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一场极左闹剧的流产/刘斌夫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10月05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刘斌夫更多文章请看刘斌夫专栏
    中秋前后,我在新疆时,遥远的故土成都,我曾经“挂单”的四川大学——中国西部第一学府,差点导演出一场鲜为人知的极左闹剧。
     北京城里来了一串神秘的“客人”,要串通伙同四川的某种势力,企图在四川大学召开一次神秘会议。会议主题就是要复辟毛时代的封建主义,提出“改革过了头,失败了”,主张倒退,停止改革。这伙人认为:“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就是维持现状,或则再倒退几步。 (博讯 boxun.com)

    川大不敢贸然答允这一要求,有关部门赶忙请示四川省委有关部门。省委有关部门并非觉悟高,而是“怕惹事”,赶忙报告中央有关部门。中央有关部门敏感地觉察到,这是极左思想的一次回潮,故而下令:十七大召开前,禁止贸然举办任何形式的这类研讨会。
    一场极左闹剧不欢不散。京城来的一伙神秘客悄然隐循,过节去了……
    
    这不是一场偶然事件,而正是目前中国面临改革的紧要关头,两种思想、两个方向的短兵较量的反应。
    一些人要想回归极左旧时代,因由有三。第一种是头脑僵化的顽固派、保守派,在市场经济大潮中已因多种因由而失去权势的政客们,他们看不惯、也不适应经济的持续示意图 工所带来的一切包括正反两方面的巨大变化;另一种人是既得利益者,他们趁改革之机大捞一把,已赚得盆盈钵溢,吃得脑满肠肥,子女入了外国籍,私房钱存入了瑞士银行,生怕再继续改革从经济改革上升到政治改革层面,他们的既得利益将被缴获归公,他们的罪证丑行将公诸于民主与法制的审判台;第三种人是痛恨贫富不均,要“均贫富”的小农意识持有者;他们可悲而愚昧地怀念当年大家共同贫困的日子,仇富甘穷,精神与信念已狭隘地怀旧中彻底堕落。
    这三种风马牛不相及的人,居然在改革十字路口,莫名其妙地合污同流!虽不可怕,却值警视。
    其所暴露的几大关键问题摆在我们面前:
    一、我们须要继续改革的智慧与勇气,清除改革与遭遇的“体制性障碍”;
    二、我们尤须“重建公平与正义”;
    三、经济体制改革的二十八年蓄势,意味着必然也必须向政治体制改革升级与质变;
    四、只有进入政治体制改革层面,才能遏止近十余年来主流文化坍毁、价值观念失落、传统道德沦丧、法规制度虚设、生态环境恶化、危机四伏、自然灾变与群体事件频发、贫富极其悬殊、社会矛盾重重的虚假繁荣颓势,建设真正的和谐与文明。
    贪腐集团鼓吹“盛世”,显然是一种“障眼法”和“愚民术”。
    而反改革、搞倒退者,妄图阻止人民中图艰难前行的脚步,其目的竟然五花八门,颇有些欺骗性。
    改革岂可因噎废食?!
    两害相权取其轻。继续改革必将触及既得利益者的肉体和灵魂,是一场阵痛,但不改革倒退更危险,是一场毁灭。中国岂不有任何理由和颜面退回封建时代?
    全球一体化,推崇共同价值观和普世情怀,倡建和谐世界,已经成为地球人无可辨驳不可摧动的共识。世界潮流,浩浩汤汤;逆之者亡,顺之者昌!继续改革,关注民生,反左防右,构建民主的文明发达的新型国家,是当代社会颠扑不破的真理,当代中国人崇高而神圣的使命。 _(博讯记者:刘斌夫)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感叹于袁隆平/刘斌夫
  • 重庆人也是四川人/刘斌夫
  • [谬论]司马相如是骗财骗色吗?!/刘斌夫
  • 中国应当打掉朝鲜——兼论大国崛起的现代外交战略/刘斌夫
  • 文坛悲歌:胡风坐过的监狱探访札记/刘斌夫
  • 企业及个体户没有权利联手涨价/刘斌夫
  • 物价飞涨:恩格尔系数问鼎和谐新政/刘斌夫
  • 十七大代表资格审查权属于谁/刘斌夫
  • 从彭州80万吨乙烯项目看成都城市发展定位偏颇/刘斌夫 华西特
  • 物价飞涨:基尼指数问鼎和谐新政/刘斌夫
  • 从三大湖泊四大流域污染看体制弊端与改革/刘斌夫
  • 胡总严于自律,固然好/刘斌夫
  • 读山西黑矿新闻有感/刘斌夫
  • 礼赠落马两贪官/刘斌夫
  • 走近熊猫/刘斌夫
  • 邓小平与李登辉:海峡两岸民主进程的博弈/刘斌夫
  • 《中国城市走向》简介/刘斌夫
  • 走出总设计师的历史局限/刘斌夫
  • 中国应向韩国学什么/刘斌夫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