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关于台独的冷思考:台湾呼唤大政治家/西风独自凉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10月03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西风独自更多文章请看西风独自专栏

    台湾人除少数原住民(高山族)以外,绝大多数都是在清代从福建、广东等地飘洋过海而来。几百年间,与祖国大陆的人民一样,除了残酷的封建统治,还饱受异族侵略和殖民主义者的掠夺。台独是台湾人民在争取生存权、发展权的长期斗争中的自然反应和累积,其正当性、正义性及历史功绩和进步意义不容质疑和抹杀。

     国民党败退到台湾之后,拒绝政治改革,继续在大陆的高压统治,迫害异议人士和暴政激发的民变层出不穷。蒋经国统治时期较为开明,1984年10月15日,亦发生了利用竹联帮在美国暗杀自由作家江南(《蒋经国传》的作者)的血案。岛内和国际舆论一片哗然,抗议浪潮风起云涌。美国态度强硬,势要挖出幕后黑手。巨大的压力之下,暴怒的蒋经国铁碗清洗情治系统、扫荡黑帮势力,二公子蒋孝武亦被放逐到新加坡,蒋家王朝赖以延续的道德基础就此终结。 (博讯 boxun.com)

    经济腾飞之后的台湾,民众的民主素质之高、对自由的理解之深,华人世界无出其右,民进党因此才能在2000年通过选举领导台湾。这种非暴力、不流血的权力交换,在华夏大地实属开天辟地头一回,中国历史写下了空前灿烂的一页,全球华人与有荣焉。

    自由民主在台湾的伟大实践再一次有力地证明:人种不是问题,传统不是障碍,民主教育和民主手段的训练才是关键。

    在独裁和高压统治之下,台独思潮是团结台湾人民反抗暴政、争取自由的利器,具有强大的凝聚力和穿透力。沐浴在自由的春风里的台湾,在新的历史时期,在两岸战争状态事实上结束30年、经济文化往来日益频繁、大陆逐渐开始转型的今天,如果还死抱着台独的教条不放,机械地理解台独对拓宽台湾政治空间的紧迫性,则未必明智。

    一为政客,便无足观:无论他的过去怎样优秀,为民主事业做出过怎样杰出的贡献----阿扁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执政七年以来,成绩不是没有,但翻云覆雨、出尔反尔,将党派利益置于民众利益之上,缺乏政治诚信,如今突然冒出一个前所未有的入联公投,怎能不让人怀疑他是在为选战考量。

    对内,早已失去登高一呼、应者云集的威望;对外,来自北京的压力令美国对其制造的麻烦已感到疲倦----为了转移、模糊经济丑闻形成的焦点和应付选战的压力,阿扁已习惯性地把台独当做选票的金矿。这是一个有效的办法,可以迅速形成大陆和国际社会联合打压台湾的悲情气氛,台湾本土意识高涨,选票滚滚而来,台独呼之欲出。但与此同时,这也是一个偷懒和危险的办法。

    大陆几千年来的传统和历史,以及文化积淀、教育水平,决定这片土地上的人民再也无法容忍遭受列强欺凌时国土被瓜分的情境。台湾一旦宣布独立势必勾起大陆同胞一幕幕的惨痛回忆,由此引发的愤怒,不是哪一个党派或团体(包括中共)可以轻易左右和控制的。而且,由此引起的连锁反应(西藏、新疆、香港)也是中共无法想象的。如此,便不是打不打的问题,中共为避免丧失合法性,只剩下华山一条路:怎么打,打到什么程度。

    似乎没有比尊重民意更政治正确的了。但凡事不能一概而论。台湾人民当然有权决定自己的命运,但大陆人民呢?一旦有事,法律上对台湾负有责任和义务的美国呢?作为利益相关者,他们在台湾决定重大事变时有没有一点发言权?

    韩少功认为:

    “民主者,民众作主也,意指利益相关者平等参与公共事务的管理。如果这一界定大体不错,那么以地区、民族国家等等为单元的民主,在处理涉外事务方面从一开始就违背这个原则:外部民众是明显的利益相关者,却无缘参与决策,毫无发言权与表决权。这算什么民主?或者说这种民主是否有重大设计缺陷?即便在最好的情况下,这种半聋半瞎的民主是否也可能内善而外恶?”

    先不管民意的错与对,台湾的民意要尊重,大陆的民意要不要尊重?如果在大陆举行一个公投:台湾宣布独立,你是否支持武力打击?台湾觉得公平吗?

    也可以在台湾做一个民意调查,如果宣布独立将立刻引发战争,你是否还支持独立?一个触犯中共核心利益的国家名号比来之不易的自由本身和实实在在的民主还重要吗?和平发展、共创未来重要,还是独立、战争重要?

    有评论认为我反对台独是附和中共威胁台湾,反对前者不如反对后者的威胁。作为一个坚持独立思考、除了自由没有其它立场的人,我想再次表明我的观点:

    我的字典里的首页从来没有出现过台湾的独立或统一;我手写我心,既不向世俗的权力靠拢,也不向强大但未必全然正确的民意献媚,贯彻哪怕未经放大或过滤的民意也并不一定符合民众最长远最根本的利益,苏格拉底的死刑判决也是民主、民意的表达,结果呢?无论台湾还是大陆,人民具体的幸福指数和自由程度才是最重要的,独立知识分子必须有足够的道德勇气反对可能导致这两样指标在原有基础上下降的行为;反对台独,就是因为它在现阶段会引发战争,两岸政治、经济出现大倒退,人们的生活更不合理。

    台湾朋友说小孩大了,裤子尺寸必须增大,台海现状必须改变。改变没问题,但单方面改变,完全不顾对方的处境和感受,难免武断。台湾需要一个符合其经济能量的政治身份,中共对此也表示了认同。台湾的政治空间是不是要返联才能拓宽?或者,以哪种方式拓宽是台湾觉得体面,北京也能接受的?台独之外的一切问题都可以通过谈判来解决。

    台湾早就不提反攻大陆的口号了,北京也不说一定要解放台湾,大家都在变。台湾没有统一的压力,拒统不是台独的理由。中共近年来一系列重要的法律、文告都无非是在强调不独不打,《反分裂国家法》的主旨在于“反分裂”,统一从来就没给出过具体的时间表。勇气和智慧都解决不了的问题,不妨留待将来。

    无论你把自己看成是台湾人还是华人、中国人,都属于中华民族,文化认同不存在任何问题。虽然时代赋予了崭新的解释,但忠烈、气节这些几千来流淌在民族血脉里的东西,浅浅的一湾海峡哪里就能阻隔。

    翻译过程必然造成信息传递的损失,不精通但丁的母语,我们永远也无法充分领略《神曲》的伟大;而要让酷爱中国诗歌的意象派大诗人庞德象华人一样欣赏妙到颠毫的唐诗宋词,感受那种无法言说的语言组合本身产生的冲击力对灵魂的震撼,只怕王国维去做他的私人老师也无能为力。

    “我亦飘零久。十年来,深恩负尽,死生师友”,有情有义有内疚有漂泊有深刻的人生感悟和不易觉察的一抹苍凉,有苦难和不屈的生命那种内在的音乐节奏,那就是韵律,那就是诗啊。

    “易水潇潇西风冷,满座衣冠似雪”,壮志难酬仍壮怀激烈的辛弃疾,哪怕再过一千年,你又怎能让我相信那片沾有你的泪花的雪,落到台北就会变了颜色?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几千年来,因为饥饿、贪婪、观点、地位、名号,甚至为了一块石头或一个女人而同室操戈----内战的血流得够多了,教训也足够沉痛。太多的理由、太多的利益、太多的借口、太多的包袱和阻力。

    和堕落相比,进步总是很慢;和毁灭相比,谈判总是很难。彼此体谅,都给对方留一点余地,给和平发展一个机会不好吗?

    海外人士和岛内精英都认识到,自由民主的大陆是台海和平最根本的保障,也是华夏实现伟大复兴的必由之路。前毛泽东秘书李锐已是91岁高龄,这位“人生不满百,常怀千岁忧”令人尊敬的长者,为国为民的赤子之心每每令人动容。17大召开在即,李锐在大陆媒体公开发表文章,认为“中共改革是决定中国所有改革成败的关键”,中共“必须带头遵守宪法,保障公民享有言论自由、新闻自由、出版自由和结社自由”。要是每一个华人都象他一样为促进大陆的民主化贡献自己的力量该多好啊。

    自由民主的世界大潮也会有反复,甚至局部倒退,但绝不会停滞不前,这一点不以任何人的意志为转移。人类自由的天性决定了这一点。

    在民主社会,官员对选民负责,民意不可违。政治家与政客的区别在于,是否为了一党之私,利用、操弄民意。对民意的态度,取决于这个民意的贯彻是否合乎人民最终最根本的利益。一个伟大的政治家对民意必然有引领、影响和提升的作用,而不是为了支持率的上升,只顾偷懒,一味迎合、鼓动并不一定正确的民意,完全沦为民意的奴隶。

    民主只是最不坏的一个制度,需要不断的修正和设计,怎样避免“多数人的暴政”,是民主新兴国家或地区面临的巨大挑战。以为躺在民主的宽床上就能睡大觉高枕无忧是非常幼稚和危险的。

    韩少功指出:

    “两次世界大战也曾得到民主声浪的催产:一旦议员们乃至公民们群情激奋,本国利益最大化顺理成章,一些绥靖主义或扩张主义的议案就得以顺利通过民主程序,让国际正义原则一再削弱,为战争机器发动引擎。”

    台湾所谓的“去中国化”,初始未尝不是对过去威权时代的警惕,但愈演愈烈,甚至弥漫到教科书的名词,约定俗成的“国画”都难逃别扭的“中国水墨画”的厄运,那就相当可笑了,更多凸显的还是没文化,属于区域文化极度自卑下的反弹和毫无文化自信心的表现。这是害台湾还是爱台湾,值得每一个崇尚自由、热爱台湾的人思考。

    非常时代,需要非常之人;非常之人,方能建非常之功。地位未定、暗流汹涌的台湾,需要一个超越党派纷争的大政治家,高屋建瓴,全力推动岛内民主,全面加强与大陆政治、经济、文化的交流,修正制度设计上的缺陷。他不但要有彻底解决蓝绿恶斗的人格魅力,还需要整合被内斗撕裂的社会、聚集严重对立的族群;在台海问题上,采取更灵活更务实的态度,把他推动大陆民主的愿望、政治觉悟的前瞻性和政治智慧深入浅出地与民众交流、分享,最终就台湾问题取得共识或开始严肃的思考:

    台海和平最牢靠最长远的保障不是美军的航母和台军的新型战机,而是一个顺利转型、自由民主的大陆。为了一个自由、富强、最终和台湾取得双赢的大陆,我们每个人能做些什么?台独需要勇气和决心,拒绝台独、拥抱真民主更需要无比的坦率和勇气。勇敢地对台独说不,至少也是暂时还不。大陆统一要跟我们商量,我们独立要美国保护,为什么不听取大陆和美国的意见?我们要的是真民主还是假民主?真民主,就是广泛听取包括大陆、美国在内的所有利益相关者的意见,形成的决议才能充分体现民主的优越性,否则,会不会就是不完全的民主,内善外恶的民主?

    自由民主的浪潮无可阻挡,和平发展亦是世界性的主旋律。自由、美丽、富饶的台湾,伟大的台湾人民,这样的大政治家能、也只能在你们中间产生。就算我们永远无法告别武器,但至少可以远离战争。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与胡平先生再论台湾问题/西风独自凉
  • 面对袈裟风暴,中国何去何从/西风独自凉
  • 台湾的安全来自哪里----与胡平先生商榷/西风独自凉
  • 少跟我谈爱国/西风独自凉
  • 中国作家的尊严成为一种奢侈/西风独自凉
  • 爱国就是让祖国免受政府的伤害/西风独自凉
  • 《色.戒》究竟在说什么/西风独自凉
  • 太阳没有升起,阳光怎能灿烂/西风独自凉
  • 也说传统文化里的好东西——与袁伟时先生商榷/西风独自凉
  • 不锈钢老鼠中邪了?/西风独自凉
  • 彭宇败诉的背后/西风独自凉
  • 南京鼓楼区法院:情理难容的判决/西风独自凉
  • 杀人不见血的贞操文化/西风独自凉
  • 云里雾里的东海一枭/西风独自凉
  • 驳王怡:我不信仰那样的上帝/西风独自凉
  • 水浒的乐与悲----与吴越先生商榷/西风独自凉
  • 荆楚不要成为自己最厌恶的那种人/西风独自凉
  • 鲁迅先生非常幸运 /西风独自凉
  • 歧视分子孙海英/西风独自凉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