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望星空的温家宝你几成熟?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9月17日 转载)
    
    来源:联合早报网
     仰望星空的温家宝 (博讯 boxun.com)

    
    我曾经见过最美丽的星空,是在一个化外的泰国小岛上。
    
    那里没有电灯的光污染。一片纯黑的天空里,无数的繁星在海浪声中闪烁,讲述着不变的永恒。
    
    生命短暂的我们,面对无尽永恒星空时,感觉如此渺小无力,感觉更贴近真理的大道。
    
    历史中,总有能夜观星象的奇士,看天象以预测天下大势。正史记载,但凡天下有大事发生,都会有相应的星象变化,而每个著名的人物,也都被安上个什么星下凡的神话。
    
    网友三红介绍来一个有关东汉闲云野鹤派领袖高士严子陵的典故。他是东汉开国皇帝光武帝刘秀的同学。如果按照现在对于最铁关系“同过窗、扛过枪、嫖过娼、分过赃”的描述来看,他和光武帝绝对是老铁。两人白天读书打屁聊天,夜来同榻而眠(不要想歪,历史上,光武帝没有断背记录)。
    
    后来刘秀做了皇帝,知道严子陵贤能,要拉他来当官(拿天下来分赃?),结果三次都被回绝。后来光武帝总算把他请进宫中,请教治国之道。严子陵口若悬河、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又如黄河泛滥一发不可收拾。两人谈到深夜,光武帝干脆留他同床睡觉。严子陵也不推辞,睡成个大字,竟把一条腿搁到皇帝身上。
    
    第二天一早,钦天监就奏道:“臣昨夜仰观天象,发现有客星冲犯帝座,恐怕于万岁不利。”光武倒是百无禁忌,笑道:“是朕与子陵昨夜同床而眠,他的腿搁到朕身上了。”
    
    原来皇帝有星,大臣也是星。
    
    曾经在白帝城的遗址上,看到过诸葛武候的观星亭,传说当年刘备屯兵白帝城时,诸葛亮在此夜观星象,运筹大势。
    
    最夸张的是他连自己的死期都能从星星里头看出来,还想要用祈禳之法,使自己的星宿归位,来向上天再借十二年。结果冒失的魏延闯帐,大风把本命灯吹灭。结果诸葛亮恨死了魏延,自己死了,也不忘拖了他陪葬。
    
    扯远了,话入正题。
    
    最近,中国总理温家宝,也在星空下以诗寄情。
    
    他在人民日报上发表诗作《仰望星空》,全文如下:
    
    我仰望星空,
    
    它是那样寥廓而深邃﹔
    
    那无穷的真理,
    
    让我苦苦地求索、追随。
    
    我仰望星空,
    
    它是那样庄严而圣洁﹔
    
    那凛然的正义,
    
    让我充满热爱、感到敬畏。
    
    我仰望星空,
    
    它是那样自由而宁静﹔
    
    那博大的胸怀,
    
    让我的心灵栖息、依偎。
    
    我仰望星空,
    
    它是那样壮丽而光辉﹔
    
    那永恒的炽热,
    
    让我心中燃起希望的烈焰、响起春雷。
    
    在中共十七大即将举行的关口,他的诗作自然充满了许多政治的解读。去逐字解读这个诗作,容易陷入形而上学的误区。老实说,我对那些纯政治斗争角度的解读兴趣全无。
    
    我只想从诗作的本身意象来看,其中的理想和浪漫主义的“看星空”情怀,是目前在金钱至上、功利、现实、务实、短视的中国,所缺乏已久的。
    
    一个中共的领导人,在人民日报这样的宣传阵地上,展示出如此的人文哲学情怀,赋诗明志,才是我觉得庆幸的地方。
    
    温家宝在诗序中引述了黑格尔的名言写道:“一个民族有一些关注天空的人,他们才有希望;一个民族只是关心脚下的事情,那是没有未来的。”
    
    最近黑格尔的这句名言,因为华中科技大学哲学系姚国华教授的《一个民族需要关注天空的人》的长文而红遍中国。
    
    姚国华教授文中曾经提到的日本教育家福泽谕吉说过,一个民族要崛起,要改变三个方面,第一是人心的改变,第二是政治制度的改变,第三是器物与经济的改变。这三个方面的顺序,应该先是心灵,再是政治体制,最后才是经济。把这个顺序颠倒过来,表面上看是捷径,但最后是走不通的。
    
    虽然我觉得姚教授对他心目中的“大学”对中国历史的重要性有点偏重,但是对于善于走捷径的中国人在发展的顺序上的颠倒,及其可能造成的恶果,却是举手赞成的。
    
    大国的崛起,首先应当是心灵的崛起。
    
    可是近五十年来,中国知识分子去仰望星空的眼光,不断地各式各样的政治运动乌云所隔断。从文革至今,风浪中的中国知识层逐渐“无可奈何花落去”,把自己的思考方向,从星空转向下,开始追求犬儒功利的乐趣。(我丝毫没有责怪他们的意思,在那样的体制下,做仗马之鸣所需要付出的代价之大,有无数的前车之鉴。)
    
    人家老说希腊哲学家泰勒斯探索一些没用事情,所以穷。泰勒斯估计也很烦这些苍蝇嗡嗡,有一年就干脆运用他的知识,预测那年雅典的橄榄丰收,就租下全城所有榨橄榄机,抬高价格,狠赚了一笔钱,以此来证明哲学家想赚,是可以赚得多的,但他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有更乐于追求的东西。
    
    但中国的泰勒斯们无法继续望向天空,在预测橄榄丰收后,只能把眼光转向了预测“花生丰收”、“楼市涨落”、“股票潜力”,没法青史留名,那就先捞个盆满钵满罢。
    
    从1949年毛泽东的理想主义的过度实践,一百八十度急转到邓小平的“黑猫白猫”的彻底实用主义,中国人功利主义、实用主义的民族性,被彻底释放,有没有用处,能不能挣钱,已成为判断任何人、事、物应否存在的最高指导原则。
    
    近年,一切向钱看的纯功利主义的代价,已经从环境的破坏、贫富的分化、官员的腐败等等方面赤裸裸地呈现了出来。
    
    中国温家宝总理的《仰望星空》,展现的是中国的领导人对于彻底实用主义的反思,是对忙着榨橄榄油的中国知识思想界抬起头仰望星空的鼓励,是否也暗示着今后仰望星空的眼睛,不会再受到乌云的侵扰?
    
    读着他的这首诗,有许多中国人会和他一起“心中燃起希望的烈焰、响起春雷”?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李国涛:向温家宝总理致敬,并进言
  • 胡锦涛主席、温家宝总理用繁体字给海外华侨和香港青少年写信的重要意义
  • 网上有人倡议:鉴于物价飞涨,温家宝应该辞职!
  • 余杰:温家宝先生,你没有资格让中国的孩子充当“杜鹃”和“精卫”
  • 陈永苗:我为什么要奖励温家宝一朵小红花‎
  • 牟传珩:温家宝“勒令”难敌制度铁律——中共“审计风暴”再次画饼充饥
  • 胡锦涛总书记温家宝总理 您们有过这样的体验吗?
  • 黑窑奴工:应该控告温家宝渎职罪
  • 温家宝请辞总理一职的政治动机/昭明
  • 温家宝辞职,传与马明哲和深圳蛇口工业区腐败窝案有关
  • 向温家宝举报深圳劳动部门并致深圳外来劳务工同胞们的公开信/李原风
  • 缺乏朱鎔基的霸气 温家宝宏调股市失灵/林和立
  • 温家宝PK徐志摩/吴一然
  • 温家宝选择性讲真话/殷惠敏
  • 胡锦涛、温家宝,你们看该怎么办?/小草民
  • 炮轰之声不绝于耳:网民让温家宝更睡不着
  • 仁壽:第三隻眼看潘岳緊跟温家宝
  • 温家宝访日成功 胡锦涛牌局乱套
  • 刘晓波:温家宝“融冰”仅是表象
  • 坑国坑农腐败大案:湖南干部联手欺骗温家宝
  • 流泪是「亲民秀」?十七大前温家宝毁誉之争 
  • 温家宝要师范生做苦行僧?
  • 温家宝在北师大:让教育成为最受尊重的事业 (图)
  • 温家宝:没有政治体制改革 经改不可能成功
  • 温家宝赋诗 寄语学子关心世界和国家命运
  • 传金人庆因泄温家宝倦勤下台
  • 温家宝见到默克尔:高度重视黑客袭击事件
  • 温家宝两度批示,69名矿工终于爬了出来
  • 中国学者认为 温家宝太温 压不住通货膨胀
  • 温家宝与肉贩子长谈:问肉价上涨以及赚钱多少
  • 温家宝的四个忧虑/林保华
  • 温家宝就如何处置郑筱萸,亲自对监察部下指示
  • 温家宝非常欣赏北京奥运场馆(图)
  • 港媒:温家宝面临明枪暗箭
  • 温家宝承诺最高限额补助分洪区灾民
  • 温家宝频密放话,更严厉环保政策将出台?
  • 温家宝是中国现代的袁世凯,温家宝的金融改革如同当年的二十一条
  • 经济四隐患突现,温家宝急召高官商讨
  • 上海杨浦91号地块拆迁户:致胡锦涛总书记温家宝总理一封信
  • 上海市民颜芬兰致胡锦涛总书记温家宝总理一封求助信(二)(图)
  • 上海居民朱金娣致胡锦涛书记温家宝总理的公开信(图)
  • 上海居民周敏珠致胡锦涛书记温家宝总理的控告信(图)
  • 上海居民忻菊珍致胡锦涛、温家宝的控诉状
  • 上海居民紧急求救胡锦涛总书记温家宝总理----控诉陈良宇、黄菊(图)
  • 杭州江干区彭埠镇云峰村的数百村民致胡锦涛、温家宝公开信
  • 上海居民致十六届六中全会——胡锦涛总书记温家宝总理的公开信
  • 新华社竟然为一件羽绒服肉麻吹捧温家宝
  • 就银监会打击专业技术人员给温家宝总理的信
  • “7月9日,要不强拆你们的房子,我就从你们的胯下钻过去”----广州艺术村正在经历逼迁灾难的公民再致温家宝总理的公开信
  • 孙毓平致中国最高领导人胡锦涛、温家宝的公开信(退出中国国籍声明)
  • 徐永海等五人就房屋拆迁问题致胡锦涛、吴邦国和温家宝的第二封公开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