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揭开中国物价上涨的神秘面纱/张未名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9月23日 转载)
    
     作者为物理化学博士、教授,上海市第八届政协委员、全国第七届青联委员。
     (博讯 boxun.com)

    
     据报道,2007年八月,中国的CPI数据达到了6.5%,再创十年新高。发改委发表的意见是:目前的物价上涨,不是中国已进入全面通货膨胀的前兆,而只是以食品价格上涨为核心的结构性上涨。
    
     但是,以食品价格上涨为核心的结构性上涨一说,并不解析“食品价格”之为何大涨;也不阐明“结构上涨”的发展趋势。由此官方解释,尽管本轮物价上涨的程度可谓不轻,已经严重扰民,但其何来何往,仍是处若闲谈。
    
     笔者认为,本轮中国物价的上涨,是被人为“操纵”的,且目的十分清楚,即:提高中国制造业的成本,遏制中国制造业的发展。
    
     二十世纪后期,中国经济持续发展,举世瞩目,中国人的生活有了很大改善,中国的制造业也日益强大,这就引起了国际利益分配上的矛盾,于是,本世纪初,遏制中国制造业发展的活动变得逐渐强烈起来。
    
     首先,这些活动,是阳谋和阴谋的巧妙组合,阳谋外部施压,阴谋内部挑斗,但不管是阳或阴,特征都是“针对制造而非消费”,显然,这是为了遏制中国制造业的发展,特别是由轻转重的中国制造业的发展。
    
     其二,这些活动,是由国际利益集团发动,国内某些成分赞助,正在演绎着经典中国之卖的外压内斗,迅速地恶化着中国制造业的生存条件、系统地提高着中国制造业的运行成本。
    
     其三,这些活动,其中一个主要形式,叫做“绿色革命”,其特点是:利用人们对实证和逻辑的科学见识之弱,大量散布有关资源、能源和环境的谎言,把中国的发展与“环境威胁”挂钩,引向一场折腾中国制造业的悲剧。
    
     其四、这些活动,达到强烈之演,是在2003年,那时起,针对中国制造业的各种打击接踵而来,其中有一条清晰可见的脉线,围绕诸多“环境威胁”的鬼故事而展开,轮番操纵而使中国制造业的成本大幅提升。
    
     君忆否?2003年起,石油价格率先扶摇而上,此后迄今,国际石油价格已经从稳定长期的20多美金/桶到达创记录的80美金/桶。
    
     2004年起,以铁矿为首,率铜、铝等有色金属的价格,也相继被操纵而上,此后迄今,年复一年,已达成倍之涨,表现怪异强势。
    
     同期,煤炭价格之涨,也是几近成倍,其中,“绿色”显然也是一个重要的推动因素。于是,从原材料、水电汽、到运输,徒然之间,中国制造业遭遇了成本全面大幅上升的压力。
    
     不过,中国的穷人实在太多,长期为贱,习惯于忍,微微一点赚头,仍能感觉良好,于是,薄利多销,水涨船高,居然几年下来,中国制造业的发展非但未能减速消停,反倒是换汇更多,把GDP冲得更高。
    
     虽如此,遏制的意图却并不会善罢甘休,而遏制的操作也就达到了更为艺术的境界。
    
     2005到06年,对一个概念的操作渐入佳境,叫做:“生物质能”,远景来源虽然广阔,但近期却只是挪用粮油拿来燃烧。发达国家率先扩大政府补贴,中国某部也是积极争先,很快,从国际到国内,生物质能的产能增加了几千万吨的规模,同时,顺便冷落了对石油开发的投入,为今后的操作埋下了伏笔。
    
     2007年起,一切准备就绪,国际国内的生物质能齐齐上阵,陈粮玉米酿乙醇,豆油棕油炼甲酯,只不过短短几个月,全球粮油竟告短缺,在中国,更是连猪肉牛奶也临时断顿。真厉害,在全球制造产能早已过剩的年代,居然能以零点几个百分点的替代能源概念,活生生地造出一个短缺型的通涨。
    
     只可恨,国际金融大鳄笑曰,遏制中国的发展有何难?控制一下原材料就足矣!只可怜,卡斯特罗老人家大喊,数以亿吨的粮食拿去做生物燃料,世界上又有多少人要因饥饿而困苦!
    
     中国制造业才是倒霉,从此进入了“高成本”的时代,除此之外,还要莫名挨打,并被带上诸如“高消耗、高污染”的“新四类”分子的帽子。
    
     综上,本轮所谓“以食品价格上涨为核心的结构性上涨”,其何来自是明确,人为操纵之故;而其将何往,则要视操纵者的导向,所谓“庆父不死,鲁难未已”,中国制造业的发展能否“达标”遏制,才是关键所在。
    
     世界万物之间,能与宇宙同在而无所谓短缺者,“能源”是也!其一万有引力,其二能级转换,唯不同形式取而用之的难度高低、成本大小的阶段限制而已,此乃成年常识,言之也愧。
    
     还是小布什坦率,在APEC期间说:希望中国人能多消费一点美国的产品,以解决贸易不平衡。好个“项庄舞剑,意在沛公”,原来,因产品多“消费”而产生的“高消耗、高排放”并不要紧,关键在于产品由谁“制造”。悲乎,谎言和内斗泛滥之际,卖国并渔利盛行之时!
    
    “苦难的中国”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