。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为了我们死去的兄弟,为了我们将来的生存,我们决心誓力以求,奋起反抗。在此,我们 恳请党中央、国务院高层领导人能够认真对待地方政府对矿难事故的蛮横、某些不人道处理以及矿区群众所关心的问题,并能够在媒体公开表态,以消除遇害家属及其广大矿工的疑虑,增加通过对话解决问题的可能性。
    
    我们同样向社会各界呼吁,恳请各位友谊之士、正义之士能够倾听我们真实的心声,伸出援助之手,帮帮我们!
    
    万里长城终不倒,我们愿以我们的血肉筑成我们新的长城!
    
    
    全国维权抗暴连线供稿
    联络:[email protected]
    网址:www.zgwq.org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靠喝尿活下来的两矿工让谁感到了尴尬/张铁鹰
  • 山西矿难抢救结束 被困矿工6生还2遇难
  • 工亡矿工家属困难职工泣血的求救
  • 关注矿工--由默哀所想到的……/甘梽洪
  • 李强:中国矿工 世界上最危险的工作
  • 田晓明:如何使矿工从地狱中上来?
  • 卫子游:矿工的生命与政府的宝马车
  • 小煤窑:矿工的血泪谱写的制度悲歌
  • 赵达功:矿工用生命在呼唤独立工会
  • 巴骄转自网络:一个黑矿工的遗书
  • 湖南江永矿工罢工持续一个月,8人被抓
  • 山东宣布172矿工死亡:天灾更是人祸
  • 谁耽误了华源172名矿工逃生的5小时?
  • 北京2名矿工在救援终止后自救成功调查
  • 北京矿难逃生矿工:“6天里一直以为会有人来救”
  • 房山两矿工被埋130小时自己爬出井口(图)
  • 181名矿工生还渺茫:是渎职还是自然灾害?
  • 181名矿工生还机会渺茫,家属冲击办公楼得以见副省长
  • 忽視山東矿工消息 媒體捱轟
  • 亲属要当局提供山东被困矿工消息
  • 山东上百被困矿工可能已遇难
  • 湖南800矿工罢工爆流血冲突 传2人死亡
  • 湖南800名矿工罢工演变成大规模冲突
  • 湘潭八百多矿工罢工抗议企业改制剥夺工人
  • 温家宝两度批示,69名矿工终于爬了出来
  • 河南69名矿工被困三天后全部获救(图)
  • 河南69名受困矿工料今日中午获救
  • 河南煤矿被困矿工与井上联系畅通 (图)
  • 我看到的矿工生活(组图)(图)
  • 古原:政府欠矿工多少?──读“矿工安全帽上写遗言”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