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黄晓敏:再见,软禁!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9月29日 转载)
     九月二十六晚上九点,辖区派出所片警陈警官等三人敲门进入我的房间,以询问我这个外地来此居住三年都不主动办理暂住证为由,告诉我从今天起,每天早晚都要给他们汇报一天的基本情况,至少要给他打个照面或者是用固定电话给他们报告,以此证明我还在居住地没有离开。如果确要离开成都必须提前两天通告,说明到什么地方、要去多久和哪些人在一起。我一脸无辜和困惑,纳闷地问“为什么?怎么啦?”他一脸无奈只是说奉命行事,期望我做好配合。我满口允诺“问题不大一定配合!”就这麽几分钟几句话就搞定了没有条件也没有期限当然也没有手续的软禁决定。
    十分钟不到手机响起,陈警官有些恳求的给我说“马上和我一起去派出所,那儿还有领导对不放心你。”面对我这种不懂法,也什么都不顾忌的常态传唤,经常有不出手续打个照面就被传唤的事件,对此早就习以为常,所以这次也是不假思索和有什么犹豫,立马就紧随他们去了属地派出所,早就熟悉的九里提派出所。
     召见的是金牛区分局便衣领导,他再次重申了片区陈警官给我说的那两点,只是级别、态度和语气要郑重一些、严肃一些、口吻要呆板一些。我问何时结束,他说等听通知。我问什么理由和借口,他说我自己应该明白。我说那还不如把我弄到一个什么地方,管我吃住岂不大家都很轻松和开心,他微笑的说:我们没有钱,也没有那么多人。我主动的问是不是和十一大假有关系?或者是你们党的17大有关系?几个警员还很有兴趣,但是没说到关键话题领导就有意结束这场短暂的会面,估计是领导近来非常繁忙有些疲惫和憔悴。转头给自己的警员询问了布控我的一些联系方式等其他细节,就起身告别临行再次提醒:我们也是例行公事,你也不是一次两次,应该知道我们的规矩,期望你能配合我们。 (博讯 boxun.com)

    这是我今年第二次遭遇这种不明不白的,没有任何手续的实质就是软禁的,限制人身自由的非正常行政处罚手段。
    上一次是今年的4月16日,因为组织和准备亲自去郑州欢迎来自台湾的国民党名誉主席连战先生访问大陆。
    那次软禁仅仅是不能和盟友见面,还可以自由进出成都及成都以远。那次截至期限说好了就是15天,软禁结束后刚好是五一,我乐意去那就去那,没有人可以干涉。可是这次是辖区派出所片警当着我的面,委托小区物业保安配合他们执行命令,不过那次是成都市局采取的强制性措施,似乎看不见身边有人秘密或者是公开的跟踪。还有,那次不需要每天都给他们汇报,允许进出的地方也无需跟任何人通气,但是这次每天都要汇报,离开居住地还要给他们请示,除了买菜和购置生活必需品外,否则就是属于违规。
    从九一八“国耻日”开始,到九月二十五的“中秋节”,和今天的不明不白,这是最近连续第三次的与他门照会。
    第一次是我再度失业,一时找不到满意的工作但又不想虚度光阴闲置资源显得无所事事,根据既然能够自由存在,那就毫不客气的自由说话生活原则,所以就再度重操旧业写起维权的文章或社会随感。即可谋生又可言志、发泄心中的寡欢和愤懑来宣泄自己情感和满足自己的需要,可谓一举多得其乐无穷。再说人家找我来也没有说什么阴险恶毒邪恶的狠话,只是善意地关心我的生活、我的感情、还有我的近来动态,处理这种既代表政府又做为特殊朋友的来往,我也随遇而安好意好听、歧话歧办,你说你的我做我的。对我好的我要铭记,对我暗示的我来领会细嚼慢咽,对我警告的要搞清楚大概的底线,我就会琢磨他们的承受力,确保大家都不难堪可以礼尚往来就听之任之。
    第二次是我去了新津看望了六四难友吴国锋同学的父母以及墓碑,期间还写了几篇不痛不痒的文章后,有些正规的传唤在九里提派出所会议室再度发生,整个过程持续五六个小时,还做了问讯笔录。主要的内容是吊唁吴国锋的过程,《孙不二和熊家瑚,颠覆和嫖娼?》等文章的撰写确认,还有和位于成都的《六四天网》的业务关系与合作程度等。对我来说这些问题无需保密,也一点不敏感,就是我经常公开的说公开在做的信仰话题。结束了工作需要的笔录询问,被他们招待一顿工作餐后,后面的“闲聊”反而还庄重和严重的多。诸如我“欠”他们的太多,给他们带来的麻烦更多,似乎我很有一些“不知好歹”,对他们给予的照顾和宽容总是做为“福气”来挑战他们。说我也承认和他们前世无债现在无冤,却为什么老和他们过意不去制造那么多的烦恼不悦。你看,你在新疆做了那么一点事就被开除了,再看你在成都做了这麽多我们都还接纳你,你是不是有些愧对我们啊,这不也说明我们的政府和政党在稳定的条件下有计划的进步和变化嘛。夸奖我有能力,一个没有背景和关系的外来人能够在成都立足,还是很能够说明问题的。政府还是非常期望我能够在成都拥有自己的产业和事业,把自己的生活和家庭搞得更好。说句实话,我很感激只是心不由己,现在我已经没有可能改变自己的习性,来从事经济拯救自己的心情了,因为我不想用谎言无耻、花招手段,还有昧良心的方法去改善自己的生存环境,除非政府真的作出善意的举动,改善大的政治环境和竞争环境,学会尊重人权,学会包容异己,学会尊行法律,学会自我约束,学会言行一致,学会诚实信用。具体的就是重新评价六四事件,开放言路、思路和可选择的道路。我给他们说我还是期待17大能有一个善解人意的新气息。
    送我回来的路上,看见两个交通路口都有全副武装的110刑警和一般的公安警察,持枪荷蛋全副武装的警容政局在灯火阑珊的照映下执行公务。我吃惊的询问随车的片警这是怎么了,他神秘的说不管我们的事我们就不问,这是我们的规矩。结果我回到电脑桌前看见海外分析推测的八卦要闻说“人大委员长吴邦国出事了!”我有些信以为真,联想到刚刚看见的场景,我也断定很有可能。但是在深夜的电视新闻快递播报,我才知道这是成都市政府为了保证“十一大假”和17大的外部环境,确保稳定和谐的社会环境,集中全部警力采取的“飓风心动”目的是“打黑扫黄”。我暗自发笑,我今天晚上去派出所,是不是也属于扫黄或者是打黑的统一集中心动,但对我没有起到丝毫的威慑作用。
    要到小区门口,护送我回家的片区警察也很忙碌的正在接听汇报和处理来自伙伴的移动通讯,估计是伙伴发现了新的问题一时找不到该怎么做了。我只记住这位警官最后一句话:“做好自己的事,不要管不是自己责任以外的事!”
    回到房间毫无睡衣,踱步到暮色苍茫的窗前矗立,我仰望星空情不自禁的感叹地说了一声:“祝福17大,但愿这是最后的一次软禁!”
    
    首发《民主论坛》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黄晓敏的判断与国安做的吻合.
  • 孙不二和熊家瑚,颠覆和嫖娼?/黄晓敏
  • 黄晓敏:华一的潘多拉里有什么?
  • 黄晓敏:哭墙、哭城、哭广场
  • 黄晓敏:中国最“霉”的钉子户!
  • 黄晓敏:贪官贪婪如此牛!
  • 民主女神【六四】历险记/黄晓敏
  • 不是告别的告别 还要再说一些! /黄晓敏
  • 黄晓敏:争取“红豆”早作准惫
  • 黄晓敏: 四种无畏在中国
  • 黄晓敏:温总理,想说爱你不容易!
  • 黄晓敏:四种无畏在中国
  • 黄晓敏:民告官 如登天
  • 黄晓敏:抽泣的元旦
  • 黄晓敏: “打狗”和“打黑”!
  • 营救张子霖:自古英雄出少年/黄晓敏
  • 黄晓敏:组党申请倒计时!
  • 黄晓敏:我的一次乘车维权经验
  • 黄晓敏:中共要和越共要划清界线
  • 过年之际,纪委干部再走维权路!/黄晓敏
  • 陈光诚案声援团临沂受阻,杨在新、黄晓敏等人受到询问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