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刘晓竹:胡锦涛精神包二奶,怎么办?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9月18日 转载)
    刘晓竹更多文章请看刘晓竹专栏
    国内报刊常讲“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其中“社会主义”高深莫测,因为我的悟性低,实在不知道它是什么意思。但是“中国特色”比较直白,大概就是黑色与黄色吧。黑是黑道猖獗,黄是包二奶盛行。最近,国务院颁布了《行政机关公务员处分条例》,明文规定公务员不许包二奶。这样的规定不但其他国家没有,事实上,包二奶这个词翻译成其他语言也成问题,因为没有这个概念。不是说洋人不偷鸡摸狗,也不是说洋人没有淫秽制品,但闹来闹去也不过是第三者,无非一句话:离还是不离?能想出包二奶这么高明办法的,只有中华民族。难怪是中国特色!
     (博讯 boxun.com)

    如此说来,包二奶是一种习性。胡锦涛反对同志们肉体包二奶,我举双手赞成,因为的确很可恶,但是,胡锦涛自己精神包二奶,是不是伤风败俗呢?虽然胡锦涛先生陶醉其中,自己不觉得。什么是精神包二奶呢?这就是置中华上下五千年的传统不顾,一味去逢迎外来的假马列的意识形态。换句话说,家里明明有一个明媒正娶的,富丽堂皇,却被打入冷宫,把个外来的二奶爱得死去活来的。这是不是有点邪性呢?是不是违背了中国人的善良风俗呢?鲁迅先生讲中国人的劣根性,不知道精神包二奶是不是应该包括其中,或许是劣根性发展的高级阶段?
    
    不过,胡锦涛包二奶不能全怪胡锦涛,甚至不能怪中国人。一百多年前,马克思发表了《共产党宣言》,第一句话就是:有一个二奶(幽灵)在欧洲徘徊。时人译成“幽灵”二字,我认为不是很准确,以中国语言文字的丰富表现力,与时俱进,译成“二奶”更贴切。曾几何时,“二奶”如此多娇,红装素裹,引无数英雄竞折腰。不光是中国人,当时德国、法国、英国、意大利、美国着迷二奶的人,趋之若鹜。毕竟,着迷二奶与包二奶是两码事。俄国人率先实现包二奶,毛主席说,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我们送来了“马列二奶”。
    
    毛主席又说,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于是大家发扬革命的浪漫主义精神,抛头颅洒热血,杀人无数,终于把这位二奶迎娶入门,大家以为如童话里面说的,从此过上了幸福的生活。可谁又知道呢?“马二奶”变成了“毛二奶”不但毛病多,而且脾气大,鸡犬不宁,七仙女八仙女统统扫地出门,二奶斗争着实厉害,国民经济斗到了崩溃的边缘。邓小平主政,拍板定案:这个二奶还是敬而远之吧。今天,在列宁的故乡,俄国人放弃了“列二奶”,在马克思的故乡,德国人放弃了“马二奶”。为什么?因为二奶毕竟是二奶,不管姓什么,总不是正宗啊,也就是说,她与德国与俄国本民族的悠久传统格格不入,因此,纵然二奶有千种风姿,也只好请她上路了。
    
    值此历史时刻,胡锦涛先生堕入情网,拔刀相助,英雄浪漫的一段故事,只可惜搞误会了。货真价实的“马列二奶”不乏姿色,只是胡锦涛拥在怀里的,是地地道道的假冒伪劣。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第四代的这位“胡二奶”已经彻底本土化了,不但裹着封建小脚,而且好吃懒做超过母夜叉,专横跋扈胜过孙二娘,荒淫无度超过潘金莲。其实,胡锦涛执意包养“胡二奶”,没有什么了不起,人各有志嘛,但不要公开场合,不要儿童不宜,不要有碍观瞻,如此大家还是可以容忍的。遗憾的是,胡锦涛不是卧室里浪漫情怀,而是要让这个“胡二奶”当国母,强迫大家顶礼膜拜,我觉得有点过份了。此外,胡锦涛动不动拨出上千万元的民脂民膏,供养“胡二奶”,大家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就罢了,但你要搞“二奶专制”,把“胡二奶”又臭又长的裹脚布强加于人民,罩口封鼻,是不是太过份了?
    
    胡锦涛执意包二奶,怎么办?我认为有三个应对的办法:一是解放大奶,亦即把儒道释从牢笼里解放出来,回归中国文化的本位正宗。二是把赶出家门的众仙女都请回来,毛主席说,打倒阎王,解放小鬼,包含这个意思。春天来了,百花齐放,不能“胡二奶”独放,百家争鸣,不能“胡二奶”独鸣。三是抵制“胡二奶”,连同抵制“胡臭”,尤其警惕二奶家族的旧病复发。比如,“先进性”是胡锦涛与“胡二奶”胡臭出来的东西,属于淫秽品,与当年毛与“毛二奶”胡闹出来的“大跃进”、“文革”一样邪恶,因此大家要公开抵制,不要客气。此外,“胡二奶”的裹脚布,中宣部的脏抹布,锦涛同志的最爱,请他留着自己受用吧。如果遇到裹脚布与脏抹布,恶臭迎面扑来,大家可以本能反应,实在不行,干呕几下总能做到吧?
    
    (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 RFA中国博客 晓竹天下(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刘晓竹:居民楼安装短波干扰器是侵犯人权
  • 刘晓竹:市民起义蓄势待发
  • 刘晓竹:胡锦涛的父子档
  • 刘晓竹:吐鲁番的葡萄熟了
  • 刘晓竹:维权运动要转守为攻
  • 刘晓竹:结束一党专制的路线图
  • 刘晓竹:为人民起义做准备
  • 刘晓竹:千头万绪造反有理
  • 刘晓竹:胡锦涛与当代中国新双重变奏
  • 刘晓竹:胡锦涛推动寡头制
  • 刘晓竹:奥出一个新中国
  • 十七大引发政治老人战争/刘晓竹
  • 刘晓竹:十七大引发老人战争
  • 刘晓竹:打好三大战役,实现民主变天
  • 刘晓竹:胡锦涛退守十七大,怎么办?
  • 刘晓竹:十七大应该变灯
  • 刘晓竹:胡锦涛与中国政治三角恋
  • 刘晓竹:胡锦涛四个坚腚不移
  • 刘晓竹:民间维权导致三个变化
  • 刘晓竹:胡锦涛自我实现的预言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