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牟传珩:《文明冲突论》忽略了什么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10月04日 转载)
    牟传珩更多文章请看牟传珩专栏

    世界两极对抗的结束,使政治对立和军事冲突偃旗息鼓,但各国文化 价值观念的独立性却相对凸现,这是由于传统文化根深蒂固,具有更 强的独立性和排它特性,较之政治、经济更难以同化。人类生活方式 愈是趋向一致,各民族对自己的价值观就愈加重视;外部世界愈是走 向类同,内部的传统就愈加顽强自守。

     正是基于上述认识,美国哈佛大学学者享延顿出版了他的力作《文明 冲突论》。该书认为,21世纪将产生跨地区的文明冲突,这种冲突主 要表现为西方的基督教文明、东方的儒学文明与伊斯兰文明之间的文 化冲突。这种认识如果仅从直观的、现实的角度来看,是很有道理 的,但如果我们从“二合出三”新思维的三点三面来认识问题,就应 该彻悟文化冲突的过程,同时也是相互交流、透渗、互补、融合的过 程。这在哲学上也就是融突、融和、融新的过程。毛泽东能接受黑格 尔的矛盾论,老子的阴阳合抱观能为西方人所用,《孙子兵法》能在 海湾战争中影响军事指挥意识等足以证明,文化思想是没有国界的, 即使在对抗社会,也无法禁止文化观念象空气一样自由流动、交汇、 互补;更何况随着圆工具的全球转动,在未来一个完全开放、和解、 旋转的世界中,怎么可能仅仅表现为文化自我固守、相互排斥的一种 性质?要知道拒绝麦当娜演唱会与行政命令青年不得穿牛仔裤同样可 笑。 (博讯 boxun.com)

    任何对异种文化的排斥、抵制和简单的说不,都是毫无意义的。曾经 有人以“文化本体论”(实质是很陈朽的观念)主张文化排外,是极 其错误的。正因为文化传统观念是根深蒂固的,所以也就更需要开放 对话,而不是封闭对抗。文化冲突正是文化开放与对话的一种表现形 式,也是新旧文明转换过程中的必然。从一个角度上看,文化是冲突 的;但从另一个角度看,它又是融合的。当中华老人在电视上看到西 方女性半裸体而背过脸去,这不能不说是一种文化冲突;但美国的艺 术走向中国的视屏,如同中国的大菜成为美国餐桌上享受的文化一 样,又何尚不是一种流通、一种互动、一种结合?要知道今日世界东 西南北女性的健美体操是受同样的曲线审美意识影响的,这就是文化 的交融、文化的联姻、文化的圆和。梁启超就曾如此说:“拿西洋的 文明来扩充我的文明,又拿我的文明去补助西洋的文明,叫他化合起 来成一种新的文明。”

    从“二合出三”圆和思维立场看问题,人类社会文明的发展,决不仅 仅是文化冲突的结果,更重要的是文化交融、结合、圆和发展的结 果。

    各国各民族的文化越是差异,越是具有独立性和特殊性,就越具有圆 意义上的互补性、亲和性。不同文化越是冲突,就愈能在冲突中融 合,在冲突中“淘劣择优”,“多合出新”,实现多元文化的双胜都 赢,和平共处。在诸多文化汇聚为圆和文化的过程中,有些特征可以 是兼容并存的,有些特征是不能兼容并存的,因而不能兼容的传统文 化就面临着选择的压力与被淘汰的命运。

    从另一个方面讲,文化观念的内涵与人们认识自然,理解社会的能力 分不开。旧的文化观念是建立在对抗社会上的产物,对抗社会走向死 亡,建立在对抗社会的文化观念也就会随之崩溃。今日世界无论是东 方还是西方,都在经历一次文化大呕吐过程,共同在为实现人性的自 由回归而拒绝一切旧文明的政治原则。当人类共同感悟宇宙的“节约 原则”,“天人合一”,自然圆动,人脑圆通,思维圆和的普遍圆运 动、圆和谐真理时,便会迎来一种崭新的社会文明。圆的思维意识也 就会分娩出趋同性的文化价值观念,各种不同的文化,尤如百川汇成 大海(即使在汇合的过程中撞出浪花),最终将实现世界精神上的圆 和。

    民主论坛 上载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牟传珩:克林顿的回答:人权与官权谁大
  • 牟传珩:人权与特权的社会冲突
  • 牟传珩:人权观念的普世化脚步
  • 牟传珩:“主权至上”与“人权干预”
  • 牟传珩:中共“十七大”前风起云涌——又一份“极左万言书”出笼
  • 牟传珩:“民权保障同盟”容不得异见——宋庆龄、鲁迅为何开除胡适
  • 胡锦涛是否为“文革”平反——温家宝的同学爆料批邓反江/牟传珩
  • 牟传珩:如何面对血汗月饼-- 中国农民工现状堪忧
  • 牟传珩:牢狱负枷读胡风
  • 牟传珩 :诗眼里含着的脚印
  • 中国特色的"五无群体"悲剧——失地农民现状之忧/牟传珩
  • 牟传珩:重读梁启超的新史学——以史学借鉴导出政治变革的理由
  • 牟传珩:毛泽东吹捧鲁迅为“一等圣人”
  • 牟传珩 :等待春天
  • 牟传珩:中共意识形态与执政方式的演变
  • 牟传珩:“华文传媒论坛”的焦虑何在——大国崛起还是弱势心态?
  • 牟传珩:季羡林“抬孔”与国学热炒
  • 牟传珩:文化自由、宽容与批判
  • 致法国朋友蔡崇国先生的慰问函/牟传珩
  • 牟传珩:中国网站悬赏“找关系”—“贪渎文化”的“潜规则”传承
  • 中国民工的人权悲剧 ——聚焦“戴手铐、脚镣上仲裁庭事件”/牟传珩
  • 台灣中央廣播電台:訪問牟传珩先生
  • 牟传珩 :向山东省第一监狱走去
  • 牟传珩“胡温新政”思路清晰,纲领模糊
  • 牟传珩:中共第四代领导人政治哲学探秘
  • 牟传珩、燕鹏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法庭辩论纪实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