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牟传珩:重读梁启超的新史学——以史学借鉴导出政治变革的理由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9月14日 转载)
    牟传珩更多文章请看牟传珩专栏
     梁启超新史学的最突出特征就是批判与创新精神。他的新史学观是在对封建旧史学的反思与批判中形成的,也正是因此才展示了梁启超 "新史学 "的开创性功绩。当下,中国正是"爆炒国学"与 "红色记忆"泛滥之时,重温梁启超的"新史学 "和"史界革命观"颇有现实意义。
     (博讯 boxun.com)

    晚清王朝时,面对外来侵略和内部腐败,其所代表的皇权专制政治也已走到了尽头。于是社会便开始从传统社会向近代社会转型。与"改革开放"的今日中国相比,晚清社会的转型是以政治转型领先,经济转型滞后为特征的。因此,在很大程度上,晚清社会政治的变革成为决定和影响这一时期思想文化和学术发展的重要因素。正是在这一背景下,涌现了一大批具有救亡意识的进步知识分子,他们渴望了解西方和借鉴西方政治制度的因素,并由此产生了日益强烈的改革要求。从立宪到共和,从改良到革命,随着社会政治思潮一浪高过一浪的冲击,晚清传统政治文化处于不断瓦解中。这种政治形势,深刻地影响了晚清思想文化和学术,因而也就导致了中国传统史学与近代社会的不相适应更加明显。 正是在这个意义上,以梁启超为代表的学者深感无史之痛: "中国史界革命之风潮不起,则中国永无史矣,无史则无国矣。 "所谓无史,并非中国没有历史,而是指中国没有与近代社会生活相适应的史学。在新史学的倡导者眼里,就是没有 "民史 "、" 国史"和 "信史" 为中心的史书,没有能够与民族独立进步、国家富强发展相关的历史学。这意味着中国传统史学必须革新。而恰恰正是这个时候,西方自由民主思想的传入,极大地启迪了进步知识分子的思想,国家、民族、民权、平等等观念逐渐取代了朝廷、帝王、专制,以及封建等级制度的观念,为新史学提供了价值内容。于是,一批学者在批判旧史学之弊的同时,提出了创立中国新史学的问题。在这场中国史学界批评旧史学的主战场上,其旗手竟不是"激进革命派",而是一度被认为"改良派"的梁启超等。梁启超在新史学的创建上,并非以 "保守 "姿态亮相,而是以革命的批判立场开局的。
    
    早在戊戌变法时期,梁启超就已指出君主专制制度是中国致弱的总根源。 他针对旧史学曾强调指出, "重在一朝一姓兴亡之所由" 的传统"君史 ",不能使人们对一国的" 强弱之故"有所洞察,不能帮助解救近代的民族危机, "君史之敝极于今日 "。 1902 年,梁启超在《新民丛报》上连载《新史学》,该长文分《中国之旧史》、《史学之界说》、《历史与人种之关系》、《论正统》、《论书法》、《论纪年》六节,以批判与创新的精神,激烈抨击了封建史学的通弊,阐明了大胆革新史学的基本宗旨。在此重要史学论著中,梁启超旗帜鲜明地提出了" 史界革命" 、"求史之公理公例 "、" 统在国非在君"等重要思想命题,集中反映了他的史学思想。 1897年,梁启超就在《续译列国岁计政要叙》中明确区分了 "君史 "、" 国史"和 "民史" ,提出"民史 "、" 国史"是西方近代史学的主要内容。他说: "民史之著盛于西国,而中土几绝" ;"中土两千年来,若正史、若编年、若载记、若传记、若记事本末、若诏令奏议、强半皆君史也。若《通典》、《通志》、《文献通考》、《唐会要》、《两汉会要》诸书,于国史为近,而条理犹有所未尽" 。他在《新史学》一文开卷明义:史学是"国民之明镜也,爱国心之源泉也。今日欧洲民族主义所以发达,列国所以日进文明,史学之功居其半焉 "。可见他要以史学借鉴功能导出政治变革的理由。
    
    梁启超基于他对欧洲各国史学促进民族主义发达和文明进步的了解,特别强调在民族危机之时应改革中国史学,使其功能得到充分的发挥。他说: "今日欲提倡民族主义,使我四万万同胞立于此优胜劣败之世界乎,则本国史学一科,实为无老、无幼、无男、无女、无智、无愚、无贤、无不肖所皆当从事,视之如渴饮饥食,一刻不容缓者也。 ……史界革命不起,则吾国遂不可救。悠悠万事,惟此为大。 " 梁启超在倡导史学革命时,深切地融入了政治关怀的情结。史书编辑者曾鲲化 1903年时也曾提出: "历史学者为学界最宏、富最远大、最切要之学科,社会上之龟鉴,文明开化之原理,国民爱国心之主动也。 " "历史为国魂之聚心点,国民爱国心之源泉。" 很显然,梁启超倡导的新史学,是为了救亡的需要而被提到了关乎国家民族命运的高度的。
    
    梁启超认为 ,传统史学服务对象极为落后,研究目的也很偏颇。他指出传统史学有 "四弊" 、"二病 "和" 三恶果": "知有朝廷而不知有国家" 、"知有个人而不知有群体 "、" 知有陈迹而不知有今务"、 "知有事实而不知有理想" ,故其"能铺叙而不能别裁 "、" 能因袭而不能创作",因此传统的史书 "难读" 、"难别择 ",令人" 无感触"。 梁启超在对封建旧史" 四蔽二病三恶果"一一澄清的同时,痛斥封建史学为 "帝王将相家谱 "、" 相斫书"、 "墓志铭" 、"蜡人院 ",可谓入木三分,力透纸背,充分体现了梁启超早期史学思想中批判精神的精髓。
    
    总之,梁启超认为传统史学是以帝王政治为中心,以朝廷、个人为服务的对象的,而与社会大众无关。因而,这样的史书只有使读者 "虽尽读全史,而曾无有足以激厉其爱国之心,团结其合群之力,以应今日之时势而立于万国者。 " 梁启超提出: "统也,在国非在君也,在众人非在一人也,舍国而求诸君,舍众人而求诸一人,必无统之可言,更无正之可言 "。只有国家才是正统,只有民众才是正统,如英、德、日诸国那样,只有经过宪法确定,并且得到人民承认的体制才是真正的正统。梁启超的论述虽不是专门讨论史学问题,却充分反映了西方民主思想赋予的崭新政治眼光和国民权利意识。梁启超在1901年发表的《中国史叙论》中就认为, "民族是历史的主脑 "。他把整部中国史分为" 中国之中国"时期(上世史,黄帝至秦之一统)、 "亚洲之中国 "时期(中世史,秦一统至乾隆末)和" 世界之中国"时期(近世史,乾隆末至今),完全以中华民族之成立发展之迹及其在世界上的地位作为贯穿全史的主线。梁启超力主在近代世界,没有 "民权 ",就没有" 国权"的观点;认为 "彼一人私有之国家,终不可以主于优胜劣败之世界。然则今日而求国家意志之所在,舍国民奚属哉! "在传统观念中," 国"就是王朝、皇权,而在梁启超的史学视野中,特别是在他的"群"的思想中,"国"则被明确界定为一定的地理区域中全体民众的"集合体 "。他在1900年发表的《少年中国说》一文中就表述了如下观点: "夫国也者,何物也?有土地,有人民,以居于其土地之人民,而治其所居之土地之事,自制法律而自守之;有主权,有服从,人人皆主权者,人人皆服从者。夫如是,斯谓之完全成立之国。 ……我中国畴昔,岂尝有国家哉?不过有朝廷耳。 "由此以来,就形成了梁启超的以国民为主体的近代国家观念。
    
    梁启超在以国民为主体的近代国家观念指导下,认为历史活动的主体已不再是帝王将相了。相应地,历史研究和史学服务的主要对象也必须从帝王将相转移到国民本位上来。毫不夸张地说,这就是中国近代史学意识上的一场革命。梁启超早在二十年代初发表的《中国历史研究法》中,就掷地有声地指出: "今日所需之史,则 '国民资治通鉴' 或'人类资治通鉴 '而已。…… 史之目的乃为社会一般人而作,非为某权力阶级或某智识阶级而作,昭昭然也" 。此论颇有现实意义,仿佛就是针对今天遍及中国的"红色记忆"所宣扬政党与阶级史观的有力否定。史学家邓实也曾指出:" 民史"就是 "能叙述一群人所以触接、相交通、相竞争、相团结之道,一面以发明既往社会政治进化之原理,一面以启导未来人类光华美满之文明,使后人之食群之幸福,享群之公利 "可见," 民史"也就是全体国民的历史, "民史" 取代"君史 "或"党史",也就是以国民为研究对象的史学取代以统治者为中心的史学。
    
    政治是梁启超重视治史、倡导新史学的出发点和归宿。梁启超虽注重"国民"、 "民族 "或" 国家",但其理想中的 "国民" 主要是指具有近代立宪政治能力或资格的政治公民,因而梁启超也并不否认英雄的历史作用。正因为有造时势的英雄," 社会所以活动,人生所以有意义"。救亡需要改革,改革立足整体;救亡需要政治导引,政治导引呼唤 "英雄 "的作用。
    
    梁启超对旧史学的批判认为,旧史学是新史学的阻力与陷阱,对旧史学批判愈是彻底,新史学的前景愈益廓清与开阔。梁启超之所以提出了 "新史学 "、" 史界革命"等史学上的主张,是建立在批判旧史学的基础上的,在当时的情况下,激烈批判旧史学,具有为社会革新解放思想,鸣锣开道的作用。同时,梁启超《新史学》的理论依据是进化论,充满了挑战皇权的人权意识和社会演化的历史观,这对于中国史学的更新与社会的转型,具有十分明显的奠基意义。当下,中国正是国学爆炒与"红色记忆"泛滥之时,重温梁启超的 "新史学 "和"史界革命观",颇有以史学借鉴功能导出政治变革理由的现实意义。
    
    今天,时代又在呼唤一场澄清"红色记忆"历史观的新史学革命(转自《自由圣火》)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牟传珩:毛泽东吹捧鲁迅为“一等圣人”
  • 牟传珩 :等待春天
  • 牟传珩:中共意识形态与执政方式的演变
  • 牟传珩:“华文传媒论坛”的焦虑何在——大国崛起还是弱势心态?
  • 牟传珩:季羡林“抬孔”与国学热炒
  • 牟传珩:文化自由、宽容与批判
  • 致法国朋友蔡崇国先生的慰问函/牟传珩
  • 牟传珩:三问中共“十七大”
  • 牟传珩:敢于挑战毛泽东权威的人——杨献珍与哲学“罪案”
  • 牟传珩:见不到人权阳光的死角——“改革中的弱势群体”在“崛起”
  • 牟传珩:谁阉割了媒体的独立精神——从晚清报业看过来
  • 牟传珩:中国人大地位演变新解读——从李鹏的“第二把交椅”谈起
  • 牟传珩:走进中国“政绩造假”的内幕——“如此国泰民安”
  • 牟传珩:透视中国“表达意见大会”的性质 ——从历史的角度审视“人大”
  • 牟传珩:致巴黎友人——薛超青
  • 牟传珩:中国传统主流媒体地位正在沦陷
  • 牟传珩:呼唤人道环境的创建
  • 牟传珩:中国物价飙升的忧患
  • 牟传珩:政府政策摆不平社会公正
  • 牟传珩:中国网站悬赏“找关系”—“贪渎文化”的“潜规则”传承
  • 中国民工的人权悲剧 ——聚焦“戴手铐、脚镣上仲裁庭事件”/牟传珩
  • 台灣中央廣播電台:訪問牟传珩先生
  • 牟传珩 :向山东省第一监狱走去
  • 牟传珩“胡温新政”思路清晰,纲领模糊
  • 牟传珩:中共第四代领导人政治哲学探秘
  • 牟传珩、燕鹏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法庭辩论纪实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