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九喻:篮球国手陈凯发起奥运自由长跑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9月13日 转载)
    一个身高六尺七(一米九六)的高大中国男子,身穿有中英“真理、正义、自由、尊严”字样的T恤衫,率领一群支持者,八月五日早晨从洛杉矶的中国城,长跑到洛城奥运体育场。这个名为“奥运自由长跑”的活动,还要在旧金山、温哥华、纽约、华盛顿等多个城市举行。美国中英文媒体,都对这个活动做了报导,几乎都集中一个问题:这个大高个子是谁?长跑目的是什么?
    
     这个和姚明身高差不多的男子,是前中国国家男篮队的球员陈凯。他最近发起“奥运自由长跑”活动,呼吁全球的运动员,以及到中国的旅游者,穿上印有王维林挡坦克的T恤衫,去参加或观看北京奥运,从而传递自由的声音。 (博讯 boxun.com)

    
    陈凯接受采访时说:“我们要透过奥运自由长跑把奥运自由衫运动推广到全世界。作为中国出来的运动员,我站出来是告诉世界,希望所有2008到北京去的人不要忘记,到北京是与爱好自由的人站在一起,而不是跟利用奥运维持自己专制的邪恶政权一起。”陈凯认为北京奥运和1936年纳粹德国奥运,目的是一样的,都是为邪恶帝国做宣传,借以让世人忘记那块土地上的罪恶。
    
    运动员一般都不那么关心政治,尤其是中国的运动员,在“为国争光”的集体主义意识灌输下,常把政府与国家混在一起认同。能够选到“国家队”的,这种意识更强烈。但曾为男篮国手的陈凯却与众不同,因为他有独特的经历。
    
    1953年出生在北京的陈凯,像那个时代的很多年轻人一样,17岁时就参军,当了10年兵。由于他天生大高个,篮球又打得好,很早就被国家体委的教练看中,送到北京训练中心。但后来“政审不合格”,因他叔叔是台湾空军将领,于是被踢出训练中心。文革期间,他曾一度逃去广东,结果被抓回,送到劳改农场。他在训练中心的一个好友,是田径选手,也因“海外关系”被送到农场改造,竟因严酷的生活条件和苦工等,而死在那里。
    
    他是那种不轻易放弃的年轻人,即使在艰难时刻,在简陋的球场,他仍怀着希望,挥汗练球,把梦想一次次投向篮网。终于,他因超群的球艺,入选了当时中国篮球最强队解放军“八一队”。
    
    1978年,25岁的陈凯,被选入国家男篮队,参加那一年的“世界男篮锦标赛”。这是中国队首次参加世界大赛。陈凯和穆铁柱、张卫平等队员来到美国,和篮坛巨人张伯伦还交过手。
    
    首次的美国之行完全改变了陈凯。自由、繁荣、美丽的美国,震憾了这颗年轻的心。尤其在华盛顿参观杰佛森纪念堂时,“人有追求生命、自由和幸福的权利”的伟大词句,深藏到了他的心底。那个时刻,他开始了一个美国梦,更确定地说,是一个自由的梦。
    
    回到北京,在球艺峰巅之际,他却决定到北大进修,他想知道更多的美国和外部世界。也许是上帝送来的礼物,在北大遇到一个来中国做研究的美国女学生苏珊。苏珊不仅个子很高,而且也喜欢打篮球。俩人一见如故,切磋球艺,最后从球场走进情场,爱情频频“得分”。后来苏珊成了“陈凯夫人”。
    
    婚后随苏珊来到美国,陈凯在洛杉矶加大读政治学。但他无法加盟学校球队,因美国有规定,曾正规打过五年球,就不可参加大学球队,因校队必须由业余球员组成。然而陈凯的兴趣已不在篮球,而在哲学和思想。
    
    八十年代初,在和美国朋友聚会时,有人送他一本美国哲学家安.蓝德(Ayn Rand)的小说《颂歌》(Anthem)。这本写个体对抗集权的小说,好像每句话都是替他说的。陈凯看了非常激动,把书译成了中文并写了“译序”,经朋友转辗带到台湾出版。
    
    在美国的学习,他不仅增强了对自由的认知,更增加了对中国没有自由、泯灭个体的专制文化的深恶痛绝。他写了多篇文章,痛斥中国的极权文化和制度,高歌美国为代表的西方文明;甚至批判方块字对中国人的思想束缚,他引用美国学者的话说,方块字像四堵墙,封闭了中国人的逻辑思维和想象力。
    
    1989年天安门事件时,他无法承受在洛杉矶家中看电视流泪,毅然返回北京,投入到天安门广场。后来美国英文媒体,报导了陈凯目睹和描述的天安门事件。六四事件更加强了陈凯的一个信念,没有个体主义的价值,集体主义的共产专制难以灭亡,中国不会有希望。因此他把自己“追求个人价值和理想”的心路历程,写成了英文自传《一比十亿﹕通向自由的旅程》(One In A Billion: Journey Toward Freedom),几经易稿,去年在美国出版。
    
    两年前,陈凯和一些朋友,创建了海外华人世界仅有的传播保守主义理念和自由价值的“右派网”(youpai.org)。他勤于写作,勇敢地挑战各种专制陋习。例如今年春节,四个来自中国的画家参加洛杉矶阿罕布拉市政厅的新年画展,竟展出一幅美国总统华盛顿和毛泽东并肩而立的画作。陈凯立即投诉市长,“我不敢相信,我来美国寻找自由,却看到那样的画挂在市政府大厅。”结果毛像被撤下。那些中国画家纷纷抗议,说侵犯了他们的“表达自由”。可他们在毛的中国,却像老鼠一样,什么自由都不敢“表达”。到了美国,竟以自由的名义,赞美暴君,仍活在“黑暗”之中。
    
    苏珊后来做了律师,陈凯则专事写作,并给两个女儿当“篮球教练”。由于遗传,陈凯的女儿都是高个子,也爱打篮球,考入耶鲁的大女儿还是校队球员。陈凯经常陪女儿到其它城市赛球。美国的很多奥运选手,都是这样家教出来的,和中国倾国家之力的培训,完全不同。美国要培养的是自由精神,而不是比赛机器。
    
    陈凯发起的“奥运长跑自由衫运动”,得到热烈回响,旧金山、温哥华、华盛顿,甚至香港、台湾都在安排之中。十月份他将抵纽约“长跑”,从世贸大厦遗址,跑到自由女神像下。
    
    当这个一米九六的高大身影潇洒地挥动手臂,开始长跑时,其实他在用双脚书写一生的信念,那是两个顶天立地的字:自由!
    
    (作者九喻为“右派网”(youpai.org)主编)
    
    ——转自《开放》2007年9月号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